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之我是库洛洛 > 第124章 活着就好

第124章 活着就好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酷拉皮卡能感觉到凯的心情在变好,在猎人协会处理事务即使再多再繁杂也未见他不耐,那是一种昂扬向上的积极心态,使他整个人萌发着一种希望。

    这些天他同凯居住在猎人协会大厦二人一间的单身宿舍里,衣食住行已经习惯了在一起,但看见凯的衣果体还是第一次。酷拉皮卡推开房门只见刚洗完澡的凯正在房间里换衣服,他的背后有着奇怪的符文刺青,从背部环绕至胸前。第一瞬间酷拉皮卡使用了「凝」,果不其然上面包裹的念气是浓郁的黑色,同凯紫色的念气并不相同。

    但是,在之前揍敌客的飞艇上,他见过凯同伊尔迷在床上,二人皆衣果着上身,那时凯的身体是正常的。

    凯抬头扫了一眼酷拉皮卡,将自己的套头毛衣从胸口扌鲁下来遮住身体:“今天的事情对你来说应该不难上手。”

    “嗯,”酷拉皮卡回神,“协专人员的工作都不难,不过,你做了这样久不觉得乏味吗?你其实能胜任更难的工作。”

    “不会,因为有利可得。”

    “那是什么?”酷拉皮卡忍不住开口,“对你身体有影响吗?”即使衣服遮住,那黑色的念气依然夹杂在紫色中,与它融合绕身旋转。

    凯盯了酷拉皮卡一会儿:“你听说过除念师吗?”

    一瞬间酷拉皮卡眼睛睁大。

    知道酷拉皮卡脑内现在正在进行丰富联想,凯拉开易拉罐的环,仰头大口喝着啤酒,刚洗完的发丝有些卷曲,经过擦拭蓬松着,看上去很温暖。

    “你……”酷拉皮卡咬着嘴唇,相同的念气,声线非常相似,身高也是,对方恰好提出了派罗的住址,凯的意思是做过除念吧,就是在短短几个月内,这些凑在一起似乎太过巧合,而且他还努力保下旅团成员的性命……但是两个人的模样相差太大,而且他不记得凯有失念的时候,他几乎和自己一直在一起,对方不可能同时兼有两个身份。

    凯放下啤酒打了个酒嗝瞟了他一眼:“你在想什么?”他打开手提电脑,“宠物店有没有说米卢什么时候洗完送回来?我有个朋友想要见它。”

    酷拉皮卡平静下,不可能的,太多不可能了,他笑着摇摇头,凯的工作他不可能全部了解,除念那是对方自身的事情。

    “傍晚才会送来,你口里说的除念师能给我细讲一下吗?”

    不等凯回复,桌上手机响起铃声,凯按了接听键。

    “喂!凯你小子去哪里了!为什么每间办公室都长得一个样子!”

    “来五十楼5081找我。”凯挂了电话解下腰间的浴袍开始换衣服,不等换完门口就被拍得砰砰作响。酷拉皮卡打开门,比他高两头的拿酷戮直冲冲地走进屋子。

    他一把环住凯的脖子:“难道那些文件就这样重要吗?我在镇上等了你半年,可是你又爽约了!!!”他的嗓门极大,边说边流下泪来,“真的到死都不想和我见面吗?不过你这种人又怎么会死!”

    “拿酷戮……”凯喊了他几声无奈对方不松手只好狠狠一用力,拿酷戮被投掷到墙上,一踩墙面落在地上。

    “边走边说,听说老师跟你一起来了,一会儿一起去接米卢……”凯整理了衣服,从桌上将手机装入口袋,率先走出门,顺便拍拍酷拉皮卡的肩膀,“回来有空我再同你细讲。”

    二人离去酷拉皮卡垂头丧气坐在床边,十指插/入发丝中。

    他为什么敏感到对朋友都怀疑,凯不会是的,他那样帮助自己即使可能跟旅团联系也没什么,对方那种人本身就同许多高手有交往。比如说冈的父亲金。

    只是感觉自己,越来越习惯站在凯的身边,越来越对他依赖,曾经教习念的师傅也未曾给过他这种感觉。大概是,凯是他所遇见的人中唯一强大又亲密的人。

    *

    “拿酷戮是我的师兄,看他的性格你也能看出他是强化系。这次带你去流星街,一定切忌行事莽撞,否则我也无法护你周全。”凯看了一眼裹得严密看不出原来模样的酷拉皮卡,抬头看了看天色,“快要到了。”

    同之前一样是临近夜晚来到的。

    “凯对这里很熟?”

    “被追杀的时候,躲过一阵。”凯扫了一眼想要爬上轮船顶部的人,给了个眼神,那人立刻退了下去。的确,这艘运送垃圾的船只,只有最顶端空气比较清新,和十几年前相比似乎没有变过,这里只是更加陈旧。

    “当年是怎样的情景?”

    “还不会念,下面的人想要上来,上面的人想要下去,一片混乱便有激战,我跳水游到岸边的可惜身上有伤口。”凯摇摇头,“不过现在不用担心了,流星街虽然念能力比平时多一些但不至于遍地都是强者,不过还是不要惹事,一些人背后的势力错综复杂。”

    汽船鸣笛,岸边已经肉眼看见。

    凯站起身,将自己的头巾再次系了系,起身几个弹跳,在集装箱上穿梭,最后立在了最靠近下船方的一箱上。这一次他是一船的王者,没有任何人敢先于他动作。

    酷拉皮卡跟在他的身后。

    “从这时我们就已经被关注了,一会儿不要战斗,紧跟我。”

    夜幕降临当下船板放下,头顶集装箱被吊起缓缓移动,凯脚下一动速度让酷拉皮卡几乎跟不上,耳边是人们厮杀拥挤的斗争声,他紧跟凯的步伐不几分钟就已经远离的码头。

    “去地下城。”凯换了个方向,酷拉皮卡脚步却挪不动了。

    满脸污垢衣衫褴褛的孩子紧攥着袋子压低身子攥在垃圾堆碎裂的木板下,将头缩了回去,周围似乎仍然有蠢蠢欲动的人只是他与凯二人的到来让这些人一瞬间就停止并掩藏了起来。

    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酷拉皮卡环顾四周被随处堆积的垃圾震撼,无法走出一步。

    “你站在这里他会更害怕。”凯瞄了一眼孩子躲藏的位置,“还没有做好接触黑暗的准备,就跟船离开吧。”

    “不!”酷拉皮卡咬住唇,双手握拳,一时间只剩下手掌中锁链撞击的声音。

    “我一定要见见蜘蛛长大的地方。”

    *

    “不!”酷拉皮卡从梦中惊醒坐起,凯坐在床边看电脑,狭小的房间内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紧紧摆在一起。感觉到背后的怀抱和紧靠的头,他继续敲了几下键盘,按了回车键,转过身将酷拉皮卡捞进怀里。

    酷拉皮卡双手抱头呈保护自我的姿势,泪流满面。

    只是看了看现况,还没有亲身经历就受到如此的打击?不喜欢活人在自己面前的路上被切肠剖腹而其他人漠然视之?不习惯看到人毫无尊严被玩/弄?不习惯竞技场上全部人死亡而观众起身全场叫好?当年自己和飞坦一路过来至今仍然感谢那里,凯按灭桌角昏黄灯光的台灯,这种时候不应该说任何话,习惯不久好了,哪里需要人哄,旅团以及流星街活下来的那些人不都是这样过来的?

    不习惯的那些,都死掉了啊。

    酷拉皮卡,将来成熟了一定得感谢他的这份恩情才对,对于那个时候的他,自己很期待呢。凯笑笑拉过被子将两个人罩住,让他成为酷拉皮卡转变过程中最重要的那个人吧。

    *

    “为什么这里还有教堂?”酷拉皮卡声音冷淡,最近他的表情出现越来越少。流星街的天持续阴霾,快要到冬季了,又会死很多人,这里依旧像记忆中的一样。

    近二十年了,曾经与他相守的人早已到了天边另一角,凯走进教堂,时值夜晚,里面空无一人。他取下围巾露出原本的面容:“这世界早已无法理喻,什么都有可能。”

    “只是觉得过分讥讽。”

    凯没理他,他坐在最前一排双手合拢抵在额上,听到脚步声抬起头:“我找蒙太老师……”后面的话语截然而止,他静静地看着前方确认了一下自己的眼睛,立刻站了起来。

    酷拉皮卡感觉到汹涌的念波动,眼睛附上「凝」,顿时眼前的世界变了样子,滔天的紫色念气化身巨浪从教堂游走却始终没有造成破坏,它们从窗户中铺天盖地奔涌而出,让酷拉皮卡觉得方圆百里都凝聚着震荡的念气。

    第一次看到那样强大的念压,逼仄压抑得让人无法呼吸,但对方却又在前方形成了一个扇形,使所有念气与前方的人分离。

    酷拉皮卡看向那个酷似西索的人,几乎让他一瞬间产生错觉不过随后就回神只是面容相似,身材不同。

    “你要拆了这里吗?”里面又走出一人,身材发福,面容布满皱纹,花白的头发,一身黑色的牧师装胸前挂着金色的倒十字。他只眯了眯眼睛就勾起嘴角,“是你,换了身份吗?”

    “老师,”凯收了所有念气,终于张了张口,“他是谁?”他的声音轻得透露出一丝温柔。

    “他没有名字,我这里收人不在乎过去,他来这里就是同以往告别。我记得我们约定的时间未到,你找我又有什么事?”

    “是受金·富力士的委托。”

    酷似西索的青年看着眼前的场景没有讲话,无动于衷站在原地接受凯热烈的视线。

    蒙太看着凯的目光啧了一声:“遇到旧相识了?以刚才的念气波动明天一定会有议会的人上门过问,我建议你收敛一些。我的学生不会讲话,你最好不要强人所难,你知道我收人除了看喜好还得抛弃过往。”

    对方又要动身,凯再次拦住他,一时间教堂大厅里安静下来。

    红发的青年沉默地站在原地,似乎在等对方让开,在发觉凯并没有这个意图后他绕过凯离去。凯盯着他的背影收回视线对蒙太笑笑:“这件事我得单独跟您聊。”

    半个小时后凯重新围上围巾走出教堂。

    他们之间大概存在着某种契约,以此来限制彼此接触的行为,凯肯定即使过去自己做错了山鬼也不应该是这种态度。因此而放弃声音更不是他的性格,而且没有做错什么的v同样也被隐瞒了真相。如果是因为丢失了记忆忘记了过去,他们之间应该是陌生人的相处状态,蒙太收学生是为了做日常杂物帮他与来者通信,他对待访者不可能是如此态度。

    山鬼在刻意回避所有与以前的事物,也许是被下了违反就会失去生命的契约。凯长舒一口气,或者说违反后惩罚的不止山鬼一人,可能还包括他。否则以山鬼的性格,即使违反会死亡也会来联系他,不会任这一辈子就这样在分离中度过。

    所以他在一切未知的情况下做任何接触都是危险的。

    活着就好,活着就有希望,他这一生还漫长得很,不管多晚都来得及。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也许穷尽一生找遍世界也不一定会找到他的痕迹,然而在流星街这个他最熟悉的地方,当真是讥讽。凯掏出手机牙齿发出摩擦的声音,眼角却带着笑容。

    他会从尸体二十四小时没有消失先查起,眼底的火光让酷拉皮卡看得心惊。

    “酷拉皮卡,你找到了你的伙伴,我也是。”

    酷拉皮卡抬了抬眼角:“祝贺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穿越之我是库洛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安琪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琪尔并收藏穿越之我是库洛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