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北宋小厨师 > 第一千五百五十四章 打是亲,骂是爱

第一千五百五十四章 打是亲,骂是爱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一个个烧焦的竹筒对于秦夫人、马桥他们并不陌生,无非就是竹筒饭,李奇以前也弄过给他们吃。但是对于这些小孩而言,那就非常陌生了,都呆呆的望着那些竹筒,表情甚是茫然。

    李奇扫视那他们一眼,用刀劈开竹筒,竹筒崩裂的瞬间,一股竹之清香和米饭的芬芳就飘散开俩,白白的米饭混着丝丝肉末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七个小孩纷纷张着嘴巴,望着香喷喷的米饭,口水都快流了一地,多的就不说了,他们活这么大,还真没有吃过这么白的米饭。

    李奇将竹筒劈开后,并没有急着递给那些小孩,而是用木瓢从汤锅里面舀出鲜香的汤汁浇在米饭上面,但见热气腾腾直冒,米饭在滚烫的汤汁的浇溉下,发出滋滋的美妙声音。

    这馋的,那些小孩都快要把舌头都吞进去了,双目睁的大大的。

    李奇又将剩余的泥鳅分别放在米饭上面,更是惹人垂涎三尺了。

    李奇笑道:“可以吃了,不过要小心烫。”

    那小屁孩突然伸手从怀里掏了掏,不一会儿,只见他掏出一个荷叶包来,他将荷叶打开来,但见里面是一块黑乌乌的东西,像似面饼,但是面饼应该没有这么黑,小屁孩将黑乌乌的面饼放到一边,然后用荷叶包着那竹筒。

    其余小孩见了,纷纷效仿,从怀里掏出自己荷叶包来。

    秦夫人看得好奇,拿起一块面饼来,询问道:“这是什么?”

    邓忠道:“哦,这是我们午餐。”

    “午餐?”

    秦夫人面色一惊。

    小屁孩含糊不清的说道:“嗯嗯嗯,我们的爹娘要下田干活,就在晚上做好午餐。让我们带在身上,饿了就拿出来吃。”

    难怪他们这时候不回去,都不见家长来找他们。秦夫人又问道:“那这是用什么做的?”

    李奇道:“这是用少量的糯米加上大量的野菜做的。”

    秦夫人诧异道:“你也知道?”

    李奇点头道:“当初我去凤翔的时候。曾见过当地百姓吃这个,因为粮食贵。顿顿大白米,他们可吃不起,而野菜可以自己去山里采,这样一搭配,可以省出很多粮食来,而且又可以饱肚,只是不能持久。”

    秦夫人听得稍稍点了下头,但是却说不出话来。只觉喉咙里面有些添堵。

    李奇拿起小屁孩的糯米饼笑道:“小子,这糯米饼能不能请大哥吃?”

    小屁孩惊讶道:“大哥要吃这个么?”

    李奇道:“当然,这可是一种蕴含智慧的美味,大哥可是非常喜欢。”

    小屁孩忙抹了抹嘴,非常豪爽的说道:“那大哥尽管吃便是,不够,我家里还有。”

    “那就谢谢你了。”

    李奇悄悄将自己的米饭推倒小屁孩面前,然后拿起这黑乌乌的糯米饼吃了起来。

    秦夫人见了,稍稍低着头,嘴角露出一抹微笑。也将自己的竹筒米饭推到那些小孩面前,自己则是用手从糯米饼上面掰出一点点放入嘴中,谈不上什么好吃不好吃。能下咽就算不错了,有些苦涩,只是不知道是舌头的苦涩,还是心理的苦涩。

    马桥和那车夫原本都已经拿起了竹筒饭,可是见到李奇和秦夫人都将自己的竹筒饭给那些小孩吃,也都将自己的竹筒饭给了那些小孩,自己则是拿起他们的糯米野菜饼吃了起来。

    没吃一口,都得喝一口水下咽。

    后来又学着李奇,将这饼在汤里面泡一会儿再吃。这才勉强吃的下去。

    可这吃着吃着,几人心中都挺不是滋味!

    而这几个小孩都是狼吞虎咽。汤和饭都不落下,不一会儿功夫。这一锅汤和一筒筒米饭都被他们消灭的干干净净。

    个个都跟个大老爷们似得,拍着滚圆滚圆的肚皮,那叫一个舒适呀。

    李奇笑呵呵的问道:“怎么样?好不好吃?”

    一干小孩使劲的点着头。那小屁孩道:“大哥,你做的饭菜真是太好吃了。”

    秦夫人笑道:“他可是---。”

    “厨师。”

    李奇抢先说道,他害怕自己暴露出真实身份,会吓坏这些小孩。

    邓忠道:“那大哥你一定是大酒楼的厨师吧。”

    李奇笑问道:“你还知道大酒楼啊。”

    邓忠嘿嘿一笑,道:“倒是知道一点。”

    李奇道:“那你且说说看,咱东京有那些大酒楼。”

    邓忠道:“说到咱们东京的大酒楼,这第一是非醉仙居莫属。”

    李奇哦了一声,道:“可是我听说东京第一楼乃是樊楼。”

    “那都是以前的事了。”邓忠挥挥手,道:“大哥,大姐姐,你们听说过金刀厨王没有?”

    秦夫人抿了抿唇,道:“自然听过,怎么,你识得他么?”

    “我哪有那福气。”邓忠道:“可是我听人说,这金刀厨王可是了不得,他做的菜就连皇上都赞不绝口,还有,还有金刀厨王酿造的天下无双,啧啧,就这名字都忒好听了,我若有幸能喝一口,那此生足矣,而且我听我爹爹说,这金刀厨王可是咱们的大恩人,因为他的变法,咱们家才有地可种。”

    秦夫人笑道:“他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好。”

    邓忠好奇道:“大姐姐,你识得金刀厨王?”

    秦夫人淡淡道:“识得他又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小屁孩兴奋道:“那姐姐能否与我说一些金刀厨王的故事。”

    秦夫人轻轻哼道:“他有什么故事,整一只狡猾的狐狸,说他的故事,怕会教坏你们。”

    靠!你这是拐着弯来骂我啊!李奇忙道:“你们可别听她胡说,这金刀厨王我也认识,为人正直。风度翩翩,一表人才,为国为民。侠之大者,乃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他的故事说上三天三夜恐怕都说不完。”

    这话说的秦夫人和马桥都嗤之以鼻,这要何等脸皮才说得出这话来。

    可是那些小孩却道:“我相信大哥的话,我们爹娘都说金刀厨王是一个好官。”

    “不错,不错,乡亲们都这么说。”

    “大姐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

    李奇听得使劲的憋着嘴。

    秦夫人见这些小孩似乎都在替李奇打抱不平,心中有苦难言了,只好无奈道:“或许---或许吧。”

    李奇实在忍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

    小屁孩好奇道:“大哥,你笑甚么?”

    李奇摆摆手,道:“我笑她这么大个人,竟然连人都会认错,估计是被人骗了,智商啊!”

    那些小孩听后,纷纷捂住偷笑起来。

    这李奇是出了名的能言善辩,秦夫人实在是斗不过,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

    那小屁孩突然问道:“大哥,大姐姐。你们是夫妻么?”

    秦夫人一愣,旋即佯怒道:“大弟,你不要乱说。”

    这小屁孩名叫邓大弟。是邓忠的表弟。

    “你发什么脾气,莫要吓坏了他们。”李奇不满的瞧了眼秦夫人,又一手护着大弟,笑嘻嘻道:“你这话从何说起啊!”

    邓大弟怕怕的瞧了眼秦夫人。

    李奇忙道:“你别怕,有大哥在这里,你说就是了。”

    邓大弟道:“我是看大哥你和大姐姐那---那啥貌---。”

    “男才女貌。”李奇立刻道。

    “对,所以我才这么问的。”

    李奇嘿了一声,道:“小子,看不出你年纪不大。倒是挺有见识的,我非常欣赏你。”

    秦夫人急得跺脚道:“李---你这厨师在胡说甚么?他们不懂事。你可不能跟着乱说一气。”

    李奇突然叹了口气,道:“大弟。我原本看你们几个挺有天分的,若是加以培养,将来定能出将入相,还想出钱供你们读书---。”

    “读---读书?”

    邓忠几个小孩都睁大双眼望着李奇。

    邓大弟道:“大哥,你是说真的么?你可以让我们读书。”

    秦夫人听得也是一愣,这个主意还不错哦,其实她很少出门,更加少跟陌生人打交道,今日碰巧遇到这几个小孩子,与他们这些小孩在一块,倒是觉得无忧无虑,比跟她父亲他们在一起要轻松多了。

    “这倒不是什么问题,可是---。”

    李奇话锋一转,语带为难之意。

    邓忠忙问道:“可是甚么?”

    李奇瞥了眼秦夫人,道:“可是这位大姐姐说你们挺不懂事的,想来她是不赞成,唉,可惜这家不是我做主呀。”

    秦夫人听得怒视着李奇,这厮真是太可恶了,你家不是你做主,难道还是我么,分明就是在占我便宜啊。

    邓大弟年纪小,但是非常渴望可以读书,乞求的望着秦夫人,道:“大姐姐,我---我答应你,我再也不胡闹了,再也不拿弹弓射别人了。”

    其余小孩也纷纷点头。

    秦夫人真是有苦难言,这分明就是李奇故意下的套,让她往里面钻,道:“大弟,姐姐不是这意思,姐姐---都怪你这厮。”说着说着她都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了,只能手往李奇身上一指。

    李奇笑呵呵道:“那你是什么意思吗?”

    一干小孩都期盼的望着秦夫人。

    秦夫人看着这一对对充满期望的黑眸子,挤出一丝笑容道:“我当然赞成你们去读书,不然我方才也不会教你们认字。”

    果不其然,她话应刚落,李奇突然一手握住秦夫人的柔荑,一脸感动的说道:“娘子,想不到我们夫妇早就是心有灵犀一点通,这都能想到一块去,真是太神奇了。”

    这太肉麻了,还有比这更恶心的么。

    这便宜占的真是人神共愤,马桥都看不下去了,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但是他可管不着,只要李师傅没有摸美美的手就行了。果断的喝酒去了。

    秦夫人震惊的望着李奇,她原本以为李奇也就是嘴上占占便宜,哪知李奇竟然在这光天化日之下握住她的手。正欲暴怒,忽听邓大弟拍着小手掌道:“大哥。姐姐答应了,我们是否可以读书了。”

    必须可以啊!李奇呵呵道:“没有问题,明日你叫你们父母去太师学院报名就行了。”

    “太师学院?”

    邓忠道:“就是那蔡太师办的学堂么?”

    李奇点头道:“对啊。不好么?”

    邓忠眨了眨眼,道:“大哥,我们真的能去太师学院读书么?”

    李奇点头道:“是的,就算你们不相信我,也应该相信你们的大姐姐啊,是吧。娘子。”

    秦夫人余光狠狠警告了下李奇,然后才点头道:“是的,他说行,就一定行。”

    “真是太好了。”

    几个小孩直接蹦了起来,手舞足蹈的跳了起来。

    秦夫人趁机使劲的抽了抽手,可是李奇死活不放,她双眉一轩,沉声道:“你还不放开。”

    李奇道:“做戏得做全套,你不能破坏孩子们对美好事物的憧憬啊!”

    “什么美好事物?”

    “男才女貌啊!”

    秦夫人啐了一声,道:“你快些放开。”

    “放就放。要不是为了他们几个,谁稀罕了。”

    李奇念念不舍的松开手。

    秦夫人听得是气不打一处来,道:“真是卑鄙小人。竟然用小孩来做挡箭牌。”

    李奇委屈道:“这还不是让你给逼的,郑逸这么君子都泡你不到,想来你不喜欢君子,所以我才有自毁人品,做个小人来泡你,你不谅解我的苦心也就罢了,竟然还怪我,呜呜呜,真是太欺负人了。”

    究竟是谁欺负人了。秦夫人火冒三丈。面对贱到骨头里的李奇,着实是忍不住了。道:“你这厨子,真是欺人太甚。我与你拼了。”

    说话间,她扬手就朝着李奇打去。

    “大姐姐,你们在干什么?”

    这手挥到一半,忽听邓大弟说道。

    秦夫人转头一看,只见几个小孩都带着一丝好奇的望着他们两个,不禁尴尬不已。

    李奇赶紧握住秦夫人的手,笑吟吟道:“你们不懂,这夫妻之间,打是亲,骂死爱,长大之后你们就会明白的。”

    邓大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难怪我爹经常打我娘。”

    秦夫人惊讶道:“你爹经常打你娘吗?”

    邓大弟道:“是啊,而且总是在晚上打,吵得我都睡不着觉。”

    李奇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秦夫人面色一下子僵硬住了,从脖子红到脸,连耳垂都红透了。

    李奇哪里还忍得住,哈哈道:“大弟,你说的太对了,我真是太欣赏你了,不错,这就是打是亲,骂是爱,所以在这种时候你千万别去打扰你爹和你娘。”

    邓大弟似懂非懂的点着头,倒是邓忠这小子似乎比较早熟,躲在一旁偷偷坏笑。

    邓大弟突然问道:“那你大哥你和大姐姐也经常打架么?”

    “啊?”

    这个问题太生猛了。李师傅都有些羞于回答了。

    秦夫人急得脸都红了,道:“大弟,你若再这般问,就不让你读书了。”

    邓大弟吓得立刻捂住嘴。

    李奇忙道:“童言无忌,童言无忌,我说娘子,你也真是的,跟一个小孩动什么怒,大弟莫怕,就算你不愿读书,大哥我也用八抬大轿请你去读书,你丫太有前途了,我看好你。哈哈---!”说着说着他又呵呵笑了起来。

    邓大弟听得怪兴奋的,道:“大哥,你真是大好人呀。”

    李奇投桃报李道:“你也是,你也是。”

    邓忠突然道:“对了,我们应该赶紧去告诉爹娘,要是爹娘知道咱们也能读书了,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嗯嗯嗯。”

    “大哥,你等一会,我们去去就来。”

    几个小孩说着就急急忙忙的往田里跑去。

    等李奇反应过来,几个小家伙已经跑得老远老远了,苦笑得摇摇头道:“这几个小家伙。”

    忽听边上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你还不放开。”

    李奇转头一看,只见秦夫人用冰冷的目光望着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握住秦夫人的手,暗道,这手还是真是又软又滑呀,嘴上却怕怕道:“我放了,你就会打我。”

    “你快些放开。”

    “你先说你不会打我。”

    “我不会,你快放开。”

    “真的?”

    “你放还是不放?”

    “不---我---我,娘子---哦不,三娘,你千万别激动,这会出人命的。马桥,快快挡在我身前。马桥,马桥,靠,你这厮什么时候坐那边去了。”

    李奇望着秦夫人手中拿着的那根大木柴,赶紧缩回手来,大汗淋漓,要命的是不知何时马桥坐到田里面的草堆上面去了,这下托大了。

    秦夫人已经是忍无可忍了,这新仇旧怨加在一块,手开始抖了起来了,咬牙切齿道:“你这无耻淫贼,屡屡轻薄于我,我---我----。”

    有搞头哦。李奇用一种带有商量的语气道:“干脆以身相许,这样就不能算是轻薄于你了,哈哈,你说这个办法是不是两全其美啊。”

    砰!

    李奇话音刚落,木柴就重重打在他身边,这幸亏他躲得快呀,惊讶道:“靠!你来真的呀!”

    “我与你同归于尽。”

    “这莫不是传说中的殉情,咱们关系还没有好到这一步吧,喂喂喂,你还来,靠,哎呦,别打,别打。”李奇见秦夫人举木挥来,立刻爬起来就跑,一边跑一边喊道:“救命啊!救命啊!谋杀亲夫了。”

    酒鬼坐在草堆上,冷眼一瞥,叹了口气,又灌了一口酒进去。

    这时候,那车夫突然凑了过来,道:“奇了,奇了。今日的夫人好像与以往的夫人不太一样啊。”

    马桥淡淡道:“夫人还是夫人,换做是你跟枢密使待在一块,你迟早也会拿起这木棒的,夫人算是涵养好的了,还能忍到今天,换做是我,早就打了。”(未完待续)

    ps:求月票,求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北宋小厨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希北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希北庆并收藏北宋小厨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