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大唐远征军 > 第405章 .撩乱再起

第405章 .撩乱再起

作者:好大一只乌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明朝伪君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平定漳州战争进行的分外顺利,原本预料中平原决战根本没有发生,于是乎,好不容易动员起士气杀机腾腾而来的闽王铁林大军才几天就被遣返回了泉州,谁让他们太贵了,跟着一起回去的还有半兽人军团大部分。

    保持建制的就剩下了刀疤刘麾下的几个府以及完颜阿骨打的山地军不到一万人继续讨伐苗自成,余下两千多半兽人军团组成防御军巡逻驻扎于漳地各州县,剩余的府兵全都散开成为生产建设大军,热火朝天的建设着漳州。

    虽然立了漳州刺使,不过李捷一行闽国都督府要员还是驻扎在了漳浦,这一片新征服的土地可是要作为向南殖民的总后方,需要忙碌的事务太多了,以至于长史王微都从泉州赶了来,闽王李捷,闽国的精神象征,更是窝在这里没动地方。

    每天,王微,狄仁杰忙的脚打后脑勺,李捷自己同样,畲族可是重要大事,关乎下一步计划,有事没事,李捷就和畲僚安抚副使探讨“安抚大事。”

    在漳浦县城,钟凰也被赐予了宅院,紧靠着官府一栋三进的院子,第二层大宅中,圆柱上朱漆才刚刚干好,长在房屋边的大榕树却不知道已经多少年了,威风轻轻吹拂过,拌在莎莎树叶中却夹杂着一种奇怪的声音。

    似欢愉,似痛苦,如泣如诉,悠长不绝,随之还有秀床的晃动,男人的嘶吼,一种暧昧气息浓郁飘荡在屋内,也不知道绵延了多久,奇怪的交响曲这才随着一个高调戛然而止。

    香汗淋漓,躺在床榻上,钟凰还在娟娟喘息着,秀气的脸蛋满是砣红,一旁,李捷已经毫不留恋的穿起了衣服来。

    人与人就是这么奇怪,要说李捷喜欢钟凰,那是不可能,这女人可绝对是带着毒刺的花,两次差点要了自己的小命,没杀了她都算李捷顾全大局了。

    要说钟凰喜欢李捷,就更不可能了,从李捷到闽地开始,畲人与唐人剧烈冲突下钟凰自己都不知道身边战死多少亲人长辈了,更多钟凰是想把刀子捅进李捷胸膛里,而不是躺在床上用身体愉悦他。

    两人都是仇敌,偏偏这种纯粹的****,禁忌危险的新鲜感却让李捷乐此不疲,每次无力反抗下钟凰也是半推半就,维持着这种偷情。

    “让你们钟家亲信的部族集结起来,孤要征南洋,你们将是孤的先锋。”

    手指在钟凰双峰上殷红果实上轻轻一弹后,在钟凰的娇嗔中抖了抖比夹上满是绣龙松柏的长袍,李捷半调笑半认真的说道。

    “你尽可以放心,忠信追随孤者,就算牺牲不可避免,将来得到的一定会比失去的更多。”

    “嗯。”

    慵懒的声音中钟凰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仅仅是慵懒的答应下来,李捷也不在意,整理好衣冠后冷酷的挥了挥手,旋即大步流星出了门。

    好一阵,疯狂过后骨子里那股酥软慵懒这才褪去,俏丽的容颜上那种酡红却依旧未消去,长长的叹息中,钟凰也是摸起了衣衫,真丝红润的肚兜盖住了雪峰,层层艳丽的秀金轻纱将健美诱人的小麦色肌肤掩藏了起来,对着万金难求的闽国琉璃镜整理好了容颜,钟凰再一次恢复了往日的沉稳与凝重,推开房门就要出去办事,不想刚走到院子,蹲在门边上的黑影猛地映入了眼帘。

    “安达,你怎么在这儿?”

    疑惑中略带一丝不安,钟凰退了半步,皱着黛眉低声问着,不想刚刚还低着头缩成一团安达猛地弹跳起来,红着眼睛冲到了钟凰身前,受伤的野兽那样嘶吼着:”大小姐,那个狗王他对你做了什么?“

    愕然了一下,脸上更加红润,钟凰沉默着低下头,更确定了安达的猜想,更加狂暴的嘶吼一声,安达扭头就往外走。

    “大小姐,我为你杀了这个狗王!”

    “站住!”

    猛地一惊,钟凰一个箭步就拦在了安达面前,尖锐的斥责着:“好不容易才和平下来,安达,你疯了?你要把父老乡亲再拖进杀戮的深渊吗?”

    “大小姐,当初要不是你去姓陈的狗官家里做人质换取汉狗的粮食,小香山畲人已经饿都死了,粉身碎骨我都不能看你受欺负!”

    “那就冷静,我愿意!”

    闭着眼睛,钟凰歇斯底里的挥着双手嘶吼着,终于让暴怒中的安达静了下来。

    “我也不愿意,我也恨不得把刀捅向闽王的心脏,可我更不愿意看到部民们挨饿,孩子死在母亲干瘪的胸膛上,老人或是被丢进深山,或是被同类相食掉,残忍的杀掉我不愿意看见!”

    “现在,该干什么干什么去,走吧。”歇斯底里的发泄一通,钟凰如同抽掉了全部力气一般,叮嘱一句后摇晃着出了门,石头一样顿在原地好久,安达这才拧着拳头转身离去,台阶上,居然遗落了几点湿痕。

    虽然留在漳州,李捷的驻地却不在漳浦县城,似乎在倭国被温泉养刁了胃口,漳浦县附近李捷特意选了一处温泉构建起了温泉别院,闽王卫队几百人也是驻扎在别院中。

    秦卿与长孙织在倭国可是泡够了温泉,饱受滋润下人回来都白嫩了一圈,为了不让几个妞心理不平衡,这会长孙织与秦卿守着泉州王府,武媚娘,杨心怡伴驾来了漳州,因为照顾即将生产的萧蛮儿,裴莹绿珠没来,难得这个机会裴莹把李玉儿也给送了出来。

    仿照倭国修建的露天温泉被几个房子隔开,最外面的池子中,泡了半天热水澡,侯杰这小子也泡的小脸通红,围着围巾就从温泉屋中哼着小调走出来,冷不防院子里一个女人正好照了个对面,慌得这小子嗷一嗓子退了回去。

    “切,没胆鬼,我一女孩子都不怕,大男人扭扭捏捏跟个娘们似得。”头都没抬,一面踩在台阶上整理着脚上靴子,李玉儿一面不屑的说着,栗色的头发梳成一个马尾,武士一样在头上绑着一条带子,贴身的两片甲架在白棉军服上给她争添了不少英气勃勃。

    被女人鄙视了,一向自视甚高的侯杰忍不住憋得老脸通红,恼火的哼着:“谁说本公子怕了,不过是我侯家家教好,哪像某个野丫头,大大咧咧就在男人的浴室前晃荡,也不知道害臊。”

    也不生气,系好了两个靴子,随手把长刀背在背上,李玉儿拍了拍手淡淡地说道:“是,大家侯公子,我义父吩咐了,今晚可能会有****,您老就安心窝在温泉里别怕,本姑娘会保护你的!”

    “谁,谁需要你保护啊!”明显又被呛了一下,侯杰小白脸气的更是跟猴屁股一般,半晌才反应过来:“等等,你是说今晚会有****?什么****?”

    “本姑娘管他什么****,义父要我杀谁,我就杀谁!”帅气的从背后拔出横刀,挽了个漂亮的刀花,李玉儿酷酷的说道,听的侯杰再次绝倒。

    “这个暴力妞!”

    转眼一个白天就过去了,夜色渐渐浓郁,沿途,巡视在大路上的半兽人军团武士都点起了灯笼,靠在小香山的温泉别院附近巡逻不止,五步一岗,十步一哨。

    别院附近百米内,草木中沙沙响动不止,行走在最边缘,两个武士满是警惕大步流星向哪个方向巡视过去,打着灯笼在灌木中找了一圈却什么都没找到,正摇着头喃喃骂着倭语向回转时候,冷不防身后却是刀光闪现,咔嚓两声后,捂着咕噜咕噜冒血的脖子,两人喉咙里咯咯作响瘫倒在地上。

    “上!”

    随着领头大汉猛地挥手,数不清的阴影顺着草丛缝隙中纷纷跃出,领头的黑影手中还拿着弓箭射击不止,畲人的竹弓并没有多大力道,偏偏每一箭都是精准无比,沿途巡逻的武士不经意间忽然甲缝里多出一根箭,强力的麻药连野兽都麻得倒,更不要说这些矮小的倭国武士们了,一路轻巧无声,密密麻麻的黑影已经杀到了李捷的温泉别院下。

    “杀狗王,复我河山!”

    在两个守门武士中间,咣的一脚踹开别院大门,蒙着面的畲人大汉狰狞无比杀进了别院中,冷不防迎面却是密密麻麻的寒光,几乎是整齐的弩机声响起,腿脚快几个冲进来的畲人勇士全都变成了筛子,旋即闽王卫队在黑齿常之带领下怒吼着从门口顶了出来,长槊见人就捅,突然这一遭当即杀乱了畲人的进攻步伐。

    忽的一下,墙上数不清的火把被举起,拿着密密麻麻的钢弩,唐人铁卫掩护着下方战友,更密集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同样数不清的半兽人军团暗夜中的野兽那样嘶吼着疯狂的杀过来,当即几百人的畲人乱作了一团。

    “真没意思,这就完了!”同样趴在墙上满是期待,眼看没了自己插手机会,李玉儿沮丧的催下脑袋。

    眯着眼睛看着大军合围,裹了裹身上的披风,眼珠一转,侯杰忽然狡猾的扯了扯李玉儿衣袖。

    “喂,臭丫头,这儿是没有咱们出手的机会了,不如出去碰碰运气,万一宰了一两个畲人乱兵,也算咱两个的功绩不是?”

    “不太好吧,义父不许我离开温泉别院。”

    李玉儿犹豫的垂下脑袋,不想侯杰顿时哈哈大笑起来:“果然,一猜你就是没胆鬼,那你呆着,本公子先走了。”

    “谁说我没胆,等等我,喂!”

    最受不得激,眼看侯杰嘲笑着溜下墙,气得鼓鼓的,李玉儿也是跟着一块溜了下去。

    另一头,站在别院门口看着门前厮杀成一片,李捷则是哈哈大笑着,满是嘲弄的吼道:“雷克成安抚使,从降我开始,你就一直在蓄养兵甲图谋造反,你当本王没有防备?”

    “哈哈哈,原来闽王爷也不是算无遗策的吗!”

    回应着李捷的声音,同样嘲讽的大笑声忽然从乱军中传了出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大唐远征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好大一只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好大一只乌并收藏大唐远征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