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祸水魔仙生死劫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弃妇

第一百八十九章 弃妇

作者:莉莉安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离开城郊,重新回到皇都的时候,天光大亮,空气清朗,街市繁闹如常,只是长轩府里闹翻了天。二夫人一夜暴毙,长轩岸迁怒于夏榴月,夏榴月此番终究不愿再忍气吞声,她带着阿省走出了长轩府,恰恰遇上了门前的紫瑛和瑾誉。

    夏榴月带着阿省向前来,同紫瑛行了一礼,紫瑛便道,“你这又是要往哪里去。”

    “他长轩岸不愿留我,我也不愿留在夏府,天大地大,自有我和阿省的出路。”夏榴月叹道。

    紫瑛便说,“可你一个妇道人家,又带着个孩儿,诸多不便。且说大人可以忍,可是委屈了孩子怎么是好呢?”

    阿省素来是个懂事乖巧的孩子,听了紫瑛这般说,便来拉着紫瑛的衣袖道,“姨母不必担忧,阿省已然不是个小孩儿了,无论走到哪里,我都会保护娘亲的。”

    紫瑛闻言,眉目里柔软了几分,低头来抚摸着阿省的头,道,“不久以后,你娘亲的腿恐怕又不能够走了,你可愿意好好照顾你娘亲?”

    “嗯,我会给娘亲端茶递水的。”阿省贴心地点头说道。

    紫瑛遂弯着唇,笑道,“可是外公外婆也很想念你娘亲的。”

    阿省闻言,皱了皱眉,道,“外婆上回还要杀了我娘亲的呢。”

    “外婆病了,并不知道她自己在做什么,你可以原谅她么?”夏榴月俯身,蹲着与阿省同高,又抱着阿省问道。

    阿省犹疑地看着夏榴月,再看了看紫瑛,紫瑛遂道,“小孩子,时间久了就好了,现下也不必逼他。但依我说,你们还是回夏府吧。好歹你还是爹爹的女儿,阿省也是爹爹的亲外孙啊。爹爹年迈,很多事也顾得不周全了,倘或有你在,我还放心一些。”

    夏榴月望着紫瑛,却道,“当初你被长轩家悔婚,是我娘亲不让你重回夏府的。如今我也落了个弃妇的下场,试问我又有什么颜面回去呢?”

    紫瑛便道,“那件事过了很久了,我早就不大记得了。何况,我如今……”紫瑛说着,眸光往身后一瞟,夏榴月也早就注意到紫瑛身边这个气度不凡的男子,就像是神庙里会移动的玉像一般。

    夏榴月遂拉着阿省的手,让他冲着瑾誉道,“还不快见过姨丈。”

    瑾誉闻言,淡雅一笑,抬手抚了抚阿省的眉目,道,“将来,也必当为王侯将相。夏二小姐好福气,这孩子也是好福气。”

    “姐夫过誉了。”夏榴月说着,原是要屈膝行一个礼,又想起自己如今只怕连膝盖在哪里都不知道。但是因为脑子里想了,动作也做出来,竟然就这么轻轻松松地完成了。夏榴月正惊奇,风撩过她的裙摆,影影绰绰间看见一截白希修长的小腿,宛如重生。

    阿省也惊道,“娘亲的腿,娘亲又有腿了!”

    紫瑛回眸看着瑾誉,瑾誉却笑道,“没什么,给小姨子一个见面礼。说起来,你不是要和我一起去一趟夏府么?父亲母亲喜欢的东西我都备好了,怎么走?走着?”

    瑾誉拉着阿省的小手一路上跑跑闹闹地走着,丝毫不是一个天族太子的架势,反而就像寻常人家的姨丈一般。唯有紫瑛和夏榴月相携着走在后头,夏榴月知趣得狠,没有打听过半句瑾誉的身份,紫瑛也乐得不提。只是,紫瑛这一世,何曾与自己的姐妹这般亲近的逛一逛街市,也不必再轻纱敷面,光明正大地走过所有人的目光。

    偶有马车经过,夏榴月还会护着紫瑛的手腕,道,“姐姐小心。”紫瑛就抬眸冲着她笑,原本就是亲姊妹,当风拂乱了夏榴月的长发,紫瑛就抬手替她理了理,紫瑛笑着说,“小时候,你是夏府的宝贝,而我却总不在夏府。在别院的时候,隔壁家的姊妹相互打闹,我多羡慕。每天清晨都听到他家的妹妹,要闹着姐姐给她扎头发,我当时也学了好多种发髻的梳法,可是一次也没有给你梳过。”

    夏榴月闻言,眸子里有泪水在盈动,遂叹道,“我在夏府又如何,因为你不在,夏家那么多对于大家闺秀的规矩全都落在我一个人身上。爹爹给我请了夫子,一个又一个。琴棋书画,若是哪一样学得不好,就没有晚饭吃。即便有晚饭吃的时候,大家小姐浅尝辄止的礼仪也在那儿,我那么喜欢吃桂花糖,嬷嬷说吃多了牙齿不好看。过年的时候,别人家的姑娘和姐姐一起,姐姐偷偷给妹妹买桂花糖吃,我却没有姐姐为我做这些。我问母亲,为什么我不能和姐姐也这样。母亲说,那不是你的姐姐,你没有姐姐,你自己就是姐姐,你还有个弟弟,你看你从来也不知道好好照拂你弟弟,你弟弟倒和那个野丫头好。”

    紫瑛第一次听到夏榴月说这些,日光照耀在她晶晶亮亮的眸子里,好似她们都还是年少的时候。紫瑛路过卖桂花糖的铺子,给夏榴月买了一块,她欢天喜地地捧在手心里,笑得比过去任何一种被礼教束缚的微笑都灿烂。

    “其实,还有一件事,你一定不记得。我自己也记得不清了,有一年春节,嬷嬷教我绣海棠花。我绣了一条特别漂亮的帕子,我得意洋洋地去找母亲,母亲的妹妹来了。母亲的妹妹送了一条领巾给母亲,绣得也是海棠花。我才知道,春节的时候,是姐妹互送海棠刺绣的时候。我偷偷带了一条,放在别院的门口,我想你一定没有收到。”夏榴月说着,叹了口气,又道,“说来说去,我怕如果我和你像姐妹一样,母亲就不喜欢我了。何况当时的你,又是皇都的妖星。”

    紫瑛叹道,“你送过我帕子?”

    “嗯啊,但是没有拿到别院里边去,也不知道流落到哪里去了。算了,小时候乱绣的,应该也不好看。”夏榴月说着,又道,“姐姐,今年春节的时候,我再给你绣一次吧。”

    紫瑛握着夏榴月的手,从来没有觉得这般温暖过,她又说,“等你和姐夫也有了孩子,我们阿省也有姐妹兄弟了。多好啊……只怕,阿省高攀不起姐夫的孩儿呢。”

    紫瑛望着瑾誉,他把阿省举在肩上,阿省左手拿着瑾誉给他买的糖葫芦,右手拿着瑾誉给他买的风车,笑得尤其欢快。紫瑛便道,“你看,他多喜欢阿省啊……”

    夏府从来没有这般热闹过,哪怕是从前将夏榴月嫁出去的时候,夏老爷也没有眉开眼笑到如此地步。夏老爷抱着阿省坐在院子里,玩着木头车子,那个不知来历的新女婿在厨房里叮叮当当地忙着晚膳,却不需要一个下人的帮忙。

    夏夫人和紫瑛,还有夏榴月坐在庭院里的一个草亭里,下人端来几碟子小食。夏榴月仔细剥了一个蜜桔,先分了一半给夏夫人,余的又和紫瑛一人一半。夏夫人望着她姊妹亲昵,遂笑道,“我从前总说,你们原本就是姐妹,却总是吵得不可开交,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如今再看你们,果真是都大了。”

    紫瑛拉着夏榴月的胳膊,对着夏夫人道,“谁家的姊妹还不吵的么?”

    夏榴月垂着眸光,也笑道,“可不是么,猫猫狗狗在一块还吵呢,何况是我们。”

    夏夫人便叹道,“如此,我也就能放心地走了。”

    夏榴月抬眸,望着夏夫人道,“大娘要去哪里,这夏府之中的事务还是需要大娘打点的。”

    “榴月,打小我便觉得你聪明,比起紫瑛很稳当一些。你可还记得,第一次你看账本的时候,就把那些陈年的帐说得一清二楚,吓得那几个掌柜脸色都白了。”夏夫人说道。

    夏榴月却道,“我那是胡言乱语的,回去还被我娘给训了。”

    “你娘才不管哪间铺子盈利,她只管账面上好看罢了。”夏夫人笑着,又把手中的蜜桔搁下,才道,“夏府的事儿,交在你手里。我和你爹都很安心。你莫看你爹如今是容光焕发,只怕时日也是无多了。”

    夏榴月闻言,心口一阵哀痛,紫瑛也觉得难过,夏夫人遂安慰道,“我们凡人终究是逃不过一死的,早晚而已。”又侧目看着紫瑛,道,“你却不一般,那位莫涤深公子也不一般,凡世里,我们这样的凡人能够遇见你们,是我们的幸事。”

    “紫瑛,就因为你还肯唤我一句母亲,我且与你说一句,有些事不可执着。你有他可以依靠,就应该事事都与他说清道明,才不枉费他对你的一片真情。”夏夫人说着,眉目越发清淡,原本扶在紫瑛手臂上的手,也愈发的轻,轻到仿佛没有任何重量。

    紫瑛顿觉得事情不妙,才要起身叫瑾誉的时候,夏夫人的身体依然淡却到消失不见。夏榴月惊得说不出话来,紫瑛扶着石桌,轻轻一叹,两行清泪落下。那边在院子里玩耍的阿省也忽然跑过来,拉着夏榴月道,“娘亲娘亲,我怎么也不能把外公叫醒,你去看看吧。”

    夏榴月闻言,随着阿省疾步走了过去,紫瑛也跟在身后。她们看见,阳光暖暖地铺展下来,铺展在那张藤椅上,而她们的父亲安详地躺在那里,眉目上没有丝毫皱褶,唇角还牵着一丝淡淡的笑意,手里握着阿省玩的木头小车。

    紫瑛侧目,与夏榴月相视一眼。夏榴月还是没有忍住,慢慢走过去,轻轻拍了拍夏老爷的肩膀,道,“爹爹,爹爹?”

    夏老爷没有应答,手中的木头小车滑落,车轱辘与地面摩擦而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小车一直滑到不远处瑾誉所站的位置,他俯身拾起那小车,托在掌中,默默地念起了往生咒。

    因为紫瑛已然恢复了幻焰神女的身份,实在不能够为夏老爷和夏夫人发丧,只是在瑾誉的陪伴下,看着夏榴月操持了一场隆重的葬礼。一夜之间,一时荣耀的皇都夏家,所有的重担全都落在了夏榴月一人身上,她却把握得那么好。

    那场丧宴上,来往的宾客无不赞叹夏榴月的能力。自然长轩家也是来人了,长轩岸领着几个他所谓的朋友前来吊唁。紫瑛和瑾誉在灵堂后头,正忧心忡忡,就看见长轩岸身后的那所谓的朋友,分明就是了落。

    了落换了凡人的粗布蓝衣,却依然掩盖不住他身上的气质,只不过过去披散的长发,如今绾了个齐整的发髻在脑后,显得干净精神了许多。紫瑛回眸对着瑾誉,道,“他怎么会在这里?”

    瑾誉却笑道,“这样也好,总好过我们特意去找他强。”瑾誉说着,眸光淡淡的。

    不多时,长轩岸上了三柱清香,便对着夏榴月道,“你我好歹也曾经是夫妻一场,倘或你需要帮什么忙,且尽管对我开口。”

    夏榴月道,“不必劳烦了。”

    “阿省……”长轩岸轻柔地唤着着,走到夏榴月的身后,想同阿省亲近,阿省却跑开了。长轩岸扑了个空,颇有些尴尬,便抬眸看着夏榴月道,“今日我来,还有一件事,我这位朋友想见一见你姐姐。”

    “我姐姐因为我父亲母亲忽然辞世,悲痛欲绝,正在内堂休养,只怕不便见客。”夏榴月说着,眸光冷冷地望着长轩岸。自打被他赶出长轩府以后,那些所谓的夫妻恩情,早就一扫而空。就连夏榴月当初动用术法弥补断脚,而对他产生的内疚之情,也除的干干净净。

    长轩岸见夏榴月如今的态度,心底也了然他们之间已到了恩断义绝的地步。然而,长轩岸也并没有什么遗憾惋惜,他只是说道,“是你把你姐姐带到长轩家,是你害死了宋鲤睛,这位道长说,只要找到你姐姐,他就能够让宋鲤睛死而复生。宋鲤睛的命,到底是你们姐妹俩欠了我的,迟早要还的。”

    “我说了很多次了,那夜是宋鲤睛执意要见我姐姐的。我姐姐无缘无故被人掳到后山去,我尚没有同你计较,你却为何要这样苦苦纠缠。何况,我姐也说了,没有人杀宋鲤睛,她是自杀的。”夏榴月据理力争道。

    长轩岸一拂袖,一副无赖的做派,道,“我不与你说这些,你且把你姐叫出来,我同她说。”

    夏榴月在前头与长轩岸纠缠不清,紫瑛觉得十分烦闷,遂回眸想问瑾誉拿个主意。瑾誉却在那一刻,低头吻上她的唇,道,“你说,我要走要打个招呼,这个算不算?”

    紫瑛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然而当了落用术法撩起长长短短的白帐之时,紫瑛便显现于人前。紫瑛想既然了落已然出手了,她也是无处可躲的,遂大大方方地走到人前来。因为被了落的术法所激,紫瑛眉目间那朵‘幻焰牡丹’的印记慢慢地显现出来。

    了落望着紫瑛,笑道,“原来你已经恢复了幻焰的身份,那么你见天君的日子也就在眼前了。”

    紫瑛望着了落,脑海里迅速翻涌起所有关于了落的记忆。了落是当年那几位上神之中灵力与修为最强的一位,了落的心里大约装着的是琉璃,琉璃也是因为了落的教习才那样快盛至上神。说起琉璃,应该是斓裳和斓星的大姐,一样都是生于星海之岸的,但琉璃是托生于星海女神,斓裳和斓星是直接由星海而生的。当年,星海女神尚在的时候,曾经许诺会把自己的其中一个女儿配给了落,了落虽未直接说出事哪一位,但大抵所有人都猜到了落属意的是琉璃。

    了落喜欢琉璃,是天宫一个不算秘密的秘密。纵然众仙都很清楚,但了落不说,琉璃不问,就那样暧昧不清了几许时光。后来,出了幻焰焚花神殿之事,幻焰受罚之事,幻焰贬谪之事,这一等事之中,四位上神却终归都在极力劝瑾誉不必再被幻焰拖累。

    然,他们再如何苦口劝说也只是徒然。紫瑛如今想起来,倒并不怪责他们,只是没想到她在天宫的时候也总是躲着他们了,她知道即便她没有惹出火烧花神殿这一桩事,这几位也断然不会答应她作为瑾誉的太子妃而存在在绮舞宫的。

    只是幻焰的出身太不光彩,虽然瑾誉常说自己的母亲也是个妖类,只不过天君要他做太子,才将他的身世洗白,硬生生地安了个谨书天妃做他的生母。瑾誉从前就说过,既然为了成为太子,把他的生母都给改了,那么为何不能为了让幻焰成为太子妃,而把幻焰的生母生父一事也给掩盖了。

    说来说去,天君不喜欢的只是因为他太爱幻焰了。

    紫瑛思及此,也难免觉得无奈。但谁也不能够违背天君的旨意,她和瑾誉偷偷摸摸地相恋了这么几年,却终究也有到头的时候。四位上神当初也是奉了天君之命,亲自监察惩罚幻焰一事。

    故而,紫瑛仍然还记得,当初将她打入天宫玉冰牢里的还是面前这位了落。

    紫瑛遂对着了落,道,“了落上神提醒的是,的确幻焰也许该回天宫,拜见天君陛下了。不过在这之前,我却要替天族先收了几位堕仙才有脸去,不是么?”

    “幻焰神女,如此说,也就是一定要与了落为敌了?这样也好,我原本就不希望瑾誉殿下,同你在一起。从前你倒没有得罪了我什么,我并没有发难借口,既然你杀了我的入室弟子宋鲤睛,我找你讨命,殿下也不会有所微词了吧。”了落说着,抬手做出打架的阵势。

    紫瑛却噗嗤一笑,道,“了落上神是果真忘了瑾誉哥哥的性子了么?纵然,我今日杀了上神你,瑾誉哥哥也不见得会如何罚我,大不了想个法子把你复生了就是。不过,如果你伤了我,我不知道瑾誉哥哥怎么罚你!”

    了落冷哼,道,“如今,我都到了这个田地了,除了死,也没什么别的更可怕。何况,我连死都不怕。”

    “为了琉璃去救一个你根本不熟悉的斓星,又要为斓星抛却上神的冠冕,甚至连性命都不要了。你觉得你这样的爱,琉璃会懂么?”紫瑛问道,眸光扫过了落的眸子,看到了一丝动摇,他的手上蓄积的术法之光,竟然也有一瞬间微弱下来。

    紫瑛又道,“倘或琉璃是喜欢你的,她怎么舍得你为她抛弃那么多。倘或她是懂你的,她便不会这样安然地享受着,而不做任何劝慰。”

    “你又怎么知道她没有劝过。”了落听紫瑛这么一说,心上一痛,眉间却也不自觉地皱了起来。

    紫瑛知道了落是被她戳中了痛楚,回忆倒转回千年前,便又道,“其实,你难道不记得有一日,琉璃在瑾誉殿下的绮舞宫内,做的那些事么?”

    “什么事?”了落皱眉问道。

    紫瑛神秘一笑,道,“你是忘了,还是根本只是假装不知道呢?”

    了落没有说话,紫瑛便又道,“天君为瑾誉哥哥定的生辰时十二月廿六,可是我知道瑾誉哥哥真正的生辰是正月初七,彼时我无心的一句话,倒让琉璃深深地记在了心里。琉璃在正月初七那一夜,亲自布了一桌子菜在绮舞宫等了一夜。可惜,我和瑾誉哥哥约好了,在花神殿的玉溪旁,饮酒小酌一番。那一夜,瑾誉哥哥喝醉了,是净月来扶他回的绮舞宫。原本,我不会再去一趟绮舞宫的,因为瑾誉哥哥的外套落在了我的花神殿,我亲自送过去了。琉璃等了瑾誉哥哥一夜,等到的是略带醉意的瑾誉哥哥,也许是瑾誉哥哥醉了,却没有那么快反应过来,被琉璃那么轻轻琢了一口在脸颊上,看见的可不止是我一个呢。”

    了落闻言,攥紧了拳头,额上的青筋暴跳。

    紫瑛遂笑道,“其实,输给殿下,并不算丢人啊。”

    紫瑛言罢,抬眸望着慢慢失去理智的了落,抬手凝了一朵火焰向了落击去,了落因为一时失神而毫无防备,被紫瑛这一击,是结结实实地打在胸口上。了落狠狠地吐了一口鲜血,望着紫瑛道,“幻焰,你!”

    紫瑛扬着笑意,道,“你不是说取我的命么?我不过是先下手为强。”

    了落冷笑道,“没有殿下,你以为你这样就可以打败我么?”

    紫瑛遂道,“我没有想过打赢你,我也知道我打不赢你,打伤你起码回头瑾誉哥哥来救我的时候,我还可以和他炫耀一番。”

    了落闻言,抬手凝起紫白色的术法,宛如一柄光华凝成的透明的伞,旋转着向紫瑛袭来。伞沿锋利如刀,紫瑛倾身一躲,几缕长发还是被割了下来。紫瑛飞身而起,那伞奋起直追,直到把紫瑛罩住,将紫瑛从半空压了下来,压在地上,不得动弹为止。

    紫瑛干脆蹲坐在伞底下,问道,“了落上神这种术法,我可是第一次见,算是开眼界了。”

    了落没有应答,抬手轻轻一收,将那把伞一合,靠在手上,如此便拂袖离去了。目睹了一切的夏榴月终于忍无可忍,走上前去拉着长轩岸,道,“我不管你的朋友是什么人,他抓的可是我的亲姐姐,你若是不让他放了我姐姐,我夏榴月是不会放过你的?”

    “你还能拿我怎样?夏榴月,你已经被我休了,你可忘了!”长轩岸轻蔑地笑道,抬手指了指夏榴月的鼻尖,又道,“宋鲤睛会回来的,以后还会成为我长轩岸的夫人。夏榴月,到时候,我会请你来观礼。”

    “长轩岸,我与你之间,怎就到了这样的地步。想我对你千依百顺,竟让你如此得寸进尺么?!”夏榴月气得嘶吼起来,然而一个女人若是发狠,却也不是可以小觑的。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祸水魔仙生死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莉莉安小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莉莉安小姐并收藏祸水魔仙生死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