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祸水魔仙生死劫 >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一定要把我们逼上对敌的绝路么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一定要把我们逼上对敌的绝路么

作者:莉莉安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寂冷的月色铺陈在言行云的眉宇之间,他皱着眉,挥手毁去了芜玛妍葵麾下的一队兵马。其实,并不能看得清究竟死伤多少,然而芜玛妍葵的愤怒全都集聚在被绑在木柱上的紫瑛身上,她扬了扬右边的浓眉,像是一笔行书,张扬着霸气的怒意。

    她举起手中的天元诛仙鞭,高高在上,狠狠落下,落在紫瑛的身上,紫瑛皱着眉宇,咬着牙齿,不像承受第一鞭之时叫出声来,她极力的隐忍。她相信也许行云可以改变局势,突围把她救出去,虽然情势看着不那么好。

    她痛入骨髓,听见高台上行云的怒吼,道,“英乔,你一定要这样么,一定要把我们逼上对敌的绝路么?”

    芜玛妍葵暂时停手,抬眸冲着行云,笑道,“你当初真的没有一丁点是喜欢我的么?可是,为什么我明明有感觉到呢?”

    行云摇摇头,道,“我爱的是莯莀,即便我现在娶了你,我爱的还是莯莀!”

    芜玛妍葵笑道,“怎么可能?你以为你还爱着莯莀么?那么为什么,我抽打的是夏紫瑛,你却痛不欲生。其实,你比谁都清楚,之前有莯莀,后来有夏紫瑛,总之你的心上就是不曾有过我的位置是么?”

    行云没有回应,因为芜玛妍葵戳中了他心上的答案。

    芜玛妍葵又道,“行云,我真的没有其他要求,你娶我,哪怕你心里放着的还是夏紫瑛也没有关系。因为你也很清楚,这一生你都不可能得到夏紫瑛,你知道她的前世是谁么?”

    行云听到此处,立刻打断道,“这只是我和你之间的事,不要牵扯到别人,她前生是谁,这与我与你何干?”

    “你倘或真的是这样想,那便很好。既然你明知道不可能得到夏紫瑛,为什么不能够成全我?”芜玛妍葵问道。

    “你伤了行风,你答应过我你不会杀了他。”行云无奈地说道。

    芜玛妍葵又说,“那又如何,我只是伤了他,没有杀了他。是他先伤了你的。我说过,我不会允许这个世上有任何伤害你的人存在着。”

    “蝮蛇族的尊后,不会是一个把蝮蛇族的皇子变成废人的女子,所以你不会是我的尊后。而我,以前便很想要成为蝮蛇族的王,到现在我已经是整个妖界的尊主了,所以你觉得我会不会为了你放弃这样的荣华?”行云淡淡说道,皱了皱眉,他不是不会为女人归隐,他曾经为了莯莀做过这样的事,所以他不会再为别人去做一回。

    芜玛妍葵无力地立在那里,笑道,“其实,一切只是因为你不够爱我。从前,你因为不够爱我,所以选择了行风。后来你因为不够爱我,所以失约了亦铎山。现在,你因为不够爱我,所以拘泥于我曾经伤过行风。而我,从头到尾,全心全意的为你,竭尽全力的为你,不奢求你像我对你那样对我,我只是想要陪在你身边。我不想你走过一次孤独,又再走过一次孤独,夏紫瑛不会是那个陪着你,依靠着你的人。你不信的话,我可以证明给你看。”

    芜玛妍葵说着,天元诛仙鞭狠狠地抽打在紫瑛身上,一鞭一鞭打的紫瑛皮开肉绽,行云的心上血肉模糊。行云恨不能将芜玛妍葵碎尸万段,然而他真的不敢轻举妄动,他不怕自己死,他怕紫瑛死,他终于妥协,道,“好,你如果要一场婚礼,我给你!”

    “真的?”芜玛妍葵激动得停下天元诛仙鞭,然而紫瑛已然连喘息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只觉得自己的每一寸骨头似乎都裂开了,她试着想要动一动手指都疼得发晕,疼得颤抖。可是,她怕她就这么死了,还来不及告诉莫涤深一声。

    她忍着每动一下就剧痛的感受,努力地想要触到腰间的胭脂盒,她不知道只要她的意念够强,是可以通过意念去打开胭脂盒的。然而,就是在不经意之间,她的意念慢慢升腾到足够强大,胭脂盒恍然揭开,一阵香气飘散开来,玫瑰色的香粉被风拂散,氤氲在每个人的鼻息,那一瞬间整个蝮蛇岛仿佛陷入了沉静的睡眠,每个人都做着自己一直想要的梦。

    而紫瑛动了动唇,只说出三个字,莫涤深。

    在紫瑛的梦境里,繁华喧闹的街市,叫卖的小摊贩,仿佛身在皇都,紫瑛穿梭在人流之中,她似乎在拼命地寻找着什么,却总是找不到。那是一股淡雅清新的薄荷留兰香,毫无预警地萦绕在紫瑛的鼻息里,紫瑛欣喜若狂地回身,莫涤深却并没有如期而至地出现在他的眼帘里。

    紫瑛很是焦灼,她想她快死了。上天见怜,在她快死之前,带她回到皇都了么?那为什么不再赐给她一个遇见莫涤深的机会呢。她是这么希望能够见到莫涤深,她还没有亲口告诉他,自己是有多喜欢他,这些日光,他不在的时光里,她都是摸索着思念度过的。总觉得天光那么长,黑夜那么长,没有他的时候那么长。就连喝茶,吃饭,或是睡觉都这样索然无味。

    紫瑛回身又拼命地找,她看见人群之中,仿佛默默地坐着一个人在角落。那个人低着头,手里拿着炽热的糖溶液,细细地在白板上勾画着谁的模样。紫瑛走过去,越近心头便越近。她看见那张白板上赫然呈现的容颜,竟然是她,竟然是她!

    紫瑛几乎快要哽咽,试探着喊道,“莫涤深,是你么?”

    那个人抬眸,看着她,怎么会是长轩澈。还是和茶一样清朗的目光,温柔地望着紫瑛,道,“紫瑛,我一直在皇都等你。你回来吧,我很想你。”

    紫瑛摇摇头,叹道,“我不想再回到皇都,因为不想再记起不好的过往。”紫瑛说罢,转身离去,看不见身后长轩澈的影像已然破碎。

    紫瑛又向前走去,有人捧着灯笼,站在前方冲着紫瑛温温婉婉一笑,这笑容千娇百媚,又深情款款。紫瑛问道,“行云,你怎么在这里?”

    “我们都死了,我在等你啊,黄泉路上有个伴!”

    紫瑛摇摇头,大喊,“不要,不要,莫涤深救我!救我!”紫瑛回头跑的时候,看见不远处一抹玄锦长袍在风中飘扬,那一阵清新淡雅的薄荷留兰香又袭来,是他,莫涤深。紫瑛几乎是哭喊着道,“莫涤深,等等我!”

    紫瑛拼命跑,拼命追,终于抓住了他的衣角,他回眸看着紫瑛的时候,只觉得天光都灿烂了。

    紫瑛醒来的时候,正躺在一张软榻上,一张带着玄铁面具的脸映入眼帘,这一身的玄锦长袍,紫瑛抬手去摸了摸,柔滑而细腻。紫瑛用力一握,这绸布果然是会皱的,这样是不是说明,眼前的这个莫涤深不是幻觉呢?

    紫瑛又试着抬手摸了摸他的玄铁面具,极冷。他露在玄铁面具外面的一双唇,微温。紫瑛想自己一定是太想他,太想他了。如果这只是幻境,那是不是可以在幻境里做一些幻境外面她不敢做的事儿呢。反正醒来以后,他不知道,她也不会说。

    她如此想着,将自己的唇试着靠近他的,贴近的时候,她又闻到那股薄荷留兰香来了。她闭上眼睛,眼泪从眼角滑落,她的唇贴上他的唇的时候,还是害怕得微微颤抖。她忽然觉得自己的后脑被一个极有力道的大手捧住,然后这个吻的主导之势转换,她只有无限沉醉的份了。

    这样绵长亲昵的细琢之后,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忽然反应过来。会觉得这一定不是一场梦,因为太真实了,这温度,这气息,这怀抱。紫瑛忽然弹跳开来,推了他一把,大叫了一声,“你轻薄我!”

    门外的贺芳庭听到这样的声响,想都不想就推门而入了,而彩嫣想要阻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干脆跟着贺芳庭一起踏了进来。彼时,紫瑛坐在床上,莫涤深也坐在床上,莫涤深很无辜的说,“是你先轻薄我的啊,我好好坐在这里等你醒来,你又是摸我的手,又是摸我的脸,还主动……”

    莫涤深没有说完,紫瑛已经快手捂住莫涤深的嘴,道,“我怎么知道你是真的,我还以为是在梦里!”

    彩嫣在一旁抱着看好戏的心态,添了一句,道,“这么说,紫瑛姐姐,你经常在梦里这么对莫殿主咯?”

    莫涤深在一旁露出了个无比受用的表情。

    紫瑛被彩嫣这么一问,觉得语塞又羞涩,遂立马转话题道,“你们怎么都在这里,我又怎么也在这里,这里是哪里?言行云呢?芜玛妍葵呢?”

    “你一下子这么多问题,其实要先回答哪一个呢?”彩嫣苦恼道。

    贺芳庭对于回答问题这个事一向都比较擅长,遂道,“我们现在在新阳镇,也就是净月宫所在的山脚下。而这家驿馆是由净月宫所开,所以很安全,你可以安心住着。至于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我和彩狐狸一直都在这里,莫殿主和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一起,但是可以推测出你是被莫殿主带来的。”

    贺芳庭说的太快,紫瑛才刚刚醒来有些反应不过来,遂回眸去看莫涤深,莫涤深便道,“我前几天在东海,去和人打了一架。打得差不多的时候,听见你喊我,我就没把他打死,先封在罐子里去找你了。我到蝮蛇岛的时候,你们都睡着了,想来是启用了胭脂盒的术法吧。我看到你满身都是伤,就先给你捡回来了。”

    “听说东海离蝮蛇岛十万八千里啊,你耳朵蛮好使的。”紫瑛笑着说道。

    莫涤深点头,凑到耳畔对着紫瑛低声道,“我不止耳朵好使,眼睛啊,鼻子啊都好使。尤其是嘴巴,嘴巴也很好使。”

    紫瑛闻言,一张脸像沸腾了一样,赶忙转话题道,“那言行云呢,还有芜玛妍葵,你怎么不把他们一起捡回来。”

    莫涤深道,“捡回来做什么,净月宫是清净之地,他们来这边不好打架。我把你捡走了,言行云才好和芜玛妍葵好好打一场呢。”

    贺芳庭十分可惜地说道,“两只妖怪,抓回来下酒么!”

    彩嫣听到贺芳庭这么鄙视妖怪,不高兴地呛道,“何必去那么远抓,你先把我下酒了吧。”彩嫣说完气呼呼的跑了,贺芳庭虽然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还是跟着追了去。紫瑛看着他两,对着莫涤深道,“你觉不觉得他们之间有什么?”

    莫涤深故作不明地道,“有什么呢?”

    “彩嫣喜欢贺殿主是不必说了,看来,贺殿主对彩嫣也很有可能……他有没有和你说过些什么呢?”紫瑛问道。

    莫涤深却摇头,失笑道,“又不是喜欢我,同我说做什么。”

    紫瑛无语地望着莫涤深,莫涤深便道,“你饿不饿,我熬了些粥在厨房,要不要让厨房给你端上来。”

    紫瑛被莫涤深这么一说,的确饿了。莫涤深吩咐了一句,厨房很快就把那碗桂花糖藕粥端了上来,紫瑛狼吞虎咽地喝了三碗以后,才问莫涤深道,“你怎么不吃?”

    “哦,我右手受了点伤,不大方便吃,而且修为到了我这个境界,吃不吃也无所谓了。”莫涤深笑道。

    紫瑛疑惑,道,“受了点伤,总不至于连碗筷都拿不动了吧。除非不止是一丁点伤。”紫瑛说着伸手去撩开莫涤深的衣袖,但莫涤深却没有让紫瑛得逞,迅速地将手藏在身后,道,“你方才亲了我,现在又要掀衣服了么?”

    “别胡说!”紫瑛一面说,一面推了一把莫涤深,想是推在了他的伤患之处,他吃痛地皱起了眉。紫瑛想,这个人平常都是云淡风轻的模样,能被这么一推就皱起了眉头,一定是伤的极重,紫瑛遂道,“你不止是手上一点伤而已,你到底是去和谁打架了,怎么把自己伤成这样子?”

    莫涤深依旧轻描淡写地说道,“就是和一只老龙打了一架,他以大欺小,所以我就受了点伤。但是,关键你要看到,我最后还是赢了。而且,打架还有不受伤的么?”

    紫瑛像教育小孩儿一般叮嘱道,“所以,你以后还是少打一点。”

    “放心,一般人他们也不敢找我打啊。”莫涤深安慰道。

    紫瑛担忧地看着莫涤深的脸色,又说,“我看你脸色也不大好,也和我一起喝点粥吧。”莫涤深看着紫瑛,紫瑛已经端好一碗粥,一勺一勺地喂着他吃下。他笑道,“很久没人喂我了,最近一次,也有还几年了。”

    “好几年?你都几岁了,好几年前还要人喂么?”紫瑛惊呼道。

    莫涤深浅浅笑道,“那时候,也是打架,打伤了手,所以就有人喂了。”

    “哦,是谁啊?”紫瑛的语气恹恹的,颇有些酸味。

    莫涤深因而逗趣地笑道,“是个姑娘啊,长得很漂亮,天上有地下无。性格也好,很温柔,偶尔有一点小脾气。”

    紫瑛一听,心底更难受了,强忍着怒气,问道,“你喜欢她么?”

    “当然,不喜欢,干嘛让她喂我。”莫涤深应的很自然,但是他一定想不到紫瑛下一秒的举动。

    紫瑛端着个碗,把勺子往桌上一搁,整个碗倒扣在莫涤深的头上。莫涤深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门又忽然被推开,贺芳庭探了个头道,“我看看那彩嫣有没有回来。”话说完,刚刚好看的莫涤深满脸稠粥的样子,忍着腹中的笑意,道,“殿,殿主,是不是你们手滑了啊,需不需要我打盆水来啊。”

    莫涤深刚想说好,紫瑛已经抢先应道,“不用,我们在研究新的护肤法。”

    贺芳庭一听说护肤法,眼睛就放亮了,问道,“我可以进来一起么?”

    紫瑛顿觉得好笑,气也消了一半,道,“好啊,你两一起有个伴,我去找彩嫣,让她一起来看。”

    紫瑛说着,便从床上起身,甩门就走。其实连紫瑛自己都觉得惊人,她明明受了这么重的鞭伤,怎么能够恢复得如此之快。后来,她听彩嫣说了,才知道。原来,是莫涤深把自己淳厚的内力输给了紫瑛,又担心紫瑛恢复的不够快,去药君那里弄了几百颗仙丹,一颗一颗亲自喂紫瑛服下。紫瑛觉得自己现在比从前更加强壮了,然而她却不知道莫涤深受了重伤,却还把自己的灵力输给紫瑛,以至于他自己的内伤恢复缓慢,而且还得起来给紫瑛做饭。

    入夜的时候,莫涤深已然清洗干净,坐在庭院里乘凉。贺芳庭端了些花茶和凉果布在花园里的石桌上,今夜莫涤深兴致颇好,摆了一桌棋局,自己跟自己下棋。贺芳庭正奇怪,为何不让紫瑛来陪他下棋呢。

    莫涤深便道,“昔年,在天庭的时候,你可还记得。幻焰同我下棋,素来是三日一盘的。她如今受了伤,难免虚弱。下棋这种耗体力的事儿,还是不要叫她了。”

    贺芳庭便道,“她还虚弱,她和彩嫣方才在集市上闹腾了好几圈了呢,我看她精神足着呢。是殿下您才虚弱呢,您剿灭了东海那群魔龙,费了不少灵力,还受了重伤,又不顾自己,为了就幻焰神女,把大部分灵力都给了她。您还是回房歇息歇息,睡一觉吧。”

    “我这一睡,却不知道是个什么时候醒来,等她去净月宫吧。”莫涤深叹道。

    彼时,恰好有一片树叶悄无声息地落在莫涤深的肩上,贺芳庭心细,抬手替他拂去,这个姿势如果从树叶稀疏间望去,略略显得有些暧昧。恰恰彩嫣和紫瑛挽着手路过,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彩嫣没忍住,颠颠地跑过去,拉开贺芳庭道,“上回有片树叶落在我肩上了,我等你帮我拂掉,我就故意斜个肩膀给你看,你都没有帮我,你怎么还帮他拂掉啊?”

    “呃,上次啊,我以为你斜着肩膀,故意逗着叶片玩儿呢。”贺芳庭应道。

    紫瑛忍不住笑出了声,恰好又有一片树叶落了下来,又落在莫涤深身上,贺芳庭依旧十分自然的拂去,紫瑛便道,“贺殿主心细如尘,是不是一向都是这样待莫涤深的?”

    贺芳庭点头,却并未察觉自己有何不妥之处。

    紫瑛遂低头问彩嫣道,“贺芳庭从前果然是个男子么?”

    彩嫣不置可否地点头,紫瑛依旧偏着头思量。莫涤深便开口问道,“紫瑛,你在想什么。”

    “你上回说,从前也有个漂亮又温柔的姑娘,还喂你饭吃,我在想这么心细,会不会是贺殿主变幻的。”紫瑛咬着指尖,还略带不好意思地问道。

    贺芳庭听了倒不觉得什么,莫涤深立刻澄清道,“怎么可能,我才没有那种癖好。”

    贺芳庭的注意力却停留在漂亮又温柔的姑娘上,自言自语道,“从前喂过殿主吃饭的就一个姑娘啊,漂亮是漂亮,芳庭着实不觉得她温柔。”

    紫瑛遂紧接着问道,“不温柔么?”

    “从前喂殿主吃饭的那个姑娘,就是她练火术的时候,把殿主的手烧伤了,害的殿主不能自理饭食,所以才要她喂的啊。”贺芳庭说道。

    紫瑛冷冷地看着莫涤深,问道,“你不是说也是打架打伤了手么?”

    “呃,她练御火术的时候,我在旁边教她,顺便也和她小打一场,所以也算打架。”莫涤深讪讪说道。

    “哦,还是你教的啊,你还需要陪练,陪打啊。”紫瑛酸溜溜地说道。

    莫涤深讪讪点头道,“呵呵,闲来无事么。”

    紫瑛一时气急败坏,正咬着唇,贺芳庭又不识趣地说道,“紫瑛姑娘,你是在生气么?其实,你不必生气啊,我只不过是实话实说,虽然这段过去不光彩,而且莫殿主也一直不让我告诉你,但我觉得你有权知道的。反正,以后改了就好。”

    莫涤深真心觉得,越描越黑这件事来描述贺芳庭是最合适不过的。贺芳庭说的是紫瑛,要改了过去为幻焰时的脾气,但在紫瑛听来,贺芳庭分明在说莫涤深的过去十分不光彩,十分不检点。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祸水魔仙生死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莉莉安小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莉莉安小姐并收藏祸水魔仙生死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