69书吧 > 残王的九号爱妃 > 103 贼公婆再度出手

103 贼公婆再度出手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金如沅愤恨的跺脚,借此来发泄心中的不满跟怒意。

    “夏侯奕这个混账!”他忍不住的怒骂出声。

    “主子,您且喜怒,如果夏侯奕好对付,他早就已经是个死人了。”金如沅对面,一个蒙着脸的老人说道。

    金如沅撇撇嘴,“韩老,少长大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他再厉害也不过就是个人,说的他好像是个神仙一样。”

    “主子,夏侯奕并非普通人。”韩老再度出声。

    金如沅皱眉,“韩老!”

    韩老微微一笑,“我只是在说实话,夏侯奕身为九皇子,不知道经受过多少次的刺杀,他能够在这种情况下保住命,岂非是寻常人。”

    “我不想管这些。”金如沅冷声道。“我只想知道,他到底为什么要凤峡城。”

    韩老也是微微皱起了眉头,仿佛也因为这件事所苦恼。他想了一下,这才道:“主子,虽然我现在还弄不清楚夏侯奕葫芦里到底是在卖什么药,为什么要凤峡城,但是,他绝对不是个无的放矢的人。他这样做,一定有着他的用意。”

    “你说的没错。”金如沅冷冷的哼了一声,“夏侯奕那小子可不是普通人,他如此坚持要凤峡城,一定有古怪。但是,我着实想不通,不过就是一座城,虽然地理位置很好,而且对于水之国非常重要。但是,经过这次的战役,两国短时间之内根本不可能再起争执。他纵然得到了凤峡城,又能起到什么作用?”

    韩老也在垂头沉思,事情确实很古怪。

    金如沅在原地来回的走动,一副烦躁不已的模样。“真的让人很烦,那小子到底是在打什么哑谜?难道,夏侯奕真的有吞并水之国的野心?”

    “哼!”韩老冷哼不已,“他就算是有那个野心又如何,难道真的可以做到?”

    别说如今天昊国根本就没有那个能力,纵然是有,那又如何,难道水之国就害怕了不成?

    “主子,我看夏侯奕就是故意拿价。”韩老说道。

    金如沅一脸古怪之色的转头去看着韩老,诧异道:“韩老,你的意思是说,他是有什么别的条件,只是因为不好说出来。所以,他故意提出了一个更加不可能的条件,借此来跟我讨价还价?”

    “有这个可能。”韩老附和。

    金如沅垂头,认真的思量片刻,半响后才摇头,“不对。”

    “为何不对?”韩老问。

    “夏侯奕不是这种人。”金如沅道。“韩老,夏侯奕绝对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故弄玄虚,而且,韩老,你可不要忘记了,明日的大战对于他极为的重要。他纵然是想要借此拿娇,也不会如此过分。要知道,一旦我决定不跟他交易,那么,他明日的大战很有可能会输掉。”

    韩老愣住,说的也是,夏侯奕应该不会做出这种自掘坟墓的事情才对。

    金如沅再度陷入了苦恼之中,事情可麻烦了,他到底该怎么办?

    “主子,如今之事,我们应该要先弄清楚的是我们需要什么,其次就是要弄清楚,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韩老道。

    金如沅皱起眉头,“韩老,你说这话的意思,岂非就是要说,我们注定了是要跟夏侯奕合作,还要将凤峡城交给他?”

    但是,他真的很不想跟夏侯奕合作。

    韩老自然看出金如沅的不悦,但是,事情到了这一步,他们好似也没有什么其他更好的解决办法。

    “主子!”韩老沉声喊了一下,“如今三殿下在国内的势力太过庞大,而我们想要跟他斗,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主子,如果你真的想要登上高位,我们就必须要寻找帮手。”

    “你还是想跟夏侯奕合作?”金如沅不高兴了,“他要凤峡城,难道我也好给他?”

    “主子,没有了凤峡城,以水之国的能力,绝对可以建造出第二个凤峡城。但是,水之国的皇上却就只有一个。”

    金如沅不吭声了,韩老说的很对,如今金如然的地位太高,势力太庞大,自己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他甚至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做人做到这种地步,还有什么意义?

    他想要做那至高者,并非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阿米。

    她已经为了自己死了一次,难道,她还要再死第二次?

    只不过,凤峡城实在是太过重要了。而且,夏侯奕可不是个简单人物,他索要凤峡城必有其原因。说不定会对水之国造成危害,否则,不过就是一座城,如何可以跟皇位相比。

    “主子!时不我待。”韩老再度道。

    “你说的没错。”金如沅好似下定了决心一样的抬起头,“过了这村儿没这店儿,不管如何,先将皇位拿到手再说。至于其他的,等以后再说吧。”

    “主子说的很对,凤峡城不过就是一座城,既然可以有一座,那就可能有第二座城。”

    金如沅重重点头,“你说的很对,不过就是一座城,将来我们可以建造第二座城。不过,正如我之前所说,夏侯奕那家伙不简单,我们还是要小心提防才对。”

    “主子,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打败夏侯。”韩老道。

    金如沅哼着,使劲的摆摆手,“还是算了吧,我可不想跟那家伙成为敌人,否则,绝对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

    “主子,你又何必妄自菲薄,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韩老道。

    “行了。”金如沅打断了他的话,“夏侯奕是个什么人,我很清楚。这件事不必再提。韩老,我们先回去吧,不管如何,今天一定要将合作的事情给解决了。”

    韩老默默点头,没说什么,只是静静的跟随金如沅往军营那边赶去。

    与此同时,夏侯奕正在跟一众将军商量着第二日大战的对应之策。

    因为事关重大,所以,众人足足商议了约莫半个时辰,还是没有结束。

    “小九,事实上,这件事不管怎么看,我们的胜算都不是太大。”大胡子舅舅叹息着道。

    “按照计划来办,不会输。”夏侯奕道。

    大胡子舅舅却是没有说什么,他可没有夏侯奕那么强大的自信心。

    “殿下,水之国的十殿下又来了。”突然,阮宁走进来禀告道。

    “什么?”大胡子舅舅震惊,“他怎么又来了?”他回头去看夏侯奕,却并未见他脸上露出任何意外的神色。再去看慕容卿,见她正一脸微笑的看着自己。

    大胡子舅舅瞬间红了脸,尴尬不已。好吧,难怪老头子总是说夏侯奕跟慕容卿两人很般配,想要对付他们绝对是自找苦吃。

    以前不明白为什么叶霸天对他们如此推崇,现在,他总算是明白了。

    这两人可不是普通的聪明,他们竟然早就笃定了金如沅会再度回来。

    不过,他心里真的很好奇,金如沅是不是疯了,难道他真的愿意将凤峡城交出来?

    换做是他,打死他都不会轻易将那么重要的凤峡城给交出来。

    很快,金如沅就领着韩老走了进来。见到大家都还在,金如沅的脸色就有些难看起来。刚刚自己口口声声的,那么坚决的说不会再进行交易,而现在过去了没多会儿就自己返回头,也确实是太丢人了。

    仿佛看出了他的尴尬之情,夏侯奕道:“诸位将军请先回去休息片刻,待会儿再回来共同议事。”

    “是。”大胡子舅舅率先答应,没有任何质疑的起身往外走。

    其他的几位将军见状,便也都随之跟着一道出去。

    金如沅的脸色这才稍微和缓了点,没有那么多人盯着,自己反悔的时候估计也没有那么难堪吧。

    “十殿下,请坐。”夏侯奕出声。

    金如沅道了声谢,在他对面坐下。“九殿下,我想,你应该知道我为何要返回头吧。”

    “知道。”夏侯奕语气淡然的说道。

    金如沅就有些生气,他一看到夏侯奕那淡然的,仿佛洞察了一切的表情就很恼火。

    在没有见到夏侯奕之前,他对自己还是颇为有自信的,再加上创建了东盟商社那么大的商社,他更是觉着自己不会比任何人差。

    可现在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无法跟夏侯奕相比。这个男人太厉害了,纵然他不想妄自菲薄,但是,在某些方面,自己是真的比不过他。

    就比如这种遇事的心态,等闲人还真是比不上他。

    “九殿下,我们都是明白人,所以,我想,大家也就用不着再浪费时间了。你直说好了,除却凤峡城之外,还想要什么?”金如沅不高兴的问道。

    他心中隐隐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总认为夏侯奕不会如此轻易就答应签下协议。

    “没有了。”夏侯奕道。

    “嗯?”金如沅诧异,“九殿下,你不会跟我开玩笑吧?”奇怪,凤峡城那么重要的东西他都敢开口,为什么却没有因此而去索要一些更加有用的东西?

    凤峡城虽然地理位置比较重要,但是也不过就是一座城。夏侯奕要到手里,但却根本就无法掌控在自己的手中。

    凤峡城势必要规划入天昊国的版图之内,成为国家的财产。

    如此,金如沅却是更加不明白,夏侯奕到底要凤峡城有什么作用?

    难道真的只是为了积累自己的功绩,好为自己将来登位铺路吗?

    金如沅想了想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应该不会这样简单才是。

    “九殿下,有什么想法你不妨直说。我是真的有诚意来做这次的交易,并且希望可以马上达成,如此我也可以尽快回去进行接下来的计划。”言下之意,你就话就痛快的说出来,在这里浪费时间,不只是影响你自己,还会影响到我。

    夏侯奕一脸奇怪的道:“我说的是实话。”最重要的东西已经到手,他岂会再贪心去弄一些有的没的来。

    他越是如此,金如沅反倒是觉着有些奇怪,总认为会有什么地方不妥当,甚至,他是暗中有什么阴谋在策划,要对付自己。

    慕容卿见状,忍不住的笑了下,她偷偷的拉了拉夏侯奕的胳膊,道:“殿下,我看十殿下分明就是过来送礼物的,既然如此,你何必要跟他客气?”

    “嗯?”夏侯奕更加的莫名,“什么意思,难道,我还必须要多弄点东西进口袋才好?”

    “你可以不要,可以给我。”慕容卿笑的更加灿烂。

    夏侯奕了然,他点点头,露出了认真思量的神色,“只不过,要点什么才好?”

    “殿下,我有个主意。”慕容卿像是个小狐狸似得笑着。

    夏侯奕一看她那个表情就禁不住的扬起眉头,他靠近过去,贴近了慕容卿,压低了声音道:“又有什么坏主意了?”

    “怎么会是坏主意?”慕容卿一脸正色,“我只是替十殿下着想,要知道,他分明就是想送点东西给我们。我们可不能白白浪费了人家的一番心意,你说是吧。”

    “嗯?”

    慕容卿再度往下弯了弯身子,轻声说道:“殿下,我很喜欢他的东盟商社。”

    “胃口有点大。”夏侯奕道。

    “可是我真的喜欢嘛。”慕容卿拉着他的胳膊,轻轻的晃了晃。

    夏侯奕微微皱起眉头,他觉着要到东盟商社的机会并非很大。要知道,如今金如沅最大的依仗可就是东盟商社,试问,他又怎么可能会将东盟商社交给其他人。

    “殿下,谈判的事情可就交给你了,至于能够拿到多少,一切就看你的了。”慕容卿满脸期待的看着夏侯奕。

    后者微微点头,这才抬头看着金如沅,道:“十殿下,既然如此说,那我便不客气了。”

    金如沅露出了一副我就猜到是这样的表情,他暗自哼了一声,道:“九殿下不用客气了。”反正,凤峡城那么重要的城都交出去了,在他看来,还有什么是能够比得过凤峡城的。

    “东盟商社。”夏侯奕淡淡的道。

    “什么?”金如沅就觉着屁股上好似长出了一个大毒疮,疼痛难忍。他猛地跳起来,怒道:“夏侯奕,你实在是太过分了。”

    他身后站着的韩老也是脸色难看的厉害,觉着夏侯奕做人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要了一个凤峡城已经够让人受不了了,现在竟然还要东盟商社。

    谁不知道东盟商社是金如沅一手创办,更是他的依仗。如果东盟商社没有了,金如沅靠什么去赢得最后的胜利。

    “刚刚好像是十殿下你问我要什么。”夏侯奕神色不变,静一切都推到了金如沅的身上,仿佛,他本来并未打算要什么,一切都是他推给自己。

    “我是问你还有什么条件,但你也不能随便乱说。”金如沅气得差点没疯掉。

    “这就是我想要的条件,怎么会是乱说。”夏侯奕一脸淡然的说道。“你问我答,很正常。怎么,十殿下,你是要改变主意吗?”

    金如沅很是不满,但又说不出反驳的话来,因为夏侯奕说的根本就是事实。

    他后悔的要死,刚刚真是不应该多嘴。如果他不问出声,那夏侯奕说不定就真的不会要那些东西了。

    “十殿下,你是否有了决定?”夏侯奕再度问道。

    “东盟商社不可能。”金如沅打断了夏侯奕的话。“你很清楚,那是我一手创办,是我的立身根本。所以,我绝对不可能将它交给其他人。”

    夏侯奕没有回答,只是用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去看着金如沅。

    后者被他盯得是心里直发毛,他不禁怒道:“别看我,就算是再怎么看,我也不会将东盟商社交给你。”

    “殿下!”位于金如沅背后的韩老突然靠近过去,压低了声音叫着。

    “什么?”金如沅没好气的哼着。

    “主子,我觉着,九殿下并非是真的想要东盟商社。所谓漫天要价就地还钱,我觉着,这件事还是有商量的余地的。”

    “嗯?”金如沅皱起眉头,什么意思,夏侯奕又要搞什么鬼?

    漫天要价就地还钱?那岂非是说,夏侯奕还是想要东盟商社的,只不过因为知道自己不会如此轻易答应,所以,他心中有一个底线。

    至于那底线是什么,一时半会儿估计也猜测不到。

    “主子,你不妨想想看,我们现在到底可以给出什么东西。既能让他满意,又能够让自己不吃亏。”韩老提议道。

    金如沅愤愤然的哼,不管给出什么,他心里都不会高兴。要知道,东盟商社可是他的,分出去给别人,那就等同于是割他的肉,试问,他哪里会高兴。

    但是,他又不得不承认,韩老所说的确实有道理。只不过,到底能够给出什么,那可是个让人头疼的问题。

    思量了许久之后,金如沅才道:“九殿下,事实上,我已经跟你说过,东盟商社是我一手创办,所以,我绝对不会轻易交给别人。但是,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将来东盟商社会优先跟你们合作。”

    “无论是什么交易,无论要在什么地方交易,东盟商社都必须要给我们打开方便之门。”慕容卿接着道。

    金如沅震惊,他看着慕容卿,突然就明白了。难怪之前夏侯奕他们两人小声的嘀嘀咕咕的,原来,他们就是在商量这件事。

    不,或者应该说,这件事根本就是慕容卿提起来的。

    要知道,慕容卿可是珍宝阁的创始者,这也就代表着,她是个很会做生意的人。要说她没有野心把生意做到水之国去,他才不会相信。

    是了,一切都明白了,肯定是慕容卿,是她想要自己的东盟商社。

    以夏侯奕的身份,他就算是想要从这次的交易中得到什么好处,但也不应该是要东盟商社。

    但是,弄清楚了之后,金如沅却是更加高兴不起来。慕容卿这个女人太精明,她又是做生意的,所以,她应该很清楚的知道要些什么东西对自己将来最重要。

    就如同她之前所说的,不管是什么交易,不管是在什么地方,东盟商社都要给他们大开方便之门。

    要知道,现如今的东盟商社,也算是将生意做到了全国。那岂非是说,慕容卿竟然有野心要将生意做到整个水之国?

    越想,金如沅就越是心里不舒坦。

    东盟商社是他的,但是,一旦将来他登上帝位,自然无暇分心去搭理东盟商社,所以,必然会交给其他人来打点。

    可是,那个人会是慕容卿的对手吗?说不定,不用多久,东盟商社便会从水之国彻底的消失,取而代之的便会是慕容卿创办的珍宝阁。

    “十殿下,我刚刚的提议不算过分吧?”慕容卿问道。

    “你……”不算过分?是还能比这更过分的吗?

    金如沅仿佛已经想象到将来珍宝阁在水之国遍地开花的情形,如果珍宝阁只是个普通的商家,或许,他还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但是,它背后的大势力是慕容卿,如此,怎能让他放心。

    要说夏侯奕不会借此做点什么事情,打死他都不会相信。

    所以,从金如沅的情况来说,他是绝对不会愿意让东盟商社跟慕容卿取得任何的关系。

    “十殿下,还记得我以前跟你说过的话吗?”慕容卿突然道。

    金如沅一怔,而后便有些诧异。心道,你之前跟我说过的话没有几千也有几百。你又不给一点提示,谁知道你要说什么。

    “十殿下,我说过,珍宝阁只是个生意。我只是想要用它来赚点钱罢了。你也知道,以殿下那么点俸禄,想要让我过奢侈的生活,着实有些困难。我如今有三个儿子,将来说不定还会有更多的孩子。纵然是为了让孩子们能够过更好的生活,我也应该想办法多赚点钱,你说是吗?”

    慕容卿说的真诚,以至于金如沅下意识的就看向了默不作声的夏侯奕。

    他的心中开始犯嘀咕,难道,真是自己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就因为夏侯奕俸禄不高,又没什么外快,所以迫不得已的,慕容卿便出来做生意,没想到,她真的有天分,一做就做的那么好?

    慕容卿嘴上说的好听,但其实心里已经在后悔了。因为某个被气着的男人已经在借着桌子的遮掩,悄悄的摸上了她的腿。

    大掌带着滚烫的温度,透过布料传到她的身上,那种酥麻的感觉不受控制的散发到全身,以至于,她竟然有些无法站稳。

    混账东西!夏侯奕在心中怒骂,好能耐。竟然说他养不起老婆孩子?他是缺着她吃穿了还是用度?九皇子府几个宝库,钥匙全都在她手里,此时竟然敢说他的俸禄无法让她过奢侈的生活?

    是,虽然她这样说无非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但夏侯奕就还是心里不是滋味。只以为男人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影响,尤其还是在外人面前出丑,更是让他心里不爽的厉害。

    混账东西,今天如果不收拾收拾她,岂不是要翻了天去?

    慕容卿强忍着体内不断涌出的酥麻感觉,忙道:“十殿下,不知道你是否已经想好了?”

    催什么催?金如沅越看慕容卿跟夏侯奕两人就越是不高兴,分明就是一对贼婆娘,想方设法,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演戏,真以为他不知道?

    “主子,目前来说,她的要求不算过分。如果您担心以后,大可以找一个能耐的人与之抗衡。更何况,主子你可不要忘记了,她只是说需要东盟商社替她大开方便之门,可并没有说让主子你替她做什么。”

    韩老冷笑着提醒金如沅,这可是一个绝佳的漏洞,只要利用的好,将来慕容卿绝对占不了任何的便宜。

    金如沅眼睛一亮,瞬间明白了韩老的意思。

    对,没错。东盟商社是可以帮助慕容卿,但是,如果他这个皇上不允许呢,难道她就真的可以在水之国活动自如?

    笑话了,如果真是如此,他这个皇上也就不要再继续做下去了。

    想明白了这一切,金如沅才心不甘情不愿的道:“九殿下,九皇子妃,不得不说,你们真是我所见过的最贪心的人。我真是后悔要选择你们合作,要不是交易已经谈到了一半,我真的很想甩袖走人。”

    慕容卿真诚的笑起来,“十殿下,什么样的付出就可以得到什么样的回报。我可以自大的说一句,我们这两个帮手绝对可以给你旁人给不了的帮助。”

    金如沅撇撇嘴,道:“但愿事情如你所说的那样。”

    “既然如此,我们不如现在就双方签订下协议,可好?”慕容卿催促着。

    她才不会相信什么口头之约呢,不用白纸黑字写下来,打死她都不会放心。

    “好。”金如沅答应了。事情到了这地步,还有什么可后悔的吗。

    夏侯奕亲自执笔,写下了之前所说的各种协议,一式两份,全都是用羊皮纸所写。

    写完,签下了自己的大名后,夏侯奕又将羊皮纸递给了慕容卿,让她也签下自己的名字。

    “殿下,我就不用了吧。”慕容卿诧异道。

    这份协议最主要就是夏侯奕跟金如沅两人,她签下自己的名字算什么。

    “生意上的事情,与我无关。”夏侯奕道。

    他伸出手,点了点协议上的其中一行字。“卿卿,不管以后你是否会在生意上与东盟商社有接触,这都是你的事情,我不会干涉。”

    慕容卿一怔,垂头一看,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

    夏侯奕并不想将这一条协议放到他跟金如沅之间的关系之中,因为,一旦放入进去,将来少不得金如沅会用这一条来做借口。

    到时候,夏侯奕哪里有时间去管这些小事。

    说清楚是慕容卿跟金如沅之间的协议,事情就简单多了。

    到时候只要慕容卿有什么想法便可以亲自处理这件事,金如沅也没有任何的借口来推脱。

    金如沅是早就知道有那么一条协议,所以并没有上前去看,只是暗自在心里骂了一句。贼公婆,但愿以后都不要再见你们了。

    慕容卿高高兴兴的在协议上签下了自己的姓名,随后,金如沅也在协议上签了名。

    “九殿下,合作愉快。”金如沅松口气道。不管如何,协议总算是完成了,只是希望以后都不要再出现任何的问题才好。

    “合作愉快。”夏侯奕道。

    两份羊皮纸协议,每人一份,各自收好。

    而金如沅将羊皮纸收起的时候才忽然想到有件事不对劲,他垂头看着手中的羊皮纸,诧异道:“九殿下,你可不要跟我说,你的书桌上这样巧合的就放置着几张羊皮。”

    这边才说要重新写明协议,夏侯奕那边就直接摸出了几张羊皮,有那么巧合吗?

    “你第一次离开的时候,我吩咐人送来的。”夏侯奕道。

    金如沅瞪眼,“你就那么确定我会回来?”

    夏侯奕看过去,挑起了眉头,“是男人就会回来。”

    男子汉大丈夫,不会没有人不想要出人头地,不会没有人不想登上那最高位。

    金如沅是皇子,或许因为出身或者其他原因之前并未有那种想法,但是,在经历过一些事情,以及有了机会之后,没有人会不想把握的。

    金如沅从夏侯奕的眼中看到了了解跟认同,就在那一刻,他突然就觉着,自己跟夏侯奕应该做朋友才对。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以至于让慕容卿都有些心里不是滋味了。你们两个大男人对视什么,不知道会让人心里不舒服吗?

    “九殿下,现在还是先说说明日大战的事情吧。”金如沅道。

    慕容卿马上来了精神,往前一步,静静的看着他,等待着他给出最重要的答案。

    金如沅微微一笑,道:“九殿下,我想问一下,如果你体内的咒术没有问题的话,明日的大战,你有多少把握?”

    “九成。”夏侯奕道。

    “与我估计的差不多,我也是觉着九殿下你应该能赢。”金如沅认真的说道。

    夏侯奕微微点头,没说什么。

    他身边的暗卫可不仅仅只是用来保护他安全的,现如今,他不只是九殿下,还是三军主帅,最重要的是打赢战争,而不是顾及自身的安危。

    他之所以会带来那么多的暗卫,最重要的还是因为他们可以组成一种阵法,一旦发动,威力大增,绝对可以说的上是出入无人之境。

    这才是他真正的依仗,别看就只有百多个暗卫,但是,真正动手起来,绝对可以比得过全军万马。

    只不过,到现在位置,他依然没有动用过这些暗卫。而明面上,所有人也都只是知道他带了十多个暗卫,主要是用来保护自己的安全。

    “十殿下,我有一事不明,不知十殿下可否替我解答疑惑?”慕容卿突然出声问道。

    金如沅微笑着点头,“当然,如今我们可是合作的关系,不管是什么,我都会替你解答疑惑。”

    “好,既然如此,我便想问一问,殿下中了咒术这件事,知道的人很少,但是,你怎么会知道?”

    “九皇子妃问的好,对呀,我为什么会知道?”

    金如沅笑起来,“本来呢,这是我的一个秘密,不过,既然那我们如今是合作的关系,所以,告诉你们也无妨。我在大军中有人,当天九殿下出事的时候,我的人正好瞧见了。更巧的是,他也懂得一点咒术,所以,我便知道了。”

    慕容卿想了下,这才点头,这点倒是可以理解。事实上,这种事也是很多人都会去做的事情。安插自己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事。

    以金如沅的身份,安插几个人在军里,那根本就是小事。

    “不管你们相信还是不相信,这是事实。”金如沅道。

    “我相信你。”慕容卿认真的道。“正如十殿下你所说,如今我们是合作的关系,既如此,本来就应该互信。但是,有一点我却不明白,十殿下,你要如何帮助我们?”

    纵然是知道夏侯奕中了咒术,那也不算什么。想要帮助他,谈何容易。

    “我可以帮助九殿下缓解咒术,至少可以让他恢复往昔的六成。”金如沅得意的道。

    慕容卿震惊,禁不住的再往前踏了一步,“你说什么,你可以帮助殿下缓解咒术?”

    她那满满的怀疑,让金如沅不禁有些不高兴了。“九皇子妃,你不会是在怀疑我能否做到吧。”

    “当然怀疑。”慕容卿道。那可不是寻常的事物,因为那是咒术。世间了解咒术的人本就少,这么巧,短时间之内冒出那么多懂得咒术的人?

    她不得不去怀疑,事情太过古怪了。

    “事情就是这样巧合。”金如沅道。“还记得我刚刚说的那个手下人吗,他通晓咒术,他曾经跟我提过,想要缓解咒术,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重伤施咒的人,甚至是杀了她。”

    “十殿下,你不会是在说笑话吧。”慕容卿本来心里满满的希望,在这个时候突然消失不见。

    对夏侯奕施咒的人是梅子,而那个梅子却是金如然的人。

    而金如然身边满是暗卫守护,想要在他们的手底下动手,谈何容易。

    “哎!”金如沅长长的叹息了一声,“为什么九皇子妃你就是无法多信任我一些?”

    “我并非是不相信你,只是不相信有人可以杀了梅子。”慕容卿道。

    她将梅子目前所出的情况分析了一下,而后总结道:“十殿下,现在你还有信心吗?”

    “为什么不会有?”金如沅奇怪的道。“既然我开了口,那就必定会有我的把握。你不要管我如何做到,反正,明日到了时候,你们自然会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

    “好。”夏侯奕拍了拍慕容卿的手背,阻止她即将要说出来的话。“好,明日见分晓。”

    金如沅站起身,“既然九殿下相信我,那便明日看结果吧。九殿下,等明日你大胜之时我再来,希望可以跟你多喝几杯。”

    “好。”夏侯奕微微点头,喊了阮宁进来,替自己送客。

    送走了金如沅之后,慕容卿皱着眉头,不解的道:“殿下,你真的相信他的话?”她甚至有些怀疑,他是否故意用这件事来骗他们签下协议。

    “我相信他。”夏侯奕道。

    他拉住慕容卿的手,让她站到自己身前,他抬头看着她,道:“卿卿,金如沅不会是那么笨的人。如果明日我无法胜利,那么,所为的协议也就是一张废纸。”

    慕容卿一怔,这才明白了他的意思。她尴尬的挠挠头,“倒是我想岔了。”

    “不!”夏侯奕打断了她的话,“你不是想岔了,你只是关心我。”

    所为关心则乱,如此,她才会想不到这些。

    “卿卿,相信我,明日大战一定会胜利。”

    “我当然相信你。”慕容卿投入到他的怀中,我只是担心你。

    咒术这东西,根本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解除的。金如沅突然这样说,她难免会胡思乱想。

    夏侯奕将她拥入怀中,“卿卿……”他在心里不停的喊着,为了你,不管如何也一定要赢。

    好一会儿之后,夏侯奕突然将慕容卿抱在了怀中。“混账东西,有笔账我们可还没有清算呢。”

    “嗯?”慕容卿诧异抬头,“什么帐?”她做了什么事情吗?

    夏侯奕拍了拍慕容卿,“卿卿,先进去。”他指了指屏风里面。

    “什么?”慕容卿诧异,“不是还要商议明日的战术吗?”

    “应该商议的全都已经商议妥当了,再者,我还有杀手锏没有使用出来。”夏侯奕笃定的说。

    慕容卿一看他那个表情就知道,这家伙绝对是早就有准备。想来也是,他向来就是那种会有几种准备的人。

    正想着,她便已经被人抱起。

    整个人悬空,慕容卿尖叫一声扑入到夏侯奕的怀中。“殿下,你疯了吗?你身上还有伤,刚刚咒术……你可不能乱来。”

    “已经没事了。”夏侯奕道。咒术只是在刚刚发作的时候很难受,但是,经过了刚刚一段时间的和缓,他早就已经恢复过来。

    “但是……”战术还未商议。

    “没有但是。”夏侯奕打断了慕容卿的话,几步就走入到屏风的背后。

    他抱着她,与她一同躺在床上。大掌死死地扣住她的腰,自己慢慢的朝着她的脸靠过去,“你个混账东西,我的俸禄不够你开销?”

    慕容卿心中一个咯噔,她忙道:“不是的,我,我当时只是为了让金如沅能够答应我的提议罢了。”

    “是吗?”夏侯奕冷哼着,直接就啃住她的唇。

    真以为他好糊弄?

    “呜呜!”人家说真的。

    “你以为我会信?”夏侯奕再度冷哼。“别以为我不知道,在你的心里,估计一直都是这样认定的。”

    慕容卿委屈的眨眼,“我真的不是这样想的。”

    冤枉啊,她就算是真的有那个想法,她也不应该当着他的面来说这种话。

    “哼!我很不高兴,很不舒服。”夏侯奕道。

    看着他眼中的火光,慕容卿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殿下,明日可是大战的日子,要,要休息。”

    “你让我开心,我便会休息的更好。”夏侯奕道。

    他说着,直接就堵住了慕容卿的唇。

    火热的气息逐渐的攀升,帐篷里热潮涌动,很快,两人便一同踏入了天堂之中。

    而在不知道多少次之后,昏睡过去的慕容卿,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不管如何,将来一定不在夏侯奕面前说他的坏话,那根本就是在自讨苦吃。

    呜呜,最后受罪的可还是她自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残王的九号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竹并收藏残王的九号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