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之我是库洛洛 > 第46章 音乐王子

第46章 音乐王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咖啡店里响着悠远的音乐,男声清晰而温柔,浅吟低唱着每一音都韵味无限。幽雅清扬,淡淡的悲伤弥漫了整个房间。

    搅动咖啡的的动作停止了,我盯着棕栗色的咖啡。

    “我在这里等你——以为幸福从这次开始——”年轻的男声满怀深情,我仿佛能想到他投入到音乐之中闭目的样子。

    “我在这里等你——或许这一次就是结局——”每一字仿佛敲在心间,悲伤的男生倾诉着死去的爱情。他本以为能等到却到最后都没有结局,知道如此却仍不愿相信。

    于是不由自主地代入,我恍惚起来,总觉得那清亮干净的嗓音是来自阿天的呼唤。男声重复了三次的呼唤。这歌声抓住了我的心脏,似乎能听到心跳一般,身体里发出“砰——砰——”的声音,一下小敲击着耳膜。

    “我在这里等你——或许这一次就是结局——”

    咖啡店门上的风铃发出清亮的撞击声,我回过神,咖啡还没有搅匀,而人的心境已经改变。明明阳光还是一样的普照,心情却沉入了低谷,再也没有松散的心情。摩挲着凹凸不平的瓷杯,感觉到疲惫。

    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老哥,好听不?”对面坐的咪露舀了一勺冰激凌放入嘴里,笑眼盈盈。这家伙在那天之后总是不住地偷笑走神,一步步试探着和我的关系,发现我好脾气以后更是大胆,亲近得很。

    “嗯。”我喝了一口咖啡,已经凉了,凉到了心底,满是苦涩。

    “有多好听?”咪露叼着勺子,一副满是期待的样子,似乎不得到答案不会罢休。

    “想要杀光所有人,不打断这音乐的好听。”我放下杯子,有感觉地看向身后。玻璃窗外有个人冲我招手,店员小姐连忙打开门,帮助客人把轮椅推上这个小坡。

    “欢迎光临!请问您需要点什么?”

    米卢抬头看了看菜单:“一杯橙汁谢谢。”有模有样地掏出钱付了帐。米卢真是个不规范的盗贼。

    “老哥,你认识他?”咪露戳戳我,有些小慌乱,“我能见吗?”说完这些又有些无地自容,好像又暴露了认识我们的事情,真是个足够笨的家伙。

    看着米卢来到我身边,我开口调侃:“咪露,快来见米卢。”看着咪露瞪着大眼噢噢了一阵,我挽起嘴角喝光剩下的咖啡,我不习惯浪费东西。

    我从来不担心米卢找不到我,他进入方圆多少米的范围一听就能辨别出我的发声,自然是听到了我们两个的交谈,已经知晓咪露这个名字。咪露想了一阵点点头:“这就是八号了……”她捂住嘴巴。

    小姑娘你又说错话了。我的眼神这样告诉她。

    傻丫头眨眨眼咬住嘴唇不说话,她最近和我太近反而忘记了我的本来面目。这么乐天派地跟在我身边,到我真杀人时就懵了。我宠溺的人似乎没有几个,阿天算一个,飞坦也算一个,玛奇也可以。

    也许傻丫头也算一个。虽然这份感情是建立在户口这个交易的基础上。也许是因为通过她想起了廖柔,不由自主地就开始疼惜起来。

    现在傻丫头似乎晓得了些什么,我脾气好不等于米卢也会任她胡闹,她张张嘴吧:“啊……老哥,我还没告诉你……其实我有预言能力。”

    “因为这个而知道我的身份?”我抬眼看了看紧张起来的她,“能力偏向哪方面?是专注某个人还是世界的全部?是可调节还是你无法控制?远了的年岁能看到多远?”要按你那种说话,我也是预言师。

    咪露:“……”

    停了的音乐又放了起来,我开口:“别说话。”咖啡厅里一下子静下来,舒缓的音乐散播开来,飘进我的耳朵,还是那一首歌。服务员用咖啡机磨咖啡豆的声音让这份音乐中多了份杂音,我闭着眼睛皱紧眉头。

    咪露忽然抓住我:“老哥,别!”

    我睁开眼睛,眼神平静如水地看着她。

    “你别杀了人家……”咪露紧张兮兮,眼光望咖啡机瞟。我笑出来,敢情自己都不能保命的小家伙要去保别人,还真把我的话当真。一首歌而已,怎么会那么轻易杀人?磨咖啡的女店员好奇地看着这边。

    “米卢,我不是那种杀人狂吧?”我撑起头看着米卢微笑,“今天怎么找我来了?你享受生活够了?”

    米卢托着一杯橙汁,先看了一眼咪露有些顾虑:“船上那个人已经安排进了福利院,他们很感谢我们匿名捐的钱。再就是,你要的资料查到了,我们得多动用点人,有些危险。”

    被盗取能力的人已经被砍断手足长年沉睡,只靠管子才能活,这样的人丢给教会名下的福利院最好了,他们的信仰不容许他们放弃任何一个人,这份尊重正是我想要的。所以捐了一笔钱投入到里面的建设中。

    “嗯。”我沉吟了片刻,“父母那里,咪露帮我蒙混过关吧。”

    “是!”咪露举起双手应和,放下手来她眼睛转了转,“老哥只要你带我去看王子的音乐会,我就帮你打掩护怎样?”

    小姑娘会讨价还价了,虽说现在欢脱得很,但只要我一严肃她又会害怕起来。我点头顺便问:“查尔斯是谁?”

    “音乐界新晋王子!刚才你听到的歌就是他的,这次他开的演唱会就在我们国家,坐飞艇是可以半天内到达的!这可是他在我们国家的第一次演唱会,而且预计划里最近也只有这么一次。出国的话,又很麻烦,妈妈是肯定不同意的!”

    “刚才的歌手?好,成交。”我伸出手掌。

    “耶!最爱老哥了!我要去告诉艾玛她们,那你们有什么继续聊吧!”咪露把最后一口冰淇淋塞进口里,拍拍手就往门外冲,等她的身影远去了我回过头。

    “我们可以进行下一步计划了。”

    “团长你是不是又在想如果有侠客就好了?”米卢带着笑。

    拍拍他的肩膀:“知我者米卢也!”

    *

    白衬衫里缠着一层层的绷带,我轻轻捂在肋骨上,裹着念的手很温暖,就这样慢慢提自己疗着伤。咪露有些沮丧又有些迫不及待,出租车正在快速向开演唱会的体育馆行进,她抱着一束鲜花,不停地看表。

    “咪露,很抱歉我来晚了。”我看中的能力有些难办,颇费了些周折才拿到,自己也受了不小的伤,答应咪露的事情做不到了,演唱会已经接近末尾。

    咪露撅着嘴巴无奈地点点头,忽然想到了什么:“老哥,那你带我去后台找他签名可好?这样我就原谅你了!你知道他的歌迷太多,这次卖了三万张票呢!就算平时签名会我也不一定挤上,我知道你一定可以的,好不好好不好嘛……”咪露摇着我的手臂。

    伤口被扯得一痛,我放下手:“好,我们先去听了末尾。”

    从最高点进入时体育场时,有些惊讶地发现体育场内安静地只有立体环绕的声音,三万人鸦雀无声,远远看去只有背景和天花板上一片深蓝色,平和而安宁,黑色的观众席上不时晃过彩色的荧光灯,好像深海一般。音效很好,每一个音飘入耳朵,这是一首宁静悠远的歌曲,远处场中心的人安静地站立着穿着一身白色的西服。

    他的声音宛如天籁,一反我听到的那首低音哭诉的歌曲,声音调子飙高,让人全身细胞跟着沸腾起来,突然萌生一种眼眶想要流泪的感觉。他仿佛用尽全身的力量,告诉你他在那里,他在歌声里,他深情地歌唱着。

    背景屏幕闪过游动的鲸鱼,白色的人笔直地站着,伸出手臂作出邀请的姿势。

    深海,自由的歌声,他如精灵般耀眼。

    最后是熟悉的低吟,他轻轻地用低下去的声音结束,深海又恢复了安宁。

    伴奏慢慢减弱,直到听不到,舞台上只有他站在那里。半分钟后场上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粉丝们热情地呼喊着他的名字,几乎要冲破耳膜,脚下的地面也好像震了震。

    真人的声音比歌曲更加有感染力。

    第一种感觉:是个很想接触的人呢。

    “查尔斯!查尔斯!查尔斯!”粉丝的尖叫交杂着,我站在最高处,好视力的眼睛也难看清远处那人的面容,听歌声只感觉人很温文尔雅。

    “谢谢大家今晚来到这里。”舞台上的人发话,有些微喘,清淡儒雅,犹如深泉叮咚响般轻灵。我想不出其他词来形容。咪露猛地抓住我的手臂,眼泪都挂了出来,激动地不成样子。

    “每一次唱歌,见到你们都很开心啊。”查尔斯发出了笑声,随即就被全场震耳欲聋地尖叫打断,我皱起眉头低声对尖叫到嗓子哑了直咳嗽的咪露说:“真想把全部的人都杀了。”

    咪露转头看了看我,满脸眼泪:“我就说你会爱上他吧,真的,从没有明星能够这样冰清玉洁了,呜呜,真的好爱他!”

    “今晚陪大家了很久,也唱了很久,下一次的演唱会可能会到邻国,非常抱歉,一定会再有机会来这里的,我也很喜欢这个国家,谢谢大家。”白色西服的人深深鞠了一躬,台上顿时爆发出各种哭声。

    “我们爱你查尔斯!”尖叫此起彼伏,那人朝每个方向的人招了招手,直到被舞台落下的帷幕遮挡住,咪露抱住我呜呜哭起来,我拥着她肩膀带她往外面走,一会这里肯定成灾。

    拎着咪露几个蹬步来到演唱会的最高点,脚下是观众们散场陆续离开,广场上一片彩色的荧光灯晃来晃去。我拍拍平复下心情的咪露:“这样的闹场维持需要很多人手,人太拥挤,为了安全他肯定不会撤离,会在休息室等一段时间吧再走。”

    “老哥,老是交代,你刚才说要把全场观众都杀了是不是因为听不到王子说话的声音了?快说。”

    “是是。”我举手投降,不然小家伙就要挠我,伤口可不能让她碰到,会很痛的。

    “老哥,”咪露左右打量了我几眼,露出了笑脸,“我就说你和他很配吗,你可以的,把他追到手把!如果说出去那我多自豪,就可以天天见到王子了。”

    “说到哪里去了,我喜欢女人。”我往下看了看,“我们去后台,你确定要把那束花送给他?他可能收的花已经够多了。”

    “我知道有很多女人爱着我家王子,但是我是特别的!没有关系,就算花落在地上,只要亲手交给他了也很幸福啊,而且他不是那种把花丢弃在地上的人!”咪露信誓旦旦。

    我抱着咪露从音乐会打开的透气天窗里进入场内,跳过几个台子握紧帷幕极速下落,这里是帷幕的后面,已经没有工作人员。脚踩在舞台上落稳,咪露闭着的眼睛才敢睁开,直呼过瘾。

    顺着后台小门进入,是错综复杂的走廊。我开启了「圆」,避过几个人我感觉有些奇怪,很快地就没有人了,工作人员莫非是聚集在一起?咪露的脚步声音无法消除,转过走廊有人听到了动静高声问了句:“什么人?”

    然后咚地一声摔倒在地上。我什么都没有做,有其他人,敌对人员。

    咪露紧张起来,听了一会儿没有声音,似乎有人离开了,她才紧张滴抓住我:“是不是有人要害王子?!老哥你要保护他!”

    “别急,我们先把名签了,来。”我张开怀抱,咪露闭上眼睛抱住我,一个六年级的小姑娘是没有多少重量的。我抱住她,脚下加了把劲快速地移动开了,晃过几个房间分别探测到几个人,都不像,有人说话声音过大太粗鲁,走廊外也听得清清楚楚;也有一个念能力者,但是他没有察觉我;还有几个坐姿站姿都太随意,我想那样一个优雅的男子应该不会这样随意散漫,直到一个单独房间里有人正在拖衣服。

    关闭「圆」,我敲敲门,寂静的走廊里回响起我的敲门声。

    “宾利,别打扰我。”里面传来干净的声音,清冷漠然,一晚上的演唱过后嗓音有些沙哑。

    也就是说一直微笑的王子私下里是个很冰冷的人?

    咪露开口道:“王子,有人要害你!你快点躲起来!”

    我惊讶地看着咪露:“你不是来送鲜花来要签名的?”

    “但是王子的安全比较重要,老哥,你一定要保护好他!拜托了!不知道那群没用的保镖都死去哪里了?!”

    “宾利在22号客厅,你们可以去找他,抱歉我很累现在不想见粉丝了,下次可以吗?”瞬间恢复优质偶像的温柔形象,这不是个简单的人。

    咪露把鲜花和签名本交给我:“我去找保镖,可恶竟然不看好王子!老哥你不能走,你得呆在这里!万一有坏人来害我们家王子把他直接解决掉!”说着就往那边跑。

    “小心一些。”我抱着东西有些尴尬地站在门口,叹了口气,伤口还是发痛,我有些疲惫。房间里的人没有再发声音,我也没有办法,看着怀里不是很新鲜的白玫瑰奇怪那些女生的品味。

    当然咪露可能长篇大论跟我说他们家王子怎样冰清玉洁,只有白玫瑰能配得上人家。忽然之间,灯光全部无声地熄灭,远处走廊里传来轻微的声响,有人小心地朝这边走来,脚步轻盈。好像不管,咪露的王子就会受到伤害,没办法了。我手握在门把手上,一用力锁已经震碎。

    作者有话要说:四千五百字噢,赚到了吧!留言满25字我就可以送积分噢,送完为止。

    哈哈,卡在这里是不是你们好着急?

    我周二周三向来满课嗷,真是拼死拼活好不容易赶上日更了,有些晚,抱歉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穿越之我是库洛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安琪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琪尔并收藏穿越之我是库洛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