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残王的九号爱妃 > 111 又出大boss?

111 又出大boss?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元尊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雪鹰领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慕容卿一直都以为,夏侯奕是要快速赶往夏侯杰那边,帮着他一起处理那边的情况。

    可现在自己说起了女天机的事情,他竟然改变了主意,怎能不让她感到意外。

    “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夏侯奕淡淡道。

    虽然有目哩在,慕容卿应该不会有危险。但是这件事既然牵连到金如然,那就绝对不可以等闲视之。

    夏侯杰那边虽然很麻烦,但短时间之内并不会有事。

    只要解决了这边的事情,他快点赶过去,也是可以的。

    做什么事情不分轻重缓急?而现在对于夏侯奕来说,陪着慕容卿一道去高陵的寨子,那就是最紧迫的事情。

    “但是你的身体……”慕容卿有些担心。他不过才刚被解除咒术,真的可以出行吗?

    “殿下,不如多等两天?”

    夏侯奕摇头,“时间不等人。从水之国那边过去比我们近一些。”

    慕容卿沉默,其实,她早就已经决定。如果夏侯奕体内的咒术被解除之后,她明日一早就会出发。可现在夏侯奕也要跟着,她便有些不放心了。

    “阮宁,去把大胡子舅舅请来。”夏侯奕又道。

    见此,慕容卿便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这个时候,目哩跟高陵他们便一起告辞离开。

    不多会儿,大胡子舅舅便来了。

    他一进门见到夏侯奕坐在椅子上,顿时惊喜的道:“小九,你没事了?”

    “是。”夏侯奕道。

    大胡子舅舅很是开心,“那真是太好了,这几天,卿儿这丫头差点没有被急死。”

    “大胡子舅舅!”慕容卿无奈的叫了一声。

    “大胡子舅舅,这边的事情要交给你,明日我会跟卿儿一道出发去目哩的寨子。”

    大胡子舅舅诧异至极,“你不是要去三殿下那边吗,我两天前还收到了那边传来的消息,在催促你快些赶过去。”

    “我会写信过去,暂时没办法过去。”

    夏侯奕回头看着慕容卿,后者马上便将之前得到的消息告诉给了大胡子舅舅。

    大胡子舅舅露出了震惊的神色,“女天机?竟然是她?”

    慕容卿跟夏侯奕两人都格外的诧异,谁也没有想到大胡子舅舅竟然也知道这件事。

    “大胡子舅舅,你也知道女天机吗?”慕容卿问道。

    大胡子舅舅点点头,“是的,那可是个厉害人物,岂能不知。更何况,当年我们御箭山跟天机一族也是有所联系的,知道的自然比旁人要多一些。那个女人,可不是非一般的厉害。”

    看着大胡子舅舅脸上露出的崇敬之色,慕容卿不禁觉着自己对那个女人的一些预期好像是不太够。

    “大胡子舅舅,你是否可以跟我们说说她?”慕容卿问道。

    “当然可以。”大胡子舅舅满口答应。“你们有所不知,在御箭山的一些记载中,关于那个女天机的部分有很多。她是天机一族中唯一的一个女天机,很有天分,达到了历代天机都未曾达到过的地步。据说,她不只是可以预测短时间之内的事情,最多可以预测出几百年后的事情。”

    大胡子舅舅感慨万分,“真是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么厉害的女人,说她能够预知前世与未来,一点都不夸张。只可惜,她喜欢上了一个什么人,为了那个人竟然不惜背叛了天机一族。据说为此遭受天机一族的追杀,但是至于死没死,没有人知道。”

    他想了下,又道:“还有一件事,据说女天机背叛之前给天机一族留下了两个锦囊,也正是其中一个锦囊,才在当年的大事件中保住了天机一族。由此可见,她到底有多么厉害。”

    听他说完,慕容卿不禁震惊万分。真是没想到那个女天机竟然如此厉害,前世今生,她都可以预测。而之后发生的事情,不知道算不算是她的天谴呢?

    “卿儿,如果真是女天机留下的锦囊,那你必须要去看看,说不定真的会有什么指引。”

    “我也是这样。”慕容卿有些烦躁,“只不过,现在事情麻烦了,知道这件事的可不只是我们。甚至,我觉着还有其他很多势力知道,我担心,这次过去,会发生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

    “你说的也对,既然金如然知道了,天机一族的敌对势力也会知道。咦?”大胡子舅舅突然拍拍头,犹如恍然大悟般的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联系一下天机一族呢?”

    慕容卿一怔,有些意外,说实话,她是完全没有想到天机一族。

    在她的心中,虽然自己跟玉竹有些联系,但是,并非是那种很好的关系。当然,也不能这样说,毕竟,一直以来,玉竹真的帮了自己很多很多。

    可是,他们之间却依然还是隔着一道鸿沟,让人根本就无法轻易的跨越过去。

    慕容卿知道,玉竹帮自己,那是基于帮助天机一族的原因。或许,正是因为这一点,她跟天机总是无法真正成为朋友。

    不过,慕容卿倒是觉着,如果将来有机会,她是想要跟天机成为朋友的。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天机的时候,总是能够看到他脸上露出的那种淡淡的忧愁。他的心里应该是装载了很多很多事情,但却无法告诉人知。

    这种感觉,她是理解的。正如自己重生的事情,那个大秘密,她不可能告诉任何人。

    只不过,想要成为朋友,那是需要时间的。

    慕容卿想了下才道:“大胡子舅舅,这件事我暂时不去考虑。天机一族会带来很多的变数,我们无法完全的掌控全局。但是,如果他们主动现身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大胡子舅舅奇怪的道:“主动现身?”

    “是的。”慕容卿微微点头,“怎么,有什么不对吗?”

    大胡子舅舅看着慕容卿,突然就有些古怪的道:“卿儿,其实,你好像对天机一族并不是太了解。”

    “嗯?”慕容卿有些糊涂,“大胡子舅舅,你这说的是什么意思?”

    “天机一族,他们其实跟目哩的寨子都有些自己的规矩,那就是轻易不入世。纵然是我们御箭山,也同样如此。除非到了皇朝更替的重要时刻,天机一族绝对不会轻易入世。”

    慕容卿轻轻点头,“大胡子舅舅,你这话说的,我倒是理解。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着,如果这次的事情像我们所预料的那么严重的话,天机一族会出现的。”

    大胡子舅舅却是摇摇头,“这次的事情虽然很紧急,但是,依着我对天机一族的了解,他们必定不会轻易现身。更何况,那个女天机……更是天机一族的忌讳。所以,我可以断定,他们绝对不会轻易参与这次的事情。”

    慕容卿一怔,倒是有些明白了大胡子舅舅的意思。

    没错,她忘记了那个女天机的身份了。她本来是天机一族百年来最耀眼的人才,谁能想到,之后竟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男人给拐跑了。

    试问,天机一族怎么可能会不动怒。

    他们追杀那个女天机跟她的爱人,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之后,天机一族更加不会再愿意去管女天机的事情。

    大胡子舅舅分析的很好,但是,在慕容卿看来,却总觉着有些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但是,她到底对天机一族并非真的那么了解,所以,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头绪来。

    “此事暂且不提。”夏侯奕道。

    天机是否出现,其实于他们都没有什么作用。不管他们来不来,他们还是要进行之前商量妥当的计划。

    大胡子舅舅微微点头,道:“小九,那你还有什么布置吗?”

    “布置倒是没有,这边继续布防,按照之前的计划,静心等待便好。”夏侯奕道。

    “殿下说的对,现如今金如然要去目哩他们寨子那边,暂时肯定没有时间管这里的事情。所以,这里应该暂时不会有什么事情。”慕容卿道。

    大胡子舅舅却是微微的皱起了眉头,仿佛有些担心的样子。

    “大胡子舅舅,可有什么想法?”夏侯奕问道。

    大胡子舅舅微微点头,“事情可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水之国虽然这一战败了,但是,这却不代表他们真的就会放弃攻打天昊国的野心。他们准备了那么长的时间,之前的战争有僵持了那么久,不可能如此轻易就放弃。”

    “有问题。”夏侯奕轻轻点头。

    这个问题,他也暗中想过。只不过,一时也是没有头绪。

    水之国的实力虽然强盛,但并不可能比天昊国强盛多少。他们到底是有什么依仗,一定要开动战火?

    是因为万太国的存在?

    倒也不太可能。

    因为万太国虽然很强大,但是,毕竟距离这里太远,山长水远,根本就不可能大规模的派兵过来帮忙。

    所以,依仗万太国根本就不可能达到自己所想要的目标。

    那么,除却这些之外,还会有什么?一时间,夏侯奕也是被陷入了困境。

    半响后,夏侯奕才道:“大胡子舅舅,这里就暂且交给你了。至于水之国那边的情况,我早就已经安排了人盯着,如果有什么问题,我们再借此分析,或许能够看出点什么端倪来。”

    “好,这边交给我,你们放心吧。其实,我倒是担心你们,这一去,只怕会有危险。”大胡子舅舅神色凝重的问道。

    顿了顿,他又道:“金如然那个家伙不简单,再加上这次他可能要势在必得,所以,他的身边可能会带有不少能人。小九,你们万事一定要小心。”

    “好。”夏侯奕道。

    “既然这样,你们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了。”大胡子舅舅道。

    夏侯奕微微点头,目送他离开。

    这时,慕容卿才拉住他的手,“殿下,我心里一直都有个疑问。”

    “凤峡城的事情?”夏侯奕问道。

    慕容卿瞪圆了眼,然后就叹息着拍拍自己的脸,“太没意思了,我话都还没有说两句,你竟然就已经猜到李莉。”

    这件事一直都是在她心中的一个疑问。

    凤峡城的地理位置虽然好,但是,那不过就还是一座城罢了。

    上一次跟金如沅交易的时候,为什么夏侯奕一定坚持要凤峡城?

    其实当时她就很想要问出来,但是,之后发生了很多事情,一直都没有机会。

    而现在,终于有机会问出来了。

    “先进去。”夏侯奕道。

    慕容卿点点头,扶着他往里面走。

    两人做了简单的洗漱之后,慕容卿扶着夏侯奕躺下。

    “殿下,你快说嘛。”慕容卿催着道。

    夏侯奕扬起眉角,道:“以前倒是没觉着你这样没有耐性。”

    慕容卿瞪起眼睛来,“什么叫没耐性,你可知道这个事情藏在我的心里有多久了?算起来,都快半个多月了。”

    “有这么长时间?”

    “哼!”她不高兴的伸出手捏住了他的腰间软肉,然后略微用力,轻轻一拧。“还不说?”

    夏侯奕的眸子微微缩了下,他看向了慕容卿,眼中泛起了浓郁的烟火气息,“待会儿。”

    “嗯?”慕容卿神色一变,忙伸出手去推了推他,“你才刚醒来。”

    “只是昏迷,身体没事。”夏侯奕道。

    “不行。”慕容卿哼了一声。“明日还要启程,必须得早点休息。”

    “你答应过的。”夏侯奕道。

    慕容卿一怔,而后就爆红了脸,“那是被你欺负的,被你逼的。”

    “那也要。”夏侯奕扬起了眉头,翻身便将她压下去。“待会儿再说。”

    慕容卿的挣扎落在了夏侯奕的眼中根本就什么都不算,不多会儿,两个人便进入了欢乐的海洋。

    这个晚上,慕容卿到底是没有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在睡过去之前,她还在心里怒骂着夏侯奕,又被骗了。

    第二日一早,慕容卿醒来的时候,身侧的夏侯奕早就已经不见了踪迹。

    她恨恨的瞪了瞪身侧的床铺一眼,这才叫了绿心进来服饰自己更衣。

    更衣洗漱后,夏侯奕才从外面进来。

    慕容卿一看到他那春风拂面的表情,脸色就有些难看。

    她恨恨的瞪了他一眼,不高兴的道:“殿下,你心情似乎很好?”

    “嗯。”夏侯奕答应着。当然很好了,体内的咒术已经被清除,而昨天晚上……人逢喜事精神爽,自然是各种的舒坦。

    “我不高兴。”

    夏侯奕走过去,在慕容卿身侧坐下来,“晚点告诉你答案。”

    “真的?”慕容卿有些怀疑,“你没有骗我?”

    “当然。”夏侯奕宠溺的拍拍她的头,“我从来都不会骗你。”说着,他便叫来了阮宁,吩咐他摆饭。

    慕容卿暗自压下了心中的疑问,快速的吃饭,快速的催着大家一起启程,等待着夏侯奕交给自己那个答案。

    半个时辰之后,夏侯奕一行人终于上路了。

    因为夏侯奕身子还未完全好,所以慕容卿不放心他骑马,两人便坐了马车。

    当然,对于这件事,夏侯奕可是极力反对了很久。

    什么身体没好,他不知道多好,昨天晚上那么激烈的运动都没事。

    可是,看到慕容卿后来红了眼,他就只能无奈的答应。

    为了这件事,他可是感受到不少暗卫看着自己的眼神发生了变化。全都是在担心他,以为他真的出什么事情了。

    天知道,他好的很呢。

    他不知道的是,要乘坐马车,慕容卿自然不是为了夏侯奕,而是为了自己。

    骑马很累,虽然马车会慢一点,但是,只要兼程赶路,也并不会比骑马慢多少。

    最重要的是,她可以在马车里好好的盘问一下夏侯奕。他到底是九殿下,一些不该让人见到的,自然不能暴露在人前。

    在马车里就不同了,反正没人瞧见,她做什么都行。

    上路之后,慕容卿跟夏侯奕两个人坐在马车内。

    夏侯奕手里捧着一本书,静静的看着,而慕容卿也是手里捧着一本书,静静的看着。

    两个人仿佛都在只是想要看书,并且早已经陷入了书中的世界。

    过了好一会儿,慕容卿终于忍耐不住,她将手里的书给丢开,一把抱住了身侧夏侯奕的胳膊,不高兴的道:“殿下,你的耐性可真是太好了。”

    “好吗?”夏侯奕淡淡的道。

    “当然好了。”慕容卿没好气的道。“我们上车可是已经有半个时辰了,可你到现在一句话都没有说过。你说好了要跟我说凤峡城的事情……难道你现在又改变主意了?”

    夏侯奕捏住了她的下巴,道:“我何时这样说过?”

    “那你还不说?”故意吊人胃口,不知道她这样等的太久心里有多难受?

    她最受不了这种煎熬的感觉,太让人心里不爽了。

    夏侯奕扬起眉头,将其搂入怀中,小妖精皱眉闹脾气的模样,着实别有一番滋味。就仿佛是一头张牙舞爪的小狮子,特别的有趣。

    “凤峡城的地理位置如何,你先想想。”夏侯奕道。

    慕容卿来了精神,她忙开始认真去想。凤峡城,她之前虽然了解不多,但是自从上次夏侯奕点名要了凤峡城之后,她便专门去搜集过凤峡城的资料。

    凤峡城,属于天昊国跟水之国两国的交界,周围都是高山,他们的城墙大部分都是依山而建。借助山势,这个天堑,能够成功的抵挡天昊国的进兵。

    不过,除却这些之外,好似根本就没有其他的特别之处。

    纵然凤峡城给了天昊国,但是,类似的地方也还是有的。水之国想要弄出一个同样的天堑出来,并不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既如此,凤峡城还有什么特别?

    慕容卿不明白,反正,不管是如何思量,她都想不出夏侯奕必须要凤峡城的原因。

    刚刚夏侯奕让她想凤峡城的地理位置,她想了很久,但却仍然找不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想不到。”慕容卿有些挫败的道。

    “那座山。”夏侯奕又道。

    慕容卿挑起了眉头,山?又有什么特别?

    不过,凤峡城的山,范围倒是很广,咦……慕容卿突然就想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她忙抬头看着夏侯奕,道:“殿下,山不太对。”

    “如何不对?”夏侯奕问道。

    “如果我记得不错,凤峡城的山范围很广,山的走势也很奇怪,曲折的就像是……我不敢太过肯定,但是,我总觉着,那座山好似深入到我们内陆中来了。”

    夏侯奕拍了拍慕容卿的头,“你猜的很对。”

    慕容卿瞪眼,“真的跟我所猜测的那样?那到底是哪一座山?”

    “猜不到吗?”夏侯奕道。

    慕容卿撇撇嘴,“不用你告诉我,我一定会猜到的。”瞪了夏侯奕一眼,她趴在了他的怀中,开始冥思苦想。

    她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之前所看到的关于凤峡城所在的凤峡山的走势图。不过,因为那是凤峡城附近的地图,所以,到底其他的还有多少范围,慕容卿一时倒也不敢肯定。

    她不想在夏侯奕面前认输,自然不会就这样承认自己想不懂。她在脑海中,将凤峡山的走势在脑海中慢慢的勾勒出来,并且顺着那走势,慢慢的去延伸。

    虽然她不能够确定,但是,大概的走势还是可以推敲出来的。

    半响后,慕容卿瞪圆了眼睛,不敢置信的道:“是南山吗?”

    “没错。”夏侯奕点头,“正是南山。”

    “怎么会是南山?”慕容卿有些不敢置信。“殿下,南山位于我们内陆,而凤峡山却在两国的交界处。两座山,中间至少相隔几百万里。我真的有些不太相信你,两座山有什么牵连。”

    “没有真正去查过,根本就不会相信。”夏侯奕道。

    他示意慕容卿起身,随后,他从马车的车座地下拿出了一张地图,“你看看这个。”

    “这是什么地图?”慕容卿好奇的问。

    “你看看就知道了。”夏侯奕道。

    慕容卿微微点头,这才展开手中的地图。“咦?竟然是凤峡山的地图?不过,跟我之前所看到过的有些不太一样,精细了很多,而且……仿佛是以凤峡山为主。”

    她越看,脸上的震惊之色就越重。

    她刚刚说的没错,这份地图竟然就是凤峡山的地图。不过,这份地图上所表现出来的凤峡山与世人所知的倒是不太一样。

    凤峡山,世人所知,那是属于水之国的,是凤峡城的凭靠。而现在这份地图却表现出来,凤峡山可并不只有这么一点点。

    如她之前所猜测的那样,凤峡山范围很广。

    凤峡山朝着天昊国一路蔓延,最终竟然真的触及到了天昊国的内陆。而在内陆部分,那一座山便叫做南山。

    而所谓的南山,正是上一次夏侯奕发现有问题的地方。

    水之国的人一直都在打南山的主意,只不过因为南山本来的问题,所以这件事一直都很难达成。

    如果南山出了问题,那天昊国就危险了。

    因为水之国的人可以从南山那边长驱直入,瞬间到达天昊国的内陆。如此,他们想要抵挡,根本就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情。

    “殿下,你怎么会发现这一件大事?”慕容卿问道。

    世间,从未有人发现过这件事,相信夏侯奕应该就是发现这件事的第一人。

    “当年我过南山,因为察觉到南山的地理位置很奇特,于是暗中探查,这才发现。”

    慕容卿咋舌,几百公里,估计也就只有夏侯奕才会有这样的耐性。

    不过,能够发现这件事,对于夏侯奕来说也是一件大好事。

    “殿下,那么,凤峡城又有什么问题呢?”慕容卿又觉着不太对劲了。

    虽然凤峡山跟南山其实是一座山,只是分属两头罢了。但是,中间间隔太长,纵然水之国也知道这件事,在凤峡城又能做什么手脚?

    其实,如果水之国真的在打南山的主意,他们只要针对南山做出防备就好,何必要跑那么远的地方,在凤峡城做手脚?

    慕容卿觉着,夏侯奕这次的决定倒是有些本末倒置了。

    “凤峡城有古怪。”夏侯奕沉声说道。

    “嗯?”慕容卿诧异的挑了挑眉头,有些不解,“殿下,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无法肯定,但据之前的探查,凤峡城必定有古怪。”

    “那是个什么样的古怪?”慕容卿问道。

    夏侯奕想了下,道:“具体的我不可以肯定,只是经过我的探查,在最近这些年间,水之国暗中派了不少人去凤峡城。那些人去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与此同时,还运送了很多工料过去,仿佛是在做大工程。”

    慕容卿神色一变,道:“我明白了,你是担心,他们在凤峡城安排了什么隐秘的工程,而且还是可以直达南山的?”

    太可怕了,完全是想都不敢去想这件事。

    那可不是什么几米,几十米的路程,那是几百公里,如此大的工程,水之国真的可以做到吗?

    慕容卿不敢相信,甚至她觉着,纵然以天昊国的积蓄,也是不见得能够做到这样的事情。

    更何况,她想不通,水之国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只是为了无声无息的入侵到天昊国的内部吗?

    真的这样简单?

    “等到有机会,我会去凤峡城那边去看看。”

    “那要等很久。”慕容卿道。

    虽然已经跟金如沅签订了协议的,但是,那也必须要等到两国战事平定之后。可到了那个时候,再去看那些东西,还有什么意义吗?

    “不。”夏侯奕摇头,“等不到那个时候。”

    “为什么?”慕容卿不解。既然已经跟金如沅签订了协议,那么,只要能够等到两国的纷争被解决,那么,想什么时候去凤峡城都可以了,何必要急于一时。

    这个时候过去,那边正是严守的时候,绝对会很危险。

    在这种情况下,也不见得就可以发现什么重要的东西。

    “金如沅无法这么快登上帝位。”夏侯奕道。

    “殿下对他没有信心吗?”慕容卿有些意外。有他们的帮助,难道金如沅还不能尽快登上帝位吗?

    “事情没那么简单。”夏侯奕沉声道。

    慕容卿有些不解,只要解决了金如然,到时候在他们的扶持下,金如沅想要登上帝位也并非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金如然跟水之国的皇帝金烈阳都不是普通人。”夏侯奕道。

    慕容卿微微沉脸,实际上,她也才发现自己好似忽略了一个人,那就是水之国的皇帝金烈阳。

    一直以来,他的各种消息都很少传出来。金烈阳,虽然是水之国的皇帝,但是,自从金如然可以独当一面之后,所谓的国家大事就全都是他一个人在做主。

    当然,背后是否有金烈阳在其中支持,那就不得而知了。

    夏侯奕说金烈阳不简单,眼前没往他的身上想,如今想来,倒确实是个大问题。一个皇帝,谁不想要开阔疆土,做出一番大事,名垂千古,成为千古传诵的帝君。

    金烈阳为什么会一直都没什么表现,难道,他真的甘于平淡,不想着建功立业?

    慕容卿不相信,如此,她倒是相信了夏侯奕说的话,事情可能真的没有那么简单。南山的事情,水之国准备了百年之久,难保凤峡城那边就没有准备这么长时间。

    在没有弄清楚他们到底有什么打算之前,他们毫无准备,确实很容易出事。

    只不过,她真的不放心夏侯奕这样过去。

    “放心,不会出事。”夏侯奕安慰。

    以他的能力,纵然查不到什么,但是,平安归来却是可以做到的。

    慕容卿没再说什么,她很了解夏侯奕,他决定了的事情,自己说什么也没用。

    看来,如果下次遇到了天机,一定要想办法让他给夏侯奕算一卦,看看此行到底是吉是凶。

    而透过这件事,慕容卿才发现,自己对很多事情的了解并不是太透彻,甚至可以说是浅显。或许,这也正是跟她是个女人,前世见识又不多有关系。

    她发觉,事情竟然有些像是没完没了的感觉,这边的金如然还未解决,那边就又冒出了个金烈阳,完全看不到头,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真正的解决这些所有的大麻烦,让自己过一段清净的日子。

    之后的行程里面,夏侯奕便开始忙碌起来,看地图,对现如今的局势进行分析,当然,他看的地图正是夏侯杰那边的地图。

    他是想要在去之间就将那边的情况给摸清楚,到时候过去了便可以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将所有的事情解决掉。

    不止如此,他还要看各种公文,各地传回来的消息,有些时候忙碌的饭都吃不上。

    而慕容卿却是闲的发慌,完全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以至于,她竟然就沦落成了夏侯奕的贴身丫头,做起了端茶送饭的差事。

    不过,对于慕容卿而言,她倒也乐于做这件事。她跟夏侯奕两人,可是很长时间没有这样相处过了。所以,别说是做丫头,就算是做再累的活,她都觉得开心。

    很快,从军营已经出发了有七八天的时间。这天,他们到了一个叫做西乡的地方,到了这里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好在夏侯奕早就已经安排了人去打点一切,所以他们倒也不用担心没有地方住。

    在前哨的引领下,众人进入了这家富贵客栈。

    西乡并不是很大,所以,这富贵客栈虽然是城内最大的客栈,但其实并没有多大。

    因为之前里面已经住了些客人,所以,他们这边的人并不能全都住在这里。本来,夏侯奕的意思是想要一部分暗卫去住其他的客栈,可是,他们都不愿意,说担心他的安危。

    无奈之下,夏侯奕也只能随着他们去了,先将就着凑合一晚上,明天还要早起赶路。

    众人各自回房休整了片刻后,夏侯奕一众人便下楼吃东西。

    在大厅的一处偏僻角落坐定,阮宁便领来了店小二,等着夏侯奕来点菜。

    谁知,夏侯奕还未开口,那胖乎乎的店小二便笑着道:“几位尊敬的客人,你们不用点菜了,因为已经有人给你们预定了一桌的酒席。而且,那个人还说,他所准备的酒席,一定会是你们喜欢吃的。”

    夏侯奕微微皱了下眉头,问道:“是什么人?”

    店小二摇头,“这个小的可就不知道了,他只是给了小的一锭银子,交代小的要准备这样一桌酒席。小的只是拿钱办事,自然不会过问客人的身份。”

    夏侯奕跟慕容卿两人对望了一眼,脑海中同时冒出了一个人的名字,金如然。

    只不过,他们又觉着有点不太对劲。按照道理来说,纵然金如然要去目哩的寨子,但也不应该从这条路走,不该在这里出现。这一点,倒是挺让人费解的。

    不过,除却是金如然之外,倒也想不出还有什么其他的可能性。

    “几位尊敬的客人,不知道我是否可以替你们上菜呢?厨房早就已经准备好了酒席,就等着你们来了。”店小二问道。

    慕容卿当然是想要拒绝的,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人准备的酒席,能放心的吃吗。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在酒菜里下毒,做点什么手脚。

    更何况,如果那个人是金如然的话,可就更加不能吃了。

    “好,上菜吧。”夏侯奕却是给出了一个让慕容卿极为意外的答案。

    “好的,几位稍等,马上就来。”店小二高兴的答应着,转身离开。

    等到店小二走了之后,慕容卿有些诧异的问道:“殿下,你怎么会同意他们上菜?”在这种情况下,谁敢放心的去吃那桌酒席?

    “不是他。”夏侯奕道。

    “嗯?”慕容卿有些费解,“不是他?那是谁?”除却他们这双方人吗之外,还会有什么人对那个女天机留下的语言有兴趣?

    突然,慕容卿脑中灵光一闪,她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难道是他?”

    夏侯奕冲着她轻轻点头,“是。”

    慕容卿恍然,“原来是他。”如此,倒是可以解释的清楚,为什么那人会知道他们在这里落脚,并且知道他们喜欢吃什么,早一步预定了酒席。

    只不过,他的出现可真的是有些超出了慕容卿的预料。

    慕容卿四下转头看了看,但却并未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人。

    想了下,她才出声道:“既然来了,还做了这么多的布置,为什么不出来见一见?上次你帮了我们一个大忙,殿下正要找机会答谢你。天机,你还不出来吗?”

    “九殿下与九皇子妃果然聪明,如此快便猜到是我。”

    天机领着灵竹从二楼缓步而下,慕容卿看了他一眼,撇撇嘴,神棍,就知道装神弄鬼,不知道这次又要玩什么花样了。

    实际上,她还真的是不太想跟天机打交道。这个神棍颇有些本事,你纵然想阴他也做不到。

    这次事关重大,他在此出现,慕容卿很担心他们的计划会泡汤,最后便宜的只会是天机一人。

    “请坐。”夏侯奕冲着天机做了个手势。

    天机倒是也不客气,姿态优雅的撩起长袍,坐下,这才看向了夏侯奕,“看殿下气色不错,想来已经度过了这次大劫。”

    “托福。”

    慕容卿暗自哼了一声,托福,拖谁的福也跟天机没有关系。当时关于咒术的事情,她可是问过天机的,不过,他却以天机不可泄露而婉拒了救夏侯奕。

    “我倒是并未做什么,这句托福,实不敢当。”天机轻声道。

    “很多事情,本殿下的都应该对你说一声多谢。”

    天机摇摇头,“九殿下客气了,我不过是顺应天命罢了,并非是……”

    “不管如何,事情你做了,道谢也属应当。”夏侯奕道。

    天机正待说什么,店小二便领着人送了酒席上来。

    见到了天机,店小二便指着他道:“咦,不就是这位先生置办的酒席吗。原来你们认识,我就说嘛,不然怎么会主动给你们置办这样一桌好菜。”

    众人不知可否,都没有去搭理店小二。

    店小二倒也识趣,送上菜之后便退下了。

    “天机,不如一道用点?”

    “也好。”天机答应,身后的灵竹便上前开始伺候。

    众人默默吃饭,倒也没有一个人说话。

    在吃饭的时候,慕容卿悄悄的打量着天机。这还是自己第一次跟天机一道吃饭,说实话,他的动作真的很优雅。不知情的,看到他一定会怀疑他是什么大家子弟。

    而正是看到这,你才会相信,原来,吃饭也是一种艺术这句话,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慕容卿甚至觉着,玉竹吃饭完全可以成为一幅画。

    如果不是因为有夏侯奕在身边,慕容卿倒是很想放肆的去欣赏。无关男女之爱,只是单纯的想要去欣赏一幅美景罢了。

    半个时辰之后,众人一道用餐完毕。

    店小二送上了一壶香茶,这才退下。

    天机捧着茶杯,看向对面的夏侯奕,轻声问道:“九殿下不会好奇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吗?”

    “不用问,你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

    “不得不说,跟九殿下打交道,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天机摇摇头,“都说我们洞察先机,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会很容易。可是,在九殿下面前,我们的所谓洞察先机已经没有了作用。”

    “天机,过誉了。”

    天机摆摆手,“是否是过誉,我很清楚。我也就不再拐弯抹角了,其实,我之所以会在这里等你们,是想要跟你们做一个交易。”

    听到交易这两个字,慕容卿便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

    接连两次跟天机做交易,夏侯奕可是付出极大,那是以自己的生命来做代价的。

    “不知天机想要做什么交易?”夏侯奕问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残王的九号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竹并收藏残王的九号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