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祸水魔仙生死劫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可恨又可怜

第二百二十九章 可恨又可怜

作者:莉莉安小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紫瑛再次醒过来的时候,睁开眼睛,依然是这浩瀚的苍穹,漫天璀璨的依旧是星辉,昏昏暗暗的却是那一只如钩的月。紫瑛试着动了动手指,手上粘着一堆黄沙,一粒一粒地落在脸上,这样真实。

    紫瑛试着起身,看见自己被阿鲁巴航,夜子羌,阿鲁熙,还有腓腓和星华围在一个圈当中,他们几个的术法汇聚起来宛如一顶巨大的洪钟,将紫瑛罩在其中。紫瑛再低头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脚边堆积十分厚的沙石,仿佛站在沙子堆积而成的小山峰上。然而阿鲁巴航他们则是悬浮在半空,尘土把他们盖得灰头土脸。

    紫瑛便道,“是你们用术法将我从那个沙土卷里救出来的?”

    听到紫瑛的声音,第一个收起术法的是夜子羌,然后是阿鲁熙,再是阿鲁巴航,接着是腓腓,最后是星华。他们落地以后,紫瑛站在高高的沙土堆上俯视他们,与他们说话的时候必须用大力气喊出来,紫瑛觉得麻烦,干脆也飞身跃下。

    星华抬手扶了一把落地的紫瑛,紫瑛便道,“沙土卷被你们灭了?”

    星华点头道,“救你果然很耗费灵力,作为感谢……”

    星华的话还没说完,紫瑛遂道,“我是不可能以身相许的,再说以我们的关系,也不适合以身相许啊。”

    星华笑道,“你放心,我怎么可能会喜欢自己的姑姑呢?”

    紫瑛惊诧道,“你竟然知道?”‘

    “我是占卜师,知前生也知后世。只是,长公主殿下,可曾想过你来离疆,是流放。流放其实是做些什么呢?”星华问道。

    紫瑛也有些懵懂,流放,难道不是说让她在这里生活几年便是了。

    星华便道,“离疆有打不完的夜狼兽,只会一拨比一拨更狠,不知道长公主殿下要流放在离疆多少年呢?”

    紫瑛抬眸望着星华道,“未有明确的旨意,也许永远不会回去魔族。也许等到瑾誉哥哥来娶我的时候,我便可以离开这里了。”

    星华遂笑道,“这样也好。”顿了顿,星华又道,“作为感谢……”

    紫瑛望着一望无垠的荒漠,依旧不肯让星华作为感谢的话说完,转了话锋问星华道,“我听说这里原本有个祭坛,供着你们占卜师一族的先祖,眉冷圣母。我想去拜祭。”

    星华眸光微微一震,叹道,“你去不到那里。”

    “为什么?”紫瑛问道。

    星华便说,“因为夜狼兽的老窝就在那里,而夜狼兽的先祖血溅也在那里。”

    紫瑛闻言,忽然沉默了下来,低头看着黄沙上的影子,原来只有星华没有影子。星华竟然没有影子,紫瑛仿佛知道了什么,心口一阵奇异的感觉,再抬眸看着星华,星华依旧是一脸的淡然。

    紫瑛才要问星华一些什么,却被夜子羌一阵尖叫给打乱。紫瑛急匆匆地去看夜子羌的情况,夜子羌满额的汗水,紧紧地握着阿鲁巴航的手,道,“我怕是要生了。”

    “要生了?”紫瑛惊诧万分,又道,“凡人怀胎十月,神仙怀胎三年,可是你这个才多少时日啊?”

    夜子羌艰难地回答道,“仙灵族生产的时辰素来不稳定,从不好说何时生产。仙灵族的孩子一旦在肚子里,便是成形了。”

    紫瑛闻言,急切道,“可是这里,谁会接生呢。只有我一个女子,我也没有生养过啊。”

    夜子羌的面色愈发青,看样子是撑不下去了。腓腓嘶吼了一声,星华会意,便对着紫瑛道,“你去帮腓腓的忙,它是兽没有手,它说你照做就是了。”

    “可是她的话,我也听不懂啊。”紫瑛正在犹疑,星华拍了紫瑛的耳朵一下,紫瑛仿佛瞬间能够听懂腓腓的话了。原来腓腓的声音,这样清脆,就像是药君府上的那几个小女童一般。

    夜子羌的肚子愈发的疼,撕心裂肺地叫着,阿鲁巴航和阿鲁熙被紫瑛赶到一边去,星华守着四下的环境。紫瑛按着腓腓的指示给夜子羌接生,还好一切都很顺利,夜子羌的这个孩儿并没有生的太久,便呱呱坠地了。

    紫瑛第一次抱着这样柔软的婴孩,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女孩儿。紫瑛抱着孩子递给阿鲁巴航,阿鲁巴航却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抱过来。紫瑛笑着,硬是塞到阿鲁巴航的怀中,道,“放心吧,她是你的女儿,你怎么抱,她也总是安心的。”

    阿鲁巴航激动得两眼泛起泪光,将那孩子抱在怀中,紫瑛却道,“可是腓腓怎么会接生的呢?”

    星华说,“我便是腓腓接生的。”

    紫瑛闻言,心上猛然一震,回眸去看腓腓,腓腓的舌头舔在夜子羌的额前,仿佛真的减轻了夜子羌因为生产的痛苦。紫瑛问腓腓道,“以前星华出生的时候,也是这样的么?”

    腓腓摇了摇头,叽里咕噜的一长串,紫瑛却听懂了她的话。

    腓腓说,“星华出生的时候,在那个祭坛附近。我看见那时候眉冷圣母的雕塑竟然落下了眼泪,滴落在血溅的雕塑上。后来,我抱着星华,站在祭坛的中央,一阵风起,仿佛听见血溅的嘶吼。我把星华交给祭莲,其实那天我是带来了父神的法旨,父神要我告诉祭莲,眉冷的死其实与天族无关,那是她收留了血溅以后,逆了天意的报应。而血溅血液里的魔性沾染了整个占卜师族,族中的一些长老竟然相信了血溅的话,为眉冷圣母复仇,而妄图统领六界,这件事是天族神界无论如何不可能容忍的。父神诅咒那些与血溅一起的占卜师永远化作和血溅一样的夜狼兽,他们将吞噬自己的亲族,并无法从这种罪恶之中抽身。但,祭莲是一个好圣母,她掌管占卜师一族以来,便遏制了许多占卜师再向血溅靠拢,夜狼兽的数目也有所减少。所以,父神派我来,希望能帮助占卜师一族重回正途。”

    紫瑛听到此处,遂叹道,“父神还是后悔了?”

    腓腓摇头,道,“不是后悔,只是不忍。占卜师一族,的确拥有逆天改命的能力,只可惜他们只能是占卜师,而成不了神族。天地之间每存在一种种族,必然有存在的道理,而且每个种族都有自己相应的使命,不可抛弃,不可逾越,否则伤害了这种平衡的话,这个种族也是必然要遭到天谴,或消失或匿迹。”

    紫瑛听到此处,回眸去看向星华,星华的眸色很淡,却映着这荒漠的夜色,夜色很浓,覆盖了他的瞳孔,看不尽的孤寂与悲凉。

    星华的喉头微微一动,沉声道,“就是那一夜,我母亲的生辰那一夜,整个占卜师一族被忽然闯入的夜狼兽群给吞噬殆尽了。母亲带着我去求腓腓,并将我绑在腓腓的背上,让我有多远就逃多远。我其实不知道要去哪里,我告诉腓腓,能不能带母亲一起走,腓腓说那是母亲的命数,而我也有我的命数。倘或我执意带母亲走,也许改变的不仅仅只是我的命数,而是父神留给整个占卜师一族的生机。我没有勇气那样做,我终究是怕的,怕成为最无用的占卜师统领。”

    紫瑛听到这里,遂摇头道,“不,不是这样的。你很勇敢,你一个人和腓腓在这里守着,世间又有几个人可以承受得了这样的孤寂与痛楚呢?”

    星华闻言,苦笑着摇头。

    腓腓便又道,“于是,我背着星华逃到了凡间,我想要找到星华的生父,但一切仿佛事与愿违一般,无论怎么找都找不到星华的生父,直到我们遇见了执掌银河的摇徐神官,他告诉我们轮回起始,回去我们原本的地方,等待重生的机会。于是我带着星华回到了这里,梨疆却成了一片荒漠,夜狼兽横行,原本神圣的祭坛却成了血溅的腹地。”

    紫瑛听完,神情微微一凝,望向星华的时候,眼睛里又再添了几分同情的意味,星华却拂袖,转了话锋说道,“我刚刚把你从那沙土卷里救了出来,你还没有好好谢我。放心不必要以身相许,只是要你为我奏一曲,引出夜狼兽,引出血溅来。让腓腓去到祭坛那里,唤醒眉冷圣母的白羽神笔,在血溅的眉头上重新画下封印,就可以彻底地制服血溅。”

    “你怎么知道我的琴音一定能够唤来夜狼兽呢?”紫瑛有些疑惑。

    星华便道,“因为我是占卜师,如果你接受我的预言,那么预言就会实现。只是你敢不敢放手一搏,如果将血溅引到这一处,势必也会引来他的亲信,也许你会有生命之危。而眉冷圣母的白羽神笔能够制服的也只是血溅,却制服不了其他的夜狼兽,因为那些作为血溅的亲信的夜狼兽本身就是幻术师的长老,而且他们原本的修为法力就十分深厚,并不是你早前对付的那些夜狼兽可以比拟的。”

    “你说你救我一命,倒不如说你这是下了个套,要我替你玩命。”紫瑛说道。

    星华拂开长衫,半屈膝地跪在紫瑛跟前,郑重其事地说道,“倘或长公主殿下为占卜师一族搏这样一回,星华愿散尽毕生精力为殿下预言,预言殿下与瑾誉殿下年年相好,永不离散。即便星华的修为不够,这道预言却也可保殿下与瑾誉殿下厮守万年了。”

    紫瑛听到此处,便道,“终归还是盘算着我让瑾誉哥哥登基以后,为你们幻术师一族祈福,赦免了你们当年的罪过,才可永诀了父神当初下的诅咒。从今往后,梨疆重新变回原来的模样,没有血溅没有夜狼兽吧。”

    “无论什么都好,我的预言,敢问长公主殿下敢不敢要?”星华问道。

    紫瑛没有思量,却是回眸望了望夜子羌,对着阿鲁巴航和阿鲁熙道,“带着孩子和夜子羌走。”

    阿鲁巴航道,“瑾誉殿下临走前……”

    紫瑛立刻掐住了阿鲁巴航的话道,“你的孩子还小,我不想让他们没有父母。你不会懂没有父母的孩子是什么样的感受么,关于瑾誉哥哥那边,我自己会说的。”紫瑛的话落下,冷不防狠狠打了一掌在阿鲁巴航身上,那是炙热的火拳,阿鲁巴航吃痛地猛哼一声,紫瑛回身对着星华道,“可以送我去从前祭莲在的时候,那么也可以送他们离开的对么?”

    星华皱了皱眉,抬手将食指靠在唇边,轻轻吹响,那滚滚的黄沙平地而起,慢慢旋转而蓄积成一道高高粗粗的柱子,赫然呈现在他们的眼前。星华抬手宛如抓着一把虚空,慢慢地移动,那道沙柱跟着他的手移动的速度和方向,慢慢地将阿鲁巴航和他怀中的孩子先融入其中,夜子羌因为刚刚生产完也没有力气反抗,一样被融入其中,最后是阿鲁熙。

    阿鲁熙望着紫瑛,道,“你打算送我们去哪里?”

    紫瑛走过去轻轻拍着阿鲁熙的肩膀,道,“阿鲁熙,你是男子汉,所以无论在什么样的境地,你都会替我保护好他们的吧?”

    阿鲁熙皱了皱眉,终究是点头后转身走去那场沙土卷里,沙土卷飞快地旋转到天际,而后慢慢地消失在紫瑛的眼前。紫瑛回眸来,看着星华道,“其实,你可以我们回到过去,又可以不可以送我们去到未来呢?”

    “以我现在的灵力是不可能的,何况即便我拥有了眉冷圣母的白羽神笔以后,也不敢说一定可以送谁去到未来,我们能够做的是改变一小部分的未来,而不是全部的未来,否则我们凌驾在天族之上又有什么难的呢?”星华回答道。

    紫瑛点头,又道,“其实,你早知道荧鸯会死,我会来的吧?”

    “我知道荧鸯会死,却不知死于何故。我知道你会来,也一样不知道来于何故。我们能够看到的是结果,却并不总是能够了解到细节与缘由。”星华说道。

    紫瑛点点头,又说,“可是你看不到我和瑾誉的结果,所以你才要耗尽全力,去许给我一个预言对么?”

    星华并不打算隐瞒紫瑛,点头道,“其实,也许没有人可以看得到天君和天后的未来,不只是我不能。”

    “可是你既看不到,又怎么可以说我一定会是天后呢?”紫瑛问道。

    星华点头,又说道,“世间,只有几个人是看不到未来的。其中必然是有天君天后的,所以你很可能是,也很可能不是。这就是宿命的奥妙,永远没有一个绝对的答案,即便我们作为占卜师,也有我们参不透的东西。”

    紫瑛闻言,遂盘腿坐下,取下背上的琴,靠在膝盖上,对着星华道,“我准备好了,你可以把你的预言放到我的身上了。”

    星华走过去,皱着眉望着紫瑛,抬手轻轻按在她眉宇间那朵幻焰牡丹的印记上,又有一股暗潮汹涌的热流烫伤了他的掌心,灼灼发痛。果然,轻易对于一个可能是未来天后这样的人施展预言,其实是自伤其身的一种方式。但是,由此星华更能够确定紫瑛体内蓄积的强大的力量,仿佛一直被压抑着,没有碰到一个合适的契机而被触发出来。这种力量强大到令他觉得可怕,也许这种力量一旦触发,天地之间便无人能及了。

    然而,星华还是逼着自己静下心来,默默地重复着那些早已烂记在心的咒语,一遍没有用,便又来一遍。直到他口中翻涌而出的鲜红色的血液,对,占卜师的血和凡人的血是一样的。那些血落在他敷在紫瑛额前的手背上,从指间渗透到紫瑛的前额的肌肤里,那种刺骨的寒冷,宛如千年不化的冰川,森森的痛到深处。

    然而,紫瑛却在那一瞬间,看到漂浮在黄沙上一曲谱。她抬手抚琴,琴音轻轻震,震开了立在她跟前的星华。她垂着眼眸,仿佛整个人都堕入那曲调之中,她看不见星华痛苦地蜷缩在沙土上,看不见腓腓强忍着剧痛的心扉,转身离开。

    紫瑛并不知道自己指尖划过的曲调是什么曲子,其实那是眉冷圣母的振笔之曲。每当眉冷圣母要用她的白羽神笔写下预言的时候,总是要先用振笔之曲来祭神笔,而唤起这白羽神笔的灵力。从前,振笔之曲都是由下一任的圣母或统领来奏起的,但因为星华之后,便后继无人了,所以这支曲子,星华思前想后,在没有比紫瑛更合适的了。

    如星华所愿,紫瑛的曲子因为唤起了眉冷圣母塑像的心间藏着的那支白羽神笔,使得祭坛前眉冷圣母的塑像心口之中发出万丈光芒,而震慑了匍匐在祭坛附近的所有夜狼兽,自然也包括了那只蛰伏在塑像近处的血溅。

    血溅疯了似地逃离祭坛,循着这琴音而来。他一定是以为眉冷圣母回来的,若不是眉冷,也一定是和眉冷有关的人。它血红色的眼睛里仿佛都充斥满了沸腾的血液,几乎要冲破瞳孔,迸射而出。当它看见抚琴的紫瑛,倒地的星华,有一种愤怒勃然升起。

    紫瑛一边抚琴,一边感受到对面那只巨大的夜狼兽身上逼来的杀气,刺骨的凄寒冷得她的手指开始发抖。但她知道,她应该要继续弹下去,直到腓腓带着白羽神笔回来,然而她的手指却已然被那杀气震得有些凌乱。

    她不知道,一只夜狼兽可以强大到如此地步,它的眼睛足以有她的拳头那么大,它高昂的狼头有一种凛凛发寒的威吓逼迫着紫瑛停下曲调。紫瑛的指尖一乱,几乎要把琴弦都拨断了。

    星华就在那一刻忽然坐了起来,紫瑛却看见他森白的唇边还溢出几点血丝,仍旧强撑着手靠在唇边,想要吹起预言之音。然而,那只夜狼兽竟然说了夜狼兽不该会说的人话,道,“星华,你明知道结局,却还要顽固反抗么?唯一能够让占卜师一族活下去的可能,就是全都变成夜狼兽!”

    星华笑道,“全都变成夜狼兽?那么你们吃什么,神魔之魂。梨疆已成荒漠,你又去哪里找神魔之魂呢?”

    血溅便道,“所以统治六界是迟早的事儿。”

    星华便冷笑道,“血溅,你依然没有放弃过要凌驾于天族神界之上,可是难道你忘了么,那场战役你是败者。眉冷圣母死了,你处心积虑地想要凌驾于天族,可是你没有一次得逞。腓腓说,父神没有杀你,并不是因为杀不了你,而是因为杀你的人还没有出现,那是时机,也是天数。”

    血溅沉声道,“星华,我是不可能放弃为眉冷圣母报仇的,六界之中无处容得下我,只有眉冷圣母收留了我。”

    “替眉冷圣母报仇不过是你找到的一个借口,因为六界无处容你,你心有不甘,想要征服六界,踩踏于脚下。其实,血溅你不一定要吃神魔之魂,也可靠吸食月之精魂,生存下去,可你为何偏偏要与六界为敌?”星华问道。

    血溅却说,“是六界先与我为敌。我作为一只狼,流浪在凡界的时候,被凡人追杀,无处可匿。后来,我轮回鬼界,我愿改去那残暴血性,然而鬼界却以为我孱弱不堪一击,将我逐出鬼界。再后来,我去了妖界,妖界以狐为尊,狼为贱,也罢了,我可以做狼妖之中一只普通的妖,也没有什么不好。可是狼妖弱肉蚕食,天性狡诈,从没有一只狼真心待我,我再一次次欺凌之中醒悟过来。我不再愿意在这六界徘徊,我要脱离六界,于是我躲在惠山日夜修炼,终成大器。从此以后,我吸食神魔之魂,为何不吸食凡人对么?因为凡人是用来玩弄,看着凡人在日益惊恐之中死去,无比的畅快。尤其,还有一些毫无风骨的凡人,喜欢敷衍趋势,为我所用,我何乐而不为呢?只是凡人寿命太短,除了凡人以外,我着实没有什么乐趣了。好在多年来吸食神魔之魂,使我修为陡增,我总想去神族走一遭,我倒要看看神族究竟高贵在哪里。我在九重天闹了一番,我也知道以我当时的修为一定不可能赢得过父神,我想起了梨疆。我来梨疆,也从未想过被接受,然而眉冷圣母接受了我,可是神族却来游说,说可以把腓腓赐给占卜师一族,来换我,将我囚在柏罗铎河中,不见天日。他们神族竟然如此对我,我何必对神族有所客气,不过是死,我怕什么呢?”

    星华闻言,哀婉一叹,道,“可你毁了占卜师全族!”

    “我在救你们,神族想要你们灭族,我便可以让你们全都活下来,只要跟着我,变成夜狼兽,神族就拿你们没有办法。星华,跟我吧!”夜狼兽说道,眸光却忽然转向一旁的紫瑛,利爪推出一道杀气,将紫瑛连人带琴地打出了好远。

    紫瑛趴在地上,手里还抱着琴,她回身去看血溅,血溅呲牙咧嘴地恐吓,紫瑛不是不怕,只是心中深知,这夜狼兽疯了,既可恨也可怜。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祸水魔仙生死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莉莉安小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莉莉安小姐并收藏祸水魔仙生死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