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祸水魔仙生死劫 > 第一百六十四章 昆仑神木

第一百六十四章 昆仑神木

作者:莉莉安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突如其来的冷雨浇熄了花神殿的烈焰,但百草苑,或是水芝湾,万芳庭也都不复原来的面貌。那些奇珍异草被焚烧后,零落满地的灰烬,空气里弥漫着方才冷雨下来时的清寒,又伴着极浓烈的异香,刺得鼻头一酸,泪水夺眶而出。

    云端的百里宁一因为耗费了太多灵力,虚弱地从云上跌落,身子轻得宛如一只蝶。夏子已然疾步上前去接住宁一,宁一落在夏子手中的时候,已然恢复了枯木的原型,然而他的眼睛依旧看得见,感知依然存在。

    他撑着紊乱的气息,同夏子说道,“去花神殿西北角,我看见姐姐就在那里。”

    夏子抱着宁一,丝毫不敢怠慢,快步往花神殿西北角跑去。果然看见满脸焦黑,蓬头乱发的幻焰瑟缩在墙角,她漂亮的眼睛里都是惊惧的泪水,摇摇欲坠。幻焰看见夏子的时候,就猜到是宁一熄了这火,遂向前从夏子怀中抱过宁一,抱在胸前。

    这是宁一第一次靠幻焰这样近,感受得到幻焰心上的温度,这样柔软暖和。宁一强迫自己稳下混乱的心绪,故意字正腔圆地对着幻焰道,“姐姐,别怕,宁一陪你。”

    幻焰却笑道,“宁一,这次姐姐闯了大祸,姐姐想即便是瑾誉哥哥回来,也不能替姐姐周全了,不如姐姐把姐姐身上的修为都给了你,这样你也好再恢复人形。”

    宁一闻言,大骇,道,“姐姐,不可,万万不可。”

    然而,幻焰似乎听不到宁一的拒绝一般,她缓缓抬起右手,拇指拈着中指,四指分开伸直,食指背稍高中指背,无名指背稍高中指背,末指背最高,捏成一个标准的兰花指靠在红唇上,默默念动口诀。

    一时间,七色斑斓的光点纷飞,像星辰陨落,像彩雪纷飞,纷纷扬扬地覆盖了幻焰和宁一的周身。宁一的枯木之身慢慢地从幻焰的怀里飞起来,那些彩色的光斑触及他枯槁的肌肤时,迅速渗透,慢慢润泽了他的枯萎与干涸,一丝新绿缓缓沁了出来。

    当宁一重新宛如临风玉树般立在幻焰的跟前之时,幻焰是欣慰的,幻焰握着宁一的手道,“弟弟,我的好弟弟,本就该我这个做姐姐的好好护着你。怎么好拖累了你呢?”

    宁一握着幻焰的手,带着哭腔道,“姐姐,姐姐……”

    幻焰抬手,抚干他脸上的泪,安抚般柔和地说道,“我听说御火术能够解开昆仑独寒木身上的独寒咒,我想若是我练成了,就可以去除你身上的独寒咒了。从此以后,你就不必再担忧变成枯木,不必这样孱弱。你其实是一把好木,昆仑木,六界之中,唯一一株的昆仑神木,从来都是历代天君手中的法杖首选。”

    幻焰将宁一视为弟弟,因为怜惜宁一,也因为宁一是昆仑木。她的确存了些私心,她希望宁一可以被瑾誉所用,她觉得从来都是瑾誉为她做了许多,而她能够为瑾誉做的也只是如此,成全一株昆仑木,也成全了瑾誉。

    宁一听了紫瑛方才的那一席话,他已然分不出幻焰如此,到底是为了他,还是终究是为了瑾誉。他的确是万年一株,独一无二的昆仑神木,也的确可以成为天君手中至高无上的法杖。而他因还未雕琢过,所以看起来去寻常的木头无异,解开昆仑木身上独寒咒这个事,历来只有下一任的天君可以达成。也就是说,只有瑾誉可以,但偏偏瑾誉坚持习的是淳厚的水玉术法,也许是无心君王之位,鲜少碰触火术,也不过是偶尔陪幻焰切磋罢了。

    宁一跌坐在那里,三日不曾起。直到紫瑛被众神将带离,带去了那诛仙弑神的审慎台。

    九天之上难得的乌云密布之象,浓墨染就一般的雪花纷乱下坠,隆重而肃穆地压下来,宛如一张铺天盖地的厚幕,低垂地悬在诛仙弑神的审慎台。紫衣紫裙的神女便一条巨大的金色锁链贯穿了她单薄瘦弱的肩胛骨,长发凌乱在风中,与那乌墨色的雪花纠缠在一起。

    宁一就站在审慎台西侧离幻焰受刑最近的位置,他活了一万年,以枯木的姿态寄居在天族九霄天宫的每一个角落,却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重刑。他几乎认不出那张台上的神女,就是当年活色生香的幻焰神女,当她走在瑾誉身边的时候,总是那么意气风发,艳光四射。如今,这副褴褛凄楚的模样,戳穿了他的心。

    他看见幻焰被锁链穿过的肩膀,手臂,后背上的伤口流淌出殷红的血液,闪烁着金色如火光般的光晕,晕了他的眼眸,他的泪水逼眶而出。他纵然再冷,也会心痛。他回眸对着夏子吩咐道,“快,快去寻千白染,她能够飞去珠川,能够找到太子殿下。只有殿下可以救姐姐了。夏子快去。”

    夏子闻言,自是疾步去寻千白染。彼时,千白染正坐在自家宫门前,看着漫天墨雪飘零。夏子披着凄寒,匆匆忙忙赶来的时候,千白染缓缓起身,立在夏子跟前,凝了一抹笑意在唇边,宛如水中映着梨花般的清丽脱俗。

    “宁一让你来的么?”千白染抬手抚过手中一只精致小巧的黑漆螺钿胭脂盒,笑道,“要我飞去珠川找太子殿下是么?”

    夏子闻言,欣然道,“郡主殿下,都已经知道了。”却丝毫没有察觉出千白染眼中的哀伤与痛绝。

    千白染笑道,“我可以去,但是,你把这个交给他。这是幻焰姐姐为我制的香粉,也唤作千白染。姐姐说,一千种白色的花朵研磨成香粉,放在这样漆黑螺钿盒子里才最是好看。姐姐说我把这香粉擦在脸上,出现在我中意的人面前,我就会得他的爱,我第一次擦香粉的时候,没有遇上他,竟然错遇了辜听觞。我总想着还有其他的机会,遇见他,看来是没有了。”

    千白染说着,把黑漆螺钿胭脂盒交托到夏子手中,极致珍重。千白染跃身飞起,化作凤头鹦哥的模样,披着墨雪,划过长空。辜听觞终究是来迟了,他只能够遥遥地望着千白染高飞在天边,化作一抹极小的圆点。

    辜听觞疯了一般地嘶吼,“百里宁一怎么能够这样,千白染不过是一只鹦哥,从九天飞到珠川,那是在要她的命!”

    这段路,的确要了千白染的命。从九天飞到珠川,需要极靠近的掠过太阳,太阳炙热的光芒足以融化一只小小的鹦哥的魂魄。但为了百里宁一,她没有想过拒绝,她只留下自己的一片羽毛,把所有的灵力都集聚在那片羽毛上。

    羽毛挨过了太阳的炙烤,把幻焰遭难的讯息带给了瑾誉,瑾誉从珠川赶回九天的时候,一路收集千白染被融化的魂魄,宛如一层薄薄的冰雾,凝在瑾誉随身的水晶壶里,将她重新带回百里宁一的身边。

    辜听觞终究没有再去看过千白染一眼,他怕那种心伤自己承受不了。然而,唯一令他在万千遗憾之中尚有些欣然的事,便是幻焰的存活。幻焰并没有死在审慎台上,因为瑾誉的到来,瑾誉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幻焰死去的。而百里宁一也因为瑾誉的到来,被贬谪为净月宫的守门闷声。

    回忆落幕!

    然而,回忆里的幻焰,与真实的紫瑛,一同陪在百里宁一的身边的时候,百里宁一终于可以选择安静地死去。

    紫瑛手中的温度渐渐凉去,那些原本微弱地掠过紫瑛手心的心跳也骤然停息。紫瑛蓦地睁开眼睛,看见百里宁一的脸色慢慢地转向枯木的颜色,那些皱褶从他的心口蔓延开来,一直到指尖,到眼睫,终于变成了一根长长的木头,握在紫瑛的手中。

    那一瞬,紫瑛忍不住的泪流。她在他的记忆里看见的幻焰,的确是她自己的模样,但这段记忆却并没有能够唤起她脑海里的某一些回忆,不过是勾起了她心上的同情,就好像走在街上看到悲哀的事也会被感动流泪一般。然而,这种感动尤比寻常的感动更强烈一些。

    尤其,当紫瑛亲身经历了百里宁一的死去后,更为剧烈。

    紫瑛回首,看见呆愣在一旁的阿白,她的神色是这么的凝重与悲怆,因为纸人是不会流泪的,倘或纸人会流泪,只怕阿白此刻已是痛哭流涕的模样。其实,紫瑛从第一次看见千白染的时候,就知道阿白便是百里宁一塑造的另一个千白染。

    阿白的心思,或许也和千白染一样,一直默默地爱着百里宁一。

    阿白走到紫瑛的身侧,道,“师父从一开始就知道你若来了,便是他大限将至的时候。可是他总是日盼夜盼,我就陪着他日等夜等,如今他终于如愿以偿了,我也如愿以偿了。”阿白说着,扶起紫瑛道,“师父说,他既然是昆仑神木,终归是要属于下一任天君的,请紫瑛姐姐带着它献给瑾誉殿下吧,他心上的独寒咒不一定要御火术才可以破。只要穿心而死,也一样可以破,瑾誉殿下当年没有这么做,应该是担忧幻焰神女伤怀。”

    “所以,百里宁一是故意输给我的?他是故意的?”紫瑛说着这个话的时候,泣不成声,泪水落入口中极苦涩。

    阿白没有回答紫瑛的问题,但其实紫瑛心中早就有了答案。在百里宁一的眼中,夏紫瑛就是幻焰,幻焰就是夏紫瑛。而紫瑛也不愿去争辩什么,就让她作为幻焰活在百里宁一最后的眼底,最后的记忆里,不再有惋惜,不再有遗憾。

    但阿白,这一世的她好像又注定了要为百里宁一所遗憾一般,她破碎的泪水跌落在百里宁一的脸上,缓缓指着那道浮在空气之中的月珏门,道,“门就在那里,你还不走么?穿过这扇门,你就能够到达云梯了,接下来的事儿,我们谁都帮不了你,只看你自己的造化吧。”

    “那你呢?”紫瑛担忧地问道,如果阿白愿意,紫瑛想带着她,像带着彩嫣一样去往净月宫。

    阿白笑了,笑容惨白,那是纸人的脸色,又仿佛不是纸人的脸色。因为纸人的脸色原本就是苍白的,但纸人的脸色何以如此哀伤欲绝。就连紫瑛都不忍看她。

    她缓缓地说道,“在他的记忆里,千白染和他之间只剩下一句对不起。即便当初瑾誉殿下将我的三魂七魄凝聚在水晶壶里,他也没有多看一眼。不爱便是不爱,如今我的两魂七魄都被天君流放在忘川河上,唯独剩下这一缕痴魂还不愿化去,如今他也不在了,我便彻彻底底的做一场水雾,也忘得干干净净。”

    “阿白,其实你就是……”紫瑛十分惊诧,她早该想到的,一个纸人,无论术法如何好,又怎么会这般精气活现的呢。起码,一个纸人不会用那种倾慕的眼神去看人,也不会用那种痴缠的眼神想要拼命的去留住一个人。

    紫瑛的话还未说完,阿白已然化作一道袅袅白烟,飘散在风中,无迹可寻。紫瑛背上的彩嫣忽然醒转,露出半个毛茸茸的狐狸头,转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珠,伏在紫瑛耳畔道,“姐姐,这根神木,你若是送给莫殿主,他应该会很开心。”

    “但是,百里宁一要我送给瑾誉殿下。”紫瑛说着,极其小心翼翼地捧着神木。

    “给莫涤深,也没差。”彩嫣一把抢过来不耐地说道,又说,“这根木棍可以变小,你看。”彩嫣说着,抬手轻轻一点,长长的木头缩成一截短短的发簪,紫瑛将它插在头发上,又被彩嫣催促道,“月珏门就在前面,我们快走,还赶得及净月宫里和芳庭哥哥一起用个晚膳。”

    紫瑛闻言,笑道,“你倒是不累了,睡够了?”

    “那么强的灵力,逼得我不得不睡,现在一切归于宁静,我也可以醒来透透气了。只是不知道芳庭哥哥和莫涤深到净月宫了么?”彩嫣说着,望了回天,好似期待能够看见贺芳庭从天而降的身影。

    紫瑛也随着望了一回天,天色明朗,仿佛这里从不曾发生过什么,那方飞流瀑布,依旧清冽地敲击着山石,宛如那曲琵琶铿锵,尤在耳畔。只是紫瑛并不知道,当她带着彩嫣穿过那扇月珏门以后,月珏门里的一切都将不复存在。

    穿过月珏门,仿佛就直接到了山巅,云雾如棉絮一般缠绕在紫瑛的脚下,她挽着彩嫣静立,远眺去,一阶又一阶的白玉云梯曲曲折折地绵延至白云深处。白玉云梯两侧雕镂着姿态各异的神兽雪狮,或张牙舞爪,或憨态可掬,或半睁眼眸,或嬉戏绣球,无不是精雕细琢,巧夺天工。

    彩嫣指着那白玉云梯上的不远处,道,“紫瑛姐姐快看,果然还有其他人来闯关,想要拜在净月宫门下的。依我看,他身手不错哦。”

    紫瑛抬眼望去,那如雪般的白玉云梯上正立着个身姿挺拔的男子,遥遥望见一件青花色的长衫,色彩虽沉却不闷,还透着些淡青色的光斑,腰间一系银色腰带十分惹眼。紫瑛只觉得此人通身的气魄,原本就是绕着些仙味的,这样立在白玉云梯上,云絮环绕,便更是相得益彰了。

    紫瑛遂对着彩嫣,道,“他一个堂堂男子汉,怎么爬起楼梯来这么慢啊。”

    彩嫣忍不住笑道,“说的轻巧,姐姐自己踏上去看看,倘或姐姐有他那样的速度,那就是天人相助了。不过……”彩嫣说着顿了顿,叹气道,“唉,若是莫殿主肯帮你一把,那你肯定也得比他快一些的。”

    紫瑛嘟囔道,“我才不要他帮呢。”

    彩嫣不睬她,拉着她就往那云梯上踏,还带些猎奇的心态笑道,“净月宫的九九绵里白玉云梯,早就听了许多年了,一直没有机会亲自见识一番,这下既然来了,岂有不试试的道理。”

    彩嫣说话间,一只翠缕水葱绿底衬浅粉花穗的缎面绣鞋才刚刚踏上云梯第一阶,只觉得一阵刺骨的冰凉从脚心一直钻到头顶,冷得彩嫣抖了三抖。彩嫣想赶快把脚收回来,才发现因为太冷,绣鞋冷冻在玉阶表面了。彩嫣为了不至于被冻死,就只好弃了那只绣鞋,收回脚来。此时,正好又赶来了另一个姑娘,在彩嫣身后嘻嘻笑道,”没见识的乡下丫头,竟敢穿鞋登梯!笑死人了。”

    彩嫣回身的时候,看见身后站着一个姑娘,竟然也着了一身的紫衣。只是紫瑛身上的紫衣端正妍丽,娴雅华贵,落在一个贵字尤甚。而这位姑娘着的紫瑛,色泽更鲜艳一些,便也更显得娇柔妖丽,主要也是落在一个丽字。也的确,她生得肤白细腻,剔透如玉,一双眼眸盈盈有光,灵亮慧黠不输给彩嫣,比起彩嫣清澈纯净,她却多了几分流转的妩媚多情。

    彩嫣对着她那飘忽不定的眸光,也不肯善罢地说道,“呵呵,我当是谁呢?原来不过是个小丫头片子,你一个小小凡人,顶多不过十六七岁罢了,也敢在姑奶奶跟前嚣张?”

    “一只狐狸,满打满算,就几百岁,还不是和我们凡人十六七岁差不离么?”那姑娘不屑地笑道,眸光又飘到紫瑛身上,皱着眉呵斥道,“你竟然敢和我穿一个颜色的衣裳,你可知道我是谁?你就敢和我穿一个颜色的衣裳!”

    彩嫣切了一声,轻蔑地道,“你是谁啊?以为看得出我是只狐狸就了不起了么?依我看,你该不会是个色盲吧,我姐姐身上的衣裳颜色可你这件深一些,也华贵多了。你身上这件算什么呀!”

    “哼!”那姑娘的柳眉一树,冷笑道,“没见识就是没见识,我这件可是用的紫玉宝蚕丝织成的,她身上那件也就是普通货色,怎么比啊?”

    彩嫣闻言更是笑得愈发大声了,道,“她这件是普通货色?你可敢擦亮眼睛再仔细看看清楚啊?”

    那姑娘闻言,果然静下神来,仔细地看了看紫瑛身上的衣裳,光华流金,紫气高华,天衣无缝,匠心独运,的确不是普通凡物。且这衣裙上染着一种奇异的香气,这香气是她从前从未嗅到过的,像是凝萃了万花千草的香味,极特别。

    双方正僵着,不知哪儿又多了一道声音来,“曼殊姐姐,你可等等我!”

    彩嫣和紫瑛循声望去,半空忽然翩然落下一个彩衣的姑娘,彩嫣冷笑道,“可巧了,赶上一个和姐姐撞色的,又赶上一个和我撞色的。”

    那彩衣姑娘落地的时候,身旁兜兜转转地飘了几片彩羽,倒是有那么一点像凤凰的尾羽。她看到彩嫣身上的衣裳时,也有些许惊讶,却并不如先前那个紫衣的那么猖狂,她倒是和颜同彩嫣打了个照面,道,“我叫千舞羽,彩雉族族老之女。”

    这位姑娘的声音粼粼如水波荡漾,与她的姿容着实相称。她的气韵雅致天然,毫无粉饰的素面,却白里透红。最是妙目含春,跳跃着盎然生机,又增了些颜色,宛如盈盈水间一双宝石般璀璨夺人。

    彩嫣遂也恭敬行了个礼,简短道,“我是彩嫣,这位是我的紫瑛姐姐。”

    千舞羽仔细打量了一眼紫瑛,忽然震惊地凝起眉,道,“紫瑛姐姐身上这衣服……”彩嫣似乎有话,却终究是又止住了,笑道,“真是太华美了,千舞羽从未见过这么华美绝伦的衣裳,不知道姐姐是从何而来的?”

    紫瑛垂眸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裳,淡笑道,“这位姑娘过奖了,不过是山野粗陋衣裳罢了,怎么也比不过这位姑娘的。”紫瑛说着,眼光瞟向那位傲慢的紫衣姑娘,她冷哼了一声,并无多言。

    千舞羽低头柔顺笑道,“紫瑛姐姐过谦了,紫瑛姐姐这一身若还粗鄙,我等都不敢站在此处了。”说罢,遂拉了一把傲慢的紫衣姑娘,道,“这位是我表姐,她叫紫曼殊,这几日赶着脚程来新阳镇,舟车劳顿,难免颜色难看了些,还望二位姐姐多多包涵。”

    紫曼殊长眉一扬,对着千舞羽道,“何必同她们客气,你看看,一个是狐妖,原就是最下等的东西。一个是凡人,虽有些灵力护身,可你看看她眉间的灵气,这么乱,一看就知道没什么能耐的。”

    彩嫣听紫曼殊这么一说,急为不悦地撇了她一眼,恨不得开架的架势,却无奈脚下少了一只鞋,又被紫瑛拉得紧紧的,施展不开。

    对面的千舞羽也是劝架,压低了声音,道,“表姐,可别把话说绝了。那位紫瑛,她身上那件衣服绝不会是凡物,若是我没看错,应当是天族圣物。”

    千舞羽的声音虽然压得很低,但是狐狸耳朵尖,一字不落地全听进彩嫣的耳朵里。彩嫣难免骄傲得翘起了狐狸尾巴,拽着紫瑛的臂弯,笑道,“姐姐,改明儿,你再让莫,莫哥哥给你送几套这样的衣裳呗。他那儿多得是,你不穿,放着也浪费。”

    千舞羽闻言,展颜一笑,梨涡浅浅,颇为甜美,说道,“莫哥哥?原来,紫瑛姐姐身后也有位高人,不知来日可否为我姐妹两引荐一番?”

    引荐?紫瑛倒不是不肯,只是怕莫涤深未必想见。二来,倘或她们知道了紫瑛和莫殿主是相识的,说不定也就怀疑紫瑛不是靠自己的本事闯关进入净月宫的。紫瑛思来想去,也不好当面拒绝了她,遂托辞道,“其实,我最近也和他见不上面的。”

    彩嫣心知紫瑛为难,遂道,“你以为莫哥哥是你们相见就轻易见得的么?”

    “哎,你还给点颜色就开起了染坊了啊!”紫曼殊显然不悦,拉着千舞羽的手道,“我们走我们的,少和她们说话,省的一会儿上了玉阶,还得拖累你我。”千舞羽被紫曼殊拉着走,回眸来还是谦和地同紫瑛笑了笑,点头而过。

    紫瑛亦回了礼,扶着半只脚还悬在半空的彩嫣,道,“你何必一来就结仇呢?”

    “谁要结仇啊,你看看那个叫紫曼殊的,嚣张的不可一世,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来历。倘或让她知道姐姐你的身份,还有莫涤深的身份,非悔死她不可。我这叫做好事,教教她什么叫悬崖勒马,我倒好心当做驴肝肺了!”彩嫣一脸无辜蒙冤样。

    紫瑛也不忍再说彩嫣了,笑道,“就你道理多,我是说不过你,唉,走吧,这梯子再长再高,也总有登顶的时候。”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祸水魔仙生死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莉莉安小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莉莉安小姐并收藏祸水魔仙生死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