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名门娇宠 > 第一百三十六章

第一百三十六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夜深人静,似乎这世上所有的人都已经入睡。

    天牢之中本就没有窗口,身在其中的人自然不知日月更替,只有牢笼外遥远桌上的一只油灯还能带来一星半点的光芒。

    孟霍然用破衣将自己与孟端方包裹了起来,牢中常年寒冷的湿气正在侵蚀牢中的每一个人。他抬起头,看见父亲笔直的站在栏杆旁目视着外头那微弱的灯光,似乎没有离开的念头。

    他扯了扯身上的单衣,担心道:“爹,您还是休息休息吧。”

    “你先睡吧。”定安伯的声音略带暗哑。

    “爹,既然已经事已至此,您太过忧心也于事无补,倒不如好好养养身子,相信不久我们就能出去了。”孟霍然心里也没底,但他不能见着父亲就如此倒下去。

    “你四叔公恐怕自身难保,老侯爷那边眼瞅着也要被牵制,永昌候府原先还因为世子的缘故亲近咱们,可是他们家大公子弄出那么一出,倒是骑虎难下了。”定安伯在黑暗中缓缓的说道:“宗室里多是被丞相一党压制的皇族,谁都害怕惹上一身骚,那些曾经保着先帝的大臣们也多是在这些年丞相的挤压下,过的战战兢兢。”

    孟霍然没有插话,这些道理他们都明白,他有许多同窗的书院好友,家里的父兄常常背地里痛骂丞相挟天子以令诸侯,可面子上又不得不与丞相虚与委蛇,长此以往,恐怕百姓就只知丞相不知天子了。

    “你知道为什么爹要走如此艰难的路么?”定安伯问道。

    孟霍然想了想,先道:“是因为四叔公之前已经得罪了太后?”

    “你是只知其一。”定安伯摇头。

    孟霍然当然清楚,就算四叔公得罪了丞相再难起复,与他们定安伯府其实关系也不大,一家子都有不同的站位,更何况一个家族。

    “是我们根基太浅了。”孟霍然试着大胆的猜测道:“我记得父亲曾经说过,就算我们去讨好丞相,也不过就是块垫脚石,到不如我们忠心皇族,只要赌赢了,后代子孙都可福泽。”

    “男人要想成就一番大事业必将有一定的风险,这是我一直教你们的。”定安伯身子晃了晃道:“从我站在丞相的对立面时,就料想会有今日,只是……”

    “爹!”

    “我后悔了!”定安伯转过身走到孟霍然身边道:“我不该为了家族的兴旺,将这份责任和风险安在你们还有你们母亲的身上。我并不是一个可以真正狠下心抛弃一切的人。”

    “爹,这并非是你的错。若是丞相没有下决心想要清洗保皇派,咱们也不会落到这个地步。”孟霍然坐在父亲身旁,第一次感觉到他内心的脆弱,原来他的父亲也并非是一个永不会倒的巨人,他也有后悔的时候,也有疲倦的时候,孟霍然从来没有哪一刻那么希望成长,成长到足以肩负起家的重担。

    “也不知道你母亲她们怎么样了?好在你大姐已经嫁出去了。”定安伯叹了口气道:“到是你堂妹,简直是无妄之灾。”

    “三娘最是懂事,想必也能体谅我们的苦楚,再说咱们都是一家人,你若真是这么和她说了,她该怪你了。”孟霍然故作轻松的说道。

    “此次,也是爹估计错了丞相蛮横的程度,若是当真以彻查证据为前提,咱们也不至于下得大牢。”定安伯理了理身上的脏衣,苦笑道。

    “爹……”

    还没等孟霍然说话,就见远处唯一的油灯噗的一声熄灭了,整个牢房内都陷入了深深的黑暗中。

    “什么情况?”孟霍然将睡着的孟端方放在草床上,站起身就要往牢门处走。

    “小心!”定安伯只听黑暗中一道劲风袭来,一把拉过儿子向后退去。

    孟霍然只觉面前有什么东西闪过,卷着寒风就朝着自己的面门而来,之后被父亲向后一拽,才在黑暗里隐约看清面前的东西。

    “你是何人!为何要杀我们!”定安伯指着对面的黑衣人说道。

    那黑衣人哪里会应,举刀就砍。

    好在定安伯父子自小都勤练武艺,身手到是不错,只可惜在这牢笼之中手无寸铁就算是能躲会闪也不是长久之计,空间狭窄黑暗难辨可能一不留神就送了命。

    “端方!快醒醒!”孟霍然一个打滚跑到草床边,拉着刚刚被吵醒的孟端方跑到对面的一角。

    孟端方吓得一个激灵,左右都在寻找可以抵挡的东西。

    然而牢房之中最怕人越狱自杀,又怎么可能会有适合的物件。

    就在定安伯拼命大喊救命,准备以身护子的时候,那黑衣人身子一顿,居然歪倒了下来,一股子血腥味很快弥漫在牢房中。

    “大哥,他……他是死了么?”孟端方站在孟霍然身边惊魂未定道。

    定安伯走过去,刚想蹲下,就见另一黑衣人从牢房外推门走了进来。

    “别紧张,是我!”牢房门显然已经被人事先打开,另一位黑衣人绕过地上那位的尸体走了进来。

    孟霍然只觉耳熟,再见此人将脸上的面罩取下,才勉强认出道:“陌篱!”

    “嘘!”陌篱走了过来,拉着几人站在角落道:“我长话短说,今儿个在大殿之上,相思一人去了。”

    “你怎么可以让她一个人去!”孟端方听后整个人都炸了,一把抓住陌篱的衣襟,眼睛都瞪红了。

    孟霍然虽然也很不满,但到底还有理性,安抚着将自己的弟弟按下。

    “我也不想让她,只是她那个性格若是一直不让她来,不说她会不会恨我,恐怕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她自己。”陌篱整理了一下衣衫,接着道:“丞相无耻惯了,只是没想到无耻到今儿这个地步。他找了孟二老爷还有二房老太太、太太上殿亲自证明相思不是孟家的姑娘。”

    “怎么会!”定安伯不可置信的踉跄几步道,他从来就知道自己的这个堂弟野心不小,可没想到他居然为了讨好丞相,出卖了孟家还出卖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那样的人暂且不谈。我之前将宝亲王世子找来了,我们的意思是,事已至此想从相思的身世上找突破口已经不成了,倒不如将计就计认下了相思便是小郡主,而后全力支持礼亲王,要礼亲王彻底摆脱丞相给予的诬陷。”陌篱有些不情愿的说道:“毕竟相思只是个女子,身世如何也不会带来太大的变故,到是礼亲王好歹也是先帝的同胞弟弟,丞相想要拍板定罪也要看皇室有没有旁人了。”

    父子三人心里都不太好受。他们都清楚相思,可能别人觉着从一个知府不受宠的女儿一夜间变成先帝胞弟的孙女,那估计和一步登天也没有区别,就算风险极大,也值得冒险。可相思其实就是个想要安逸生活的普通女子,她看似亲情单薄,但对大房的所有人很明显亲近的多,如今她的生母生父这般对她,心不知要疼成什么样子。

    “世子的意思是,他要去寻豫郡王以及如今手上还有一些实权的宗室,而我的意思是民意不可违。”陌篱继续说道。

    “你是说……”

    “当年杨王妃确实为了礼亲王做了不少事,受恩她的人很多,如果我们将这些人找出来,那么只要百姓的声音越大,丞相就越不敢胡来。”陌篱在黑夜中,双眸似乎都能泛起光来。

    “百姓、宗室……”定安伯似乎有些明白了。

    “也对,他若是真是天不怕地不怕了,早就登基称帝了。”孟端方啐了一口说道。

    “今儿我来,本是想与你们说一说换个证词,倒没想到遇见丞相府的杀手。”陌篱看着地上的死人,皱起眉头道:“如此看来,天牢也不安全了。”

    “我本来还想不明白,你如此一说我便懂了。”定安伯背着手说道:“既然三娘的身世已定,我们活着变数太大,倒不如杀了我们再弄出什么礼亲王的亲信之流,以我们办事不利做借口,将罪责推到已经作古的礼亲王身上。”

    “对了!我遇刺,娘她们呢!”孟霍然急道。

    “别慌,我察觉有杀手的时候,已经派人过去了,想也应该化险为夷。”陌篱重新带上面罩,一拱手道:“时间已经不早了,按照世子的安排,你们明儿一早就大喊冤枉,也别提今晚行刺,只说相思身世隐瞒之事,到时候皇上自有办法送你们出去。”

    “大恩不言谢!”孟霍然上前抱了抱他,郑重道:“三娘就麻烦你照顾了。”

    “应该的。”陌篱转身带上地上那个尸体,又处理了一下地上的血迹,出了牢房的大门。

    不一会儿,原本熄灭的烛光又重新燃了起来。

    父子三人再没有睡意,只是一言不发的席地而坐,只等着天亮地牢里的牢头重新出现。

    清晨,当第一束阳光照耀在天牢外头的大门时,第一个进入天牢里的太监打着哈欠揉着眼睛,谁知道他还没开始检查牢房就听见最里头有几人大喊道:“我们认了,我们认罪了!求见皇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名门娇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心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心蕊并收藏名门娇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