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北宋小厨师 > 第九百五十三章 经世大夫(求月票)

第九百五十三章 经世大夫(求月票)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管穆罕默德等人是动之以情,还是晓之以理,甚至动用金钱攻势,李奇兀自没有改变主意,一口就否决了,简单来说,就是任何诱惑,都不能让他出卖祖国的利益,这是底线。

    天知道罐头的提前降临欧洲,会不会引发欧亚大战。

    穆罕默德见李奇恁地直接的拒绝,知道无望了,好在李奇也没有答应伊尔特,这么说起来,他大食与拜占庭也只是打了一个平手。

    但是,他可不敢因此得罪李奇,万一弄得李奇恼火了,无偿为拜占庭提供帮助,那他们大食可就得不偿失了。

    李奇虽然没有答应将罐头秘方卖给他们,但是主动权兀自掌握在自己手上,因为他们任何一方,就不想李奇将罐头卖给对方,所以,他们反而更加要巴结李奇。

    接下来几日,着重谈的就是船只买卖,李奇明码标价,没有偏袒任何一方。

    但凡沿海国家,纷纷下订单。为此,宋徽宗还十分显摆的带这些使节去参观了那艘让他引以为傲,名为“神舟”的北宋“航空母舰”。

    北宋建都开封,东南漕运十分重要,船只是不可缺少的运输工具,水上贸易必定兴盛,在真宗时期,年产量达2900多艘。造船技术更是领先全世界,一旦福建船厂投入使用,产量必定要翻上一番。其实很早以前,各国用的商船几乎都是大宋制造,这就是利益在推动科技呀!

    然而,今年北宋首次对外出售战船,这也是十分吸引人,再加上海上贸易的推动,更是让人无法拒绝。

    另外,拜占庭、大食还购买了很多床子弩,这些床子弩可是经过改造的。是专门用来安装在战船上面的,他们二国如今正在搞什么海上军事竞争,如今海上可没有炮,所以,弓弩乃是主要对敌工具,对于大宋的弓弩,他们如何会放过。

    不过,他们更想要的是大宋最新研制出来的带有火药的弓弩,自从兰州一战过后,这种神秘且令人闻风丧胆的弓弩已经名声大噪。

    但是。李奇以这种武器数量极少且难造的理由,拒绝了他们,又告诉他们这种武器,至少还得等两年才能对外出售。李奇之所以敢这么肆无忌惮的卖武器给他们,就是因为这都是一些将要淘汰的武器,他绝不会出售大宋最先进的武器给任何一个人,至少大宋目前还没有这个实力。

    在元旦前三天,这一场马拉松似的贸易谈判,终于接近了尾声。

    这一次所涉及的资金。也是创造了一个惊世记录,大大小小一共十四个国家、政权,数百名商人,总共投入的金额。约莫达到了两千万贯,可谓是史无前例,旷古烁今。

    大宋无疑成为此次贸易的最大赢家。

    试问当今天下,谁还敢轻视商人。整个京东陷入了一片欢腾的海洋中,这个年关注定要记载史册。

    太子赵桓也是一鸣惊人,如今人人提及太子。无不竖起大拇指,而李奇虽然在这一次谈判中,隐与家中,但是他已经商人心中是神一般的存在,哪怕他说明天太阳将不会升起,百姓也会深信不疑。

    朝中大臣也都知道,经过这一次后,新法是无可撼动的了,那些保守派在绝望中投入了新法当中,别人都在赚钱,你再保守的话,迟早穷的连裤衩都没得穿,其实在很早以前,就有一部分保守派暗地里授意自己的亲人去做买卖赚钱。

    当宋徽宗和一干大臣听到赵桓说出这一数字时,登时吓傻了。要知道自从宋徽宗这个昏君登基以来,北宋的gdp已经回到了建国初期,方腊造反那一年,国库收入才只有三千万贯,只有北宋巅峰时期的五分之一还不到,去年也差不了多少。

    而今年,因为新法的实施,农税大规模减少,但是商税陡然增多,再加上武器贸易的诞生,以及年关这一笔贸易买卖,gdp已经达到了将近六千贯,直接翻了一番。

    宋徽宗哈哈大笑,停不下来呀,这买卖做的真是太爽了,笑得后面,都笑岔气了,一阵剧咳,又含情脉脉的望着赵桓,恨不得抱着他狠亲几口。

    当然,他并没有亲,而是狠狠夸奖了赵桓一番,又夸了李奇一番。他虽然常常做出令人匪夷所思的事,但是人并不糊涂,知道这是李奇有意让赵桓得到锻炼,提高名望。

    赵桓连忙站出来道:“父皇,此次功劳,儿臣不敢居首功,这都是太师、鸿胪寺、商务局,以及我大宋千万商人共同努力,才得此结果。”

    李奇也站出来,道:“皇上,微臣以为太子殿下说的极是,这份功劳应该属于我大宋每一个人,绝不是某一个人能够完成的。”

    宋徽宗点点头道:“好好好,二位爱卿说的真是太好了,这是我大宋臣民共同努力得来的。”说着他忽然停了下来,道:“你们这些大臣、士子若有功,朕可以直接封赏,但是那些商人,朕却不能一一封赏,这未免对他们太不公平了,那可不行。”说到此处,他又沉吟片刻,道:“在李奇尚未提出‘经济建设’这一词时,经济的意思乃是,经世济民,这与经济建设的初衷也十分吻合。这样吧,朝廷每三年选出一位为我大宋做出杰出贡献的商人,朕钦封他为经世大夫,六品官阶,并且朕亲自书写匾额赐予他。”

    此话一出,底下是一片哗然。

    这主意倒真是不错呀!操!难道这昏君开窍呢?李奇听得暗叫一声好。

    宋墨泉站出来道:“皇上,这恐怕有些不妥吧,允许商人之后参加科考,已经是隆恩浩荡了,若再冠以大夫之名,天下士子恐怕难以接受。”

    宋徽宗如今都被那几千万贯给冲昏头了,心情好到不行了,一挥手,道:“哎!宋爱卿未免有些过于拘泥小节了,这只是一个荣誉。没有任何权力,有何不可,不管是谁,只要能帮助我大宋赚几千万贯,朕也可以封赏他们。”

    几千万贯?宋墨泉登时哑火了,哪里还敢有半点脾气,做不得声。

    蔡京站出来道:“老臣以为皇上这个主意,真是太妙了。此举不禁能体现皇上圣明,还可以提高我国商人的积极性,必将能为我大宋带来更多的财富。”

    在群臣当中。他是唯一一个了解宋徽宗心思的人,经过这次后,商人的势力得到了壮大,作为皇帝,自然得巩固皇权,笼络人心,决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对待商人了,这就是所谓的帝王之术。

    其余大臣听罢,纷纷暗自沉吟起来。也立刻明白了宋徽宗此举的用意。后知后觉的李奇也是恍然大悟,暗想,皇帝毕竟是皇帝呀,他考虑的永远与别人不一样。

    宋徽宗哈哈道:“还是爱卿你懂朕呀。朕正是这个意思。”

    李邦彦忽然道:“那么谁将有资格首次获得这一荣誉呢?”

    “这---!”

    群臣的目光全部投向了同一个人。

    不用说,肯定就是李奇。如今醉仙居称为民间企业的楷模,李奇更是商人的头头,选他是毫不为过啊!

    宋徽宗心想。封给李奇,太没新意了,也不能体现他的皇恩浩荡。更加不能笼络商人的心。于是道:“李奇就算了,这经济使在我大宋已经是独一无二了,而且他本就是我大宋官员,这荣誉就让给别人吧。”

    李奇哪里稀罕,忙道:“皇上说的是,微臣也不好意思要这荣誉。”

    李邦彦又道:“臣倒是有一人选。”

    “哦?爱卿快快说来。”

    李邦彦呵呵道:“乃是太尉的公子,高尧康。”

    “噗!”

    他话音刚落,不少大臣就忍不住笑出声来。

    不愧是浪子宰相啊!推荐的人都是这么风骚。李奇躲在后面一个劲的偷笑,若非碍于俅哥的面子,他估计也会笑出声来。

    高俅面无表情的望着李邦彦,有一种想与他单挑的冲动。

    宋徽宗一想到高衙内,登时哈哈大笑起来,但见俅哥面色不太好,又收住笑声,一本正经的问道:“朕倒想听听爱卿的见解。”

    李邦彦正色道:“据微臣所致,高尧康所建立的青天慈善基金会,帮助了不少穷人,正是因为他的慷慨相助,以至于很多人都度过了难关,现在或工匠,或商人,或农夫,或船夫,很好的促进我大宋经济的发展,而且这不单单是某一方面,可以说十分全面,另外,上次凤翔事件,高尧康也是功不可没,这经世大夫,他是当之无愧。”

    听他这么一说,众人纷纷觉得也有些道理,高衙内为了得到百姓的称赞,可也是花了不少力气,不管出于何种目的,他的努力,还是任谁也不可轻易抹去的。只是鉴于高衙内的名声,又让他们感觉这挺别扭的。

    高俅脸都烫红了,急忙站出来道:“皇上,孽子何德何能,能当此殊荣,微臣恳请皇上将孽子排除在外,否则,微臣这张老脸都不知道往哪里搁放。”

    真是知子莫若父啊!

    李邦彦笑嘻嘻道:“太尉,举贤不避亲吗,况且这又是好事,你又何必谦让了。”

    这老不要脸的是诚心要我难堪吧。高俅摇摇头道:“难得孽子能得左相青睐,我也倍感欣慰,只是,这份荣誉孽子是无论如何都不敢当。”

    蔡京见高俅这般尴尬,轻轻一笑,随后站出来解围道:“皇上,高尧舜毕竟是太尉之子,若将此荣誉封给他,恐怕会让人觉得有失公允。”

    高俅急忙点头道:“太师说的是,太师说的是。”

    宋徽宗也点点头,道:“嗯。爱卿言之有理。你们可还有其他人选?”他只是当笑话听听,绝没有想法将这份荣誉给高衙内这淫货。

    高俅登时松了口气。若是高衙内当上这经世大夫,那得闹出多大的笑话啊!

    这时候,一人突然站出来,道:“启禀皇上,微臣倒是有一上佳人选。”

    这人乃是郑逸的堂叔,郑以夫。

    宋徽宗道:“郑爱卿快快说来。”

    郑以夫目光突然投向白时中,道:“此乃正是右相千金,经济使之妻。白家七娘,白浅诺。”

    “女人?”

    不少人惊呼出口。

    郑以夫却不以为意,道:“有道是巾帼不让须眉,白七娘虽是女儿身,但是经商能力,在我大宋也能名列前茅。白七娘自从去到江南,便不遗余力的帮助官府恢复江南经济,官民合作,并且取得了非常显著的成效,也帮不少百姓脱贫致富。一个商人能够自富。这并非什么难事,但是要说到带富一州之民,甚至还不止,那可就不是人人能够做到的,所以,经世大夫赐予白七娘,乃是名副其实。”

    “微臣绝对赞同郑大夫此言。七娘她是当之无愧。”李奇急忙站出来说道。

    宋徽宗呵呵道:“李奇,你倒是一点也不避嫌呀!”

    李奇嘿嘿道:“皇上,举贤不避亲呀。也得七娘她有这本事,我这做丈夫的才能理直气壮的为她说话。”

    宋徽宗笑着点点头,道:“不错,关于白家七娘的事迹。朕也听说过不少,杭州郑知府也在奏章上,屡屡提及到她,嗯。这的确是一个好人选。”

    白时中急忙站出来。道:“皇上,此封号小女绝不能受。”

    宋徽宗道:“哦?这是为何?”

    白时中道:“小女若是男儿身,那我这做父亲也会替她感到高兴。可是小女是女儿身,我大宋自建国以来,还从未有过女大夫,所以,还请皇上另选他人。”

    李奇幽怨道:“老丈人,凡事总有头一回吗。你不能因为性别,而抹去七娘的功劳呀,这让我大宋万千女性同胞情何以堪呀,女人立功就不算功啊。”

    白时中瞪了李奇一眼,道:“你能否少说两句。”他可是一个老顽固,这等事他是如何也接受不了了,即便提议的是其他大臣的千金,他同样也会反对。

    李奇撇了下嘴,偏过头去,显然不服气。

    宋徽宗瞧他们翁婿二人争论,只觉好笑,道:“你们以为呢?”

    不少大臣都站出来,表示封一个女人为大夫,着实有些不妥。

    李奇见罢,也不好多说甚么了,毕竟这是一个男权社会,他们怎么可能让女人站起来。

    宋徽宗倒是觉得没有什么不妥,毕竟他是一个艺术家,想法一直都很超前的,不然,他不可能想到挖地道去偷情,这是一般人能做得出的吗。只不过,他见群臣都反对,也只能作罢,又朝着李奇道:“李奇,你身为经济使,朕倒想听听你的建议。”

    我选七娘,你又不答应,还问我作甚。李奇心里虽有些不爽,但也知道这已经不能改变了,沉吟片刻,道:“微臣提议周家绸缎庄的庄主周青,此人经商多年,为人厚道,诚信待人,从不欺瞒顾客,弄虚作假,十年如一日,但凡他们周家绸缎庄出来的任何产品,都令人放心,可说是我大宋免检产品,这也很好的反驳了无商不奸这句话,微臣觉得可以树立周青为我大宋商人的榜样。另外,丝绸也是大宋贸易的象征,由他受此封号,是再适合不过了。”

    其余人也纷纷点头赞成。

    宋徽宗也对着周青有些印象,颇有好感,道:“那好,朕就封周青为我大宋第一位经世大夫。”

    “皇上圣明。”

    群臣齐声道。

    宋徽宗哈哈一笑,突然想起什么似得,问道:“对了,李奇,元旦宴会的事,你准备的怎么样呢?”

    李奇道:“回禀皇上,微臣已经准备妥当了,今年的元旦宴会,将会安排在相国寺,明日,微臣就将会递上一份详细的行程表。”

    “相国寺?”

    一群大臣均感不解,这还是头一次啊!

    宋徽宗倒很是期待,这宫里他早就待烦了,老想出去逛逛,笑道:“好。朕对你有信心。”

    “多谢皇上。”

    ......

    ......

    相国寺可不仅仅是一座寺庙,仅仅是规模都可以媲美一个小镇了,它更是东京的经济中心,在相国寺的东北角,有着一条街道,其实严格来说,连街道都谈不上,这里原本也是供人做买卖的。但是因为的地理位置太过于偏僻,很少客人逛到这里面来,久而久之,就荒废了,后来只能用来给一些下人住。

    然而,自从一个月前,这条街道的两端都封锁了,没有经过允许,任何人不得入内。起初,没有人知道这是为什么。直到半个月前,相国寺的管事人从李奇口中得知,今年的元旦宴会将会在这里经行,这可把那管事人给吓坏了,立刻打起精神准备了起来。

    这一日下午。

    “卑职参见步帅。”

    李奇刚从这条街道走了出来,两旁的侍卫立刻抱拳行礼道。

    李奇嗯了一声,道:“看紧一点,出了任何意外,你们可都担待不起。”

    “遵命。”

    李奇一脸疲惫的点了下头。而后朝着左边行去,走了约莫一盏茶功夫,来到了一块空地上,但见空地上搭着一个大棚子。进到棚子里面,只见正前方有着一个木头搭建的舞台,高衙内那群淫货在上面卖弄骚姿。

    这就是元旦那日演出的地点,如今马上就要元旦。这出戏也开始进行最后彩排了!

    由于现在一切都得保密,所以,一般人是不得入内。也就徐飞等人常来帮忙,但是今日倒是多了一位客人,那就是樊少白。

    樊少白见李奇来了,迎了上去,笑问道:“你那边弄妥了。”

    “差不多了。”

    李奇点点头,笑道:“这一次多谢你帮忙了。”

    樊少白呵呵道:“这是哪里的话,宋嫂若能得到你金刀厨王的指点,那是她的福气,对我樊楼也有着莫大的好处。只是,你未免搞的忒也神秘了,就连我都不准进。”

    李奇笑道:“习惯,习惯。”

    樊少白又试探道:“对了,我听宋嫂说,这一次准备的菜式十分特殊,我问她是什么菜式,她也不说清楚,不管是烹制方法,还是味道,都与我大宋菜式截然不同。”

    李奇神秘一笑,道:“我只能告诉你,这一场世界级别的盛宴。”

    樊少白一愣,还是不懂,又见他不愿多说,只能惺惺作罢。

    这时,周华也跑了过来,嘿嘿道:“李大哥,你何时来的呀?”

    “刚到不久。”

    李奇一笑,忽见周华穿着一件大红色袍子,笑道:“胖子,你今日穿的倒是挺鲜艳的呀,莫不是又收了一小妾?”

    周华嘻嘻道:“大哥你说什么呢,这不是皇上封我爹爹为经世大夫,还赐了咱周家御匾,这可是前所未有的荣誉,咱自然得穿的喜庆一点啊!”

    樊少白听得眼中闪过一抹羡慕。

    昨日皇上亲下圣旨,封周青为经世大夫,并且还赐予他亲手写的“经世济民”的匾额,并且还放出消息,每三年内,都会评选出一位对大宋做出最多贡献的商人,给予此等嘉赏。

    这可是震惊京城呀!全城商人是欢天喜地,兴奋的不得了,但是士子对此却颇有微词,不过,没有办法,如今商人的势头太强势了,他们也只能避其锋芒。

    李奇呵呵道:“这是应该的,可惜昨日我有事,未能前去,你爹爹一定高兴坏了吧。”

    昨夜,周家那可是热闹非凡呀,几乎全京城的商人都去了,这可是说是商人的一个里程碑呀,他们怎能不去庆祝这历史性的一刻。周青原本也不是一个高调的人,但这可不是小事,你必须往死搞,越轰动越好,你不能丢皇上的脸呀。

    周华道:“可不是么,我爹爹何止是高兴坏了,都差点都晕过去了。”

    “这不是还没晕么。”

    周华说的正兴起时,背后突然响起一个阴森森的声音。

    周华吓得一哆嗦,转头一瞧,正是高衙内。只见高衙内一语不发,幽怨的望着他。

    李奇瞧了眼台上,见洪天九他们还在继续练习,皱眉道:“衙内,你不好好练习,站在这里作甚?”

    高衙内没好气道:“我休息一会不行么。”说着他又斜眼瞧着周华,眼神颇为复杂。

    周华被他这么瞧着,心里怪慎得慌,不禁往李奇那边移动过去。

    高衙内嘴一撇,道:“有什么好吹的。”

    李奇笑道:“你这是干什么?”

    “没干什么,就是心情不好。”高衙内撇着嘴道。

    李奇道:“怎么?演习演累了呀!”

    樊少白哈哈一笑,道:“这厮是嫉妒经世大夫给了周叔叔,没有给他。”

    高衙内哼道:“少白,你认过字没,这匾额本就是属于我的,是我爹爹那会脑子不好使,竟然帮外人,也不帮我这个亲生儿子。李奇,当时你也在场,你也知道的,这匾额是不是属于我的。”

    敢情这厮是为了这个呀!李奇笑问道:“你是从何得知?”

    高衙内道:“今早我跟李叔叔蹴鞠时,是他告诉我的,早知如此,昨夜我就不去周家道贺了,还傻乎乎的说了一大通废话。”

    他这人还是比较单纯,当时他也没有想到,在议论的当日,其实他也有份,后来李邦彦告诉他,他才恍然大悟。

    这个浪子宰相看来是与俅哥有血海深仇呀!李奇拍了拍高衙内的肩膀,道:“衙内,小小苦楚,等于激励。”

    高衙内眼中含泪道:“什么小小苦楚,看你也就与少白一般见识,我可得等三年呀。爹爹这次做的忒不厚道了,还是李叔叔对我好,也不枉我曾三番几次请他上迎春楼作乐。”

    敢情你们是一个嫖过妓的生死之交呀,难怪感情恁地深厚。李奇表示理解的点了点头。

    ps:近七千字大章!!!晚上就没有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北宋小厨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希北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希北庆并收藏北宋小厨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