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北宋小厨师 > 第五百一十三章 平反昭雪

第五百一十三章 平反昭雪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话音未落,梁松就看傻眼了,揉了揉小眼睛,四处打量着,喃喃自语道:“这---这还是万花楼么?”

    “大人,大人,快快救救我家大官人啊。”

    西门阀那些随从见到梁松来,就如同见到救星来了似的,当然,也只有梁松能够救他们,飞奔过来,跪倒在地,哭诉道。

    梁松大骇,忙问道:“出什么事呢?”

    一人指着李奇等人道:“这伙强人故意来小店闹事,还打伤我家官人。”

    梁松抬头扫视了一眼,迷茫的眨了眨眼睛,问道:“你们是何人?”

    李奇微笑道:“你又是何人?”

    梁松哼道:“我乃汤阴县梁知县。”

    “原来是知县老爷,失敬,失敬。”李奇拱了拱手,呵呵道:“我们乃过往的买卖人。”说着他手往高衙内身上一指,道:“这位便是我们少东主。”

    梁松一听他们是买卖人,登时气势就上来了,官威十足的问道:“你们这买卖人好大的胆子,竟敢在我汤阴县生事。”

    李奇一抬手,道:“此言差矣。我们也不想闹事,我们只是来喝酒的,可是这店的伙计好生厉害,我们又不是不给钱,只是反映了下我们对他们的服务不满,谁知他们却棍棒相向,我们也只是逼于无奈而为之。”

    “你放屁,你们几个让我们大官人的妻妾来陪酒,你还有理了?”那随从指着高衙内道。

    李奇轻咳一声,笑道:“我们只是问问罢了,凡事都好商量呀,你们也用不着带着棍棒上来恐吓我们呀。”

    梁松懒得听他们辩论,四处看了下,嚷道:“西门阀在哪里?”

    “在这了。”

    李奇点点头,朝着马桥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刻一手抓住已经昏迷不醒的西门阀的后衣领提起了起来。

    梁松见罢。大惊道:“你们将他怎么呢?”

    李奇呵呵道:“没有怎么?就是一时没有留意,下手过猛。”

    梁松大怒道:“好呀,你们这群人真是胆大包天,我---全部给我拿下。”

    “是。”

    马桥恨死这种知县了,一手掐在西门阀脖子上,厉声道:“谁敢动下试试看?”

    那些官差万万没有想到这群人竟然这般嚣张,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梁松也不敢轻举妄动。眯着小眼睛道:“你们想造反么?”

    “哇!这么大的罪我们可担待不起。”李奇故作怕怕的摇摇头,道:“只是这错不在我们,你凭什么要将我们拿下,若是你想弄清楚事情,也应该先将我们带去衙门,审问清楚再做定夺。”

    梁松眼中一亮。嘴角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点头道:“你说的不错,那你们就跟本知县走一趟吧,不过,你们得先将西门阀放了。”

    李奇摇摇头道:“恕我不能从命,这人可是此次案件的重要证人,我们的清白全系在他身上。我实在是不敢轻易将这么重要的证人交给他人。”

    好呀。且让你们再嚣张一会,待到了衙门里,哼哼,你们就知道本老爷的手段了。梁松笑了笑,道:“你倒也挺谨慎的,好吧,为了以示公正,本知县允你这么做。走吧。”

    你倒是不准试试。李奇朝着高衙内笑道:“少东主”

    高衙内嗯了一声,从西门阀的鬓上取下那朵已经残缺不堪的红花插在鬓上,率先朝着外面走去。

    日。这厮还真是喜欢残花败柳。李奇无奈的摇摇头,跟随其后,一行人朝着外面走去。

    “让开,让开。有甚好看的。”

    那些衙差粗暴的推开那些围观的百姓,好几人都摔倒在地,李奇看到这一切,眉头一皱。但也没有发作。

    来到外面,李奇直接让人将西门阀装在他们带来的箩筐里,两人挑着,马桥紧紧跟在担子边上,以防意外,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去往衙门。

    行了约莫一顿饭的功夫,终于来到了汤阴县的县衙,这县衙看上去似乎刚刚装修过,光鲜的很,不过京畿之地的县衙比其余县的县衙都要好一些。

    进到大堂内,梁松高坐堂上,官威十足,气势倒是不错,有模有样的。

    “升堂。”

    “威.武.!”

    咚咚咚。

    李奇见到这似曾相似的一幕,不禁莞尔,暗道,待会看你们还威武不。

    砰.

    梁松一派惊堂木,喝道:“堂下何人?”

    高衙内似乎还是第一次上堂,颇觉兴趣,呵呵道:“高进是也。”

    “小刀。”

    “李大可。”

    梁松又道:“高进,尔等为何要殴打西门阀?”

    李奇站出来笑道:“非也,非也。我们乃是互殴,并非殴打,我们也有人受伤了,这也就证明他们也动手了,所以应该称之为互殴。”

    洪天九呵呵道:“不错,我后背可也挨了两棍子。”

    梁松脸一板,道:“本官没有问你们俩,你们休得乱言。高进,你说。”

    高衙内哼道:“殴打就殴打,那又如何?你想拿我怎地?”

    看来这是个草包。梁松哼道:“那好,既然尔等已经认罪,那本官---。”

    “且慢,你难道不应该问我等为何要殴打西门阀么?”李奇又在站出来道。

    梁松一笑,道:“你们让别人的妻妾出来作陪,难道你们还有理了,真是岂有此理。”

    “那只是对方的一面之词,其实这事是另有隐情的。”

    “哦?那你说来听听。”

    李奇上前一步,笑道:“那是因为这西门阀抢了我的马。”

    梁松眉头一皱,道:“还有这等事?”

    李奇点点头,笑嘻嘻道:“我曾借给你们县里一人一匹上等的良驹,可是却被西门阀夺去了,我此番前来,就是为了要回我的马,随便再教训下他,让他们把眼睛发亮一点。别谁的马都想要。”

    梁松面色一紧,忙道:“你究竟是何人?”

    看来你还不蠢。李奇从怀里掏出一块令牌,走上前,放在桌子上,笑道:“你自己看吧。”

    梁松伸出颤抖的手拿起那块令牌一看,手一抖,险些脱手。好不容易抓住那令牌,惊恐的望着李奇道:“你---你是侍卫步都指挥使。”

    李奇呵呵道:“准确的来说,我应该是官燕使兼步帅兼马副帅兼御膳房副总管。”

    这一串官名念下来,梁松是满脸大汗,吓得浑身都在颤抖了,赶紧从椅子上下来。连滚带爬的来到了李奇面前,行礼道:“下官参见步帅,未知步帅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恕罪,恕罪。”

    高衙内哼了一声,小声道:“刚才的威风都哪去了。”

    梁松缩着头。不敢作声。

    至于西门阀的那些随从,听到李奇的官名后,已经有好几个给吓晕了过去。

    李奇道:“你别怕,我今日前来只是为了要回我的马,另外我也是这案件的证人,理应前来,希望梁知县能立刻审理此案,我很忙的。”

    要说起来。李奇这官也真是尴尬,虽说是四品大员,但是除了军队方面的事情,其余的他都没权插手,也不归他管,当然,要是他来硬的。那也可以,不过这就会落下把柄,基于王黼还在上面盯着他,所以李奇行事是非常谨慎。尽量不做越界的事情。

    梁松知道大祸临头了,暗骂,这究竟是哪门子的事,为何一个小兵会此等大官沾上关系,真是害苦我也。忙点头道:“是是是,下官遵命。”

    李奇道:“那你是否应该先把岳飞传召上来。”

    “这---。”

    李奇嗯了一声,道:“你不会告诉我,岳飞已经押送至相州了吧,可是我的人告诉我,岳飞如今还在这里。”

    梁松原本还真想这么说,但听得李奇这话,哪里还敢撒谎,忙道:“没---没有。”说着他便吩咐道:“来人,快带罪---岳飞上来。”

    “遵命。”

    梁松手一伸,谄笑道:“步帅,请上坐。”

    李奇手一抬,道:“别,这里你是老大,我在一旁听着就是了。去坐啊,别老站着这里。”

    “啊?”

    高衙内嚷道:“你若不坐,那便我来坐。”

    “高进,休得胡言。”李奇不想公开高衙内的身份,怕吓破这梁松的胆,脸一板,又朝着梁松道:“我叫你坐就坐。”

    “是是是。”

    梁松战战兢兢的坐了回去,虽是同一把椅子,但是他如今可是如坐针毡,哪里还有方才那般耀武扬威。

    不一会儿,随着一阵哐啷啷的声响,有三人走了进来,中间一名穿白色囚服的正是岳飞,不过他如今是披头散发,手脚都带着种种的镣铐,双手双脚都有淤青,衣服隐隐也能瞧见血渍,很明显是“享受”过私刑。

    不过岳飞依然还是一脸正气,昂首挺胸的走了进来。

    李奇瞥了眼,却是面无表情。

    “岳--。”

    马桥可是性情中人,见到岳飞这模样,心中怒气猛增,但是他刚张开嘴就被李奇给瞪回去了。

    岳飞见李奇来了,脸上一喜,但见李奇的表情,到喉咙里的话又给咽下去了。

    自从岳飞进来后,梁松就一直在观察李奇,但是却什么也没有得到,心中更是惶恐不安,下意识的拿起惊堂木,但随后又放了下来,一脸笑意道:“来人呀,快将岳飞的镣铐解开。”

    “是。”

    两名差役麻溜的将岳飞的镣铐解开来。

    梁松由于摸不透李奇的心里,所以不敢乱来,按照程序道:“岳飞,如今来了一位新证人,你就再将整件事的经过与本官说一遍。”

    “遵命。”

    岳飞又将整件事的经过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

    李奇道:“关于那匹马,我可以证明岳飞所言属实,若是梁知县不信的话,我还可以让人回京蓉证据来。”

    “岂敢,岂敢,既然步帅都开口了,下官怎敢质疑。”

    梁松呵呵一笑,又朝着岳飞道:“岳飞,如今事情真相大白,一切都是西门阀所为,本官险些被他蒙蔽,错怪了好人,本官现在判你无罪释放。”

    岳飞行礼道:“谢知县老爷为草民平反。”

    李奇笑道:“既然有人无罪,那么肯定就另有人犯罪。”

    梁松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大声道:“罪犯西门阀可在?.西门阀可在?”

    “启禀大人,罪犯如今还昏迷不醒。”

    “那你们就快将他弄醒呀。”(未完待续。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ps:,。。。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北宋小厨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希北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希北庆并收藏北宋小厨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