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之我是库洛洛 > 第12章 分娩·善良·获救

第12章 分娩·善良·获救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承认这是一次有意义的旅行。食物,书籍,衣服,都是新的收获。

    夜晚路上很危险,但我还是不想留在那里住下。唯恐住下后,懒惰感在我身上驻了家,我再不肯回到这种生活里来。

    我贴着小路小心翼翼地走,遇到点声响就停下。

    摸黑回到住的地方,我看到玛奇坐在门口,笑着抛了个小青苹果给她。水果在流星街是奢望,不过看在邻居的份上,我得感谢玛奇为我补衣服。

    她对我点点头,满脸愁容。

    “怎么了?等阿托?”

    “是,我十分担心他。”玛奇的猫瞳初现姑娘家的美丽,虽然头发还是短短的,但已经有了几分韵色。

    笑笑回到窝里,我将东西一一摆放好,就听见那边的洛伊发出惨叫。在邻居份上我探出头,看着同样一脸茫然的玛奇。

    “应该是生了吧?”玛奇呆滞。

    “那她不去疗养院?她疯了吗!”我回忆起洛伊这些天总帮我看着家门,钻了出去。你以为流星街没有小偷?遍地都是,夜间工作的洛伊总是在这一片帮我们看家门。当然,也只是看,丢了的话她只管通报抢劫的人,然后继续自顾自地织着毛衣。

    这样的医疗水平,会死。

    玛奇也察觉到事情的危险,她走到洛伊家门口,敲敲门:“你怎样?能不能等到天明?”

    “老娘就快死了啊!”随后是洛伊的一声哀嚎,“他要掉出来了。”

    玛奇一阵忙乱,她看了我几眼,钻进了帘子。

    “库洛洛,有没有水?”

    我将备用水带出来,但其实这种水也不干净,甚至肉眼可见的浑浊。每次都要过物理过滤后再喝,所以我不觉得这水能帮上太大的忙。水资源明天去接就是了,渴个一两天,洛伊活着还能还回来。

    “库洛洛,流了很多血。”

    “啊?”我在外面,不知道坐什么,只是坐在一块破木头上。

    “库洛洛,孩子生出来了,脐带怎么办?”玛奇有些慌乱,我拿来酒精灯点燃,将玛奇家里的剪刀过了过递了进去。

    其实这种时间根本就不在乎男女的事情,我在纠结什么?我一撩帘子拿着剪刀进了门,扑面而来的是浓重的血腥味。

    剪断了脐带,我看着那暴露在空气中的婴儿,喃喃道:“再不送到疗养院就救不活了。”

    而洛伊已经大出血,不需要怀疑的,她没有了活下去的可能。

    “我的孩子……”刚才还凶狠无比的她,现在声音弱了下去,玛奇拿她家的褥子裹了婴儿递给她。

    只是一个吻的功夫,洛伊就看着婴儿停止了呼吸。

    连名字也没有起码?我抬头看着她汗水占着乱发的脸。有些疑惑,土生土长的流星街人啊,为什么为了孩子而放弃了生命?真的很重要吗?

    “今天早晨她好像跟人动了气,是不是早产?”玛奇动了动嘴唇,看着洛伊还存着温暖的尸体,“打我有了记忆的时候她就在这儿了,她和阿托好像还有点交情。”

    说到她最后叹了口气:“不知道明天会来什么邻居,洛伊这儿的位置不错,空了个天然的房子肯定会有人来抢。你不如把东西拿走。”

    我抬头看她,这个小姑娘不一般地早熟。

    “我送这个婴儿去十三区。”

    “别,你等阿托吧,我去送。”我拉住她,抱起婴儿,他一直在哇哇地哭,在夜晚不安静,只能有更多的危险。玛奇是个女孩子,而且是未来的团员……好吧我也许是看在最后一点。

    拿褥子捂好婴儿,我上路了。婴儿的哇哇哭声在黑夜中十分明显,我听着都心颤,唯恐下一刻有人出现在眼前来找事。

    在流星街人的眼中,小孩子是保护的产物,可以不当作竞争对手。只要不是很多分地去招惹他们,都不会下死手。

    但婴儿就不一定了。婴儿没有移动能力,没有多管闲事的人博爱地去将他送到收容所。所以婴儿在流星街是个冷冰冰的词汇。

    但为了流星街的延续,直属议院的收容所会照顾六七岁以下的儿童,也向孕妇提供医疗设施。他们规定送婴儿去收容所,会有一定的奖励。

    我倒是更希望有人替我这么做,但显然我把流星街人想的太好了。

    所谓的温情也只存在小范围的圈子里,至于那些八竿子打不着边的人,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自然不会在意死活。

    “吵着老子睡觉了。”小个子男人跳出来,“原来是香喷喷的婴儿。”

    “早就听说婴儿味道不错。”红发男人隔壁有人从集装箱里走了出来。

    上辈子饿死了投胎的人吧,我怀里的婴儿还在嘤嘤嘤地哭着,显然是没了力气。我甚至怕他呼吸了过多这里的空气,直接感染死去。不用说这俩拦路虎了。

    我后退几步,被酒瓶子绊倒在地。裹好婴儿放在身后,我握紧酒瓶子朝硬处一砸,底被砸掉了,露出长短不一的刺棱。

    “不好意思各位,我要保护他。”这不是我们那边纯捡垃圾的区域,这些人绝对是武力派。

    “我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对面的人看不太清楚长相,但我猜测小个子的男人擅长速度。

    “小子长得不错。”高个子的男人率先几步冲上来。我从一侧溜了过去,从他身后一手把住他的肩膀整个人翻到他的身上,不等我再有所动作他已做好应对措施一后仰,我又掉了下来。

    掉下来的一瞬间我也不肯放弃这个机会,啤酒瓶扎在他的后背,没有扎进去,反倒是那些倒刺,齿痕一样的边缘掉了!我瞪大了眼睛,迅速撤退几步迎上了小个子。

    他空手,我同样出拳,几个来往我用太极将他推得后退几步。

    局势不妙,我皱紧眉头,看了看远处的婴儿。

    放弃吗?

    “我听到有婴儿的声音。”青涩的声音从一旁传来,他走出几步揉了揉眼睛,“闹什么?”

    我的心沉了下去,在来人发声而另两人停下动作的一瞬间,整个人借助在上的地势扑倒小个子男人,手里的刀子迅速从后背心没入他的身体。

    熟练地一手只捂住他的嘴巴,握刀的手抽刀,然后一刀抹脖子后抽身跳离,然后倒退着几步回到垃圾山,冷冷地看着剩余的两个人。

    高个子和新来的人没有上前帮忙,也许有些诧异但都站在原地没有动弹。

    小个子男人捂住嘶嘶漏气地喉咙开始咆哮,怒吼的声音在安静的夜幕下传出很远去,孤零零地苟延残喘。他踉踉跄跄地站起来,刚爬了几下垃圾山就被我一脚踢中脑袋滚了下去。

    婴儿似乎被吓到了,又嗷嗷嗷地哭叫起来。

    真是个混乱的夜晚。我看了眼离我较远的两人,再次抽刀迅速结果了脚下的人。

    “今晚上从这里借路打扰了各位哥哥是我的错。”我讲道,对比起来,婴儿离他们较我更近,“这孩子是我一位已故朋友的,我不能不管,见谅。”

    其实说这些屁话跟没说一样。我当然也没报多大信心,如果真的危急,我只能放弃并远离。

    “看不出来身手很利索,不知道再过几年得多厉害,这种危险不能留。”大个子笑了几声,似乎是同后来者说的。

    “不,让他送去。一个婴儿而已你至于吗?我要回去睡了。”后来者打了个呵欠。大个子看了我几眼,转身藏进黑暗中。

    原来屁话说了有时候还是挺有用的,我翻了个白眼:“敢问哥哥的姓名。”我对后来者喊道。

    那人像发现什么好玩的事情一样:“你刚来流星街?这么有情有义的人难为我没见几个。”说完呵呵笑了几声,显然觉得好笑。

    “我的名字其实没有意义了,你以后来这里喊找阿天就行。”青涩的声音响起,“不过我仇家也挺多的,你得小心点。”

    “库洛洛谢过阿天哥。”我走过去抱起婴儿就走。

    “你说你叫什么名字?”阿天从身后喊住我。

    我转过头:“我叫库洛洛鲁西鲁,有什么事?”

    “没事,”那人停了一下,“在流星街有姓的挺少的……”

    是吗?我脚下生风快速离开了是非之地,但其实,有没有姓都不重要了。看着怀里冻的瑟瑟发抖的婴儿,我加紧了步伐。

    幸好一路上再没有事,我取了食物坐在疗养院的大门口,边吃边看着天边泛起鱼肚的白,头顶上一片青色。

    流星街的天空没有蓝色,这是我早就知道了的。但每次抬头的时候还是有些希冀,总希望真的能看到那么点蓝色。

    这大概就是所说的执念。老人们有时提起这种事,总是摆摆手,叹道“痴儿”。

    痴儿吗?

    那昨晚的行为又是什么?

    总是说流星街不能有真情,但我的确是看到了玛奇的着急,也看到她坐在家门口等阿托时的痴情。后来阿托告诉我,玛奇只是他恩人拜托的孩子。他没跟玛奇说过,但其实玛奇也能看出头发和眼睛的颜色不同。

    总是说流星街不能有真情,但我的确是感觉到肖若琳的眼神充满温暖,她由于接触的罪恶少而单纯。不是指她以前做过什么,她只是不懂那样对别人带来的伤害。

    喜欢就是喜欢,厌恶就是厌恶,她分得清楚。

    却也不知道这如何残忍。

    幸好我被分为喜欢的一行列。

    作者有话要说:伏笔2个。

    嗷嗷嗷,本来想码字,要被父母拖出去玩了。

    春晚真是基情无限啊=v=,我心满意足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穿越之我是库洛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安琪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琪尔并收藏穿越之我是库洛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