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大唐远征军 > 第704章 .惩罚

第704章 .惩罚

作者:好大一只乌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明朝伪君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血炯炯的从李捷随身短剑上喷出,殷红的迅速在两人之间染红了一大片,不过仿佛没感觉到疼一般,薛之观惊愕的看着李捷的眼睛,满是血丝的眼睛,同样血红血红的

    在他的印象中,李捷还从来没有这么激动暴怒过。

    剧烈的喘着粗气,就如同发狂了的牛一样,瞪着薛之观足足几秒钟,李捷方才额头青筋直跳,无比暴怒的质问道:“知道吗?直到孤的脚步踏上天竺土地那一刻,孤都不相信是你背叛了孤!”

    “不是因为什么狗屁忠义,也不是相信这么长时间君臣共事的情感,完全是因为萝儿,是孤到现在还清清楚楚记得,那个把萝儿当做女儿,不惜在萝儿的大婚之夜还要跟孤动手的那个男人!”

    “可如今你呢?就为了那权利,把萝儿丢到危机四伏的巴勒斯坦,致她的生死于不顾,又把让儿推向了风口浪尖,到现在萝儿还在应天港不肯回来,到现在孤还不知道如何去面对群臣面对让儿!你和长孙无忌那个冷血老混蛋有什么区别?”

    “怎么处置?孤还想问问你,你让孤如何处置呢!”

    晃着薛之观的肩膀,李捷疯了一般的嘶吼着,现在他算是体会到,李承乾起兵叛乱时候以及自己,李泰,李治几个兄弟相争的时候李世民是多么的痛苦与为难,重重的薛之观摔在柱子上,李捷又是疯子一般冲进了放在一旁的白蜡烛堆里,乒乒乓乓的一阵乱砸。

    剧烈的拉锯已经在薛之观肩膀头上豁出来一个狰狞的血口子,但宛若感觉不到疼那样,靠在柱子上,薛之观的脸上满满的都是震惊与自责,好一会,直到乒乒乓乓砸着的李捷破旧的王袍衣袖上都烧出个大洞,喘着粗气停下来时候,薛之观这才猛地咬牙拔下了那短剑。

    普通一声跪在了李捷面前,薛之观双手捧上了那柄带血的短剑,恳求的说着:“请杀了我,大理寺公开会审,我会把一切罪责揽在身上,腰斩,鱼鳞剐,都可以,杀了我!”

    “杀了你,一切就可以没发生过吗?杨公,独孤公,薛擎,李敬业,还有十二万六千七百多大军就可以复活吗?就可以当长孙无忌没有把持过闽国三天之久吗?”

    终于变得如同泄了气的气球,李捷耷拉着胳膊,有气无力的说着,听的薛之观的脑袋也是猛地耷拉了下来。

    的确,有些事情发生了,一切就再也不能挽回了,经历了这一次,不管李让是不是愿意,追随李捷或者留下来的群臣都会记得那个勾结关中,差点颠覆了闽国的福郡王,长孙无忌的影响甚至颠覆到了长孙织的地位,无论多么不愿意,李捷必须对这对母女做出惩罚

    “那,怎么办?”豆粒大的冷汗从苍白的脸上不断滴下,这回,连薛之观都茫然了。

    发泄了一通,也终于变得冷静下来,李捷无力的一抚衣袖,参差不齐的袖口打翻了薛之观带血的短剑。摇摇晃晃的向灵位再次走去,李捷毫无感情的冷冷说道:“你走吧.”

    “可.”

    “滚!远远滚出京师,滚出闽国,天南,海角,随便哪个地方,马上滚,再也不要出现在孤的家人生活中!萝儿与让儿也再也不需要你的保护,滚!”暴怒的扭过头,李捷又一次满面狰狞的怒吼着,吼得薛之观直愣愣的后退了两步。

    终于,如同苍老了几十岁那样,薛之观弯腰驼背,伛缕摇晃着出了灵堂。

    一半的蜡烛被李捷打翻,剩下的一半孤零零的在摇曳着,将李捷的影子拖得老长,凝望着老杨翊的灵位,静静矗立的李捷一股孤独感油然而生,从关中陪着他去草原到,出了还在东南亚向南寻找传说中的海外大陆的李搞,剩余的都死了。

    盛问剑死了,刀疤刘死了,焦老三死了,薛擎在突围的那天也是陷进了乱军中,后来的清点连尸体都没找到,如今老杨翊也死了,就连薛之观,也可以算是死了。

    “哎,寡人寡人,真的是孤家寡人!”也不知道矗立了多久,李捷才感慨的长长突出一口气,最后转头出了灵堂。

    久违了的闽王书房中,抱着大量地方送来的重要公文奏报,武媚娘与王微早就等候在了那里,虽然情感很悲伤,但生活还要继续,尤其是他们这些高高在上的政治人物。

    一头扑进了公文堆里,一夜无眠。

    转眼间,太阳再一次从东方升起,照耀在了暖洋洋的天竺大地上,一片雾气蒙蒙中,京师的居民惊奇的发现原本冷着脸巡逻在大街小巷中的闽军不见了踪影,有人小心翼翼出了门,也不见人管,最后,各个里坊保甲亲自从衙门出来,宣布了戒严自此取消

    没有改朝换代,还是以往自由的京师,刹那间巨大的京师城从新变得热闹起来,一个个市民如同冬眠般从各自的居所出来,酒肆,商场,繁华的第三街又成了文人墨客,贵族子弟以及大商人流连忘返的场所。

    不光是如此,李捷的归来还带来了政令的疏通,七八个宰相一二百属官一夜的努力,积压了快两个月的奏折最重要的一部分也被处理了出来,一大早,骑着快马四散而出,奔赴闽国所统治的各个州各个县。

    两个月时间内,庞大的帝国积累的事情还真不少,官员致仕,离职,职位空缺需要新的官员填补,尤其是重中之重河工!

    大军出征的时候,正值天竺雨季,在失联的快两个月中,很倒霉的天竺两道重要河流恒河,印度河全都绝口了,整个天竺最精华的肥沃土地都在两条河两岸,这一绝口,两岸农田损失十之四五。

    美国历史学家魏特夫曾在他的著作《东方专制主义》中提及,东方农业的基础即是官府组织人民建立的大型灌溉系统。虽然此人的著作带有冷战时期特有的偏颇,但这一句话说的却是很贴近要害。

    封建时代的农业重要到国家的政令都要随着走,闽国占据天竺之后的统治根基也是深处于这两条河上,由官府组织沿着恒河流域,印度河流域挖掘了无数灌溉沟渠,覆盖了数千里的良田,又将在中南半岛寻找到的优良稻种在天竺种植。

    如此下来,多于唐人十倍的天竺人吃饱了肚子,口袋里还有了余钱,这才逐渐支持起闽国政权,可如今,水利一荒废,立马大批流民涌了出来,哪怕京师附近都有十来万流民沿街乞讨乞食。

    历朝历代流民都是亡国的标志,汉朝,唐朝,明朝,无不是亡于轰轰烈烈的农民战争,看着日渐增多的流民,京师中不少竺,汉世家看到这一幕都是忧心忡忡,但一方面轰轰烈烈的阿拉伯战争吸引了注意力,另一方面百官与世家也着实不敢私自赈济灾民,生怕惹上收买人心,蓄谋造反的名声。

    还好,随着李捷的归来,开仓赈济的诏书昨夜就从城墙吊了下去,今个一大早,满街横行的流民赫然消失一空,看不到成群的叫花子,富人心头也是由衷的松了口气,每个人都在感慨,闽王回来,真好!

    不过,也不是所有李捷回来带回来的都是美好的

    京师北城玄武门翁城。

    昨日下午,投降的关中府兵全都被除去武装,押送到了这里,而此时,这里完全变成了个人间地狱。

    “啊!!!”

    恐怖的惨叫声撕心裂肺响起,彪悍健壮的关中府兵此时却像个无助的孩子那样,昂头惨叫不止,两道血迹从他的眼部流下,这还没完,穿着染成黑色葫芦道袍,戴着黑口罩的军医毫不吝惜将手术刀切在了他绑在桌子上的右手上。

    淌着血的大拇指尚且抽搐的掉落下来。

    做完这残酷的刑法,后续的军医却迅速跟上,酒精消毒,金疮药包裹,越来越多丢了大拇指的盲人无力哼哼着堆到了翁城另一头。

    听着一个个被压进帐篷里同袍凄厉的惨叫,外头蹲伏的关中军也越来越不安,终于,十来个关中军实在受不了这种恐怖的等待,嚎叫着猛地跳了起来。

    “闽国狗,老子和你们拼了!”

    对此,数十个闽军面无表情的举起了长槊。

    噗嗤!

    看着身上多了十多个血洞,躺在地上抽搐的同僚,骚动的关中军在胆寒中再一次蹲伏了下来。

    昨天被包围在层层叠叠的大军中,这些融合了五胡血脉的中原汉子尚且敢拼到全军覆没,可如今将领被扣,建制被打乱,闽王承诺的活着回家有打消了很大一部分战意,残余的这三千多人除了等候这未知而恐惧的命运,什么也做不了。

    “我要见闽王李捷!”

    城墙上目睹着这残酷的一切,在十多个人按住下,长孙无忌疯了一般的向前拥挤着,挥着双手狂怒的大嚷不止。

    “李捷,你言而无信,不得好死!”

    “本王何曾言而无信了?”--4779507918406536548+dsguoo+703-->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大唐远征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好大一只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好大一只乌并收藏大唐远征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