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之我是库洛洛 > 第1章 穿越·重生·父亲

第1章 穿越·重生·父亲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两排穿西装的兄弟严肃而立,虽然这里是金碧辉煌的厅室,但压抑的气氛还是在蔓延。黑道组织非人组中高阶层的会议即将召开,廖凯对身后的孟遥私底下做了个小动作。紧接着光头小子孟遥上前几步靠了上去。

    “凯哥,这次任务别接。”孟遥在廖凯耳旁低语,“这个风头我们不出。”

    廖凯点点头,他对孟遥做了个手势,意思是“你同样”。

    他开始回忆起这次会议开始之前,孟遥与自己在酒吧聊过。

    孟遥那光头脱了西服那狗皮,二癞子形象又恢复了,他嘘嘘吹着烟眯起眼:“副会早就有所动作,他一直就想当正的,但大哥他没有任何反应,长老们也不参与这件事。本来这对于冷门这次的交易对象我们是不好插手的,冷门在本市是老门派了。暗杀掉他们的越南交易对象,是纯属给非人组找事。”

    廖凯打了火,看了看包厢里前面跳舞的妹子们,狠狠吸了一口道:“不能这么说,我们组想干掉冷门是很早的打算了,我想导火线就是这次他们和越南的毒-品交易了。杀掉越南的交易对象,这次任务是个机会,做成功了一路直升,失败了沦落为副会长和正会斗争的牺牲品。”

    回忆结束,正会长进来了,跟在他身后的是副会长。

    “大哥。”齐刷刷的声音,廖凯低着头,目送他们走到最前方。

    随后大哥没有说话,他身旁的人做了个手势,这是廖凯最不希望看到的。按规矩,要抽香向关二爷行拜,如果是采用这种方法的话,就指不定是抽到谁了。一盒子香里不多不少正是在场的人数,有一支断了一半的。

    轮到廖凯时,他走到关二爷面前,看了一眼目光逼人满面红光的二爷,闭着眼睛摸了一根拿出来。

    断香。

    廖凯心里一咯噔,这个任务不得不接了。身旁侍奉的人笑了:“哟,白虎堂的二把手,凯哥你中奖了。恭喜凯哥不久的升职啊。”

    廖凯紧盯着那人的嘴脸面无表情,在对方有些紧张时猛然勾了个笑容:“谢谢祝贺。”

    ……

    有人背叛自己!廖凯瞪大眼睛浑身是血的从酒宴的那个房间撤离,跌跌撞撞顺着长廊奔跑,身后留下血渍一路。转角后不出意料前面迎来的两个越南人,他们诧异地看着自己,同时举起了枪。

    廖凯带来的兄弟死了一半,他自己也身上被砍了多刀,冷门早就得到了消息,越南交易对象身旁武装力量重重。不是冷门出的问题,是非人组的自相残杀,这个任务本身就是个诱饵,是副会用来剥夺正会手下力量的。廖凯捂住中枪的腹部,脚下是那两个越南人的尸体。

    廖凯很久以前想过,如果自己死时会是怎样。

    他幻想着像正常人一样,在大树下面的老人椅上坐着,摇着手中的蒲扇,看着远处自己的儿孙满堂,看着他们在阳光下嬉戏相闹。手旁有老伴沁好的碎茶,茶香萦鼻,他可以像一个普通的老头那样,带着满足离开,满脸是笑容引出的幸福的褶子。

    但这些幻想都在他十七岁那年用砖头把街头小混混的脑袋砸爆后破灭了。随后廖凯抱起自己衣衫不整的妹妹开始往家走,那一晚他一直沉默着,看着从小一直与自己相依为命的妹妹整夜未合眼,第二天他把书包丢在墙角,拎了把刀出门了。

    廖凯再一次拐了个弯,将回忆丢在步伐匆匆的背后,他必须逃出这里才有活下去的可能,前面就是此酒店的宴会大厅,这是最容易引起混乱的地方。

    廖凯的枪没有子弹了,他用肘击倒一个西服大汉,满身是血的穿越整个宴会大厅。作为酒宴邀请嘉宾的孟遥愣愣地看着自己,随后眼神恶毒起来,布满了仇恨,他似乎是在努力克制自己,要好好做好自己慈善家的身份而不跳起来帮廖凯。

    廖凯凄凉的眼神望向孟遥,在孟遥咬牙做了一个口型后,廖凯放心了。孟遥对他做的口型是“廖柔有我。”

    他的妹妹他可以放心了。

    他眼神瞬间变得凶狠和残暴,带着对所有人的深入骨的仇恨扫视这里的所有人。

    “我做鬼也会还回来!!!”如同地狱的厉鬼般,廖凯满面血污地恶狠狠地诅咒,拖着残缺的身子向门外跑去,他身后是众多提枪的冷门的人。在午日阳光毒辣下,廖凯倒在滚烫的沥青马路的中央,身中数弹,右手断裂,被砍伤的肩膀和腰部的口子还流着血。

    他倒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大腿被旋转的子弹击爆,再也跑不了了。

    滚烫的沥青路灼烧着他面颊上的嫩肉,好像这和他最初想的死法差了太远,同时阳光下,一个是幸福,一个是痛苦。他看到他的上方有人出现了,一柄枪对准他的太阳穴。

    “死也不会放过你……”他布满血丝涨裂的眼睛如毒蛇般怨恨地看着持枪的人,话音未落,只听见一身枪响。

    *

    我猛地坐了起来,惊恐地睁大眼睛扫视周围,浑身是汗,身体也止不住地颤抖。夏日的夜晚,空气有些闷热,但晚风通过开着的窗子吹进来,让出汗的身子一凉。昏暗的房间里,前方有一盏压低灯帽的台灯散发着柔光,一个男人坐在桌前正写着什么。

    是的,我又在做梦了,梦到那些上一世迟迟不肯遗忘的痛楚。不管到了哪个世界,或者说转生换了身份,那些过去还是深深刻在记忆中,让人无法轻易忘记。包括那种被背叛了的深切绝望。

    有时我想,既然是背叛的痛苦,这一世为何还要再带着这些记忆,这样未免有些可悲。但我忽然又有些感谢那些记忆,让我还是我自己。

    虽然我已经用新的身体活了八年。

    “西西,又做噩梦了?”轻柔的男中音传来,胡子拉碴的父亲站起身来到床前,他用他粗糙地双手摸了摸我的头发,然后滑到我的背后轻轻地拍着我。我顿时感觉到刚才那些仇恨和凶恶消失了,自己也放松了下来,父亲的手掌很温暖。

    上一世没有父爱的我贪恋这一瞬间的温柔,我把头靠在他不是很宽阔的肩膀上,搂住他。这是我上一世从来未想过的,我承认我在撒娇,但谁说不可以呢?

    “还害怕那就不睡了。”父亲很大度,抱起我走到桌前,让我坐在他的大腿上看他写东西。

    他是一个童话家,但贫困潦倒,我从出生以来记忆中就只有他和这座破旧的筒子楼,我们共住在一间单房里。生活艰苦,没有接受教育,但我对这些都不在乎。

    我在乎的父亲本人,喜欢他的善良,喜欢他对孩子们的宠爱,喜欢他看我的慈爱的眼神,更喜欢他不很宽阔的肩膀,是,他看起来并不高大。

    “西西,爸爸的书这次终于要出版了,一个系列噢,你说起什么名字好?”

    我看着前面样书上的作者名字:汤姆鲁西鲁。

    “叫‘汤姆叔叔的小屋’好了。”上辈子我对它有些印象,在我十七岁前那些不多的学生岁月中,它向我阐释了”忠诚”这里两个字,并使之一度成为我生命中的信仰。但可笑的是,我的死亡让过去全部翻转。

    “好名字。”父亲把这个名字写了上去。

    *

    第二天醒来天亮得很,我睡过头了,父亲应该是早早就出去了。简易的餐桌上有一缸子醋拌绿瓜,我就着剩下的硬面包吃完了饭。正当我鼓着腮帮子嚼着最后一口饭正洗着饭缸子时,门被拍得啪啪直响。

    “捏紧森马(你急什么)?”我含糊不清地咽下饭去,去开门,顺便甩了门外那人一脸洗碗水。

    门外站了一个个头和我差不多的小孩,皮包骨头的瘦,面黄肌瘦。那一头红色的短毛给他添了不少精神头,但那没神的细小眼睛会让人误以为他还没睡醒。他厌恶地后退几步看着我,随手一抹脸上的水。

    “库西西!你别忘了你今天是要和我决战的!如果我输了这一片都归你!你不能再往后拖延决战时间了!”来者气势汹汹地看着我,他的名字叫山鬼,是对面的筒子楼上住三层的酒鬼捡来的孩子。

    你若问我为什么不去上幼儿园之类,我只能说这里生活水平低,属于贫民区。两栋筒子楼连接在一起相对而立,一片半大的小屁孩每天在那些废弃的建筑材料上打来打去占地盘,眼前这个山鬼就是和我一直不对眼的孩子王。

    我没与他多说,一个请的手势,他便大摇大摆拎着他身不离的那根棍子开始领路。一直谦让着他们不与之计较,总是受到骚扰,没事就往我家扔砖头,我住二楼,看到门前有尿和土块还是很不爽的。看来今天要有个了断了。

    他们站在“山头”上,我站在下面。山鬼手脚利索地爬了上去道:“我们也不欺负你人少,我要和你单挑,若是输了以后都归你管,你别也老是高傲地看不上所有人,我最烦你那个眼神。”

    我冲他笑了笑,赞许他这个举动。

    随后他哇啦哇啦从山上一路小跑举起手中那根棍子,谁刚才说要公平的来?我手里可没有拿武器。然后他就哇啦哇啦保持着这个姿势倒在了地上,摔起的土呛得他直咳嗽。我用了一只手就对付了他。

    很简单:挠他痒痒。

    当然这根本就无法让他信服,我做好一个动作,待他刚爬起来就反抓他的手臂别到了身后把他按在地上,随后一顿暴打。小屁孩,不知道轻重的把尿撒在我家门口,我打你屁股。

    山鬼今天输得很惨,他鼻青脸肿坐在地上不说什么了,怨恨地看着以前围在他身旁的那些小屁孩一口一个大王叫得欢,当然现在这个称谓是对我了。

    有时候让一个小孩很早知道这种落差感不是什么好事,但这都是现实,存在于生活中的处处细节里。这些是我早就明白了的,所以才能活得更久一些。

    我转身就走,山鬼爬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土拦住我恶狠狠道:“我输了,心服口服。理应该喊你的……大王。”后面那两个字声音小的可以,周围他曾经的”手下”都没心没肺地哈哈大笑起来。

    但是敢作敢当,这也是我所欣赏的,我拍拍他的肩头逗他玩:“我封你个大将军,以后帮我带兵!”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红发的小鬼眼睛瞪了起来,闪过什么,激动问道:“真的?那我可以以后带领他们了?我将不负大王重任!”

    说的义正言辞,慷慨激昂。一瞬间就能快乐起来,小孩子的生活真是简单,但我却不能再以这种心情活着。上辈子的记忆对我来说不知道是不是好处,它能教我更好地生活,有了战斗的技能,却也留下了残暴和杀戮。

    这同样也预示了我的这一世是永远无法像正常人一样活着了。

    当晚我回到家里,父亲早早在家了,他将一块三角的小奶油蛋糕放在我面前:“瞧,这是什么。”

    我像从没见过一样装作很开心地接过来,尝了一口,甜甜的,甜到了心里去。虽然它的甜有些发涩,是劣质的奶油,甚至以前吃过更美味的蛋糕,但意义不同。我将剩下一半推给父亲。

    他显得很高兴,手舞足蹈地时不时摸摸我的头。小心尝了一口奶油后他将蛋糕推回给我道:“西西,我想告诉你个好消息,不仅仅是爸爸赚到了钱……”

    我仰起头仔细打量着他,只听他说道:“你妈妈带着你弟弟决定回来一起生活了。”

    我嗯了一口,疑惑道:“是,我对妈妈没有什么印象。”

    “是了,妈妈她因为很多原因当时带着弟弟离开了,但现在不同了,爸爸有钱了生活会越来越好的。”他喜于言表地抱起我,亲了我一口,胡子渣扎得我好痒,我笑了笑推开他。

    “忘了说,你的弟弟和你的名字很像,他叫库洛洛。”

    我咽下最后一口蛋糕,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看着父亲转过去的背影,愣住了。

    “库洛洛鲁西鲁……吗?”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快帮我找找我家留言君啊!

    我家留言君跟我玩捉迷藏不见了Q皿Q!

    妹子们如果找到了可一定把它带回来!谢谢大家了!

    PS:第一章交代背景,伏笔1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穿越之我是库洛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安琪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琪尔并收藏穿越之我是库洛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