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残王的九号爱妃 > 117 目哩与卿卿的往事

117 目哩与卿卿的往事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开始,目哩并没有听的太清楚。他下意识的又问了一句,“九殿下,你刚刚说了什么?”

    “忘伤蛊。”夏侯奕再度道。这一次,他的声音大了些,也清楚了很多。

    室内的几个人全都听见了,只不过,大家都是露出了一种迷茫的神色。忘伤蛊,那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他们以前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慕容卿也是满脸的好奇,正要去问夏侯奕,却听见身边突然传来了嘭的一声巨响。

    她诧异的回头,不解看过去,正见到目哩满脸的不敢置信,踢翻了凳子,傻呆呆的站在那儿,看着夏侯奕。

    “目哩,你怎么了?”慕容卿不解问道。

    突然,她想到了,既然目哩会这样问,那很显然,他是知道忘伤蛊的。

    “目哩,你知道忘伤蛊是什么吗?”慕容卿问道。

    目哩揉了揉眉角,一时没有回答。

    忘伤蛊,他何止是知道,简直是知道的太清楚了,因为,那在他们的寨子里都是一项禁忌的话题。

    他站在原地,许久都没有开口说话。

    众人发觉,他脸上的神情有些不太对。

    伤心,痛苦,诧异,怀疑,不解……各种纷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让他整个人都被遮上了一层纱,让人看不太真切。

    这样的目哩,众人都是第一次见到。就算是慕容卿,她也是从未见到过这样的他。

    不过,众人倒是没有去打扰他。

    从目哩的表情就可以看的出来,他应该是发生过什么事情,所以,他才会这样的伤感。

    此时,他整个人都沉浸在了自己的思绪中,在这个时候去打扰他,也太过分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目哩突然就睁开了眼睛。

    “九殿下,你能否告诉我,为什么你会知道忘伤蛊?”目哩沉声问道。

    慕容卿也是一脸好奇的看向了夏侯奕,从目哩脸上的表情便可以知道,忘伤蛊绝对不是普通的蛊虫,而夏侯奕会知道,那是否代表着,他知道很多关于这个寨子的事情?

    “机缘巧合。”夏侯奕道。

    目哩微微点头,“那你能否告诉我,你从什么人那得知了忘伤蛊?”

    “那个人的姓名我无法告知你。”夏侯奕道。

    “为什么?”目哩不解。“我只是要知道他的姓名,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我答应过他,绝对不会将他的姓名告诉其他人。”

    目哩沉默,一时间,众人可以清晰的在他的身上感受到了失望跟痛苦的情绪。

    慕容卿想了下才道:“目哩,你是否可以告诉我们这个忘伤蛊是什么吗?”

    “我可以跟你单独说一下吗?”目哩道。

    慕容卿一怔,倒是没想到他竟然有这样的要求。她下意识的转头去看夏侯奕,见他冲着自己点点头,她这才答应说:“好,我们出去再说。”

    目哩看了看夏侯奕,道:“我不会让卿儿有事的。”

    “我相信你。”夏侯奕微微点头。

    两个人一起离开,之后,戈黔才有些不解的道:“奕,你可真的放心,这种时候,外面不知道有多危险,这个时候让他们一起出去,真的好吗?”

    “放心便是。”夏侯奕道。

    人家正主子都不担心,戈黔自然也不好再说什么。

    而此时,慕容卿跟目哩两个人则是沿着昨天的那条小路朝着后山走去。

    两人走到了那一片花地中间坐下,目哩道:“卿儿,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候的情形吗?”

    “当然记得。”慕容卿笑起来。“那个时候,你被人偷了钱袋,你跟你的母亲在一起,但你的母亲重病,急需钱买药治病。当时,你卖身救母。只不过,你……”

    好似想到了什么,慕容卿忍不住的笑起来,“目哩,你到现在可还没有跟我说过,你那个时候脸上到底是怎么了?”

    “是一种毒。”目哩说道。“中了那种毒,人全身都会长出水泡,还会有一种臭味。”

    “原来是这样。”慕容卿了解的点头,“我现在想起来都不敢相信那是你。”

    目哩看着慕容卿,神色微变,“是啊,你那个时候的我,就算是自己也都不敢照镜子。”

    满脸的水泡,其中还有着黄色的液体在其中流动,人靠近过去就可以闻到一股很臭的味道。

    所以,别说他当时卖身五两银子,就算是五钱银子,甚至是五文钱,估计都没有人愿意买他。

    是慕容卿的出现,改变了他的命运,让他从痛苦的泥沼中爬出来。

    对他来说,慕容卿不只是他的救命恩人,还是改变他一生命运的人。

    他还清楚的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慕容卿时候的情形。

    那个时候,她并不算太大,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裙,但是裙摆上却沾染了几只脚印。后来他曾问过,原来,之前有人找她的麻烦,用不小心作为借口,踩了她几脚。

    他当时就想要去替她找回场子,结果她却说,场子她早就自己找回来了。

    他好奇追问,她就说,全都踢到荷花池里跟小鱼一道游泳了。

    还记得,他当个时候只是觉着这个女孩子也太好心了。被踢了这么多脚,怎么可以只是将那些坏人踢到荷花池中那么简单。换做是他,绝对会将她们给毒的脸花了,全身都烂了。

    他不明白,所以便问了她。

    她说,最疼她的祖母是信佛的,最近身体不好,她要替祖母积福。

    那个时候,他就觉着,这个女孩子太善良了。

    后来,他们慢慢的熟悉,慢慢的成为朋友。

    他发现,在他的心里,有一道曼妙的身影,永远定格在那儿,无法清除。

    只可惜,她注定不属于自己。

    不过,对于他而言,只要她能够幸福,开心,那便足够了。

    她开心,他就开心。

    她幸福,他也幸福。

    以前的种种,如今想来,恍惚中就仿佛是刚刚才发生,记忆是那么的鲜活。

    “卿儿,你那个时候为什么要帮我?”目哩不解的问道。

    慕容卿一怔,为什么帮他?这个问题可真是不好回答,因为自己历经两世,自然就有两次的原因。

    第一次,她确实是因为心地善良,看到他那么凄惨很可怜,心软就帮了他。

    而这一次,她是因为知道他将来的成就,觉着多一个这样的朋友是好事,所以才帮了他。

    但其实,纵然她知道他没什么能耐,她也还是会救他。

    救他对于自己来说不过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但对于他来说却是命运的转折。

    举手之劳,何乐而不为。

    “卿儿?”见她久久不言语,目哩不禁再度出声询问。

    慕容卿想了下才道:“其实没什么原因,我想要救你,所以就救了你。事情就是这样简单,没什么特别。”

    “你说的也对。”目哩微微摇头,“是我太过介意这件事了。救人,又一定要有什么理由吗?”

    这就是他跟慕容卿两个人的缘分,这两个字最能够形容他们之间的关系。

    “卿儿,那你可知道当时我为什么会落到那种地步吗?”目哩再度问道。

    慕容卿露出了奇怪的表情,“这件事我也一直都在考虑,但是当时你并未告诉我,之后,我总觉着提起这件事或许会让你心里不舒服,所以再也没提起过。目哩,你当时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目哩伸手从地面拔下了一株草,握入掌心,使劲的揉成了一团。“我那个时候是被人追杀到京城的。”

    “追杀?”慕容卿不解,“我记得你曾经跟我说过,你的父亲是族长。既然如此,你怎么会被人追杀?”

    “因为我的父亲消失了。”目哩道。

    慕容卿觉着更是奇怪,消失这个字眼可以有很多种解释。或许是出事,或许是失去了踪迹。但不管是哪一种,对于那个时候的目哩来说,应该都是沉重的打击。

    慕容卿想到,或许是寨子里的势力倾轧才会造成这样的情况。

    “我的父亲,他很有天分,是我们寨子里百年来的厉害人物,甚至比之有些老前辈都不遑多让。当时,他研究出了一种蛊虫,它叫忘伤蛊。顾名思义,不管是什么伤势,都可以让其消失。”

    “消失?”慕容卿震惊,“竟然会有这么可怕的蛊虫?”

    简直太令人不敢置信了,蛊虫到底是怎么能够让伤口消失的,不敢是怎么想,她都觉着不太可能。

    “你是否在怀疑?”目哩问道。

    慕容卿尴尬的点点头,并不想装假。

    “确实有些难以置信。”

    目哩点点头,“是的,一开始,所有人都怀疑,以为父亲是为了扬名。而且,那个时候正是族长更替的时候,所以,他的话更加遭受了很多的质疑。”

    “那之后呢?”慕容卿又问。

    “之后,父亲便当众用自己来做实验。他在自己的大腿上划了一道,伤口很深,但是,用了忘伤蛊之后,伤口很快便愈合,直至消失不见。”

    说到这里的时候,目哩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狂热,“父亲是我所见过的最厉害的人,没有之一。其实,这种蛊虫如果没什么限制性,它的出现真的会掀起很大的狂潮。”

    慕容卿露出了震惊的神色,完全没有想到所谓的忘伤蛊竟然是真有其事。

    更加没想到的就是,忘伤蛊竟然会如此厉害。

    不管是什么伤口,只要运用了忘伤蛊便可以痊愈,这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蛊虫。

    如果有了这种蛊虫,那岂非是说,不管受了多重的伤都能够好起来?

    要是没有限制性,将他用在了战场上,不知道会发生怎样大的作用。

    慕容卿突然开始万分庆幸起来,幸好这忘伤蛊是有限制性的。虽然目哩没说,但既然这种蛊虫并未为世人所知晓,可见,它的制约性限制了它的发展。

    “目哩,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忘伤蛊之后并未展露在世人眼中?”

    “因为它太厉害,作用太大,招天妒,招人嫉。所以,在我父亲展示了这种蛊虫之后没有多久,他便消失了。没有人可以找到他,也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死是活。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了父亲的消息。”

    “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慕容卿奇怪的问道。

    目哩沉重点头,“是的,那个时候我因为只专心研究蛊术,所以忽略了父亲。如果我那个时候能够多注意他一些,或许事情便不一样了。”

    “奇怪,到底是什么人能够做到如此不留痕迹?难道是熟人做的,所以,你父亲是自己心甘情愿走出去的?”

    “我也是这样猜想。”目哩道。

    慕容卿皱起眉头,如果事情是这样的话,那可就麻烦了。

    寨子那么大,人那么多,可以有太多种的可能性。

    这样查起来,太麻烦,也不好查。

    想了下,慕容卿才问道:“目哩,那你之后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可疑的地方?”

    目哩摇头,“这么多年来,我用了很多方法,但是,始终无法发现什么线索。哦,对了,我母亲临死之前倒是跟我说过一件事,只是不知道是否跟这件事有关。”

    “你说来听听。”

    目哩想了下,从身上掏出了一个吊坠,放到慕容卿的手里。

    “这是我母亲临走的时候交给我的,她说,当年父亲消失后,她在自己的枕边发现了这个。这东西她从未见过,也知道不是父亲的。我觉着有可能跟父亲消失有关,所以便一直留在身边。”

    慕容卿一脸奇怪的垂头看着手里的吊坠,按照目哩的说法来看,这东西还真的有可能会是找到他父亲的重要物证。

    手里的吊坠,粗看起来是一块上好的玉,七彩的,触手有些温度,应该是上好的暖玉。

    这块玉雕刻的花纹有些奇特,慕容卿印象中好似并未见过这种花纹。

    她仔细的看了看,有些奇怪道:“目哩,你曾经见过这种花纹吗?

    目哩摇头,“我在拿到玉佩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暗中打探一切关于它的消息,但是,我问过很多人,都说从未见到过有这样的花纹会出现在玉佩上。而且,有个人还说,这块玉佩至少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是一块老玉。”

    “这么大来头?”慕容卿顿时更加感兴趣起来。

    她翻来调去的看,就是想要从上面看出点什么特别的东西来。

    她知道这件事对目哩很重要,所以,她必须要想办法帮帮他。

    如果自己可以从玉佩上发现一些什么奇特的地方,说不定就能够帮到目哩完成生平最大的心愿了。

    只可惜,她把玉佩掰碎了也是无法发现任何奇特的地方。

    “卿儿,不用再看了。”目哩微微摇头,“我每天都会看几眼,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依然没有发现它有什么地方特别。当然,除却那些花纹。”

    “花纹?”慕容卿在脑海中缓缓的念叨着这两个字,心里快速的闪过一个模糊的念头,只是一时还无法弄的清楚。

    察觉到她神色有变,目哩有些紧张的看着她,但却并未出声打扰。

    他的眼神中有着浓郁的化不开的期盼,她,她真的发现了玉佩的什么特别之处吗?

    突然,慕容卿将手里的玉佩举到了眼前。看了看,她便有些激动的站起身,将手里的玉佩放在了太阳底下。

    在玉佩的遮掩下,阳光只能透过与配上的花纹照射下来。如此,地面上便出现了一副奇怪的图案。

    目哩震惊的跳起来,不敢置信的看着地面。原来,这就是所谓的特别之处?

    他真是从未想过会有这样的可能,玉佩,那是用玉雕刻而成的,他除却觉着花纹特别之外,从未多想过。至于检查,也只是查探玉佩是否有什么机关,又或者是否有刻字。

    但是,他从未想过将玉佩放在阳光底下。

    “卿儿……”目哩眸光深沉的看过去。

    在阳光下,慕容卿的脸因为被照射了一会儿的缘故显得红红的。她脸上满是激动兴奋的神色,瞧着甚至比他还要激动上几分。

    如果不是知道玉佩是自己,他真怀疑失去父亲的人是她。

    “你还愣着做什么,赶紧想办法将花纹给刻印下来。”慕容卿催促着。

    目哩一怔,回过神来之后,马上就地调配了些草汁,然后掏出自己的手绢,用头上的簪子开始描画那花纹。

    半响后,他将手帕捧起,吹干了草汁。

    顿时,一个绿色的花纹图案展现在了慕容卿两人面前。

    “卿儿,你看看这是什么图案?”目哩直接将手帕交给了慕容卿。

    后者倒是也不矫情,她接过来,认真的看了下,突然有些诧异的道:“目哩,我好像真的在什么地方见过这种图案。”

    “是在什么地方?”目哩震惊的问道。

    难道,他父亲的事情终于要有眉目了吗?

    目哩真的很后悔,他认识了慕容卿这么多年,如果早就将事情给说出来,那是否早就可以得知整件事的真相了?

    慕容卿看着他的表情,瞬间明白他在想什么。她忙安慰道:“目哩,你别胡思乱想。纵然你一早就告诉我,但是我并未看过这花纹,也不见得可以帮到你。”

    目哩沉重点头,重新收拾了心情,“卿儿,你能不能仔细的想想,这个东西到底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肯定就是在最近。”慕容卿道。

    目哩的神色稍微好看了些,如果是在最近才看过,那么,他……还不算太不孝。

    慕容卿认真的盯着那花纹去瞧,也不知道看了多会儿,她突然轻咦了一声,“目哩,我好似想到了,但是……怎么会呢,难道……怪事!”

    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连连摇头,看的目哩是紧张而又不安。

    他道:“卿儿,你在什么地方见过这花纹?”

    “天机那边。”慕容卿认真的说道。“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应该就是。我还记得是上一次替母妃找寻引魂花的时候去了天机那边,在他看书的时候,我不经意间在那本书的扉页上看到过一个印章。那花纹就跟这个一样。”

    “天机?”目哩咬牙,难道,他父亲的事情竟然跟天机一族有关?

    “目哩,你不要乱想。”慕容卿忙道。“我虽然是在天机那边看到这个花纹,但却不代表这个花纹就跟天机一族有关。我当时问过天机,他说,这是一个家族的图腾。但当我问是什么家族的时候,他却是不说了。”

    目哩一脸沉重之色的揉了揉自己都眉角,“卿儿,为什么我觉着事情越来越复杂了呢?家族的图腾,到底是什么家族?大陆这么大,在世的,隐世的家族多不胜数。如果一个个去查,我要查到什么时候?”

    “目哩,你也别太着急了,这么多年你都等过来了,难道还在乎这么一会儿工夫吗?”慕容卿安慰着。

    “对不起,我失态了。”目哩道。

    慕容卿微微摇头,“人之常情。目哩,我理解你此刻的心情,但是,越是在紧要关头,我们就越是要冷静。人只有在冷静的情况下才可以更好的处理事情。”

    目哩闭上眼睛,不时的做着深呼吸。

    慕容卿瞧见,倒也不去打扰,任由他去平缓自己的情绪。

    她知道,以目哩的性子,刚刚也是因为一时得知这件大事而有所激动。但是,他应该可以很快便平静下来。

    果然,不过片刻功夫,目哩的再度恢复了平日里的面无表情。

    他用那种平静的,干涩的语气说道:“卿儿,对于查找这个印章,你是否有什么办法?”

    “天机!”慕容卿沉声说道。“如果想要知道一切,只有找天机问。但是,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不会说出了来。”

    “那怎么办?”目哩问道。“我对天机不了解,卿儿,你是否能够告诉我,到底要怎样做,他才愿意告诉我真相?”

    慕容卿摇头,“想要知道真想不容易,但是,我会帮你的。”

    天机……又是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每件事上都可以看到他的影子?

    苏颜觉着很无奈,又有些头疼,因为,她真的很不愿意跟天机打交道。

    那个家伙,软硬不吃,根本不是你用什么收复利用就可以让他妥协的。

    对付这种人,真的很让人头疼。

    “目哩,你相信我吗?”慕容卿突然问道。

    目哩一怔,下意识点头,“当然。”

    慕容卿转身,正面看着他,“目哩,我知道你父亲的事情对你打击很大。这么多年来,你的心里一直都有一个包袱。但是我要告诉你,越是在这种时候,我们越是要冷静,越是要以平常心来对待。否则,很容易让敌人借此来对付我们。”

    “你是说大比……”

    “是的。”慕容卿肯定的点头,“只要能赢,不在乎用什么手段,我们总是要将事情往最差的方面想,这才可以做准备。”

    目哩轻哼一声,“他们如果想要借用父亲的事情来打压我,影响我,那他们真的是打错算盘了。”

    是,这么多年来,他是有包袱,但是,他却不会让这件事来影响自己的生活。

    如果他是这样容易被打败,他根本就无法回到寨子里。

    “目哩,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大比,至于其他事情,等你坐上了族长的位置,我们再从长计议。”

    “好,我听你的。”目哩想都不想的答应。

    慕容卿笑起来,“目哩,我们坐下来,其实,我心中还是有些疑问想要问问你。”

    “好。”目哩答应着,跟随慕容卿一起坐下。

    两人彼此对望了一眼,轻笑着再度移开视线。那一刻,有一种叫做默契的情绪在彼此之间蔓延,当然,少不了的是温情。

    两人沉默了会儿,慕容卿这才问道:“目哩,你之前说并不知道是什么人要对付你父亲,但是,后来是什么人要追杀你?”

    目哩摇头,“我不知道,只是当时一直都有人潜伏在暗中要杀害我跟母亲两人。但是,以我们的能力根本不知道是谁在动手。那段日子,痛不可言。如果不是我们一再的提防,早已经死了。迫于无奈,母亲带着我逃离了寨子。”

    “那之后你们还有被追杀吗?”

    “没有。”目哩露出了庆幸的神色,“离开寨子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出过事。我当时曾经想过,是否下手的人就是寨子里的人,他们的目的就是要赶走我。毕竟,以我当时的能力,也算是族长的不二人选。更何况,我的父亲还是上一任的族长,我更是有资格继承族长的位置。”

    “应该不是。”慕容卿思索了一下才摇头。“如果那个人真的是寨子里的人,你之后回来,他们应该还会继续想办法要对付你。”

    “是,我之后也想明白了。”目哩看着慕容卿,难得的扬起了眉头,“卿儿,你真的很聪明。”

    “我不过是脑子转的比较快而已。”慕容卿毫不遮掩的自夸,引得目哩的神色越显柔和。

    “卿儿,你说对我们下手的人,会不会就跟让父亲出事的人,他们是同一批人?”

    “我不敢肯定,但我觉着这样的可能性更大。只是有一点我一直都觉着很奇怪,那些人为什么要对付你的父亲,这样做,对于他们而言有什么好处?”

    目哩一时无法回答,因为,这也是他同样想要弄清楚的事情。

    如果他知道的话,早就已经查清楚父亲失踪的真相了。

    “目哩,还有一件事我不是太明白。”慕容卿问道。“你父亲出事之后,那忘伤蛊就再也没有人会培养了吗?”

    目哩一脸沉重地点头,“是的,自从父亲出事之后,再也没有人能够培养出忘伤蛊,因为培养忘伤蛊的方法只有父亲一个人知道,他还未将方法传给我们的族人之时,已经出事。”

    “奇怪,难道之前,一直都没有跟你提过这件事吗?”慕容卿又问。

    在她看来,这很不正常。纵然不会对旁人提起,但是目哩是自己的亲生儿子,难道对他也不说?

    目哩再度摇头,脸上露出了一些伤感懊恼的神色。“卿儿,你有所不知。其实,之前我一直都在闭关研究蛊术,所以父亲的事情我知道的并不多。”

    慕容卿突然就有些明白了,目哩的性格,一旦让他钻研出什么有意思的蛊术,他必定是废寝忘食,没日没夜的进行研究。

    否则,他也不会在如今这么小的年纪就能够达到这样的高度。

    尤其是在自己当年刚救了他的那段时间,他过的太辛苦,几乎就没有自己的时间。

    一天只吃一顿饭,水都很少喝,更别提洗澡了。

    不管她怎么劝说,他总是使劲的摇头。他说自己能力不够,无法保护自己的父亲跟母亲。

    如今父亲出事了,他只剩下母亲一个人,所以,他必须要努力的保护好母亲,不让她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如果他之前的蛊术大成,那么,那些所谓的杀手根本就对付不了他们,更加不会害的他母亲受伤。

    他责怪自己,痛恨自己,所以,他要将自己给逼到绝境。

    慕容卿虽然觉着那样不好,但也是毫无办法。好在那段艰苦的日子,他总算是熬过来了。

    这时,目哩突然又道:“卿儿,你知道吗,每次想到这件事的时候,我都很痛恨自己。为什么不能够多分一点时间给我的家人,否则,我也不用等到失去了才后悔。”

    他死死的握住了拳头,道:“还记得,那次我出来的时候,正是父亲要当众来证明他所研究出的忘伤蛊有多么厉害的时候。当时,父亲用刀子在自己的腿上重重的划了一刀。那一刀很深,甚至都可以见到骨头了。然后,他将忘伤蛊用在了伤口处。我亲眼瞧见,伤口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卿儿,是真的,你知道吗?那一刻我真的很震惊。”

    慕容卿了解的点点头,别说是他这个亲眼见证的,就算是自己,在听闻这件事之后,也是惊诧莫名。世间原来真的有这么可怕的东西吗?

    目哩又道:“我也是到了这个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所谓的研究,在父亲这样的高手面前根本不值得一提。也就是从那个时候,我开始对蛊术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闭门研究其实根本达不到一种极致,我们必须要多多接触外面的世界,增长自己的见识,如此才可以将蛊术发扬光大。”

    “目哩,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的。”慕容卿认真的说道。

    目哩苦笑一声,“我现在不想想这些问题,我只是想要知道父亲到底是怎么了。”

    慕容卿回神,忙又问道:“那之后你父亲从未跟你提起过忘伤蛊吗?”

    “是的,还没有等我向父亲请教一些关于忘伤蛊方面的事情时,他已经出事。其实就是在当天的晚上,我还记得我是因为喝醉了早早睡着了,如今想起来我真的很后悔,如果没有睡着,那么父亲出去的时候我一定会有所察觉,如此,后面的事情也就不会再发生了。”

    慕容卿重重的拍拍他的肩头,安慰道:“不管那天晚上你到底有没有睡着,都无法改变事实,如果来人不想让你知道,他们可以有一万种的方法来让你对此毫不知情,所以纵然你醒着也是于事无补。”

    目哩知道慕容卿说的话很有道理,但是,为人子女,发生这种事,怎么可能轻易的原谅自己。

    看着他那一副还是没有想通的表情,慕容卿倒也不坚持让他改变自己的想法。毕竟,这种事情只有自己想通才好,其他人的劝说,实际上都没有太大的作用。

    “卿儿,我有件事想要请你帮忙。”目哩突然说道。

    “不用说了。”慕容卿挥手打断了目哩的话。“我知道你的想法,你是想要我替你到殿下那边打探一下,到底是什么人跟他说了忘伤蛊这件事对吗?”

    目哩一脸沉重的点头,“卿儿,忘伤蛊这件事知道的人并不多,除却我们寨子里的人之外,也就只有失踪了的父亲才知道。但是,九殿下之前跟我们寨子里的人并没有任何接触,所以,我忍不住的去想。九殿下之所以能够知道忘伤蛊,是否就是从我父亲那里得知。”

    他顿了顿,又道:“如此是否也可以证明,我的父亲还活着。”

    说着,他的眼眶微微泛红,有些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没有得到父亲的消息,如今有这样一件事可以证明他还活着的存在,他怎么可能不激动,这也是为何当时他听夏侯奕说到忘伤蛊这三个字的时候,为什么会那么震惊的原因。

    “目哩,其实你不说,我也会替你打听一下,但是,殿下的性格你也了解,如果他真的答应了别人,想要他说出来并不容易,但是我会尽力的,毕竟,这有可能是找到你父亲的唯一办法。”

    虽然慕容卿口中是这样安慰着目哩,但是他心里却很清楚,想要让夏侯奕说出来,真的并非是件容易的事情。

    但是,不管怎么艰难,她还是要去试试。

    “卿儿,谢谢你,我不知道该说什么。”目哩停下了话头,今天身边的慕容卿,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慕容卿灿烂的笑着,“既然不知道那便什么都不用说,如果你真要报答我的话,那就用心去准备之后的大比,尽早做上族长的位置,如此将来有什么需要,到时候也可以找你帮忙。”

    目哩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郑重的点点头,“卿儿,我们先回去吧。”

    到现在,他该说的事情已经说完,又得知了玉佩的大秘密。从未有过像现在这般的满足,现在,他只想要尽快回去,趁着这段时间,再做最后的准备。

    虽然可能对结果并没有任何的帮助,但是,他希望自己可以做到尽力而为。

    在回去的路上,慕容卿问道,“目哩,你猜殿下提起忘伤蛊是什么意思呢?他刚刚说忘伤蛊可以帮到你,难道是想要你培养忘伤蛊吗?可是在这么短时间内,纵然你有办法也肯定不够时间去做到才对。”

    目哩想了想才道:“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九殿下他手里该有忘伤蛊。他的意思是想告诉我,如果到时我真的败给了古寒的话,那么他便会将那只蛊虫交给我。表面上那只蛊虫是我培养出来的,相信凭借忘伤蛊,我能够以绝对压倒性的支持率打败古寒,顺利地登上族长的位置。”

    慕容卿奇怪地问道,“如果拿出忘伤蛊,难道他们不怀疑你吗?以你的能力,难道他们真的会相信那只蛊虫那是你培养出了来的,而不是你父亲培养出来所留下的吗?”

    目哩失笑,道:“卿儿,你对蛊虫的了解太少了。首先,蛊虫不可能有那么长的寿命,其次,纵然真的因为忘伤蛊很厉害,活得时间足够长,但是,因为它是父亲留下的,所以我根本无法使用。毕竟,很多这种蛊虫都是需要吸收一些主人的心血来维持性命。所以,他们只会觉得,因为父亲的事情,我一直都在专研忘伤蛊,终于让我成功了。”

    慕容卿惊喜得到拍起手,“如此说来,那你绝对可以战胜古寒,顺利的登上族长的位置了?既然这样,我今天晚上可以放心的睡个好觉了。”

    这两天晚上她真的是休息不好,就算是做梦,也一直在想着大比的事情,很担心目哩会输掉。

    “卿儿,相信我,不管如何我一定会打赢古寒的。”目哩郑重的说道。

    其实,他心中有个想法,那就是不借用不借用夏侯奕手中的忘伤蛊,他也一定要打败古寒。因为他不想让慕容卿对自己感到失望,虽然,真是失败了,慕容卿也不会对他失望。

    但是,出于他的自尊心,也是强逼着他一定要打赢这场战争,绝对不可输掉。

    “好,我相信你。大比那天,我一定会跟殿下最早到。到时候我们给你加油打气。”

    目哩有些无奈的扬扬眉头,“卿儿,你能够起得来再说吧。”

    慕容卿有些不高兴的,瞪了过去,“你敢小看我?好吧,那天我一定会做最早到的那个人。到时候,你可是要输给我一个东西。”

    目哩平静的点头,“只要能赢,不管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

    实际上,纵然没有打赌这件事,她想要什么?对于他而言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不管那个东西多么的珍贵,他都会给的。

    只因为,那是她慕容卿想要的。

    “目哩,你的事情,我可否跟殿下提起?”慕容卿问道。

    其实,这件事如果找夏侯奕帮忙,应该可以更快,更容易被解决。但是,毕竟这是目哩的私事,所以,如果目哩不愿意的话,她也是不会贸然的说出了来。

    目哩想了想就点点头,“除却你救了我之后发生的事情,其他的事情你都可以说。”

    那是属于他跟慕容卿两个人的记忆,他不希望别人知道。他希望那段记忆就只属于他们两个人,也算是他这辈子的唯一珍视的东西。

    “目哩,你放心,有殿下帮忙,这件事一定能够很快被解决。而且,你的父亲也一定能够尽快被找到。”慕容卿用一种万分笃定的语气说道。

    “我也希望如此。”目哩轻声说道。

    两人对笑着,心情都开始轻松起来。

    目哩将慕容卿送回去之后便回去了,慕容卿则是直接拉住夏侯奕的手,托着他回到了内室。

    “殿下,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慕容卿沉声说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残王的九号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竹并收藏残王的九号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