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祸水魔仙生死劫 > 第一百七十六章 输心

第一百七十六章 输心

作者:莉莉安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和风拂着新裁的衣角,一片烫金印花雪纱底的春衫,摇曳在碧绿的新芽下,跳跃着勃勃生机与青春娇美的气息。端庄的鹅蛋脸上敷着紫瑛新制的‘陌上繁’,色泽明艳,衬着黎馥萍的气色丝毫不像大病初愈,反而是风华正茂的模样。

    奴娇站在黎馥萍身后,用犀角篦子给黎馥萍梳发,理了理她头上的经络。奴娇一面梳,一面冲着坐在不远处的夏紫瑛,招呼道,“你昨夜也忙了一整夜,怎么不去歇息会儿。你也不必等了,依我看净月上神似乎并不想再追究这下毒一事了。明眼人都看得出和紫曼殊有关,即使不是她,也总是和她脱不了干系的。”

    夏紫瑛还未回话,髻株树后面转来一身艳紫的紫曼殊,探了个头出来,朗声道,“奴娇你别乱说,和我有什么关系。倘或真有关系,净月上神会轻易放过我么?我也不傻,还不到做出那样毁灭自己的事儿来。”

    奴娇梳着黎馥萍头上一处经络,大约是那处经络并不是很通,黎馥萍吃痛地叫了起来。紫曼殊便就咬着此处不放,道,“瞧瞧,是谁害你啊!馥萍师妹,你从前可是我一房的,我倘或要害你,你都死了不知千八百回了。”

    奴娇低头,又对着黎馥萍道,“我是医仙婢,为你梳络经脉自有我的道理。你可信得过我?”

    黎馥萍原本就是个温柔性子,自是点头道,“若没有奴娇师姐照拂,馥萍哪得今日。自然也多亏了紫瑛。”黎馥萍说着,眼波流转,望向紫曼殊,又怕紫曼殊听了这样的话不自在,遂补充了一句,道,“从前和紫曼殊师妹一房的时候,也没有少受师妹们的照顾。”

    紫曼殊遂笑道,“你这个还算是个人话。”

    紫瑛也不曾多言,只是起身伸了个懒腰,对着奴娇道,“奴娇师姐,我在这儿坐久了,有些乏味。听说今日是长轩上仙出水牢的日子,我去迎一迎她。”

    奴娇轻笑着点头,遂让着紫瑛去了。

    紫瑛却未走远,还能听得到身后那阵言语。是紫曼殊拉着黎馥萍,怂恿道,“呵呵,你看看,还说自己对长轩澈没有什么。倘或没有什么,用得着这么巴望着去接长轩上仙么?说来说去,还不都是她想博得长轩上仙的青睐,重新回到长轩澈的身边。”

    黎馥萍闻言,终究还是凝起了眉宇。不怪旁的,只怪她自己对于长轩澈用情太深。她喜欢长轩澈就像是针与线,针尖永远对着前方,线永远跟着针。倘或线不再跟着针,便再也没有了方向。

    黎馥萍垮下肩膀来轻轻叹,想她的姿容在皇都也算得上数一数二,想她的才情也算得上温柔多艺,想她的出身家世,也是足以与长轩澈比肩站着的。然而,却多了一个夏紫瑛,姿容之盛,才情之荣,家世之高,仿佛果然也只有她可以配得了长轩澈了。

    黎馥萍除了叹,终于还是不能够做什么。因为姿容,才情,家世,她也许不会完全输掉,但长轩澈的心,她已经输得彻底干净了。

    淡金色的光点环绕在长轩静嫩黄色的纱织长裙上,她侧在左边的倾髻上簪着璀璨的钻石镶成的白金天鹅样的步摇,摇摇坠坠地垂下几缕银丝柳叶流苏,随风轻拂。她眉间的花钿,宛如皇冠般,流线灵动,亦是透着淡金色的光芒,虽温婉,却亮目。

    紫瑛走到那处的时候,恰恰遇上这样的情景。长轩静在灼灼日光下,挥舞着绕在她四周的几缕金光如练,美得仿佛一只起舞的鹅,高贵优雅,端丽华光,却依旧保持着她惯有的温静从容的气质。

    紫瑛俯身拜下,抬眸望着长轩静,唇边扬起微微的笑意。

    长轩静从半空缓缓飘落,立在紫瑛跟前,将她扶起道,“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长轩上仙走出水牢后需不需要什么帮忙,没有想到竟然看见姐姐灵力大增的模样,真是太美了。就好像是初升的太阳一般,令人离不开眼眸,虽刚看的时候不觉得耀目,但看久了却不知不觉就伤了眼睛了。”紫瑛笑意盈盈地说着,望着长轩静眉间的那朵花钿,像是骨肉深处慢慢裂开,慢慢滋长出来的。

    长轩静也发现了紫瑛的好奇之处,遂抬手抚摸着自己的眉宇,道,“这是上仙长的标致,不是普通的花钿。既贴不上去,也抹不去,除非有别的变数。其实,亏得这水牢磨练,还亏得你的那几味香粉。”

    紫瑛高兴极了,抬手摸着自己的眉宇,道,“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有这么漂亮的印记。”

    长轩静闻言,亦抬手摸了摸紫瑛的前额,那薄薄的肌肤之下已然蓄势待发的印记仿佛就要破皮而出。只是这印记的灵力强大得由她的手指直逼长轩静的内心,甚至令她有些支撑不住。长轩静赶忙收回指尖,指尖却宛如浴火灼烧般刺痛起来,这种痛似乎还顺着经脉蔓延在心上。她心内虽有蹊跷,却并不言于表。

    彼时,树影间款款走来一抹身影,步履洒逸,唇边牵着浅浅的笑意,像天上朗清的云痕。有那么一瞬间,紫瑛又错觉地以为是莫涤深,遮了他的眉目,鼻子,若是只看下唇的确还是极相似的。

    无念走向前,对着长轩静,亦不行礼,只道,“长轩上仙长,恭喜得道高升了。”

    长轩静若有所思地望着无念,无念便道,“我在附近练剑,因为看见灿烂的金光乍现,便寻过来探个究竟。有幸见证了上仙长高升的一幕。”

    长轩静没有答话,只是方才抚过紫瑛眉间的手指还灼灼发烫地刺痛着。但长轩静没有想到的是,下一刻无念竟执起长轩静的手,放在他的唇边轻轻呵气。长轩静因为没有预料到无念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更因为他的专注温柔而不忍打搅,竟奇迹般地觉得指尖的痛感全无,通身油走着一股淡雅清新的留兰香气。

    紫瑛也被无念这过于亲昵的举止给震慑住了,等到紫瑛反应过来的时候,无念已经轻轻地放开了长轩静的手,抬眸望着长轩静道,“上仙长的生命线太短了,好在还有暖熏盏,上仙长可不要离了那暖熏盏啊。”

    长轩静闻言,心头一震,将手交叠在胸口,闭目的时候,有一些未来预见在她脑海里。暖熏盏飞起,击落了几只魔怪,飞到她的身边,碎裂在她的胸口,仿佛是在倾尽全力地融入她的身躯。她被那一幕所恫吓,从这碎末的一幕里醒悟的时候,无念正冲着她淡淡一笑。

    长轩静遂问道,“无念,你到底是谁?”

    无念道,“无念就是无念,不是谁?”

    长轩静皱了眉宇,无念又道,“无念方才经过无瑕圣殿,想来是净月上神正想找您问话呢。大约是与你飞升为上仙长一事有关。”无念说罢的时候,眸子望着长轩静,又用腹语对着长轩静单独说道,“一个神仙的阶品越高,所要背负的东西便越多。长轩静,你什么时候才能放下你心上的执念,本君不管。但是你有你要守护的净月宫和这苍茫的凡世,你可还记得么?”

    长轩静的肩膀一抖,瞠大了眼眸,只是依旧看到无念淡若的笑。无念回身去拉紫瑛的衣袖道,“我们若还不走,就误了长轩上仙长的事儿了。”

    紫瑛这才反应过来,冲着长轩静行了一礼,用胳膊肘碰了一下无念,道,“我怎么觉得你这个人挺无礼,从来也没见你对谁行过礼?”

    无念挑了挑目光,便听见长轩静道,“无念就不必了。”而后转过脸来,对着紫瑛道,“我想我不会再承管轩华殿多久了,我觉得你可以好好预备一下?”

    “嗯?”紫瑛有些不明白。

    长轩静只是淡淡一笑,拂袖离去。那些淡金色的光晕依然环在她的身侧,宛如流星攒成的一抹翩然的倩影。

    紫瑛偏头来对着无念,道,“你觉不觉得长轩上仙长愈发美丽了?”

    无念轻轻‘嗯’了一声。

    紫瑛忽然生气地说道,“你方才对上仙长做的是什么?你吻了她的手?你喜欢她?她不是喜欢贺芳庭么?她为什么不要你行礼?你和她之间有什么关系么?还有她说她不会再承管轩华殿的事儿,是不是和你有关?”

    无念笑了笑,却有心故意戏弄一下紫瑛,便故作思量的模样,点头道,“你这么多问题,我先回答哪一个呢?”

    紫瑛着急道,“一个一个,都和我好好说清楚!”

    “你知道的,有些事是说不清楚的,尤其是和别人是说不清的!”无念故意卖了个关子,一脸得意地望着紫瑛,紫瑛听无念这般说,自是气不打一处来。紫瑛狠狠地撞开了无念,笔直往前走去,剩无念一个人在原地勾着唇暗暗地笑。

    紫瑛不知自己走了多远,心上的那些疑问就像是煮沸了的水,不断地上涌冒泡,实在是把胸膛顶得不行了。终究还是折回去,拉着无念的衣襟问道,“你说是不说!你若是不说,若是不说,我就……”

    “就如何?”

    无念抬手勾住紫瑛的腰间,将她整个人紧紧地揽在怀中,胸膛与胸膛靠的极近,心跳与心跳便也靠的极近。那一刻,紫瑛觉得自己连呼吸都是一种奢求,怔怔地望着他,竟然希望他倾身吻她。这种渴求,在事后让紫瑛觉得愧疚不安。她是在背叛莫涤深么?她那么希望无念就是莫涤深,莫涤深就是无念,还是这原本就是她过于自私的期望。

    紫瑛心事重重地离开了无念,神情恹恹地回到轩华殿自己的住处,华锦裳正张罗着姐妹几个吃火锅,见了紫瑛回来,更是开心地拉着紫瑛一道。紫瑛因为心情不佳,食欲也不大好,和上官流音,素凌絮围着火锅,只搅不吃。

    连素来冷淡的素凌絮都对今日这桌火锅赞不绝口,反倒是紫瑛显得十分反常。上官流音斟了一小碟的醋给紫瑛端过去,紫瑛二话不说,仰面就喝了个干净。在座的其他三位看得目瞪口呆,良久以后,紫瑛才反应过来,问她们道,“你们怎么都看着我不吃啊?”

    “不酸么?”上官流音半眯着眼睛问道。

    紫瑛舌尖舔了舔,点点头,道,“真是好酸啊,也不知怎地从刚才到现在就一直觉得酸啊。这个酸,怎么酸的这么久啊?”

    华锦裳遂笑道,“那自然得是酸这么久了,上等的老醋,头一回见人像你喝的这么爽快的。”

    紫瑛闻言,惊叫了一声,将碟子砸了,顿觉得满口牙齿都倒了。

    素凌絮便笑道,“原来你方才说的酸,与这醋无关啊。让我猜猜,是不是无念师兄惹的?”

    提起无念,紫瑛那股愧疚难安的心思又翻涌上来,重重地叹了口气。紫瑛拉着素凌絮的手,问道,“倘或有一天,你喜欢上了除了夜飞弦师兄以外的人要怎么办?”

    素凌絮听了这话,遂道,“这怎么可能啊。”

    “也是,”紫瑛颓然地垮下肩膀,素凌絮赶忙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我没有喜欢夜飞弦啊,也就不存在喜欢他之外的人了。”

    素凌絮说了这句话以后,华锦裳冷哼了一声,拉着紫瑛道,“少来,素凌絮不喜欢夜飞弦,谁还敢喜欢夜飞弦啊?不说素凌絮,说你!你这是怎么了,一回来就跟腌的酸脆瓜似地,又黄又丑。看见无念和别的女子在一处了?”

    “无念师兄和别的女子在一处,才是正常的不是么?我做什么要理他跟谁在一块啊!”紫瑛嘴硬道,一时觉得嘴里酸的不行,四下找水,上官流音递了茶水过来,安慰道,“紫瑛姐姐,无念师兄不是那样的人,大约也是你误会了。”

    华锦裳和素凌絮都跟着点头,紫瑛摆摆手,道,“我不是说他,我是我!我自己从前喜欢一个人,那个人也是知道的。倘或我又喜欢了除了他以外的人,那我是不是很过分。而且,我还总想他们就是一个人,这样我是不是更过分!”

    “嗯!”三个人异口同声,一齐点头。

    紫瑛捂着自己的头,苦道,“我就知道我很过分!”

    华锦裳便又探寻道,“那个人可是长轩澈?”还没等紫瑛说不,就有继续道,“好了,好了,知道了,就是长轩澈和无念,你现在不知道喜欢哪个好是吧?听姐姐跟你说,无念好,因为无念喜欢你肯定比长轩澈喜欢你多!还有就是长轩澈肯定不如无念好?”

    素凌絮问道,“锦裳上神,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呢?依我看,情爱这个事,只有当事人自己心里最清楚,谁好谁坏,若是一时分不清,就再等等呗。慢慢观察,总有一天能看得清的,反正你也不着急。”

    “和着,你就是这么对夜飞弦的吧,啧啧啧,夜飞弦真是可怜!”华锦裳叹道。

    素凌絮一时怒了,便说,“锦裳上神,你可别乱说啊!”

    华锦裳又道,“那就是说,你选定了,就是夜飞弦了!”

    “哎呀。”素凌絮急得与华锦裳打打闹闹起来,上官流音在一旁笑着,侧目见紫瑛依旧阴霾沉沉的脸色,遂坐过去安慰道,“紫瑛姐姐,其实凌絮姐姐说的也有些道理,锦裳上神更是说的没错,无念师兄对你的好,真不是旁的人可以相比的。”

    紫瑛轻轻地嗯了一声,可心中却叹,难道莫涤深的爱,又会比无念的少么?紫瑛正兀自纠结,房门被人轻轻叩响。紫瑛去开门,却看见是隔壁的夜飞弦站在门外,紫瑛嫣然一笑,转身对着一旁刚刚打闹后坐定的素凌絮眨了眨眼睛。

    素凌絮起身走了过去,夜飞弦便道,“你这儿正吃着火锅呢,我那有些时鲜的果子,想问你要不要也去吃一些呢?”

    “我为何要去,你那边都是男子,我去了也不方便!”素凌絮双手环胸,白了一眼。

    夜飞弦遂道,“他们都出去了。”

    “哦。”紫瑛和其他二人故意拔高了声音起哄,华锦裳便道,“去吧,去吧,我还怕你在这儿和我抢牛肉吃呢。旁的没什么,带几个果子回来给我们姐几个。”

    素凌絮斜了一眼华锦裳,自是跟着夜飞弦走了。上官流音望着他二人的背影,叹道,“唉,有时候果真是羡慕他们,虽什么也不必说清楚,可是心底却比任何人都清楚。我想他们会是我们之中最幸福的一对吧。”

    紫瑛也跟着点头,露出艳羡的目光。

    华锦裳却只顾着埋头苦吃,狠狠地灌了一肚子的牛肉汤,又问紫瑛道,“听说你今日去接长轩静了,看见她飞升上仙长的样子了?美吧!”

    “嗯,真是很美!”紫瑛点头道。

    华锦裳便笑道,“看来,她升了上仙长就不会再管轩华殿这样的小殿了,起码也得管个大一些的殿,或者直接去司里弄个掌副,司执什么的来当当。”

    “原来她说的是这个意思啊!”紫瑛恍然大悟,早上果真是她误会了,遂在心里漫漫地漾了一丝喜悦的涟漪,又道,“那就是说我们轩华殿会没有殿主咯?”

    华锦裳便道,“再选呗,反正我们流音也是上仙了,也可以参选了。”

    上官流音摇摇头,道,“我无心这个,真不是我谦虚,是果真无心。我来这儿是学一学何为真情,我与你们之间是真正友谊,我与……反正我已经找到了我想要的东西。我不想拿净月宫里的阶品来束缚自己,听我爹爹说在净月宫这样的神宫当职,可是要背起肩负天下的使命的,反正我是做不到。”

    华锦裳一拍上官流音的肩膀,道,“果然是知己啊!我也做不到,不过偶尔帮着杀杀怪我也是愿意。可是生来就是上神,做不到也得做到。我是无处可逃。”

    上官流音笑着,给华锦裳添了一碗汤,道,“你还是多喝喝牛肉汤吧,你是上神,指着你带着我们多杀些怪啊魔啊的。肩负天下这个事,都留给瑾誉殿下吧。”

    华锦裳一听这话,更觉得上官流音是个痛快人,遂举起汤碗和她干了个干净,只有紫瑛在一旁安安静静地听着笑着。她又何曾想过肩负天下这样的事儿,肩负天下这四个字如今在她看来,她总是又要联想起莫涤深的。

    紫瑛自己喝了一小口汤,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紫瑛搁下汤碗,去开门,门外站着的是长轩静,这让紫瑛有些吃惊。长轩静却只是站在门外,并不进门,说道,“我来就是知会你一声,新的轩华殿殿主已然有了人选。我和净月上神都觉得你是不二之选。”

    紫瑛闻言,如遭电击,一时反应不过来。然而,长轩静已然转身离去。唯独听见后头两个欣然鼓掌,然后是一声华锦裳喝撑了的饱嗝,又道,“这个决议不错,想来瑾誉殿下也是很欢喜的。”

    肃穆清沉的礼乐,编钟笙管,古琴长笛悠扬交错地奏起,踏着旋律一步又一步慢慢地踏上无瑕圣殿的高座的净月,长长的裙裾像一路滑过的白莲花,洁白胜雪,遥有暗香。净月从身边的长夏司司主手中接过轩华殿的殿印,单手托在掌中,垂眸望着殿前跪了一地的弟子。

    净月沉声,缓慢地说道,“轩华殿是承管十年一次新招弟子的所在之殿,虽是我宫中最小的一殿,却是我宫中极为重要的一殿。今日,我将从尔等之中挑选出一位来继承轩华殿,接掌我手中的轩华之印。”

    净月的声音落下,大殿上响起了众弟子的高唱,礼乐又再次响起。

    当这一曲清歌唱罢,净月从那高座上慢慢走了下来,走到大殿中央,庄严宣布道,“轩华殿夏紫瑛,上前。”

    虽然,昨夜已然知晓自己将被选为新的轩华殿殿主,但果真被点名的时候,紫瑛还是有所犹豫,感觉这幸运是这般突然而且不真实。她就那么默默地跪着一动不动,直到净月不耐烦地又唤了她一次,她才慢慢悠悠地走到殿中央,跪在净月的跟前。

    净月将轩华之印的口诀,通过腹语传给了紫瑛,就在净月要将手中的轩华之印一并脱手而出的时候,殿上忽然响起了一道女声,果然又是紫曼殊,道,“我不服!”

    净月侧目,望着紫曼殊。

    紫曼殊亦从众弟子之中挺身而出,走到净月跟前,跪在紫瑛身侧,道,“净月上神,紫曼殊不服夏紫瑛为我轩华殿的殿主。倘或论修为,在她之上的大有人在,若是论资质,也有许多师兄妹比她更强。我不说我自己,单说夜飞弦夜大师兄,难道没比夏紫瑛更强么?”

    因为夜飞弦被提及,夜飞弦又不得不跳出来,说道,“多谢紫曼殊师妹夸奖,但做不做殿主其实我不是很有所谓,何况我觉得夏紫瑛做殿主挺好的。至少,可能回头她会废除了轩华殿不得私下煮东西吃这一条,那么我们夜里煮个夜宵也就方便多了。”原是不怎么好笑的一句话,因为被夜飞弦说的十分正经,却带来了莫名的喜感。殿上有许多弟子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自然也包括素凌絮。

    华锦裳便也搭腔道,“对啊,我堂堂上神都没有意见,你一个小小的紫曼殊意见那么多。”

    “一殿之主,岂是这般容易就当得的。敢问净月上神,殿主若是与魔勾结,那么这个殿是不是就算是毁了。方才上神也说了,轩华殿何其重要。怎么好交给一个与魔勾结之人的手中,紫曼殊是怕此举会毁了净月宫的根基啊。”紫曼殊说的情真意切,还十分诚挚地拜到在地上,磕头嗑得扣扣作响。

    紫瑛闻言,若是再不说话,便是软弱得任人鱼肉了。紫瑛便道,“你若说其他也就罢了,可你说我与魔族勾结,这可不是小罪,不容你信口开河。倘或我果真成了轩华殿的殿主,你这般污蔑我,又该当何罪?”

    “夏紫瑛,别急着端你殿主的架子,且看你今日是不是真的能当上殿主。我紫曼殊又岂是信口开河之人,又岂会毫无证据之下说出这番话来,然不成我傻到给你机会杀了我么?”紫曼殊说着,露出了极为狡黠的笑意。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祸水魔仙生死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莉莉安小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莉莉安小姐并收藏祸水魔仙生死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