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大唐远征军 > 第1126章 .一条臭鱼

第1126章 .一条臭鱼

作者:好大一只乌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人都是自私的,就算大公社的伊斯兰统治下亦是如此。

    不说有限的草场资源都被分的差不多了,单单每年的年金制度就让叙利亚的部族不愿意让更多的阿拉伯部落进入。

    穆罕默德立下的规矩,阿拉伯帝国每年从附庸部落哪里征收人头税,除了应付政府与军队开销外,剩余的税金全部按照人头分给穆斯林们。

    本来帝国四分五裂,年金已经缩水的可怜了,再拥挤进二十万阿拉伯人,更加得摊薄了既得利益。

    尤其是这二十多万人还主要以什叶派为主,侯赛因的叙利亚政权却是以哈瓦利吉派为主,大马士革的哈瓦利吉派首领绝对不愿意看到别的派系信仰在自己辖区内势力抬头。

    所以有了这次军事拦截。

    眼看着哈里发侯赛因真发火了,刚刚站在后头叫嚣,肥胖的阿拉伯官员赶忙跑了过来,面对着侯赛因的怒火,胖子满面悲催的摊着手解释着。

    “哈里发,不是我们不让这些同胞血亲进来,而是这些人实在是太可恶了!前几天第一批进入叙利亚的部族抢夺了凯勒卜部族的草场,而且还不服管束,四处抢夺您属下的财富,不能让他们进来啊!”

    胖子是上一任哈瓦利吉派哈里发祖拜尔的儿子阿布杜勒,眼看他激动的模样,就算侯赛因也不得不放软了态度,却是扯着这个胖子的手到了一旁,小声劝说着。

    “阿布杜勒,我的兄弟,主赐予我们眼睛,是让我们看的长远,而不是关注眼前……”

    “可就算长远,我也看不到他们对哈瓦利吉派,对大马士革有何用途,还不如那些纳人头税的犹太人,波斯人!”

    胖子激动的再一次打断侯赛因的话,逼得侯赛因不得不再次苦恼的摇了摇头。

    “闽人很快就要到了,我嗅的到空气中他们战马的腥臭味与金属的味道,闽人是远比波斯还要强大的大国,下一次他们到来的时候,可就不止上一次的三十万大军,可能七十万,八十万,甚至一百万,超过我们的想象!”

    “这话绝不是危言耸听!”

    侯赛因凝重的不断扩大双臂环抱的大小,看他郑重的模样,阿布杜勒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低下了头。看着他这副模样叹了口气,侯赛因又伸手指向了一旁还在栅栏外被拦截的阿拉伯部落继续说道。

    “所以,这时候我们不能放过任何援手,闽国人昏庸,自以为能用粮食的稀缺压倒我们,让我们拒绝,自相残杀,可我们就要展现给闽人阿拉伯人的兄弟情义!”

    “为了大阿拉伯!”

    听着侯赛因的劝说,阿布杜勒终于也是无奈的点了点头:“为了大阿拉伯!回去我会劝服大马士革的各部首领的。”

    简短的沟通后,拦截在黎巴嫩山的据点终于被撤开,欢呼声中,被大闽驱逐,背井离乡的阿拉伯部落如同滚滚流水那样涌入了叙利亚境内。

    …………

    侯赛因算的上一位明君,不铺张,不奢华,亲力亲为充满热忱,不过他毕竟是阿拉伯人的哈里发,为了安置美索不达米亚的难民,在大马士革附近,哈里发禁军驱散了不少当地定居了几百年,甚至已经入教的犹太人,波斯人还有希腊人社区,无数人流离失所中,腾出了一片狭小的居住地。

    也不得不佩服他的人格魅力,比大闽给的要少的多,破败的房屋,贫瘠的耕田,牲口都没有给多少,简直比大闽的农庄差出去几倍,可侯赛因面具后面歉意的声音中,一个个部落全都是感恩戴德的定居了下来。

    虽然,不是所有人都满意。

    趴在分给自己破败的木头屋顶,埃姆瓦其因烦躁的向下眺望着,荒芜的耕田,干瘦的骆驼,一切都令他看不入眼,而且最要他命的是没了烟草,在俘虏营的七八天晚上他可是夜夜笙箫,烟不离手酒不离口,冷不丁这一切都没了,反倒是令他颇为不适应。

    那股子烟瘾上来的难受劲儿,让埃姆瓦其因仿佛羊癫疯一样左扭右扭抽搐各不停。

    就在他懒洋洋的趴在屋顶上怎么都不舒服时候,屋下一声惊喜的声音又让他犹如被毒蝎蛰了一般蹦了起来。

    “长老,这里有一包金子!”

    气急败坏的蹦下屋顶,埃姆瓦其因如同野兽那般狠狠地将拿着布袋子惊喜叫着的半大小子打翻在地,把装满金银币的袋子死死搂在胸口,凶残的吼叫道:“这是老子的,谁敢抢老子剁了他!”

    这功夫,金子的消息却已经聚拢了一大群人,包括社区的长者阿訇,在几个年轻人搀扶下,已经六十多岁的阿拉伯长者蹒跚的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嘴角开裂,敢怒不敢言的那个半大小子,在看了看抱着布袋子如同疯子一般的埃姆瓦其因,旋即方才颤巍巍伸出手来。

    “交出来,埃姆!”

    “凭什么,这是我挣的,拼死存下的战利品!”守财奴那样搂着袋子,埃姆瓦其因狰狞的吼叫着,眼神通红如同得了狂犬病的狗一般,凶狠的模样就算老阿訇也是忍不住心中一凉,可还是寸步不让的伸出手。

    “就凭你是艾希穆氏族的一员!哈里发侯赛因大人需要钱财去埃及购买粮食来让大家撑过这个冬天,所以,交出来!”

    “快交出来!”

    “你还是不是氏族的成员了!”

    平日里埃姆瓦其因可没少欺负同氏族之人,这会接着这个由头,里三层外三层围拢着的阿拉伯男女七嘴八舌的亦是跟着叫嚷起来,眼看着平日里跟着自己的几个狗腿子都是胆怯的跟着叫嚷,也是慌了神的埃姆瓦其因不得不无比肉疼把还沾着泥土,被他珍惜无比埋在地里的钱袋子扔了回去。

    “该死的侯赛因!”怨毒的诅咒着,回身钻进了屋子,这个阿拉伯无赖依旧不忿的咆哮着。

    在大闽,耕种出来的粮食都是自己的,在这儿,耕种出来的不少却要交到哈里发公库,不过逼到份儿上了,部落的不少男男女女还是不得不咬着牙笨手笨脚的干着农活。

    一些当过兵的阿拉伯壮年还被召集了起来去加入哈里发大军,一人发一把简陋的弯刀就算成军了,与大闽简直不可同日而语,可绕是如此,侨居迁入的阿拉伯氏族亦是咬牙忍了。

    有人想敲门叫埃姆瓦其因一同去,可一想他满面狰狞的模样,还是缩了回来。

    傍晚,劳累了一天的氏族终于聚拢在一起开饭了,仅仅比大闽俘虏营略强一点,一大捧干巴巴的椰枣子,几大块跟木头差不多硬的面饼,也是这时候,埃姆瓦其因这才冲出屋子,双手一捧,抓起了最大最饱满的一串椰枣,转身就往后山跑去。

    长者还没动,这可坏了阿拉伯人的规矩,中午被打的那个阿拉伯少年站起来就想去追,可是没等走两步,却又被老阿訇拉了回来。

    “算了!”

    听着老阿訇的劝说,不忿少年这才气哄哄的回坐了回去,接过了分给他的干涩发黑的枣子。

    躲在后山,饶是吃着最好的枣子,埃姆瓦其因依旧嘴里不干不净的乱骂个不停,还把枣核乱扔,惊得山了一群飞鸟盘旋而起。

    可骂着骂着,这个阿拉伯地痞忽然鼻子用力的抽了抽,旋即找到腐肉的秃鹫那样,疯跑向了不远处一片冒烟的草丛,扒开树叶,草丛中两个人正舒服的盘腿坐在地上,对着抽着旱烟。

    一个阿拉伯人。一个唐人!!!

    如果是任何一个阿拉伯人,看到唐人这会估计不是拔刀相向,就是大喊着叫人了,可看到的却是埃姆瓦其因,仿佛见到主人的狗一般,这阿拉伯壮汉满是祈求搓着手挤到了两人身旁。

    “能不能给老子抽一口?”

    瞄了他一眼,郑买臣倒是大方的把烟杆往边上一塞:“抽吧。”

    几乎是急不可耐的把烟塞进嘴里,连上面残留的郑买臣唾沫都没顾及着,狠狠吸进肺里一大口,烟瘾发作了一天多的埃姆瓦其因这才舒服的吐出一口烟气,舒服的鼻涕与眼泪都一同流淌了下来。

    眼看着这人这般模样,暗暗瞄了一眼衣袖中黑都绘画的图册,买凶杀人的奸商禁不住更加得意的意味深长对阿齐兹试了个眼神。

    已经配合出默契的亦是麻利的从身后箱子里翻出了个布袋子,轻轻晃了晃,清脆而悦耳的金属碰撞声让正沉迷于烟草中的埃姆瓦其因都忍不住回过头来,双目中流露出了贪婪的目光。

    “小子,想赚钱吗?金子,银子,铜子,很多很多的钱!”

    郑买臣哄骗外族角斗士那如同魔鬼办的诱惑声音在耳旁响起,眼睛里全是上下晃动的钱袋,埃姆瓦其因这个阿拉伯地痞几乎想都没想就狠狠地点了点头。

    谁都不知道的黑暗交易就这样进行了起来,足足一刻钟,拿着烟枪,埃姆瓦其因满足的喷云吐雾走了回去,在他腰上,钱袋子叮咣作响。

    草丛中,郑买臣亦是贪婪的在黑都给他的画册中头像下提笔画出了个鱼的符号,亦是满足的摇了摇头大笑着。

    “又一条臭鱼上钩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大唐远征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好大一只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好大一只乌并收藏大唐远征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