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之我是库洛洛 > 第44章 杀手少爷也会耍流氓

第44章 杀手少爷也会耍流氓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时钟的表差一分钟就到十二点钟,房间内静的可以听到大厅内落地钟的滴答声。这里是青蛇帮老爷子的别墅,较为宽敞。我靠在沙发上,老爷子坐在我身边,客厅的灯通亮,米卢翻着书架上的书,他是见识过大场面的人,心态非常放松。

    “如果过了十二点飞坦还没成功,只有一个可能,他找不到地方。”米卢翻了一页书,淡定帝回答,“不要太高估他们的智商啊。”

    “有派克。”我才想起来,米卢是不晓得派克的能力的,就好像他的能力其他团员也不是很清楚一样,大家相互之间都留有生活的空间。

    倒计时开始,我叹了口气,果然是高估飞坦了吗?“三、二、一。”整点的钟声“当当”地响起,四枚钉子向老爷子所在的方向飞来,我用刀柄弹飞两枚,按倒老爷子避过去一枚,手臂裹着「硬」接下一枚。

    念钉破掉「硬」探进肉里,我站起身,拔下胳膊上的钉子。“当——当——”对方速度极快,身体撞上他的攻击两个人纠缠在一起,一阵“呯呯”,是匕首与钉子的撞击声,在钟声中特别清脆。牵引着他来到大厅柱子旁,将他逼在柱子上,他猛然跳至天花板顶部,固定好身形。

    杀手停止了动作,我看着他,外表是一个憔悴的瘦高中年人。杀手忽然翻手暴出十几枚钉子,早有准备的我一对折手指,老爷子和一个小弟位置交换,小弟当场被射成刺猬。

    “当——当——”大厅的钟还在响着,杀手似乎明白了如果不解决我就无法杀掉目标者一样,全力向我扑来,尖尖的指甲闪着寒光,对方体术非常好。如果不是有阿天教我的很可能就会败在近战上,别开对方的手,耳朵一片火辣,一脚踢在他的肚子上,对方被揍了好几圈一副狼狈。我后退几步抹了下耳朵,有点点血迹。

    “当——当——”钟声停止,大厅里忽然传来一阵震动,我身形不稳向前踉跄了几步整个扑在杀手的身上,杀手正在接电话,将我丢在一边:“嗯,我明白了。”

    我躺在地板上,头顶上的灯光耀眼地让我不禁闭起眼睛,麻痹感传遍全身,这个小子竟然在指甲上下药。

    杀手挂了电话,却没有走,他蹲□挡住了一片光线,我睁开眼睛,眨眨眼看着他似乎被发现了啊,笑道:“好久不见,真是有缘分。”

    “冤家路窄。”带着一张大叔脸的杀手面无表情,伸出一双手开始探入我的衣服里面。

    “喂!”我动不了,只得叫喊,“别逗了,我怎么可能把银行卡放在我身上,知道你会打劫回来……别挠……哈哈……喂!我错了!伊尔迷!住手……呜哈哈……”

    杀手脸上抽了抽,似乎在笑,似乎又不是,只是面部肌肉抖动得很厉害。他上下其手一番,将我上半身剥了个精光。地板很凉,麻痹感一直很强,我只能微微动动胳膊:“麻药能持续到什么时候?”

    “准确来说可以瞬间迷倒一头大象,时效达二十四个小时。”杀手果然没翻出银行卡只得作罢,他看了看客厅里有些发颤的老头和米卢,有几个小弟一直发抖没敢过来。

    “你不会有什么特殊癖好吧?剥光男人照衣果照来威胁我吗?”我调笑般回道,“任务结束了杀手怎么能再留在这里?”

    “如果任务没执行就撤销,我是没有费用拿的,所以心情有些不爽。”伊尔迷蹲在我身边,打量了我一番,“还是不解气怎么办?你放心我性/冷淡对男人女人都没性/趣。”

    笑容僵在我脸上,想要求米卢帮助,却想银行卡在米卢身上,把他牵扯进来更不好,我只好扯远话题 :“杀手性/冷淡,你觉得这个话题很有意思吗?”

    冰凉的地板让我很不舒服,特别这种呈人字形大开的状态下,虽然知道伊尔迷不会杀了自己,可作为强者来说把自己交给别人还是没有安全感。

    “没有什么意思,但你比较有意思。有了。”杀手左手握拳击在右掌上,“你不是性/冷淡,我可以把你丢进窑子里。放心,不会是东区青蛇帮的范围的,太容易让人找到就没什么意思了。”

    “喂……”浑身升起一股无力感,“不是小孩子了,这不好玩的。”

    “当年你打劫我的时候拿刀子逼问,可挺好玩的。你叫什么名字?你知道我名字我不知道你的,是不是不太公平。”伊尔迷横抱起我,“细皮嫩肉的,老男人一定很喜欢。”

    “伊尔迷……”手微微能动,我吃力地挥挥手,拔掉了他脸上的一枚钉子,皱巴巴的脸上皮肤忽然扯平了一块,光滑无限。

    “别闹。小心我挠你痒痒。”伊尔迷面无表情,他一点脚已经快速掠出了大厅,以高速度行驶在路上,踮脚几个瞬间已经移到了高楼顶部。

    “……”我想骂人了,“你敢这么做,我一定去你家把你从床上揪起来暴打。”

    “请便,欢迎刺激我们家的旅游业。”

    “我会上了你。”我严肃道,“你是不是性/冷淡没关系,我只要不是就好了,你当年长得可是一个大好青年,摸样俊秀风姿卓越……”

    伊尔迷低头看了我几眼,刚才他已经把钉子都扯掉了,高鼻梁大眼睛双眼皮锥子脸,真是一张美人脸。现在他面无表情,格外严肃:“你可以试试,说起来很有挑战性,我们可以看看谁攻谁受。或者说今晚过后你还能不能当攻。”

    “……”

    *

    飞坦掩不住的笑意,他眯起的眼睛里满是讥笑,嘴也乐得合不拢。他手中握得剑还在淌血,我费劲地把身上的尸体推开,简直可以用火冒三丈来形容:“你笑个屁!”

    “米卢说,他不会跟别人说的。”飞坦的嗓音有些沙哑,嘴角斜撇着明显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见我瞪着他转过头去。莫非这就是所谓的,罪行终会报?但打劫他那是哪门子的事了,还小孩子气非要以这种方式报复回来!

    飞坦晚来一点我就贞洁不保了!药效还没散,我扶着墙站起身深吸一口气,终于缓过神来。正是大好的年纪,伊尔迷那种小孩子,不要跟他计较,顽皮了点。

    莫名其妙,两人的关系拉近了很多。但我宁愿想和他保持距离,现在放下狠话了,此仇不报非君子。我掳起额头的头发,想到了一计,我要给揍敌客家邮个礼物,尸体什么都可以,如果能恶心到伊尔迷那就更好了。

    飞坦拿床单擦擦剑柄:“老子泡女人大好的时间都被你破坏了。窝金……什么时候?”飞坦撇了我一眼。

    我走出来吹了吹夜风,整个人也清醒了很多,在事关旅团的问题上马虎不得:“这两天吧,让青蛇帮弄架飞艇。”窝金落在的黑帮距离这里不远,飞艇一天之内就能到达,最好是在晚上行动。

    “黑帮大量的念能力者,不能掉以轻心。当然这些的前提都建立在窝金肯同我们走之上的。”我眯起眼睛,“如果不想暴露身份,让青蛇帮也只能把飞艇降落在离目的地较远的距离。”

    “窝金会的。”飞坦把剑藏在身下笃定道,他最近头发是越来越长了,末端有些翘起,也不知道在哪里找了块面罩,正挂在他的脖子上。看着我看他,飞坦撇撇嘴,一撸将面罩戴上。

    “芬克斯说像盗贼,你再给什么评价我还是接受得了的。”飞坦往外走去。

    “盗贼很好啊,只不过都遮了起来。”就是这种拽拽地不想和任何人说话的态度,一个眼神可以冻死人,“不过有没有人说过像土豆?”

    走在前面的飞坦停下脚步回头瞄了我一眼,眉毛一挑:“你现在还没恢复吧?”

    “嗯?”我下意识回道。

    “还可以丢回去的。”

    “……”一个团长混到我这种份上,是不是特别失败。真正的库洛洛会哭得啊,我掳起额头上的头发。在某种意义上的来说,飞坦的性格让他和其他人很难亲近,不是他情商低,而是他自我下意识地隔绝。

    芬克斯自从船上落水被飞坦救起后,就对飞坦没有任何怨言,两个人兴趣相似,总是能想到一块去。不论是去赌城还是泡女人,只不过他不喜欢游戏。飞坦心细,芬克斯大大咧咧,正好相搭配。

    细数,还有不多时日就是十七岁的生日。

    离家难那件事已经过了六年。我没有遗忘,所有的事情我都记在心里。

    *

    “好久不见,窝金。”平院子里,我穿着西装,看着眼前这个两米高的家伙,跟我差小半个身体。我丝毫不怀疑他健硕肌肉的胳膊有多大爆发力,黑帮的通道里,我劫持了一个人的信息卡刷卡进来。

    这里是十老头旗下一个黑帮的分支基地,他们和流星街有过多密切的联系。

    “库洛洛!”窝金一扫之前的沉默颓废,高兴地一拍我肩,“原来你小子也来了!正好,很少能见到当时的人了,陪我去喝一壶。”

    听听窝金喝酒是用壶,被拍的踉跄的我握着他的手站稳身形:“我今天只是来转转的,信长也说很想你。”

    窝金挠挠头:“信长跟你一起?他怎么不来……噢,他说了不加黑帮。”说到这里他脸上一阵沮丧,“没加也好,有时间我去找你们玩。”

    大块头还是没有转过弯来,我既然不加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这也代表信长也能来到这里。我招招手:“我跟你说个事,窝金。”

    “说啥?”窝金半蹲□子。

    “如果我们跟罗兹黑帮打起来,你帮哪边?”我皱着眉头。

    窝金似乎生气了,他站起身大声道:“原来你和信长不把我当兄弟怎么?怎么着我中立也不能打一块从流星街出来的兄弟们!我战斗力还算不错的,你也别小看了我,随叫随到!早就看他们不爽了!我跑了他们绝对没办法把我怎么样!我在这吼一嗓子,他们都不敢吭声。”

    “真的?”我在一旁的石凳上坐下,“你以后逃去哪里?”

    “你不信!库洛洛你不信我?!我窝金怎么也不会非得巴巴着舔黑帮的屁股……”窝金话音被什么声音打断。

    警报器叠响,整个院子的人都激动地跑起来,有几个人跑向这边,我招呼窝金坐下来:“急什么,今晚正好一块喝酒。”

    刀柄正中没入一个跑过来人的头颅,动动手指甩出刀,刀子以漂亮的弧线划过后两个人的脖颈,这里有一定部分的普通人。

    收回的刀子被念线缀着垂在手心下方,几滴血滴了下来。

    窝金猛然嗷了一嗓子,我一惊慌忙捂住耳朵,心脏直蹦,就听到这个大块头大吼:“怎么不早说?!就是你那个旅游团对吧,有架打怎么能少了我?早就快憋出病来了。”

    “窝金!”远处的信长砍倒一个人。

    “信长你这小兔崽子!”窝金捏起手骨,嘎嘣嘎嘣响。

    多么感人的一幕,如果窝金以后嗷一嗓子之前能提醒别人就好了。我捂着仍在镇痛的耳膜,皱紧眉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穿越之我是库洛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安琪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琪尔并收藏穿越之我是库洛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