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北宋小厨师 > 第一千零九十章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

第一千零九十章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还怎么让啊?

    你若走了,那谁帮我们抵抗金军啊!指望这些文臣?那我们还不如指望老天爷来一道闪电将金兵全部给劈死了。

    这些百姓可也不蠢,金军可还没有走,目前为止,唯一能够挡住金军,就是李奇了,这说什么也不可以让啊!

    那位道爷直接跪了下来,掩泪哭喊道:“步帅,你可不能走呀,你走了,谁来保护我们呀!我听说那些金人无恶不作,见到女人就往上面扑,连男人都不放过,呜呜呜---,步帅,贫道求你了,你不能抛下我们呀!”

    又是你这个死道士?

    蒋道言盯着那道爷,双眼都冒火了。

    男人都扑?

    不少百姓吓出一身冷汗,齐齐跪下,哭喊道:“步帅,你不能抛下我们呀!”

    李奇急忙从马上跳下来,扶起那位道爷,道:“快快请起,快快请起。”又小声道:“做得相当不错,继续努力。”

    南博万欣喜道:“多谢步帅夸奖。”

    “这还没完,别露陷了。”

    李奇见他都快笑出来了,赶紧制止道。

    “步帅---,你不能走啊!”南博万立刻进入状态,哭哭喊喊的站了起来。

    李奇又赶紧扶起几位百姓,朗声道:“各位百姓请先起来,我与张知府商量商量,看看能否找一个折中的办法。”

    百姓们听罢,这才站了起来。

    李奇又走到张邦昌面前。道:“张知府,你也见到了,我已经尽力了,可是百姓们不肯听啊!”

    你是尽力劝百姓留下你吧。张邦昌咬牙切齿,但就是拿李奇没有办法。

    蒋道言可是一个暴脾气,怒喝道:“李奇,你别把我们当傻子,这事绝不算完。等人来了,我要将他们全部抓进开封府。”

    李奇耸耸肩道:“随便你们。”

    过了一会儿,蒋道言的护卫终于回来了,气喘吁吁道:“启禀大人,三衙将官都说自己在身负重伤,不便见客。”

    蒋道言一听,头发都竖了起来,原地打转,口水乱彪。骂道:“反了,反了,全都反了。我一定饶不了他们。”

    李奇打着哈欠道:“我说蒋御史。国事要紧呀,你别老是在这说废话,赶紧想办法,要是耽误了大事,那你可别又推倒我身上来呀!”

    “你---!”

    蒋道言指着李奇就冲了过来。

    一旁的马桥淡淡道:“这位老人家,你不会是想打架吧?”

    老人家?蒋道言赚目一瞪。道:“你这厮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这里岂有你说话的份,给我滚一边去。”

    他话音刚落,一把菜刀,哦不。一把短刀就出现在离他鼻尖只有一尺远的地方,吓得蒋道言连退几步。他是脾气暴,但是马桥可是脑子不想事的,谁比谁更横啊。

    “你---你想做什么?来人啊,快点给我将这厮拿下,来---来人啊!”

    蒋道言喊了半天,见没人敢上来,转头一看,只见那些护卫全部站到他们后面去了,怒道:“你们都聋了么?”

    一个士兵唯唯若若道:“大---大人,我们打不过他呀!”

    蒋道言真的快要气死了,连一个下人都敢如此,但是马桥那冰冷的眼神,让他还真是感到害怕,不过,若就这般退让了,那他哪里还有面子啊,转向李奇道:“李奇,你是怎么教育下人的。”

    李奇没好气道:“你又算老几,我堂堂明国公怎么教下人,什么时候轮到你个芝麻小官在这插手插脚的,也不自个掂量掂量,尊卑不分,好没文化。”

    说着又朝着马桥道:“马桥,你也真是的,人家年纪也不小了,在世上也待不了几年了,你也要尊老爱幼啊!”

    马桥淡淡道:“尊敬跟年纪有甚关系?”

    李奇一愣,道:“你这话还真有道理,难怪你一点都不尊敬酒鬼。”说着,他又向张邦昌道:“张知府,咱们还是有事说事,走不走,不走我就要回去了,我才懒得在这里看小丑表演,怪恶心人的。”

    这小子真是太狡猾了,每次都用同一招,可偏偏这一招屡试不爽,让人防不胜防啊!张邦昌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蒋道言急了,如今他哪怕是背,也要将李奇背去金营,连忙道:“且慢。我---我大不了换条路走,我不在乎多走点路。”

    李奇笑道:“说了这么多屁话,你总算说了一句有建设性的话,不知你打算改换哪条路走?”

    “往---!”

    蒋道言刚说了一个字,忽然眼睛左右瞟动了几下,道:“你跟我来便是。”

    李奇看得只想笑,道:“悉听尊便。请吧。”

    张邦昌见李奇这么淡定,眉宇间透着一丝忧愁。

    蒋道言先是往汴河大街,而后直转急下,往御街快速的超朱雀门行去,哪知到了朱雀门,这里的百姓比梁门真没少。

    要知道这南城可是李奇起家的地方,你往这走,不是瞎耽误工夫么。

    蒋道言还真就不信这邪,又转到东面的望春门,结果可想而知,兀自无功而返。

    就剩下这北面了,但是蒋道言真的觉得没有必要去了,他忽然又想到,可以往水路出城啊,一位好心人士告诉他,这水门早在好几天前,就让花岗石给堵住了,除非你游泳出去。

    这位好心人士,当然就是李奇。

    蒋道言今日血压肯定飙升,咽不下口气呀,反正还有一日功夫,他还就跟那些百姓耗上了,他就不相信那些百姓时时刻刻都呆在那里。

    等到了下午,下人来报。早上的百姓几乎都走了,可是又来了一批。

    敢情还有换班的呀!

    这绝对是有组织有预谋的啊!

    话说回来,幸亏这是有预谋的,要是没有预谋,极可能出现暴动,在历史上,李纲第一次下任的时候,百姓当时就暴动了。一天之内杀死了二十余个官员,史书上记载是,“撕擘死,骨血无余!”也就是说将那官员撕的粉碎了,当时要不是李邦彦骑马,跑的快,估计也就这么挂了。

    而且当时暴动的人数是越来越多,情况快要失控了,赵桓是迫不得已。才再度启用李纲。李奇当然是有样学样啊。

    即便如此,你根本就没有任何证据,可以指明这就是李奇安排的。

    开封城内百万百姓。东南西北四道城门。每道城门面前算三万人,那么一共十二万人,每天可以换十个班,都不带重复的,平均一人只需要蹲上一个时辰,还可以按时回家吃饭。真是轻松惬意啊!

    几乎沉默半天的张邦昌终于开口,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向李奇说了声抱歉。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已经宣告他们此次计划是彻底告吹了。

    蒋道言也知道想将李奇卖了,是不可能的了。不被他卖了,就算是幸运的了。

    全城一百多万百姓都反对此事。而且表现的如此坚决,你又没有足够充分的理由,哪怕是你皇帝在,你也要收回成命呀!这百姓若是不齐心,那倒是任由你们呼来喝去,可若是百姓齐心协力,那你也只能避其锋芒了。

    李奇其实早就教过他们做人,可是他们却屡教不改,弄得李奇只好再教他们一遍,真是国公难当啊!

    一行人又回到皇宫,将这事与赵楷说了一边,赵楷表现的很厌烦,言语间暗指,既然父皇他已经将此事全权交给你们做主,我也算是帮了你们,你们搞不定,也别来找我啊,你们看着办就是了,反正我说话你们也不会听的。

    这一干文臣也就不去搭理赵楷了,自己商量着办,李奇的注意肯定是打不成了,要是强行为之,激怒了百万百姓,那绝不是他们能够承受起的啊!

    若想达成此次和议,只能接受完颜宗望第一个方案。

    可是他们哪里拿的出这么多钱来。

    这没有办法,他们只能灰溜溜的跑去金营,继续找完颜宗望谈判。

    完颜宗望听后,见李奇来不了了,好生失望,连谈判的心情都没有了,抓住对方拿不钱来的理由,三言两语就把他们给打发了,并且临走前,还威胁他们,倘若不拿钱来,他就要调集大军来攻打你们。

    这把张邦昌等人吓的,赶紧回去想办法。

    这宋使一走,刘彦宗就急道:“二太子,你这又是为何,当初我设定这钱,是有意逼迫他们将那厨子送来,如今这事是肯定成不了了,而且他们也愿意割让三镇给我们,并且将每年岁贡加至七百万贯,你应该答应他们啊!”

    郭药师也道:“是啊!二太子,如今我们是进退两难,而且军粮也吃紧了,若再不走的话,恐怕就大事不妙了。”

    不少将士都劝完颜宗望见好就收。

    完颜宗望叹了口气,道:“你们当我不想走么?”

    刘彦宗听得好奇,道:“那你为何方才又拒绝他们。”

    完颜宗望道:“你方才没有听见吗,如今全城百姓都护着那臭厨子,足见那臭厨子还是有号召力的,万一他在我们渡河时,不顾圣旨偷袭我们,那我们可能就会全军覆没,只要这臭厨子一日未死,那我就放心不下啊。”

    刘彦宗觉得完颜宗望这话也不无道理,这一招还真是不得不防啊!

    他们都在李奇手下吃了不少苦头,对李奇是十分忌惮,可是问题又来了,你不走的话,等到宋朝的援兵越来越多,那说不定就真走不了了。

    郭药师又开始发挥了他机智了,沉吟片刻,道:“二太子,末将倒是有一计,虽然不敢保证一定会否成功,但是可以一试。”

    完颜宗望道:“那你还不快说!”

    郭药师道:“二太子在开封城内不是安排了细作么?”

    完颜宗望双眉一抬,道:“对了,我差点都忘了这事,不仅如此,我还知道城外有一条地道可通往城内。”

    完颜宗弼大喜,道:“那我们可以从地道里攻进去啊!”

    完颜宗望摇摇头,叹道:“我也想过这问题,但是里面的人来信,如今城内查的很严,而且,他那里也被南朝廷征用了,有不少士兵把守,根本不可能从地道攻进去,其实这条地道主要还是用来给他们逃跑的,过道不是太宽,易守难攻。”

    郭药师道:“想从地道进攻,兴许不可能,但是送几个人进去,相信那还是没有问题的,据我了解,那臭厨子有一个坏习惯,就是他出门很少带很多护卫,一般就是带着那个叫马桥的在身边。”

    完颜宗望道:“你的意思是?”

    郭药师低下头来在完颜宗望耳边说了几句。

    完颜宗望听得频频点头,又道:“你有把握张邦昌一定会答应吗?”

    郭药师点头道:“那厨子在朝中四面树敌,不然他们也不会迫切的答应送那厨子前来,只要我们降低一些要求,我相信张邦昌一定会答应的,到时里应外合,那臭厨子就是插翅也难飞。”

    完颜宗望觉得真可以一试,道:“那你就快去安排吧。”

    ps:三更准时送到,如今小厨师分类月票榜排名第四,但距离第第三名就差十几票了,各位努把力,争取把小厨师投进前三啊!拜托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

北宋小厨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希北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希北庆并收藏北宋小厨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