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之我是库洛洛 > 第73章 想告诉你我爱你

第73章 想告诉你我爱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睁开眼睛的一刹那,我恢复了知觉,迷茫地看着白色的天花板,左手边的窗户外下午时刻,空气中透过阳光的散射,太宁静以致于温暖的金色中细小漂浮物在轻轻飘动。

    用力而辛苦的呼吸,罩在鼻端的吸氧罩提供着源源不断的氧气,心肺的跳动非常缓慢,我尝试着动了动手指,可以动右手的一两根手指。嘴唇干裂,尝试着张口都会觉得下颌剧烈疼痛。

    旁边坐了一个人,他翻着手里的书,一只手贴着我的身体,感觉到了我手指的颤动。

    “你醒了!”山鬼惊喜道,他手中的书掉在了地上,显然是克制不住自己的欢喜,而声音转而低沉下来似乎怕惊动我,“你感觉好一点没有?”

    山鬼……我努力睁大眼睛,随即身体开始挣扎起来,该死的我根本就没有易容。躺在床上的身体受到大力牵扯,半个身体痛了起来,我深吸一口气却被人按倒在床上。

    “你不要动,这里很安全没事的。”山鬼有些吃惊,“你身上一半以上的骨头断掉了,一动会多么疼。”

    肺部难以控制的窒息,我大口喘着气发出声音尝试着发出声音:“查尔……斯……”心脏开始痛起来,像是被人攥紧压抑地几乎要痛晕过去。

    “没事,我在这里,”山鬼带着温和的笑容,“廖凯你不要担心。”

    廖凯你不要担心。我听着这句话把身体放缓,慢慢平静下来,心脏的痛苦减轻了,我打量着他眨了下眼镜,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他还用这个名字称呼我,应该是……没有出问题。

    “我打了揍敌客家的电话,伊尔迷接的,我想之前见过你们,是朋友吧,所以就委托他去了你发的坐标地点。他把你送回来的。”

    所以也帮着易了容是吗?我慢慢阖上眼睛,感觉到自己心里一声叹息。

    “你伤的非常严重,我当时吓坏了。”山鬼放松语气,“他对我说断了的骨头都接好了让我平日里增加营养就行,其实你的五脏六腑也内出血严重,我想也是他用念治疗的吧。”

    “你现在醒了应该可以吃饭了,之前一直输着营养针,对了你的手机完全损坏了,我怕有人找你,重新补办了卡,阿天打过几次电话,我同他讲你很好,电话落在我这里了。”

    我抬眼看着山鬼,右手还握在他的手中。动了动了食指,现在全身凝结不出多少念力,甚至连念书也没法做出来。他握紧我的手:“你想做什么?”

    山鬼认真的看着我,他的那双狭长的丹凤眼认真注视着我,不动也有情,整个人脸上沐浴着下午时刻的阳光,恍若玉雕一般无暇。

    我放弃了挣扎就这样躺在这里放下心,安静地看着他,他实则心地温柔,只不过多与外人装作冰冷,用这种外壳做保护。他朋友很少,所以真的交了朋友也会非常尽心,但其实他还有很多故事我不知道。

    “讲一讲……你的事情吧。”我说完这句话又是一喘,氧气罩有些朦胧,身体里还存在着缓缓的痛,我却在这里完全平静,闭上了眼睛。手指在他的手里,这样很安心。

    “我?你是想问为什么爱那个人吗?”山鬼坐在床边小心地没有动到我,“我二十年的生命里,一半是同他一起度过。当年南德亚斯家族遭遇大劫,我同弟弟被分散开丢了出来,被不同的人捡走。后来我十一岁时养父生病,我不得已拿着我的项链当掉,那是养父捡我时带的,我认为很珍贵。”

    “他呀,就知道喝酒,不知道伤身体,等我穿着华服再去找他,他已经没有了呼吸,在那张硬床上。因为项链我被寻找了回去,开始了五年左右的学习生活,弟弟是第三年才回来的,我与他并没有多少共同语言。不知道他受过什么,但似乎远比我要严重,他冷漠得不同任何人交往。”

    阳光下山鬼的面容恍然让我回到了小时候,也是充满阳光的下午。而现在,多年后我们再次相遇,他还在这里,我很感激。流星街里的日子,我总是靠那些甜美的回眸让自己支撑过来,所以大概山鬼也不懂他到底对我多重要。

    那些回忆,那个人,在我整个成长的生命里不断渗透和沉淀,让我已经与他融为了一体,总感觉他在哪里等我。

    “我那五年的生活完全没有其他朋友,当然后来与弟弟相处不错,毕竟整个家族只有两个小孩,相处下来两年也足够和平共处了。他闲不住,后来就跑走了。”

    “这五年学习中,我一直在回忆,一直在寻找。直到获得他的消息后,后来五年我就一直在为救出他而努力。所以你说我生命里他占据多少呢?”

    温暖的手掌包裹着我的手指,我动了动缓缓滑过他的掌心。淡淡的情愫,我平静地看着他,那个夜晚,在我看到弟弟后脑中闪现过的一切,那个夜晚,他坐在壁炉旁看书。

    仿佛是早就有了种子,种下了小树苗,我以为感情因为流星街的种种而枯竭,但爱情之树见到的那刹那又蓬勃生机。

    山鬼一笑:“他以前总说我笨,当然他性格就如此,经常骄傲地不行。现在看来,我的确很笨。总之我接受不了任何人,除了他,我就是这么小心眼。”

    山鬼讲起故事,很幸福的样子。

    “嗨。”一声突兀的招呼打断了他的讲话,我看到金色的阳光被遮住了一角,“你看起来摔得真严重,以后不要没事就跳飞艇。”金歪歪鼻子很是鄙视,他落在地上。

    山鬼皱紧眉头,他从话里听得出意思,看向我。

    我看见金,猛地自己用右手拔了氧气罩坐起身子靠在床头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给我灌点念。”这个该死的家伙,痛死我了。

    “你真是……”金拌着嘴,“把命随便拿来玩很好玩?”他握紧我的右手,一股强大的念气涌入身体,我咳着左手幻化出书本,不等翻页就要被金抢走。手臂撑床翻了个身落在地上,大腿骨伤钻心的痛,我缓缓站直身体握紧了书本。

    “因为不会玩死。”我翻到大天使呼吸的那一页,盯紧金。猛地天地间空白起来,巨大的女神像出现漂浮在空中,她穿着的衣饰好像天上的神灵,洁白柔嫩的肌肤,眼睛里充满慈爱。

    场面太过绚丽,以致于观望者忘记了看我。

    等到他们回过神来我站在原地活动了下手脚:“并不能恢复念力。”身子一下放轻松,兼职是神迹一般,刚才的沉闷丝毫没有了。

    金点点头伸出手:“这下你可以还给我了吗?”

    “你要答应我几个条件。”我手指挑起技能那一页,“然后我就可以撕掉它。”

    *

    山鬼不懂这些事情,他听着我们讲完,看我死掉了那一页能力,纸页飞舞起来碎成了粉末,亮晶晶的消失在空中。金的身影已然消失,他缓过神来。

    “这我倒是瞧过一次,”他指我刚才消除能力的事情,“那么你的身体完全好了吗?我还是有些担心。”

    “但是躺久了的不适感还是存在,肌肉也应该运动一下。”我回给他一个笑容,“念力就是这样神奇,由生到死,由死到生。当然是无法违背自然界规律,我只是举个例子。”

    “由生到死?”山鬼比较好奇,他把刚才倚在床旁看得书收了起来,摆在旁边的架子上,“我倒是见过你由死到生,只是那由生到死又怎么解释?”

    “我有个团员,他能复制活人变成尸体,据他讲这个能力他们一族其实很多人也会。念能力者很多都隐藏在少数民族。”我看了一眼周围,竟是到了主宅来,南德亚斯的主宅庄严而肃穆。

    “如果你想运动,我领你去游泳。”山鬼伸了个懒腰,他身穿一件灰白杂色的圆领宽松毛衣,本来这种衣服应该是显得身姿丰满,但他倒是因为自己的瘦而格外有型。

    不知道是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我微微别过脸,有些脸红。

    “好,不过在这之前我要先饱餐一顿,总是输营养针这种事情太不爽了。”我结果山鬼丢过来的电话拨通了号码。

    “阿天?我最近有些忙,没有大事。”接通了电话,那边传来嘈杂声。

    “那就好。”阿天回道,只听到窝金的声音从那边传来。

    “芬克斯尼玛又出老千作死啊!”

    我没有讲话,跟着山鬼拐过长长的走廊,这里的房间长得都非常相像,宽大的走廊里阴气极重,古老的木头做的房子为了防止走上去发出声音而铺上了厚重的地毯。

    “我本来找到他们……不过你回了电话就没事了。”阿天解释道,我想到了原因,阿天担心我联系了团员还未道出口。

    “你过不过来了?”芬克斯的声音响在电话里,声音大的好像正对着电话,阿天被吓到啊了一声,擦揉耳朵的声音听得很清楚:“吵死了,你先去,我这就来。”

    “没关系,你们玩吧。”我点头,不几句就挂了电话。

    阿天,和别人相处得……看起来不错。之前感觉到这点我是很高兴,他本人对其他人没有多少感情,加入旅团也是因为我的原因。但旅团真正容纳他后我替他高兴。

    但后来这几次,我没有太多欣慰的感觉,我注意力集中在山鬼的身上,手指在侠客的按键上迟疑了片刻,最终移开,不去想那些事情。

    *

    适度的水温,平静而湛蓝的泳池水,宽大的玻璃窗,若是下午的时候阳光肯定能全部照进来撒在泳池黄桑。我啧啧了两声,跳台都具备了,标准泳池,大家族果然不一样。

    现在是晚上时间,玻璃窗外是黑暗的天空,能看到繁星,但游泳池内灯火通明氛围也不差。

    山鬼穿着泳裤做着热身运动:“我倒也很久没有健身了,身体自从生病后差了很多。接到他后我也不会做演员事业了,我要带着他参加我最后一场演唱会,然后告诉我所有的歌迷。”

    我下水靠在岸边,一身的伤疤其实很刺眼,大大小小深浅不一,腿上的那道口子还是玛奇给我缝合的,她那时候手艺不佳,歪歪扭扭。山鬼刚才多看了我几眼,让我控制不住直接进了泳池。

    进来后我就后悔,多大了还耍小孩子心性,这这太明显了。

    岸上的山鬼瞪着眼睛,嘴角带笑:“其实很有男人味。”

    我听了这话耳尖一红,骂着自己,该死的,你欢喜什么,怎么回事。我一蹬石壁猛地扎进水里蹿出去一阵,探出头像带跳板的对面游去。三个来回后我再次回到刚开始的岸边,躺在岸边的石板上。

    宽宽的石板在泳池的边缘,雕刻成躺椅状,较浅,躺在上面水刚刚摸过膝盖。远处的山鬼冒出个头,红色的头发上滚下水珠,他几个伸展滑了过来躺在我身边的石板上摘掉了泳镜。

    山鬼摇摇头甩掉头上的水,眼睛还没有睁开。

    他修长的身体近乎女子般细嫩无暇,窄窄的臀部,细长的长腿。短短的泳裤露出了他的人鱼纹,小腹往上是平坦的胸膛,胸前的粉红……我捂住眼睛收回视线,感觉到体内的变化。

    “对了,这便是那让我回来的吊坠。”山鬼凑近过来,两个石板中间只有浅浅的圆形凸起隔开,他不便摘下项链便凑近来给我看。

    蓝色水晶雕刻而成的两只海豚光滑莹润,它们缠绵嘻戏。熟悉的物件,脑袋里轰的陷入了回忆,只想着那些过往的经历一幕幕地从眼前经过,我瞪大了眼睛。

    “廖凯?”那声音唤回我,他凑过来撑起身体看着我,“怎么了?”

    小时候的山鬼笑着和眼前的人重合,熟悉的眉目,眼睛,五官,鼻梁。我就那样看着他,颤抖着伸出双手,轻轻触及了对方的脸颊。

    他的眼睛有神,他的肌肤白嫩,我脑海里窜出一句话。

    像碧天里的星星,像刚出浴的美人。

    下一刻我紧拥住他翻过了身将他压在身下,喘着细微的呼吸,我感受着那心脏处传来的有力声音,怀中的人真真存在着,从记忆里来到我身边。

    像是怕宝贝碎掉一般,我颤抖着双唇吻了吻他的嘴唇,心中已经无法控制自己,这种悸动从未有过,从未有过的爱情喷薄。想和他在一起,告诉他我爱你。

    不敢深入,不敢缠绵,只是这样轻轻触碰。

    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永远不分开,我看着他的眼睛,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表情,什么样的眼神。只感觉心中的痛楚越来越强烈。

    山鬼眼里充满惊讶,他感受到了我身体的变化脸色一变。

    “不……”轻轻的拒绝,他拿我做朋友,而非行动上暂时的伙伴关系。所以他没有委身自己送给我当作理所当然,而是尝试着拒绝。

    “廖凯。”

    听到这个名字,我身体猛然一震,只感觉心中针扎般的疼痛,好像什么东西稀里哗啦全部碎掉了,连一点希望都不给我。

    我撑起手臂离开这具身体,滑入了水中,上岸我走进更衣室,角落的架子上搭着一些白色的大浴巾。我扶着架子,靠在上面,喘着气,手伸向自己的下方。

    泳裤褪落在脚踝,我喘着气手中加速,太久没有过情/事,这一次更为强烈。他是美好的,他是我心中的天使,受不得任何玷污。我扶着架子靠在上面感觉到自己的肮脏。

    这副身子到底有过多少次情/事呢?跟多少人发生过关系呢?阿天,地下城的妓女还有端酒的小哥我已经记不起他的名字,肖若琳,还有闲杂时找的女人。捂住额头,甚至还有少年地下室受到侮辱的经历。

    原来爱上一个人竟是如此在乎,这种细枝末节都会让我整个人陷入恼怒还悔恨之中。

    山鬼……我很龌龊,山鬼,我要怎么做……我心中唤着他的名字身寸了出来,白色的汁液落了一地。

    沐浴完系好身上浴袍的带子,我走出来看到泳池旁想事情的山鬼,他有些出神没有看到我的到来。

    他看到我,脸一红:“你累了吗?喝些果汁?”说着往更衣室走去。

    我面无表情在岸上的沙发椅上躺下:“啊,也好。”看样子,他刚才进去了也看到我做了什么。

    我没有继续说什么,只感觉身上冷飕飕的,拉过旁边的小电视悬挂在眼前,我脚担在脚墩上,挑着台。

    放着山鬼唱的歌曲,我头靠在沙发上进入浅眠。

    廖凯,真是讥讽。库洛洛,是你自找的。那么到底哪个是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穿越之我是库洛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安琪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琪尔并收藏穿越之我是库洛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