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北宋小厨师 > 第一千八百三十五章 他爸叫李纲

第一千八百三十五章 他爸叫李纲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过了一会儿,那名衙差又走了出来,朝着那些戴白之人道:“好了,你们别哭了,审判大人已经答应召见你们了。”

    “多谢审判大人,多谢审判大人。”

    这些人听后,才停止了哭喊,站起身来。

    那些围观的百姓心中都非常好奇,见门一打开,就开始往里面涌。

    “干什么。”

    那衙差立刻挡在众人面前,官威十足的说道:“看清楚了,这里可是大理寺,岂是你们想进就能进的,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别在这里瞎凑热闹。”

    这律法可没有规定,百姓能够随意进去观看审案。

    那中年汉子这脚都迈过门槛了,突然又转过身来,向一干围观者拱手道:“各位乡亲,还请留步,请替我做一个见证,如果我一家人若没有再出来,还请各位乡亲将此事告知大宋时代周刊。”

    那衙差一听,敢情我们大理寺是杀人放火的地方呀,不禁怒道:“你这村夫好生刁蛮,我们审判大人已经答应见你,你怎还如此说,真是不知好歹。”

    那汉子忙道:“这差爷息怒,只是草民状告之人非一般人,草民死不足为惜,就怕不能为我女儿伸冤。”

    那些百姓一听,立刻躁动起来,当然,更多的是好奇,这话说的太令人惊悚了。

    “我们要与这位大叔一块进去。”

    “这又不是什么机密,为什么不能公开审理。”

    “是啊,莫不是你们大理寺还有见不得人的事。”

    突然,一位身着长衫的老者走了出来,掏出一面长方形的令牌,道:“这位官爷,我乃是立法司,此案非同寻常,而且受害者似乎也害怕,为了保证律法的公正性,我希望你们大理寺能够公开这一次审理。”

    不会这么巧吧!

    那衙差接过令牌一看,还真是立法院的令牌,若是几个百姓的话,他们倒是不会惧怕,但是立法院来人了,那情况又不一样了,因为立法司有旁听的权力,于是道:“你们稍等一下,我去禀告审判大人。”

    又过了一会儿,这衙差从里面走了出来,道:“各位乡亲,我们审判大人已经允许你们旁听,但是事先申明,尔等进去之后,不得喧哗,否则,休怪我们不讲情面。”

    这些百姓跟着那老汉一家人来到里面,不过他们在堂外就被拦住了,只能在门外观看,即便是立法司也是一样,除非有立法院的指令,立法司才能代表立法院坐在里面旁听,否则的话,只能站在外面,说白了,立法司其实就是百姓,不能算是官员,所以,他们不能享受官员待遇。

    只见堂内正上方坐着一人,正是大理寺审判官赵执,其实他也非常好奇,故此才受理了这案件。

    “审判大人,还请你为草民做主啊!”

    这一家人一进到里面,又齐刷刷的跪倒在地,大声哭喊。

    赵执拿起小木锤一敲,砰地一声,道:“若你们真有冤屈,本官自当为你们做主,不过你们先得将告诉本官,你是何人,为何来此告状?”

    原本宋朝执法部门用得都是惊堂木,但是司法院用惊堂木,你大理寺也用惊堂木,那就太没有个性了,于是李奇才借用后世木锤,让大理寺使用木锤代替惊堂木。

    那妇人已经泣不成声,于是那中年汉子就道:“回禀审判大人,草民乃是东城郊外梅林村的一名柴夫,姓彭名大树,草民要状告那司法院院长的三公子,谋杀草民的女儿彭花蕾。”

    此言一出,群人哗然。

    难怪这汉子说不敢去司法院,原来他是要状告司法院院长的公子,这的确不能去立法院,否则,不是自寻死路吗。

    赵执也是大惊失色,连敲几下木锤,“肃静,肃静。”待百姓安静后,才再问道:“你说你要状告司法院院长的三公子杀害了你的女儿?”

    那妇人突然哭喊道:“如今我女儿尸骨未寒,还能有假么,还望审判大人为我女儿伸冤啊。”

    赵执瞥了眼那副担架,又道:“你们恁地笃定司法院院长的三公子杀害了你的女儿,那你们可有凭据?”

    彭大树立刻道:“回禀审判大人,草民的大儿子亲眼所见。”

    这时候,方才抬着担架的其中一人站出来道:“审判大人,草民彭磊乃是死者的亲大哥。此事发生在前日,当日午后,我三妹前去山林采摘野菜,可是到了傍晚时分,兀自不见三妹回家,家父家母都非常着急,于是让我和二弟前去寻找,我在村子附近找了好一会儿,兀自不见三妹人影,可是当路过一家破庙的时候,突然见到一个人慌慌张张的往庙里面跑出来,我赶紧上前,想问此人是否见过我三妹,但是我喊了几声,那人却不搭理,我心生好奇,进到庙里一看,发现我三妹躺在里面,但是---但是已经没气了,而且---而且还衣裳不整---。”

    说到这里,他不禁也落下热泪。

    那妇人更是大哭起来,“我花儿死的好惨啊----。”随即晕厥过去。

    “娘---!”

    她的两个儿子急忙上前抱住母亲。

    赵执见罢,急忙道:“快去请郎中,抬这位妇人去偏厅休息。”

    “遵命。”

    立刻上来两个官差,将这妇人给抬走了。

    赵执又向彭磊问道:“你说你在傍晚时分看到一人从破庙里面慌慌张张的跑出来?”

    “正是。”

    “那你可有看清楚这人的面貌?”

    “由于那是正值黄昏,草民不敢说看得十分清楚,但是如果让草民再见到此人,一定可以认出来。”

    “如此说来,你事先就认识司法院院长的三公子?”

    彭磊摇头道:“草民不认识。”

    赵执道:“那就奇怪了,你既不认识,为何敢一口咬定那人就是司法院院长的三公子?”

    彭磊道:“草民虽然不认识,但是有人认识,草民村中有两个船夫正好务工归来,突然遇到此人,此人还撞到其中一个船夫,恰好那两个船夫曾搭载过此人,他们一眼就认出那人就是司法院院长的三公子李贤,草民也特意询问过那人的穿着,他们口中形容的与草民见到的一模一样,而且时辰地点都非常吻合,故此草民敢断定从破庙出来的人定是李贤。”

    彭磊的二弟又道:“而且最近几个月内,我们村里不少村民都见到一个身着华服的公子哥来我家附近偷看我三妹,根据他们的形容,与那李贤年纪、身形都相差无几。”

    赵执立刻吩咐人,去把那两个船夫找来,又让人去提刑司名法院官来替死者验伤,而后又问道:“事情发生在前日傍晚,为何你们今日才来报案?”

    彭大树一脸愧疚道:“这可是司法院院长的三公子,草民原本不敢前来告状,可是我家婆娘在家一个劲的哭闹,要为女儿伸冤,所以我们才商量着来这里告状。”

    赵执点点头,虽然他脸色没有什么变化,但心里却非常后悔,不该让这些百姓进来旁听,因为这将会严重司法院的名声,道:“你们先起来吧,在这休息一下,等那两个证人来了之后再审。”

    随即,他又命人奉上一些糕点,他自己则是起身回到内堂。

    那主簿跟了进来,向赵执道:“大人,要不要通知李院长?”

    赵执摇摇头道:“暂时先不用,等那两个船夫来了再说吧。”

    那主簿又道:“如果正是如此,大人打算怎么办呢?”

    赵执叹道:“这我也在考虑中,如果铁证如山,那么我们自然不能徇私枉法,可问题在于,如果那李贤真的犯下如此大错,将会影响到李院长,对于司法院极为不利,这才是我最担心的。”

    大理寺、司法院、立法院虽然是相互的,但却是一个司法系统内,这会产生连锁反应的。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法医官检验完毕,来到后堂,向赵执报告,“审判大人,由于事先死者家属曾动过死者的尸体,故此很多证据都无法取证,唯一可以证明的就是,死者是被人用捂住嘴导致死亡的,而且,身上多出有伤痕,死前应该发生过挣扎,但是并未施奸,不过根据死者家属所言,不能排除凶手施奸未遂,杀死死者。”

    赵执皱眉道:“就只有这些吗?”

    那法医官点点头道:“目前只能检验到这些,主要还是死者家属前面并不打算报官,准备埋葬死者,因此破坏了不少证据。”

    赵执捏了捏额头,道:“行,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

    又过去将近一个时辰,一个衙差走了进来,抱拳道:“禀告大人,那两个船夫已经带来,不过卑职前去他们家的时候,他们两个正在收拾包袱,似乎打算出远门。”

    “哦?”

    赵执皱了下眉头,道:“去看看吧。”

    再度升堂,赵执来到座位上,目光往堂下那两个中年汉子一扫,随即一敲木锤,问道:“堂下何人?”

    “大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是啊,是啊,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那两船夫立刻慌张的大叫起来。

    彭大树立刻道:“你们---你们怎能如此,那们分明告诉我,途中遇到了司法院长的三公子李贤,他还撞了水二哥一下。”

    “彭大树,你可别信口雌黄,我---我们什么时候跟你说过。”

    “够了。”

    赵执猛地一敲锤,沉眉道:“你们两兄弟可知这是哪里?本官劝你们从实招来,若是让本官知道你们在说谎,那本官定判你们扰乱公堂之罪。”

    “大人饶命啊!”

    “大人饶命啊!”

    这两人没有读过书,不知这扰乱公堂是和罪名,但是听着怪慎人的,于是立刻大叫起来。

    赵执道:“那你们就从实回到本官的问题,你们姓谁名谁,家住何处?”

    左边那稍微年长的人说道:“小人名叫水千里,他是我亲弟弟,水万里,家住梅林村,祖祖辈辈都是船夫,我们两兄弟也都是船夫。”

    赵执道:“那你们可认识司法院长的三公子李贤?”

    兄弟两相互瞧了眼。

    “还不快从实招来,莫不是要本官大刑伺候。”

    赵执突然喝道,其实现在关于用刑,已经有了非常明确的标准,虽然并没有废除用刑,但是也不能乱用,赵执很明显就是吓唬他们的。

    果不其然,这么一吓,那水万里立刻道:“识得,识得,大人莫要用刑,我们兄弟曾有几回载过李贤公子他们游汴河。”

    赵执又问道:“前日卯时时分,你们可有遇到李贤?”

    “小---小人---。”

    水万里舌头开始打结了。

    就在这时候,突然外面响起一个洪亮的声音,“不用为难他们了,那日我的确遇到过他们兄弟两。”

    ps:求月票,求推荐。。。。r1152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北宋小厨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希北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希北庆并收藏北宋小厨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