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祸水魔仙生死劫 > 第二百一十一章 偏爱狐狸

第二百一十一章 偏爱狐狸

作者:莉莉安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雨晴找到后院来的时候,正巧遇上公子深满脸彩污地抱着那只小狐狸,苏雨晴还觉得十分抱歉,上去便连连和公子深赔礼道歉。一旁的她却开怀笑道,“妖王不必客气,你不知道我们公子深是多久没有这样开怀过了,还亏了这只小狐狸呢。”

    苏雨晴讷讷地道,“这狐狸自幼顽劣,大抵也是承了公子的灵力,也比别的狐狸娃娃聪明一些,成日就是闹个没完,倒是扰了公子清净。”苏雨晴一面说着,一面抬手去公子深怀里扒狐狸,又道,“我这便带它走。”

    苏雨晴的话音才落下,那狐狸爪子深深地嵌在公子深的衣襟上,尤其用力。苏雨晴狠狠一扯,却扯裂了公子深衣襟上漂亮的青翼刺绣,苏雨晴慌忙松手,那狐狸倒是又得逞地趴在公子深的怀里,还用头蹭了蹭公子深怀中的温度,甚是享受。

    苏雨晴忙道,“这,坏了公子的衣裳如何是好。”

    她在一旁笑道,“妖王莫急,他这身衣裳穿了这么久,也该换洗了,尽是酒气。难得你这只狐狸倒不嫌弃他脏臭。其实,依着妖王的意思,狐狸是公子深所救。按着你们狐族的规矩,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不是么。既然狐狸喜欢公子深,公子深也喜欢它,不若留在锦瓷宫,等养大了,就纳入后亭好了。依我看,她的品相可不差。”

    苏雨晴被她说得一脸尴尬,这可是她们狐族最出色的一只小狐狸,将来是要承袭她的妖王之位的,她可怎么舍得。

    公子深便道,“妖王不必听她胡说,她就喜欢开玩笑。”他说着,偏过头来对着她道,“我不是与你说过,若是我娶了你,就会散尽后亭的。你怎么倒这么着急给我找妾侍呢。不过是因为我有孝在身,婚事需得延迟,并不是我没有诚意,你可是生气了?”

    因为苏雨晴在场,她到底是女儿家,颇有些娇羞,遂道,“你说什么呢。我不过是喜欢这只狐狸,见你也喜欢它,所以才想把它留下的。”

    公子深闻言,抬手轻轻地拍了拍狐狸头,亲手将狐狸交还给苏雨晴,道,“妖王好生照顾她吧。等来日,她长大成人,我还想去看她的成人礼。”

    苏雨晴笑了,说,“这小丫头能得到公子深的亲睐,确然是她的福气。”

    公子深淡然一笑,便道,“可起了名字?”

    苏雨晴摇头道,“还未曾,狐族的规矩,是行了成人礼以后才起名字的,届时如果能得公子深赐名,那便是莫大的福分了。”

    公子深便道,“那就等到时候再说吧。”

    苏雨晴闻言,自是礼仪周全地抱着狐狸走了。那狐狸落在公子深衣襟上的爪子印倒是很深,他垂眸看了那爪子抓破的痕迹,却没有丝毫怒气。眸光又扫过地上碎得七零八落的瓷片,只是微微皱了皱眉,一旁的她还踩着刀尖,取笑道,“哟,今日心气倒是很顺么?若是换了过去,谁动了公子深的瓷器,好歹也得罚下一层皮来的。”

    公子深却道,“那个瓷瓮的确做得不好,若是狐狸不把它拍碎了,我自己也是要砸的。”

    她又说,“那你倒是与我说说,那狐狸你可是真的喜欢?”

    公子深想也没想,轻轻嗯了一声。

    她又道,“那你又是为什么喜欢那只狐狸的?”

    “有什么为什么,就是看着顺眼,觉得可爱阿。抱着手里也挺暖和,眼睛生得漂亮,毛亮也顺,爪子够锋利,鼻子最灵敏,竟然还知道我那么重酒气下,衣襟里藏了块糖,你知道了吧,它不肯走就为了那颗糖,我趁苏雨晴没注意,偷偷塞给它了。不然它哪里肯就跟着苏雨晴走呢……”

    他说起一只狐狸来,竟然如数家珍,滔滔不绝,眉眼也雀跃起来。她遂拉着他的手臂,摇摇晃晃地撒娇道,“看吧,看吧,你说一只狐狸的好,都比起说我的好来得多了许多呢。”

    “萦鸯,你这是要拿自己堂堂魔族公主的身份,和一只狐狸比么?”他忽然停下来,认真地问她。

    那一刻,她默默地望着他。她从来不知道一向温润如玉的公子深,竟然会生气。她很确定他是生气了,眸子里沉淀着冷静肃然与素日里的温雅文静大不相同,至少是第一次让她觉得冷。可是,她却不想因为他的生气而服软,或就此罢休。如他所说,她是魔族公主,她不懂得示弱,尤其是在一个一向宠她的人跟前。

    她说,“你终究还是说不出为何喜欢那只狐狸,可是你说你喜欢我的时候,原因那么明确,因为我是你的妻子,对么?”

    他果然还是因为她的这一番话皱了眉,他说,“好了,萦鸯,不要无理取闹好么?”

    她淡淡说道,“的确,连我自己也觉得这件事同你争论,是在无理取闹。我其实也不是一定要争赢什么,只是希望你看清你自己的心。”很少有人能够看穿他,有时候他的计策连他的父母也觉得出乎意料,当然除了计策以外,他的感情也鲜被人知,那副永远温柔谦和的模样,还以为这世间的忧愁与他无关,这世间的愤懑也与他无关。

    然而,她却对他说,“你这样的人最为情冷,待谁都好,待谁都重,却没有一个是最好最重的人。你且问问你自己,你肯为魔族舍命,可敢为谁舍了你的心?”

    她不曾想,后来他的确为她舍了心,但终究也不是真正舍心,只是借她一用罢了。然而,她的这番话却不是真的伤了他的心,而是点醒了他的心,以至于他并不想承认。他拂袖离去后,时常站在锦瓷宫的最高处望向白雪山,偶尔会想起那只小狐狸。他以为也只是他的母亲去后,心上空落,一时起了兴致豢养个宠物聊以打发时间。

    她为他找了各种奇珍异兽来,终归没有他能够看得上的。她也早就看破了,却还是为他做了这么一番事务,也终于把爱上他的念想绝了个彻底。她也不是没有想过要对他动心,只是她太聪明,聪明的保护自己不轻易爱上不是彻底爱着自己的人。

    可是,她又怎么会想到,当爱真的发生的时候,对方的爱与不爱,却不是那么紧要。紧要的只是那一腔管也管不住的情感,非要往那个人身上泼去,像拦不住的一场暴雨,只为他一个人而下。那便是她真正遇上了瑾誉以后的事儿了。

    然而,这场梦里始终是没有出现过瑾誉。梦境的尾声,是多年后,至于多少年,却并不知道。反正是很多很多年以后,公子深娶了她。她披着魔族盛世红妆坐在那顶奢靡的花轿里摇摇晃晃地嫁到了迁至白雪山的锦瓷宫,他的后亭里果真只有她一位王后。

    白雪山无尽的落雪深处,那静谧的红梅林,窜出一只七彩斑斓的狐狸,像极了当年打翻了公子深的彩墨的那只。她走过去,低头和狐狸打招呼,狐狸却还不会人语。他从她身后缓步走来,走到她近前的时候,眸光落在那只狐狸的身上,终究没有半句言语。

    然而这一幕,其实无需言语。因为她已经看到他眼底久违的欣然,她问他道,“反正从前你也一直想要一只宠物,无奈天南地北却找不到你合眼缘的。你看它自己一个孤孤单单地在这红梅林里流窜,怪可怜的。一定是苏雨晴走的时候,忘记带上她了吧。”

    “那就带回宫里吧,反正宫里地方大,不会委屈了你。”他说着,俯身下身来,修长的手指划过狐狸的唇边,被狐狸的舌头轻轻舔着,他的唇又不自觉地上扬。

    她就在他们身侧,却不知道为何总有一种孤独感,仿佛他与狐狸才是一个世界的。彼时,寒风萧瑟,拂落的红梅落在雪地里,白与红的撞击,苍然的格外苍然,鲜艳的格外鲜艳。好似她站在雪地里,他却怀抱着那只狐狸,生怕冷了她一般。

    她走过去,像是强自挤入他们的世界,挽着他的手道,“你别走那么快,我可冷了。”

    他停下脚步,单手托着狐狸,另一只手取下身上的披风,递给她道,“好好披上,别着了风寒。”另一手却已经把狐狸再往怀里揣了揣。

    他待她的确好,什么都舍得给她。他的披风,带着他的体温,暖和着她的身上,却没有暖到她的心上。因为最温暖的地方,他留给了那只狐狸,她与他逗趣道,“你把你的心都给了这只狐狸。”

    他却笑道,“你说什么呢,不过是一只狐狸,我怜它弱小罢了。”

    从前怜它弱小,你把魔灵都分给了这只狐狸。她这样想着,却没有说出口,只道,“和你开个玩笑呢,我还不知道它是只狐狸么。不过,若是苏雨晴回来寻,你可把它交还给苏雨晴呢?”

    “那也问问它可愿意再跟着苏雨晴了,连自己的族人都能落下,真是!”他竟然为了一只狐狸,抱怨了一族妖王。关键是,他何尝抱怨过谁,抱怨过什么。

    她没有说话,淡淡笑道,“公子可记得当初娶我的诺言,你的后亭可只能有我这么一个妻的。”

    “自然不会忘。你怎么忽然唤我公子,不是都叫我阿深么?”他说着,笑了笑。

    她摇头道,“没有,就是忽然想提醒你一下。”

    他却说,“你在担心这只狐狸么?它还这么小,待它可幻化人形的时候,你我都老了。恐怕要做个养父母,替它寻个好婆家了。”

    她低着头笑了笑,柔声问道,“阿深这话,是要与我白头偕老么?”

    他便说,“不然呢?或者你肯给我生个孩儿,将来就把狐狸许给我们的儿子也不错的。”

    她娇羞地埋下头去,一直默默地跟着他的脚步,一步深一步浅。

    梦境在此处戛然而止,梦里的萦鸯依然是公子深幸福的妻子。然而,梦醒后的萦鸯却并不留恋这个梦境,她望着公子深笑道,“你看,如果当初一切都按着我父君的安排,现下的我们也许就如这个梦里的我们一般。不过,这世上原就没有早知道,更不会有后悔了就可以重来这样的事儿。尤其是在你我之间没有。”

    公子深点头,叹道,“萦鸯,若是我说,我也会遗憾,你信么?”

    萦鸯点头,又看着彩嫣,见她眸子里的泪水已然湿了面颊,她却走过去,抬起衣袖拭干她的脸,道,“你终究是不够成熟,也许就是因为你的这份稚嫩,才使他格外看重吧。”

    彩嫣含泪道,“你的梦境里,不是预示着你终将成为他的妻子么。好了,我知道了,我会挑个时间走。”

    “走?去哪里?白雪山?”萦鸯笑着,又道,“他果真会把锦瓷宫搬到白雪山去的,可能魔族就要失去一个魔帝,倒是你们妖族的造化。”

    “人你也要,我家你也要阿!”彩嫣一边哭,一边怒吼道。

    萦鸯回眸望着公子深,道,“你果真喜欢这样心思简单的姑娘多一些,只是难免要让你头疼一些。从前,我或许就是从不让你头疼,才没有最终走到你的心里去的是么?”

    “不是,萦鸯,我其实……”公子深正打算解释,却还是被萦鸯打断道,“不要说!我知道,你这个人,一贯的不愿意伤害任何人。可是如果你决定要伤害一个人的时候,便会在那场伤害到来之前,不断地满足那个人的愿望。可是,也正是如此,那个人才会伤的更重。”

    萦鸯对于公子深的了解,的确是透彻,有时候比他自己都透彻。

    他默然望着萦鸯,萦鸯便笑道,“我知道,你唤醒我,并不是真的要成就我的梦境。而是因为你还念着过去我们的情谊,所以你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我死去。何况,梦已经醒了,我没有奢望你果真娶我,我知道什么是错过,不如把美好留给自己。”

    萦鸯说罢,回眸对着彩嫣道,“阿深救了我的命,我欠了他的恩情。所以,我不会破坏你们的幸福。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就是当初阿深用魔灵救了的那只狐狸,我看见他的心在你的心里,所以没有什么会比你在他心里更重要的了。难道,到了这样的地步,你还要怀疑他么?他原本是下一届魔帝,为了你,他放弃了与天族对抗,不再过问魔族中的任何一件事,其实这就等于他放弃了魔帝的位置,你懂么。若不是今次为了救我,我想他不会再踏进墨海了。”

    彩嫣听到此处,心头一滞。她回眸去看公子深,他就站在那里,那么安静的等待,却是那么深沉的爱。彩嫣走过去,慢慢地抱紧他,他果然还是如从前一样拥她在怀里,小心而珍稀,每一寸触及,都那么真切。

    他说,“你知道了原委,还会跟我回锦瓷宫么?”

    彩嫣笑道,“还是把锦瓷宫搬去白雪山好一些。”

    他哑然失笑。

    萦鸯又举步走到瑾誉跟前,问道,“萦鸯还有一事不明白。”

    瑾誉对着紫瑛乐呵呵地说道,“作为这段往事的配角的我,还以为可以一笔带过就算了。”而后,又对着萦鸯沉着面色,俨然一副天族太子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容色,慢条斯礼道,“萦鸯公主请问。”

    “既然殿下早就知道阿深的计谋,为什么迟迟没有对阿深出手,又为什么没有想过要为净月宫那些死去的上仙上神么复仇?”萦鸯问道,眸子里还是显露了担忧之色。

    瑾誉望了望正沉静在幸福之中的公子深,叹道,“他伴着本君的时日也不短,本君很难说对他没有丝毫的不舍,虽然男子之间,言及不舍多少有些奇怪。但确然不舍,不舍将才,不舍昔日情谊,不舍知己难求。倘或论及为护净月宫而丧生的那些上仙上神的话,本君也的确不忍不舍,但却也不是杀了公子深,便可将他们复生。既不能复生,杀之无意。”

    瑾誉说着,回眸看了看紫瑛,又道,“何况,据本君所知,他并没有下令杀害那些上仙上神,也是绿惜妄自为之。他从头到尾,想要窃得的不过是幻焰的所在之处,以及天族攻防之势罢了。不过,很大一部分时间他被本君抹去了记忆,以至于他的初衷拖沓至今还未实现。”

    “敢问殿下又是如何得知他没有下令杀害净月宫的上仙上神的呢?”萦鸯问道,又猜度道,“难道殿下只是凭他一面之词便信以为真了么?”

    瑾誉摇头,笑道,“本君没有问过他,何以凭他一面之词呢?以本君所识得的公子深,或是贺芳庭,是重情重义之人,何况以他的才智,不会傻到与本君为敌。因为与本君为敌,是一件费力的事儿,本君和他也不知道最终的胜负如何。不过,说到底,天族与魔族为敌,也许是魔帝欣然向往之事,却不会是公子深欣然向往之事,他或许会乐意捧着太平盛世,安享年华。可他却更乐意置身世外,逍遥自在,这才是最真实的他。”

    萦鸯勾唇笑道,“从前,我一直觉得懂阿深的只有我一个,原来遥在天族,还有一位瑾誉殿下。难怪他宁愿违抗我父君的旨意,也不愿与你为敌。他曾说,今生最大的对手便是瑾誉,虽然瑾誉于他而言是后生,但后生可畏。他还说,今生最愿结交的也是瑾誉,虽说瑾誉是后生,但却比那些同龄的草包,有趣得多。我曾有一阵子觉得他对你不一般,如今见了这位姑娘,才总算放下心来。”

    紫瑛闻言,遂笑道,“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有这样的感觉,不曾想我萦鸯妹妹竟然也是这般想的。那就怪不得我了,瑾誉哥哥和芳庭哥哥应该好好自省才是。”

    瑾誉挑眉道,“自省?我觉得自省还不如自证比较好!”

    紫瑛听出了话中之意,赶忙打着哈哈,笑着笑着凑到萦鸯身侧,拉着萦鸯的手道,“那个,姐姐,或是妹妹,我们从来没见过,现在见了,那就去好好聊聊天,不和这些男子参和在一处才是。那个,我宫里有上好的那个什么茶,走走,去我宫里喝。”

    萦鸯笑道,“说起来,也许我才是姐姐。”

    “不对吧,父君的初恋是我娘亲,花神凝珀阿。所以,我应该先于你们几个出生的丫,你的娘亲不是思缕魔妃么?”紫瑛问道。

    萦鸯遂道,“方才人多,我不便多说,其实我娘亲并不是思缕魔妃。我为何会和阿深有那样厚的情谊,因为我出生在阿深所在的宫殿里。我的母亲是阿深母亲的侍婢,那时候我们父君也是个公子,去阿深父亲的宫中游玩,醉酒和我母亲有了我。因为我母亲不愿与父君在一块,生了我以后,便远走他乡了,也不知去向。在魔族,这本来也没有什么,所以在父君还不是魔帝的时候,并没有太介意,我又喜欢和大我一些的阿深一块儿,父君便把我留在了那里。到我成年以后,父君成了魔帝,封我为长公主,只是因为我的确年龄最长。记录魔史的几位官员都特别看中长公主的身份,我父君无奈,便只好隐了那桩旧事,说我母亲是思缕魔妃了。”

    紫瑛闻言,恍然道,“所以,你和公子深,都比我和瑾誉哥哥大了许多。”

    萦鸯笑道,“是阿,若是以凡人的年纪来算,你和瑾誉殿下可以唤我和阿深,阿姨或者是叔叔了。”

    紫瑛一时溜嘴道,“那你怎么敢喜欢瑾誉哥哥。”

    萦鸯笑道,“怎么不能,魔族或是天族何时讲究过年岁这样的事儿,要说你的母亲花神凝珀不是也比父君大么。”

    紫瑛被萦鸯这么一问,也的确是哑口无言,遂又道,“那你现在究竟是喜欢公子深,还是喜欢瑾誉哥哥。”

    “阿深一定不会是我的了,至于瑾誉殿下么?反正我当初也那么痴情了一段,现下再痴情回来,也没有什么丢人的。该丢的也都丢尽了。”萦鸯说着,笑了起来。

    紫瑛便惊道,“合着你原本对瑾誉哥哥死了心要去寻你的阿深,现在对阿深死了心,回头再要对瑾誉哥哥用情。那个,你有没有想过不再在这两者之间选择了,其实六界之大,难道还没有姐姐你看得上么?”

    “还能有谁阿,除了他俩,还有更好看的么?”萦鸯问道。

    紫瑛笑道,“可是,瑾誉哥哥也指不定能瞧得上姐姐阿。”

    “瞧得上你,就瞧不上我了么?你倒是自我感觉良好,虽说花神凝珀是当年六界第一美人,可现世的六界第一美人还没有个定论,你怎么知道你一定赢我呢?”萦鸯说着,眼风飘回到身后的瑾誉那里去。

    瑾誉看到她俩回头,遂冲着萦鸯礼貌性的点头,可那微笑该死的好看,紫瑛一个没把持住,手中溜了一个火球就砸了过去。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祸水魔仙生死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莉莉安小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莉莉安小姐并收藏祸水魔仙生死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