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残王的九号爱妃 > 109 梅子只值三千两?

109 梅子只值三千两?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慕容卿后知后觉的发现,有些事情太不对劲了。

    如果事情真的跟梅子所说的那样,她是偷偷跑出来,那么,她为什么又要跑来对付夏侯奕。

    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先跑路吗?

    “有什么奇怪的吗?”梅子反问。

    “嗯?”慕容卿冷哼,“我要听实话。”

    “我说的就是实话。”梅子奇怪的道。“我逃跑,但却跟对付夏侯奕是两回事。我只是心中不忿,为什么夏侯奕还能够活着。我下的咒术,他不应该活着。哼,不管是什么人跟我作对,我都不会允许他这样活着。我要杀的人,他必须要死。”

    慕容卿站起身,觉着有些头痛。

    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个废物,还是个天真的废物。

    想法天真而又简单,能够活到现在,也亏得是因为她活在那么个闭塞的地方,否则,只怕早就已经死了。

    “阮宁!”慕容卿叫了一声。

    阮宁应声走进来,“皇子妃,有什么吩咐?”

    “把她给带出去吧。”从梅子的嘴中也已经探知不到什么了,在将她留在自己面前,不过是让自己难受罢了。

    等到室内就只剩下了慕容卿之后,她走回到床边,握住了夏侯奕的手,有些无奈的道:“殿下,你之前还在怪我,以为我为了你付出了很多。但其实,你会变成这样,也是因为我害的。”

    如果不是她跟目哩是朋友,如果不是梅子要报复,金如然根本就不可能有机会借用梅子来对付夏侯奕。

    一切都是她的错。

    “殿下,你一定会好起来。”

    很快!

    这个晚上,慕容卿守了夏侯奕一个晚上,快到天亮时分,才趴在床上睡了一会儿。

    等到天亮醒来之后,慕容卿便找到了目哩。

    “目哩,你需要做什么准备,我想与你一起去。”

    目哩有些意外,“准备东西交给我就好,你不用留下来照顾殿下吗?”

    “但我还是想亲自做点事情。”慕容卿道。

    她不想就这样傻呆呆的坐在房间里等着,她想亲自去替夏侯奕做点什么事情。

    事实上,整件事都是因为她而去,如果不做点什么,她总是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目哩,让我一起去吧。”

    “其实准备东西并不复杂,你跟着去不过是让自己多累点。”

    “我还是想去。”慕容卿格外的坚持。

    目哩静静的看着她半响,微微点头,“也好,那就一起去吧。”反正,他也知道慕容卿的想法,梅子的事情,估计让她心里很不好受,所以,她想要替夏侯奕做点什么。

    既然是她的心愿,他便会努力替她完成。不过是要跟着自己去做一些事情,没什么不可以。

    两人一道往外走,到了夏侯奕的帐篷外面,突然,阮宁从后面追上来,道:“皇子妃,有一个自称是梅子姑娘父亲的男人求见。”

    慕容卿有些意外,回头看了目哩一眼,见对方拧起眉头,一副不舒坦的表情,这才道:“怎么样?”

    “不清楚是不是,我需要先看看看。”

    慕容卿回头冲着阮宁点头示意,后者了解的转身离开。

    很快,阮宁便领着一个男人走了过来。

    那是一个四十左右的男人,脸色有些发青,看着很是古怪。

    慕容卿看在眼中,不由得想起了目哩曾经跟自己说起过的话。他说,时常接触蛊术的人,很容易会被反噬。时间长了,很容易会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而现在,眼前的这个男人,不知道是不是就如同目哩所说的那样。

    那个人走到近前,率先看向了目哩。他皱起眉头,有些不悦的道:“目哩,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卿儿是我的朋友。”目哩道。

    那个人的眉头皱的更紧,“什么意思,你跟慕容卿竟然认识?”

    “是。”目哩直接回答。

    “梅子呢?”

    “在这里。”目哩道。

    “你也在这里,竟然不管梅子?”那个人怒了,“你到底知道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目哩很奇怪的看着那个人,道:“我很不懂,我的身份与这件事有什么关系?”

    那人很生气的走到目哩身前,不高兴的道:“你竟然这样跟我说话?”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目哩道。

    那个人很生气,“我是梅子的父亲,新寨子的族长,就算是你的父亲见到我也必须要客客气气,你竟然如此跟我说话。”

    目哩淡淡的看着他,用那种很是平静的,一如既往的干涩语气说道:“我不过是在陈述事实。”

    同样的一句话,彻底将那个人激怒。

    他冷声道:“从来没有人敢这样跟我高陵说话,目哩,你真的很厉害。”

    “是吗?”目哩平静的就像是根本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一样。

    “我只问你一句,你到底帮不帮忙?”

    “这件事我管不了。”目哩淡淡的道。

    高陵很生气,但是,他也知道,自己根本就拿目哩没有办法。他不高兴的道:“好,非常好,目哩,你真的很厉害,能够让人刮目相看。回去之后,我会跟你的父亲好好谈谈。”

    谈谈两个寨子合并的事情,哼,如今他还是新寨子的族长,他只要不同意,所谓的合并不过就是空谈。

    “随便。”目哩一副根本就不在乎的表情。

    高陵再也不愿意跟目哩说什么,跟他说话,那简直就是在浪费时间。

    他直接转头看向了慕容卿,“你就是九皇子妃?”

    “是,我就是九皇子妃。”慕容卿淡淡的说。“怎么,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抓了我的女儿?”

    慕容卿突然笑了一下,“好奇怪,高先生你竟然用这种字眼。但凡你去打探一下也会弄清楚,是你的女儿伤了九殿下,怎么,我让她留下来替殿下解除咒术,不是应该的事情?”

    “你抓了我的女儿,怎么会是应该?”

    “我记得,你们是不可以随便伤人的。”慕容卿突然道。“难不成,我知道的跟你们所奉行的不是同一个标准?目哩,你不会是在骗我吧。”

    “我从来不会骗你,永远。”目哩那干涩的嗓音很快便响起。

    慕容卿笑眯眯的看向了高陵,“我想,你也听见了目哩的话。我相信他说的,也相信高先生你也应该知道这个标准才对。”

    高陵紧紧的抿住唇,很是不高兴。

    慕容卿算是捉到了他的把柄,让他根本就没办法说什么。

    没错,他们是绝对不可以随便入世,更加不可以随便的伤害人。

    而现在,是他的女儿主动伤人,人家抓住她,让她替受害者解除咒术,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管是于情于理,我都必须要将她留下来。如果高先生只是来看看她,我倒是可以看在目哩的面子上,通融一番。而如果是为了带她走,那么,我只能说一声抱歉。”

    慕容卿的话说的毫不客气,高陵听在耳中,很是不高兴。

    “你以为自己可以跟我这样说话?什么九皇子妃,在我眼中,你不过就是个普通的女人罢了。如果你惹的我不高兴,我就会让你,包括你这里所有人都没有什么好日子过。”

    慕容卿失笑,“我没有听错吧,高先生,你现在是在威胁我吗?”

    “你没有听错,我是在威胁你。我的能力如何,目哩应该跟你提起过。他可以告诉你,我是否有这个能耐对付你们这所谓的千军万马。”

    “高先生!”慕容卿重重的打断了他的话。“有一件事你可能没有弄清楚。”

    高陵一怔,不解道:“什么意思?”

    慕容卿拉住了目哩的胳膊,道:“我们的千军万马中还包括着目哩。你以为自己有能力跟目哩对抗吗?”

    “什么?”高陵大怒,“目哩怎么可能会帮你?他的身份,不,与身份无关,反正,他是不可以随便入世,随便管外面的闲事。”

    高陵转头,怒瞪着目哩,道:“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还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什么吗?”

    “那是我的事情。”目哩淡淡的说。

    “你简直就是混账!”高陵骂道:“你还知道自己是什么人吗?你马上就要是族长了,你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做这种事情?如果让长老团知道了你做的事情,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

    目哩很奇怪的看着高陵,问道:“后果?会有什么后果?不管做什么,那都是我自己的事情。而且,长老团并不会阻止我入世。”

    只是说不可以轻易入世,但却不代表真的就不能入世。

    这些道理,不用目哩来说,高陵也知道这个事实。

    只是,在知道目哩会帮助慕容卿之后,他哪里还能够清楚的想到这些事情。

    当目哩提起这些事情的时候,高陵便很生气的道:“你现在的身份,自然什么都是你自己说了算。不要以为这样狡辩就可以了,我跟你说,如果你一定要这样做,我回去之后必定会跟长老团详细禀明这件事。至于合并的事情,也不用再提了。”

    听到这里,慕容卿有些紧张了。

    之前目哩曾经跟自己提起过,新旧两个寨子会进行合并。听他的意思,这件事其实已经处理的差不多,没有什么阻碍了。

    但是,如果眼前的高陵铁了心要去阻止的话,那事情就麻烦了。

    高陵是新寨子的族长,那可不是什么普通人。他真的要阻止寨子的合并,绝对可以做到。

    仿佛感受到身侧人的担心,目哩回头,用那种平静的不能再平静的眼神去望着她,“你也担心?”

    慕容卿一怔,而后便忍不住的笑起来,“不是,我只是担心有些人会机关算计,到头来一场空。”

    她真的是想的太多了,以目哩的能力,怎么可能会让自己被人压制,被人控制。

    如果他想做什么,在没有确定之前,也不会跟别人说什么。

    但是,之前他分明就已经跟自己提起过,说寨子合并的事情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

    所以,不管是从哪个方面来说,自己都不用去担心目哩。

    目哩回头看着高陵,冷声道:“你想做什么那就去做什么,无需来管我。”

    “该死的!”高陵大骂,“你到底是不是疯了,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不是很希望两个寨子可以合并吗,为什么现在却一点都不担心?

    难道说,这个臭小子在暗中做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如此一想,高陵脸色顿时大变。如果事情真的是自己所想的那样,可真是麻烦了。

    “目哩……”高陵的声音突然就缓和了下。“你应该知道,不管如何,我们都是一路人。而梅子也是你的小师妹,难道你就眼睁睁的看着她去死?”

    目哩平静的看着他,淡声说道:“在两个寨子还未合并之前,她的事情不归我管。”

    一旁的慕容卿听见这句话,差点没有笑出来。

    目哩的这个回答简直真是太绝了,用高陵自己的话来反驳他,估计再有没有什么是比这样做还会让高陵生气的吧。

    果然,高陵气得脸都红了,就像是发烧一样,红的仿佛真的可以着火。

    “目哩,你这个小子简直是太过分了。”如今两个寨子还未合并,他竟然就已经这样张狂,如果将来两个寨子真的合并了,他会如何?

    那以后,还有人会愿意听他这个以前老族长的话?

    “该死的混账!”高陵怒骂不已。

    慕容卿实在是有些听不下去了,便出声道:“高先生,能否请你暂且住口。还请你告诉我,你到这里来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高陵怒火冲天的瞪着慕容卿,还能是什么,自己说了半天,还有什么是不明白的。

    “我要救梅子。”

    “可以。”慕容卿轻声道。没有一点要为难他的意思,倒是让高陵很是诧异。

    高陵奇怪的道:“你真的愿意放了梅子?”

    慕容卿轻轻点头,“自然是真的,不过,高先生,你不会以为我会这样轻易就放过她吧?”

    高陵沉下脸来,他从来都没有这样想过。

    这个女人简直太不要脸了,一个女人不留在家里相夫教子,为什么要跑出来兴风作浪。如果不是她,自己的宝贝女儿又怎么可能会被抓走。

    “高先生,还是先进来再慢慢说吧。”慕容卿提议。

    高陵倒也不害怕,他自认不会有人能够可以伤到自己。更何况,还有目哩在这里,不管他再怎么混账,他也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出事。

    当即,他便大踏步的走入了帐篷之内。

    慕容卿跟目哩两人一道跟着走进去,目哩道:“卿儿,待会儿我自己先去准备用具。至于交易的事情,你自己来处理。”

    “嗯?”慕容卿奇怪的挑起了眉头,“目哩,难道你不陪着我吗?”那个高陵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她一点都不清楚。

    为什么他不留下来帮自己?

    “我留在这里,立场不对。”

    慕容卿一怔,倒是有些明白了。她微微一笑,道:“说的也对,目哩,那准备材料的事情就交给你了。至于高陵,我自然是不会轻易让他将人带走的,只是希望他走的时候不要哭才好。”

    目哩突然就顿住了脚步,他回身看着慕容卿,静静道:“卿儿,你不用担心我,放手去做。”

    慕容卿悄悄地眨了眨眼睛,“我这样做,能不能间接帮到你?”

    “卿儿,你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子。”目哩道。

    “那就行了。”慕容卿冲着目摆摆手,“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处理,保证会让你有个大惊喜。”

    当即,两人便一起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就发现,高陵正坐在椅子上等着他们。

    慕容卿跟目哩两个人走过去,在他的对面坐下。

    高陵居高临下的望着他们,道:“说吧,到底需要什么代价,我才可以将自己的女儿领走?”

    “卿儿,接下来的事情交给你,我还有事。”说完,目哩便站起身,看也不看高陵一眼,转身就走。

    高陵一怔,而后下意识的就站起身,喊道:“目哩,你怎么可以走?”

    “为什么不可以?”目哩奇怪的回身去看他,“现在是你跟卿儿的谈判,我留在这里也没有任何的作用。”

    说完,他再也不等高陵说什么,直接转身离开。

    高陵的脸色就变得很难看,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才好。

    他本以为目哩会留在这里帮自己,毕竟,他们是一路人,关系匪浅。而现在,他竟然根本就不帮自己。

    对于慕容卿,他的了解并不深。只是在来之前,着急匆忙的探听了下,知道她是九皇子妃,但也仅仅只是如此而已。

    至于其他的,他根本就不太了解。

    如此,那就会让他在谈判之中处于下风。到时候,那岂非是慕容卿说什么,自己就要答应什么?

    如果目哩在的话,自己还可以请他说说说情。但现在……高陵突然就有些后悔,自己刚刚根本就不应该将目哩给气走。

    现在可好,自己一个人孤军奋战,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高先生,还请先坐下来再说。”慕容卿轻声说道。

    高陵咬着唇,故作姿态的高声哼了下,这才再度坐下。

    “我想要先见见我的女儿。”高陵道。

    “这是应该的。”慕容卿倒是很好说话,以至于让高陵有些错觉,这个女人好奇怪,她的态度怎么会这样好?

    高陵一脸戒备的瞪着她,以防她做出些什么来对付自己。

    慕容卿倒是根本就不在意他的反应,只是冲着背后招招手,道:“去将梅子姑娘给请过来。”

    “是。”有人答应着,但却根本就见不到人。

    高陵感受着一切,本来轻视的心渐渐的发生了变化。这里的人可真是不简单,有很多高手。如果自己动手的话,倒也不见得可以在短时间之内同时收拾了这些人。

    本来他还冲动的想要在梅子出现之后就动手带着她离开,可现在,他必须要改变主意了。

    不多会儿,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高陵忙紧张的抬头看过去,但见梅子被人押着走进来,从她的脸色看来,应该并未吃太多的苦头。只是精神不是很好,看着有些憔悴,眼睛里都是红色的血丝。

    “梅子。”高陵忍不住的站起身,叫了一声。

    “父亲?”梅子一怔,而后便朝着高陵扑了过去。“父亲,你终于来救我了吗?”

    跟在后面的阮宁本来是打算上前抓住梅子的,但是,半途却被慕容卿挥手阻止他。

    如果不给点甜头给他们吃,待会儿怎么能够要得到更多。

    阮宁听话的退到一旁,脸上闪过了古怪的神色。他发誓,刚刚那一闪的会儿,真的见到了慕容卿脸上露出的那犹如小狐狸般奸诈的神色。

    皇子妃是又要做什么了?

    可怜作为当事人的高陵跟梅子,他们竟然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快要倒霉了吧。

    绿心不知道怎么的走到了阮宁的身侧,后者回头看了她一眼,不解道:“你怎么来了?”

    “看戏。”绿心很认真的回答。

    阮宁傻了,“你……你要看戏?”

    绿心回头,很奇怪的道:“为什么不可以?难得会有这样的好戏,怎么可以就这样错过。”

    “哦。”阮宁干涩的说出了这个字,再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在他的认知里,绿心其实是一个很认真,很老实的女孩子。怎么……原来,她竟然也会有这样顽皮的一面吗?

    绿心却是根本就不去管阮宁在想什么,充满好奇跟期待的望着不远处的三人,等着自己预期中的好戏快点上场。

    而高陵跟梅子两人抱在一起后,梅子大哭出声,哭的那叫一个凄惨,悲凉。

    而高陵也是红了眼眶,很是难过。他就这么一个女儿,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可能会不难过。

    “梅子,别怕,爹在这里,我一定会救你回去。”

    “爹,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走,我不想留在这里。”梅子道。

    慕容卿那个女人太可怕了,为了怕自己不听话,时不时的就会让人来吓唬吓唬自己。这两天晚上,她根本就睡不着。

    每当自己逼上眼睛的时候,她都会看到那些人yin笑着靠近自己,那种仿若能够被眼神禁锢的感觉吓坏了她。

    所以,她差不多已经处于了崩溃的边缘,只差一点点就要承受不住。

    而就在这个时候,高陵终于出现了。

    “爹,我好害怕。”

    高陵非常的生气,想他的女儿,什么时候害怕过。现在她的那个表情,仿佛是被吓坏了一样。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高陵问道。

    梅子恨恨的回头看着慕容卿,“她欺负我。”

    高陵当即瞪眼,“你到底对梅子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需要告诉你吗?”慕容卿很奇怪的问道。

    高陵很是恼怒,“为什么不需要告诉我?梅子是我的女儿,我有权利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混账!你快点说清楚,到底怎么了?”

    慕容卿声音很平淡的道:“梅子伤害了殿下,我没有对她出手,其实已经是仁至义尽。所以,如果高先生你还要过分苛求的话,倒是有些不近人情了。”

    “我高陵的女儿,自然是不能随便被人欺负的。”

    “堂堂的九殿下,也是不可以被人随意伤害的。”慕容卿冷着脸道。

    这是她见到高陵之后,第一次动怒。“梅子因为自己的私欲,为了报复我,她不惜对殿下动手。你可知道,殿下一人的安危关乎到多少人的性命?如此,你觉着我不应该做点事情?”

    高陵皱起眉头,不屑道:“那些人的事情与我有什么关系?他们是死是活都与无关。”

    “哼!”慕容卿冷笑着,“你说的没错,他们是与你没有关系。但是,他们都与我有关系。”他们都是天昊国的子民,虽然她如今只是九皇子妃的身份,但也绝对不会允许那些人来伤害任何一个人。

    “爹!”梅子被慕容卿那一眼瞪过去,顿时有些害怕起来。

    她缩在高陵的怀中,下意识的拉了拉他的衣袖,“爹,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这个女人很恐怖的,而且势力很大,我们不是她的对手。”

    高陵有些意外,自己的女儿那可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丫头,怎么突然之间会这样害怕那个女人?

    虽然慕容卿这个女人说话是很犀利,身上的气势也很可怕,但是,她不过就还是个女人罢了。

    “爹!”看到高陵不回答,梅子有些紧张了。“爹,你怎么了,我们先离开这里。”

    “好。”高陵虽然诧异,但还是答应了。他舍不得看到自己的孩子这样紧张不安,害怕。

    答应了之后,他便扶着梅子站起来,拉着她一道,走到了慕容卿的对面坐下来。

    “九皇子妃,现在这种情况,我们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你到底要怎样才恳放了我的女儿?”高陵问。

    慕容卿微微一笑,又恢复了平时的那种慵懒的神态。

    “其实很简单。”慕容卿道,在后者那不解的注视下,她又道:“高先生,我想要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

    “你觉着你的女儿值多少钱呢?”慕容卿问道。

    高陵怒了,他大怒道:“你说什么?”

    慕容卿却是未曾露出了任何不高兴的神色,显然并不在意高陵的的态度。“据我所知,高先生你可是一个寨子的族长,而梅子则是你的唯一女儿。我想,她在你心里的地位很重要对吧?”

    “是又如何?”高陵道。

    “那就好办了。”慕容卿笑了下,“那就请高陵先生你拿出等同于梅子的东西来。我们等价交换,之后便会将梅子送还给你。”

    高陵怒了,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个吸血鬼,太可怕了。

    让他自己来做决定,那岂非是说,梅子到底有什么价值,那就要看他的想法。

    拿的多了,自己肯定会心疼。拿的少了,那岂非是说梅子根本就不重要?

    不管是哪一种,高陵都不愿意去做。

    “高先生,我不着急,我可以给你一点时间考虑考虑。”

    “什么考虑?”高陵很恼怒的道。“慕容卿,你是不是疯了?你这根本就是不愿意跟我做交易。”

    “怎么会呢?”慕容卿摊开了双手,“如果我不够诚意,那我就会找你要一些你根本拿不出的东西来。对我而言,我是很生气梅子做过的事情,但是,很显然,我还是需要给目哩一点面子的。命,我不会要她的,但是,我这口气总是要消消。”

    “爹,给她吧。”梅子偷偷的拉住高陵的衣服,她真是一刻都不想要留在这里吧。

    高陵皱起眉头,这不是让他很为难吗?他倒是想要给慕容卿什么东西,但是,怎么给?给什么?

    “慕容卿,不如这样吧,你给出个条件,我会尽量去满足你。”沉思半响后,高陵才道。

    他是很不愿意给,但是,正如梅子之前所说,这里很不安全,能够早些离开还是好的。

    慕容卿微微摇头,“我之前便说过了,对于你能够拿出什么来,我根本就不了解。所以,也无从说起什么开条件。高先生,认真说起来,我这样安排,对你才是最有利的。”

    高陵微楞,说的倒也挺有道理。自己拥有什么,这个女人根本就不了解。如果自己胡乱给出点什么,她只怕也不清楚。

    但是,给点什么,那倒是挺让人头疼的。

    他虽然是个族长,但是,他们的那个寨子,地处偏远,根本就没有什么好东西。再加上寨子的规矩就是不可以随便的入世,所以,他们也不过是表面上风光罢了。

    看着他陷入沉思,慕容卿倒是也不着急,她坐在椅子里,静静的等待着,而心里却在不停的过滤着自己的打算。

    会不会有什么地方不妥当,会不会少了点什么。

    好一会儿后,高陵道:“这样吧,我的手里还有一些黄金,虽然不多,但也有三千两,你看怎么样?”

    “三千两?”慕容卿奇怪的看了高陵一眼,“我不会是听错了吧,难道令千金竟然只值得三千两?”

    高陵脸一红,有些不高兴的道:“你说什么风凉话,你认识目哩,那你就应该很清楚,我们并不是什么有钱的寨子。就算是这三千两,那还是很多年的积蓄。”

    慕容卿不知可否的点点头,这点,她倒是认同的。不过,她想要的可不是这些黄白之物。

    如果自己想要赚钱,可以有很多种法子,根本就不用靠来敲诈高陵。

    她想要的,从来就不是那些所谓的银子跟金子。

    “我真的只能拿出三千两的银子。”高陵再度道。

    “银子倒是其次,如果不够的话,可以给一些其他等价的东西添加在一起。”慕容卿又道。

    高陵暗自骂了一句吸血鬼,这个女人估计早就已经想到这一点了。他们寨子,什么最有用,那不就是蛊术跟咒术吗?

    难道说,这个女人想要那些东西?

    也不对,他认识目哩,按照道理来说,她根本就不会在意这些东西才是。

    目哩可是他们寨子的天才,小小年纪就已经超越了很多长老。有他在,还有什么是不能解决的。

    这个女人没道理不用目哩却反过来找他们的麻烦。

    “你到底想要什么?”高陵有些无奈的问道。

    他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除却咒术跟蛊术之外,他们还有什么能够拿得出手的。

    梅子一直都在不停的拉扯自己,害怕的缩在自己怀中,显然是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停留。他真的搞不懂,慕容卿那个贱人到底是对她做什么,为什么会让她如此紧张害怕。

    “听说你们寨子里有不少长老,是吗?”慕容卿突然就问出了一个风牛马不相及的问题来。

    高陵奇怪的点头,“是的,没错,我们新寨子里有五个长老。”

    “那如果要决策什么事情的话,需要几位长老投票表决?”慕容卿又问。

    高陵自然是很奇怪,不明白苏颜为什么对自己寨子里的事情如此好奇。不过,他还是回答了这个问题,本来,这也不是什么秘密。

    如果慕容卿想要知道,大可以从目哩那边探听到。

    “三位。”高陵回答。

    慕容卿的唇角微微勾起,三位嘛。如果自己成为其中一位,那么,将来对于目哩倒也是有些帮助。

    “高先生,不知道你们手中有没有那种可以伤人,但不会要了其性命,但却会让人很痛苦的那种蛊虫,或者是咒术?”

    高陵皱起眉头,道:“那种东西肯定是有,不过,你想要做什么?我们是绝对不会主动伤害人的,如果你想要借助我们的手去杀人,别妄想了。”

    “我什么时候想要杀人了?”慕容卿很奇怪的问。“我只是想问问,有什么可以折磨人的那种。”

    高陵看着慕容卿的眼神便越发的不好,这个女人还真是歹毒,没事就想着要去害人。

    梅子则是撇撇嘴,在心中冷哼,这个女人歹毒那还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吗。

    “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想要害人,我什么东西都没有。”高陵道。

    慕容卿微微皱眉,“我说了,我只是想要折磨人,不要害人。还有,高先生,你也无需将话说的那么冠冕堂皇。不会主动害人?你不妨问问你身边站着的梅子姑娘,看看她之前做过什么事情。”

    “梅子做的事情,我自然会处理,但是,我自己,绝对不会轻易去做不该做的事情。”高陵又道。

    “既然如此,那梅子姑娘就留在这里继续做客吧。哦,对了,梅子姑娘,我的文华楼大概五天之后开张,现在送你过去还来得及。”慕容卿轻声说道。

    梅子的身子瞬间颤了颤,她忙使劲的缩到高陵的怀中,害怕的道:“爹,我不要去文华楼,我要回家。”

    高陵皱起了眉头,“文华楼是什么地方?”

    梅子撇嘴,更加害怕的往他怀里拱。

    高陵的脸色更加的难看,“怎么,文华楼到底是什么地方?”

    “文华楼是做女人生意的。”慕容卿淡淡的道。

    高陵怒了,霍然站起身,怒道:“慕容卿,你是不是太过分了?你竟然要让我的女儿去做妓女?”

    “留着她一条命,已经是我格外开恩了,高先生,现在的选择权在你的手里。”

    “爹,我要回家。”梅子忙叫道。“你给她吧,不管她要什么都给她。”

    高陵无奈极了,有些烦躁的拉下攀附在自己胳膊上的梅子。他怒道:“好,我可以给你一批这样的东西。”

    “我还要做你们的长老。”慕容卿又道。

    “你做梦。”高陵怒吼,“长老都是我们寨子里的德高望重的老人,你不过是个外人,怎么可以做长老?”

    “高先生,据我所知,你们寨子马上就要跟目哩的寨子合并了,可见,你们也是希望能够越来越好。有了我这个长老,对你们其实有好处的。”

    “什么好处?”高陵冷哼。

    “你们的粮食,钱财方面一直都不太好,甚至,仿佛还闹过饥荒,是不是?”

    高陵黑了脸,“那是我们的事情,与你无关。”

    “如果我是你们的长老,自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这种事发生。”

    高陵微微皱眉,开始认真考虑。慕容卿说的很对,他们寨子因为太过闭塞,如果年成不错,那么,倒是不用担心食物的问题。

    可是,如果年成不好,那就麻烦了。

    有一年,他们寨子因为饥荒,死了很多人。

    如果慕容卿是他们寨子的长老,以她的身份,绝对可以让他们衣食无忧。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好提议,也是个颇为有吸引力的提议。

    “爹,这事好事,你为什么不答应她?”梅子道。

    高陵瞪了她一眼,“你别多事。”

    梅子撇撇嘴,她不想多事,只是想要尽快离开这里罢了。

    “互惠互利的事情,高先生,你也需要考虑这么久?”

    “好。”高陵答应。其实,他也知道,自己不答应也不可能。慕容卿肯定不会轻易放过梅子,自己要带梅子走,那就只能答应慕容卿的条件。

    慕容卿微微一笑,“我还有一个条件。”

    “慕容卿,你不要太过分了。”高陵不高兴的道。

    “人家都说事不过三,如今,我还没有说出第三个条件呢。”

    “你快说。”高陵烦躁的道。

    他发誓,以后纵然慕容卿成为寨子里的长老,他也是再也不会去跟她接触。这个女人,简直太可恶了。

    “如果我有什么需要,你们是否会帮忙?”慕容卿问道。

    高陵点点头,“自然是会帮忙,不管如何,你是长老。但是,伤天害理的事情不可以做。”

    “那是自然。”慕容卿点点头,“我还需要一份你们咒术跟蛊术的各种制作方法。也就是说,我需要你们的传承。”

    高陵黑了脸,“你到底知道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们寨子里的东西,向来不会外传。”

    “我已经是你们的长老,怎么会是外传?”慕容卿奇怪的道。

    高陵恍然,怪不得慕容卿会先要做他们的长老,原来,她打的是这么个主意。他们传承千年的东西,怎么可以交给外人。

    “我是你们的长老,不可能对于这些什么都不知道。”慕容卿道,“传出去,岂不是笑掉人家的大牙?这样吧,为了让你放心,我可以发誓,绝对不可以将这些传承交给外人,如何?”

    “你发誓不会交给外人?”高陵问道。

    “我发誓。”

    “那你要这些做什么?”高陵不解。

    “我自己有兴趣,想学学,如何?”慕容卿挑眉。

    真的是这样?高陵很是怀疑,有几个人会真的对这种东西感兴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残王的九号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竹并收藏残王的九号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