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北宋小厨师 >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永不病发(求月票)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永不病发(求月票)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虽然李奇的重心还是在放在西边,因为在没有迎来工业革命前,海上扩张的道路是有限制的,最多也就是在东南亚混混,不可能走太远了,毕竟李奇想要的可不是像郑和那样,跑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他要的是资源,是利益。..xstxt.org

    但是李奇知道西边这一时半会是打不开局面的,何不先扫平海面上,那样的话,就多了不少资源去支撑与金国的消耗。

    ......

    咚咚咚!

    咚咚咚!

    正准备休息的刘云熙突然听到外面响起了敲门声,不禁一愣,这么晚了,会是谁?这可是皇宫,霍,胡二人自然不会跟平常一样坐在外面守护着他们的恩人,问道:‘谁?”

    ‘是我。”

    外面传来一个贼兮兮的声音。

    ‘李奇?”

    刘云熙一愣,走了过去将门打开来,见李奇端着一个托盘站在门外,好奇道:‘这么晚,你来干什么?”

    李奇没有说话,如今说话对他而言,实在是太困难了,关键就是面前着女人。

    如今天气非常炎热,刘云熙刚刚洗完澡,正准备上床休息,身上就穿着一件丝绸睡衣,里面完全放空,高挺的酥胸若隐若现,饱满的臀部高高翘起,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在丝绸的衬托下,简直美翻了。

    要知道刘云熙天天都在锻炼,故此身材绝对是没话说的,真是多一分则嫌多,少一分则嫌少。

    哇塞!想不到这女人的身材竟然如此完美,虽然胸部没有夫人那般波澜壮阔,但是却如此挺拔,绕是封宜奴也不及她,这真是诱人犯罪啊,试婚真的合适么?李奇看的呼吸渐渐变的急促起来。

    刘云熙不懂男女之事。而且她对外表这方面从来就不注重,只是她饮食有道,皮肤虽是小麦色,但是非常光滑,天生丽质,见李奇呆呆的望着自己,全然没有发觉自己走光了,正欲开口,忽然惊呼道:‘你流鼻血了。”

    纳尼?

    李奇猛然惊醒过来,忙抽出一只手来。往鼻尖一抹,只见手背上一抹鲜红,忙道:‘哎哟,不好,我---我晕血,快---快扶住我。”

    演技是相当逼真。

    刘云熙可不是封宜奴,白浅诺,一眼就能识穿李奇的小把戏,更要命的她还是郎中。见李奇都出鼻血了,急忙上前扶住他,往屋内进去。

    李奇右脚往后一勾,非常轻松的将门关上了。动作极其熟练,显然以前没有少干这事。

    刘云熙关切道:‘你感觉怎么样?”

    ‘滑!”

    李奇小鸟依人的偎依在刘云熙身上,一脸陶醉道。

    ‘嗯?”

    ‘哦不,感觉---感觉很不好。”

    李奇都快爽死了。只可惜没几步路,刘云熙就搀扶着他来到了桌旁,将他放在了椅子上。绕是李奇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再死缠着不放,只是眼中闪过一抹不舍。

    正当李奇感到稍稍失落时,刘云熙突然一手握住他的手,他腰板猛然直起,暗想,难道她也是寂寞难耐,虽然我一直都非常矜持,但是她实在是要与我发生什么,我该怎么办呢?我打又打不过她,而且他还会医术,这---这让我很为难啊,七娘他们应该能够体谅的,算了,既然反抗无用,那还是由她去吧。

    呃...原来她只是在帮我把脉呀!

    李奇突然感觉手腕被两指一按,这不像是在**啊,低头一看,才知道原来刘云熙不是饥渴难耐,而是在帮他看病,心中羞愧不已,李奇呀李奇,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不堪了,人家一片好心,你却想的如此肮脏,真是该死,不过,这也是值得原谅的,毕竟你也憋了这么多天,难免会出现幻觉,其实你面对交趾万千少女,竟然还能守身如玉,这已经非常了不起了,我为你感到自豪,而且这也能充分说明,她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不过,我好歹也是有一个男人,你这么穿合适么?

    想着想着,李奇的目光又落在了刘云熙的胸前,似乎再也挪不开了,脑袋里面是一片空白。

    刘云熙正眯着眼,认真的帮李奇把脉,没有注意到李奇那淫秽的目光。

    这可真是让李奇过足了眼福,每当刘云熙动下,里面的风景都是若隐若现,看得汗如雨下啊。

    他可是憋了一年多呀,以前有很多事要忙,他也不觉得,可这一静下来,只觉浴火焚身, 脑子开始有些不受支配,如果此时刘云熙稍微主动一些,李奇极有可能就会扑了过去。

    过了一会儿,刘云熙秀美稍稍一皱,道:‘奇怪,一切都很正常呀,你---。”

    她一抬头,见李奇双目发直,面目已经有些狰狞,心中好奇不已,顺着李奇的目光低头一看,全部明白过来,心中又羞又怒,恨不得一巴掌扇过去。

    气得酥胸是急起急伏,李奇登时将眼睛睁得更大了。

    我要刺瞎这一对贼眼。刘云熙看得更是恼怒,突然腾出一只手来,从边上的衣服里面摸索了一会儿,两指之间突然闪烁出一丝针芒来,她毫不犹豫的扎向李奇的手背。

    怎么回事?

    过了好一会儿,刘云熙见李奇竟然没有任何反应,倒是那**裸的目光羞的她全身泛红,更是诱人,她还就不信这邪了,硬是没有先遮挡住自己的春光,只见针芒不断闪现。

    ‘呼---!”

    刘云熙都有些喘气了,再往衣服里面一模,发现已经没有芒针了,又瞧了眼李奇,见他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是彻底败了,猛然起身,一手拿过衣服来,披在身上,咬牙切齿的怒视着李奇。

    怎么回事,美景呢?春光呢?

    李奇这才醒悟过来,眨了眨眼。突然觉得有些疼,不,应该是非常疼 ,他低头一看,只觉头皮发麻,我只见自己的左手上,还有大腿上都插满了银针,甚至壮观。

    ‘啊---!”

    李奇猛然一声惨叫,脸都吓成青色了。

    ‘大人,大人。”

    外面得护卫听到李奇的惨叫。立刻来到门前。

    李奇急吼道:‘我没事,你们休要来打扰我。‘他这模样要是被下属看到了,那他真的没脸见人了。

    ‘遵命。”

    等到护卫离开后,李奇抬着双手,颤抖着双腿,朝着刘云熙道:‘我说十娘,你这是干什么,我哪里得罪你了,你要这么对我。说好的不扎了。”

    刘云熙怒不可遏道:‘我这是在帮你治病,我若要扎你,就先把你的那对贼眼给扎瞎了。”

    李奇吓得赶紧捂住双眼,但他这手一动。手臂手背上细长的芒针随之摆动,不禁疼的呻吟一声,“哦---。”,最害怕打针的他不禁汗毛竖立。哭诉道:‘我没病啊。”

    刘云熙冷笑道:‘没病?没病你瞎看什么。”

    ‘啊?”

    对此李奇真是难以辩驳,只道:‘算我求你行不,先把这些玩意收走再说。我知道错了。”

    刘云熙哼了一声,都不想搭理李奇。

    看来只有自己动手了。李奇用手捏住一根芒针,闭着眼,咬着牙,用力一拔,我不免呻吟道:‘哦---痛死我了。还有这么多,我不想活了。”

    刘云熙偷偷瞥了眼李奇,抿了抿了唇,见他往这边看来,立刻偏过头去。

    这臭婆娘真是太欺负人了,竟然这么对我,这试婚还能继续下去么,不过这婆娘的手段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厉害了,瞬间就能插这么多针。

    李奇心里也很纳闷,这未免下手也太快了吧。

    殊不知方才刘云熙已经给了他足够的悔过的机会,只是他看得太投入了,故此一直都没有反应过来,原来这世上最好的麻药就是美色啊。

    看来周星星同学那一招转移视线分心**并非是毫无根据的。

    “要不你先把衣服脱了,我再拔?算了,当我没有说。”

    李奇见刘云熙拳头握的是格格作响,赶紧收声。

    ‘啊--!”

    ‘哦--!”

    ‘嗷---!”

    李奇一边拔针,一边呻吟着。

    刘云熙听得羞怒不已,道:‘你瞎叫什么?”

    ‘痛啊!你以为我想叫,想不到你这么狠 ,插一根也就算了,你全插上了。‘李奇愤怒道。

    刘云熙倏然站起,道:‘我狠毒,要不是你一对贼眼乱看,我会这么做么?”

    ‘我看了又怎么了,难道我看看我的未婚妻也不准么,你可不要忘记,我们还在进行试婚,有些方面必须要深入了解,就算是买东西,也得先验验货---不,这个比喻有些不恰当,但是不管怎么说,我不觉得我对我的未婚妻流露出欣赏的目光有什么不妥,你上回还说我要跟我生孩子,要是这话是我对你说,那你还不得封了我的嘴,这太不公平了,你说就是真情流入,我看就是十恶不赦。”

    李奇也豁出去了,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反正烫都烫了。

    刘云熙指着李奇道:‘难道你下流还有理了。”

    ‘什么下流,小心我告你诽谤。‘李奇正色道:‘告诉你,这是一个男人最真诚的时候,这是一种真情的流露,要是我动手动脚,那你可以说我下流。”

    刘云熙哼道:‘信口雌黄。”

    李奇道:‘我辛辛苦苦煮了一碗冰糖燕窝送给你,你见过哪个蠢货拿着纯天然不带防腐剂的燕窝去信口雌黄的,麻烦你介绍给我认识,我允许他天天对我信口雌黄。”

    刘云熙这才注意到桌上那碗燕窝,脸上出现一丝动容,道:‘这是你做的?”

    ‘不用谢!‘李奇哼道:‘这世上可没有人能够模仿我金刀厨王的手艺,包括我的脸,我只是觉得最近累着你,于是想做点燕窝给你补补身子,你用不着感动,这同样是作为一个未婚夫该做的事情,与方才的情况是一个道理,你趁热喝吧,当然,如果你稍微有点良心的话,可以先帮我把这些玩意收走。”

    刘云熙听得有些感动,她活这么大,一直都是靠自己,从未有人这么惦记着她,迟疑了下,还是走了过来,正想把李奇取针,忽然面色一冷,道:‘下流。”

    ‘我怎么又下流了。”

    李奇低头一看,不禁一惊,发现自己的下身兀自是保持一柱擎天的状态,靠!不是吧,都过去这么久了,你还这么勇猛,当真是憋坏了,我对此表示同情。这下他真的有些不好意思了,低着头道:‘这是真情流露外加生理反应。”

    刘云熙怒哼一声。

    李奇插着一身的针,还死性不改,嘿嘿道:‘要不你好人做到底,帮我治治这病。”

    这人真是太贱了。

    这回刘云熙听懂了,冷笑道:‘也好,干脆我送佛送到西,让你永不病发。”

    永不病发?

    李奇愣了愣,脸色突然由白转青,再转紫,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道:‘你---你可别乱来,我真的会生气的,什么事都能开玩笑,唯独这事不行,吓我都不行。”

    刘云熙冷冷道:‘那你是自己拔针,还是让我帮你?”

    ‘当然---是我自己来啊,你快点把燕窝喝了吧。”

    李奇现在都不敢让刘云熙靠近自己,背后都已经湿透了。

    ‘那你就自己慢慢拔吧。”

    刘云熙看着李奇恐惧的望着自己,什么怒气都消了,坐了下来,美滋滋的尝着燕窝,看着李奇痛苦不堪的模样,那是说不出的惬意受用。

    得意个什么劲,早知如此,我就在里面放点颤声娇,就你会扎针,我也会,我迟早要把我这一根巨针打入你的体内。七娘,这可不是我得陇望蜀,我这是要单纯的报复,啊---好疼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北宋小厨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希北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希北庆并收藏北宋小厨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