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大唐远征军 > 第33章 .身世之谜

第33章 .身世之谜

作者:好大一只乌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色厉内荏?呵呵,裴仁信的弟子原来也会怕。”

    黑衣剑客面露嘲讽,语气轻佻的看着戒备中的李捷,却让他再一次心头凛然,既然能认识自己师傅直呼大名,那就是他们那一辈的游侠剑客了!

    经历了隋唐变革那一系列激烈的历史碰撞,能活下来那一辈的游侠,远不是现在在太平盛世打架斗殴的游侠可以比拟的,来者不善啊!长孙无忌要杀自己的决心还真是够大,他就不怕引火烧身吗?

    心中想着,李捷的目光同样游离于左右,他就不相信长孙无忌决定要动手,仅仅会布置这么一个剑客,不过似乎看出了他的顾虑,黑衣男子再一次不屑的一笑说道。

    “别看了,只有我一个,打倒我,你就万事大吉,不然就要照我说的,做真不知道裴仁信是如何看重你的,如果他亲在,哪怕千万剑手他亦往已……”

    一句不屑的话还没等说完,眼前已经闪过一道寒光,神马高手风范,等别人先出手都是屁话,能活下来才是真的,趁着这货装逼的时候,不知从何处抽出一把锋利无比的短剑,李捷已经刺到了黑衣人面前,就他一个,不扁他才怪呢!

    明显是触不及防吗,不过黑衣剑客倒是真有两把刷子,前刺装逼的长剑来不及转身直接用剑格格挡住了这一击,旋即剑身上撩,逼着李捷一个转身躲过去,雪亮的剑身擦着李捷鼻尖就滑了出去。

    砰,砰~短暂的一个交锋之后,李捷再一次挥剑欺身而来,几年剑术外加十多年的十段锦可真不是白练的,眨眼间回廊中就闪烁出了两团寒光,乒乒乓乓的剑身相击声音竟然连续成了一种古怪的韵律。

    先手仅仅是意外了一下,不愧是浸淫剑术几十年的高手,挡下最初李捷狂风骤雨一般的攻击后,如同行云流水般的剑招很快被黑衣剑客使用了出来,连成雪花一般的剑招压得李捷差不点喘不过气来,他挥舞出的剑圈也被逼的越来越小,连续后退,原本凌厉的攻势同样变得攻少防多。

    李捷用的可是短剑,一分短一分险,不能强攻杀人,落败是迟早的事,对着面沉似水的黑衣剑客,咬了咬牙,忽然他的攻势再一次凌厉了起来,短剑连挑出剑花,竟然是拼着行险直刺像黑衣剑客周身几处大穴刺了过来。

    不过似乎对于这一招很熟悉,黑衣剑客很轻松的躲过了看是凌厉实则虚招的几下,颇为写意的横剑一挡,作为杀招直刺腹心的必杀一剑轻易就被挡了开,旋即还没等李捷收剑防御,黑衣剑客寒光闪闪的长剑已经顺着他的胸口直刺了过来。

    当即李捷脑门上冷汗就冒了出来,在他的紧张眼神下同样闪烁着乌兹钢独特云纹的长剑嗖的一下扎进了他新郎吉服,不过却猛然停在了里面一寸。

    一缕鲜血顺着冰冷的长剑血槽,缓缓流淌了出来。

    “新婚夜还内穿着重甲,你这是有多怕死啊!”剑指着李捷的胸膛,黑衣剑客冷酷的脸上满是轻蔑说着,不过其中还掩藏着一抹莫名其妙的愤怒,这时候李捷终于冷静下来了,一面安抚着拿着短剑颤抖的右手,李捷一面露出了一抹好奇的神色,浑然不像被剑指着心脏模样。

    “你是如何知道本王的招式?”

    李捷淡定的模样倒是让黑衣剑客明显意外了一下,这一次,他冷酷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缅怀,回忆的摇了摇头说道。

    “当年,我就是被你师傅这一招打败,不过和你不同,他的招式雄浑,气势逼人魂魄,哪怕是虚招使的也如同随时要夺人性命一般,这才在连续几剑下被他攻破了我剑招的破绽,不过你,技巧上是足够了,气势上就差多了,虚虚实实,让人一目了然!”

    “哦?”这么一说,李捷倒是不那么郁闷了,剑客的技巧可以短时间通过磨练掌握,逼人的气势却需要时间沉淀,那他输在了时间上,而不是天赋上,倒也不用那么挂怀,对着持剑指着自己的黑衣剑客,这时候的李捷居然还能露出一抹笑意。

    “你笑什么?”黑衣剑客倒是再一次警惕了起来,却没想到李捷随手丢了短剑,笑嘻嘻的对黑衣剑客说道。“既然你这么了解我师傅,那你听没听过,他还有一种无剑绝招?”

    冷不丁一下子就想到李捷迎亲时候石破天惊的一箭,黑衣剑客立刻全神贯注的死死盯着李捷,不过足足停顿了一秒,李捷没有任何动作,在他精神上稍微松懈的一刹那,李捷动了。

    两条硕大的长袖直接向前甩去,一股红烟顺着大袖子直扑面门,怎么也没想到李捷会用出这么无赖的一招,触不及防下被迷了眼睛的黑衣剑客宝剑一缩,已经融入潜意识的剑招随手再次劈了出去,刺啦一声,转身爆退中的李捷明显僵了一下,却迅速消失在了回廊中。

    唐朝人可从来没有尝试过辣椒面的威力,被又辣又呛的辣椒面扑了一脸,黑衣剑客咳嗽了好半天这才重新恢复了视线,眼前仅剩下被挑开道口子丢在地上沉重的王族吉服了,顿时气得剑客火冒三丈,想也不想就顺着竹林追了过去。

    地上,三三两两的血迹似乎昭示了李捷的方向,拎着宝剑,黑衣剑客宝剑划地,在竹林中飞速奔跑了起来,不过一层层夜雾慢悠悠包裹着竹林,追了一分多钟,血迹断了,到底不是黑衣剑客呆管得地方,一时间他竟然迷失了方向。

    倒也不亏战斗经验丰富无比,双手持剑在右肩,黑衣剑客立刻停了下来,警惕的打量着左右一切。

    咔嚓~一声断裂声忽然从前方传来,顿了一下,黑衣剑客再次谢剑指地,做好劈砍的姿势警惕的向前挪着,不过几步过后,原地只有一颗被劈成两半的竹子。

    黑衣剑客刚刚松了口气,却猛然惊醒过来,劈了一半的竹子,另一半呢!身经百战的经验让他瞬间把剑挡在了前面,旋即地上被掩盖起来的半片竹子已经兜头打了过来,砰的一下,强大的弹力愣是把黑衣剑客打的倒飞了出去。

    飞退了六七步这才卸去了竹片大力,举着剑双臂发麻下还没等黑衣剑客缓口气,双手持剑,从竹林飞落而下的李捷再一次把辟天剑雨降临在他脑门上,两人斗剑二十多招,见到黑衣剑客再一次恢复了挥洒的剑招,一身黑甲的李捷毫不**在一次飞身而走。

    吃了个大亏的黑衣剑客如何能再一次丢了优势,追着李捷背影就暴怒的赶了过去,又是跑了二十多步,李捷再次故技重施,又是一甩袖子,早已经知道辣椒面的厉害,黑衣剑客慌忙宽袖掩面,不过这一次,什么都没有投过来。

    又被耍了一次,还是刚刚的手下败将李捷,黑衣剑客气的都抓狂了,挡开袖子,看着远处黑甲身影,黑衣剑客双脚发力抡起剑,对着七八步远的李捷大腿竟然一个跳杀直刺了过去,真正的提纵轻功一时间被剑客发挥到了极致。

    锋利的宝剑切豆腐一般扎进了黑甲大腿,但黑衣剑客心头却是一惊,假人!

    这一次再也没有给他后退的机会,轰隆一声,假人瞬间炸开,巨大的冲击波直接将黑衣剑士冲了出去,摔了个七荤八素,迷糊中看着远处李捷的靴子,强挺意识剑客就要站起来,等这个机会多时的李捷这一会很写意的已扣扳机,砰的一下一只弩箭就狠狠扎进了剑客肩膀,疼得他一咧嘴又坐在了地上。

    弩箭下还有两个发射口,里面寒光闪闪,明显是还装填着机簧引箭,被李捷端着弩指着脑门,黑衣剑客却是轻蔑的晃了晃脑袋说道。“朔王殿下身上的东西还真多。”

    “呵呵,不服气?”随手收起了弩,李捷同样也是嘲讽的笑道。“难怪你当年败给了我师傅,哪怕你苦练剑技十多年,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再和他比试,死的人还是你。”

    “为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骄傲,黑衣剑客虽然败了,但却不是败在剑上,听李捷一说,当即很不忿的低吼了过来,轻轻将软钢弩臂折叠在一起收到腰间,李捷嘲笑的摇了摇头。

    “我师傅说过,一个死了的剑客,哪怕他剑术在高超,也是个失败剑客,一个活着的游侠,哪怕他功夫再差,也是个成功的游侠,谁说游侠就一定的用剑?”

    这话说得黑衣剑客名先是一愣,不但想到剑法上,似乎还想到了当年某些事上,当年不就是一个想不到吗!满脸苦涩的摇了摇头,黑衣剑客终于耷拉下了他高傲的脑袋,让李捷脸上泛起一丝满意。

    “你的问题我回答了,现在该我问了,你是谁?”

    “薛之观。”

    这个名字一出,李捷的瞳孔立刻剧烈的紧缩了起来,就在这时候,后面忽然十多个火把急哄哄晃了过来,旋即就是大声的嚷嚷着。

    “就在前面,有人,别让他跑了!站住,丢下武器!”

    一队大兵由远及近跑过来,对着竹林中的白影就嚷嚷了过去,十多把步槊指了过来,满脸怒容,李捷气急败坏的怒骂道。“瞎了你的狗眼,敢对本王无礼!”

    十多个王府护兵明显一愣,接着火把看清李捷气得跟便秘一脸后护兵头子差点没把手里的横刀扔了,慌忙几大脚就踹到了一帮大兵屁股上嚷嚷着骂道。“瞎了你们的狗眼,敢对王爷无礼,还不赶紧收起来,惹得王爷发火了,砍了你们的狗头!嘿,王爷,真对不住,晓得没想到是您,还当有贼呢。”

    明显是个老兵油子,看他点头哈腰的模样李捷差点气乐了,好不容易才把笑憋回去,弄得肩膀直颤,看着自家王爷气的浑身直发抖,护兵头目弯着腰,心头更是忐忑了。

    “可不是有贼,要不大半夜本王能到这里,还让贼刺了一剑,砍了一刀,你们都是一帮饭桶,贼都往外面跑了,还不给老子快点去追!”

    好不容易,李捷哆嗦着嚷嚷出来,却是让几个护兵更加胆战了,尤其是护兵头目看着李捷胸前的剑痕,想死的心都有了,主上受伤,他们失职可是看脑袋的大罪,哭丧着一张脸,护兵头目就是一声嚷嚷。

    “有刺客,还不快给老子罪,抓不到刺客,咱们统统的掉脑袋!”

    “等等,别给老子闹得满城风雨,今天是本王大婚,你不要连本王还要呢!”李捷又是一声愤怒的嚷嚷,弄得护兵头目脸色更哭丧了,悲催就是一一同点头哈腰答应,回过头又嚷了起来。

    “听到没有,悄悄地搜查,打枪的不要,快追!”

    二十多个大兵顶着甲叶咣咣跑远了,粗壮的竹子上,一个黑影这才捂着肩膀一脸郁闷落了下来,堂堂一个名剑客被说是贼,也难怪他郁闷了,看着薛之观,李捷却像看到宝一般双眼发光问着。

    “前太子的首席剑客,薛万彻的胞弟,剑逼屈突通投降的关中游侠,你又是如何和长孙无忌勾结在一起?”

    “我没有和他勾结,我们只是互相有着彼此一些秘密而已,不要想了,就算我死也不会告诉你,而且,不要想着揭发长孙司空什么,你们现在是翁婿,按唐律他若谋反,殿下也是要连坐的。”捂着肩膀,薛之观一张冰块脸面无表情幽幽的说着,一下子却让李捷郁闷了,不过旋即他却一恍惚。

    “那你到我朔王府干嘛?”

    这一回可不复干脆,足足犹豫了好一会,薛之观这才吞吞吐吐说出了三个字。“大小姐。”

    “长孙织?”再一次,李捷的瞳孔剧烈跳动了起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大唐远征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好大一只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好大一只乌并收藏大唐远征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