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北宋小厨师 > 第一千六百十七章 你好狠心啊!

第一千六百十七章 你好狠心啊!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嘴---嘴抽筋?

    王瑶顿时就愣住了,一双丹凤眼睁得大大的,她活了这么大,还是头一回听到嘴还能抽筋的。

    其实不要说她了,李奇也是头一回碰到,实在是太激动了,因为以前夫人在他眼中,那真是神圣不可侵犯,虽然他起初没有任何想法,但是脑子里面偶尔也会冒出一些唯美的画面来,不过他都觉得那不过只是幻想罢了,然而今日这幻想可能就要成真了,你叫他如何不激动,这一激动嘴皮子就开始哆嗦起来,这一哆嗦就根本停不下来了。

    其实方才他已经在尽力挽救了,可是嘴皮子哆嗦的实在是太厉害了,根本就稳不住,直接歪倒一边去了。

    人家接吻高手,是吻的别人舌头打颤,自诩接吻高手的他,连对方嘴唇都没有碰到,自己的嘴倒是先抽筋了。

    这真是奇耻大辱啊!

    王瑶愣了好半天,也明白过来了,噗嗤一声,又赶紧闭上嘴,这又想笑,也不好意思笑,着实憋得痛苦。

    “哎----哎呦。呼---!”

    李奇废了好半天劲,终于把嘴给扳正过来,轻轻揉着,忽见王瑶满眼的笑意,不禁老脸一红,那红得就跟猴子屁股似得。

    王瑶见李奇的脸突然变得这么红,就跟喝了几坛子酒似得,要知道李师傅的脸皮可是厚如城墙,她也还是头一次见李奇红成这样,哪里还忍得住,咯咯笑了起来,娇躯前俯后仰,花枝乱颤。

    李奇只觉身无可恋,站起身来就准备宽衣解带。

    王瑶惊吓道:“你干什么?”

    李奇淡漠道:“悬梁自杀。”

    王瑶又是噗嗤一声。忍着笑意,突然也站起身来,李奇立刻道:“你千万别拦我。告诉你,我已经生无可恋了。”

    王瑶道:“你误会了。我只是想说你请自便,我先出去。”

    “呃...。”李奇头上冒出三条黑线,沉声道:“王瑶。”

    “啊?”

    “你很没有同情心耶!”李奇眼中含泪道:“我为什么会嘴抽筋,还不是为了你,连句安慰的话都没有。”

    王瑶嘴角微微扯动了几下,道:“那我该怎么---啊。”

    她话还没有说完,李奇突然将她拉进怀里。

    四目相对,不过咫尺。王瑶头往后仰去,害怕道:“你想干什么?”

    李奇冷笑一声,搂在她那丰腴却不失纤柔的腰肢,对这那娇艳的嘴唇就狠狠吻了下去。

    这一下是快、狠、准,李奇也怕再拖下,又会嘴抽筋,可是真当他吻到那娇嫩饱满的双唇时,自己脑子里面是一片空白。

    王瑶这回是真没有准备好,双目睁得大大的,脑袋里面同样也是一片空白。

    这---这是真的么?我真的吻了夫人。

    直到现在。他兀自不敢相信,可是当他嗅到夫人口中那淡淡花香味,还未回过神来的大脑立刻沉迷了进去。双臂紧紧搂着王瑶,仿佛要将她融入自己身体,嘴唇也变得非常贪婪。

    就在这档口上,王瑶突然眉头一皱,双手奋力一推。

    李奇完全已经为之着迷,根本没有留神,而且夫人可是用尽全力,这一推差点将他推倒在地,整个人猛然醒悟过来。惊诧的望着夫人,只见王瑶用手背贴在嘴唇上。黛眉紧锁道:“你在干甚么。”

    李奇正儿八经道:“俗话唤作打啵,专业用语唤作接吻。流行语唤作打kiss。”

    什么叫做专业,这就叫做专业。

    王瑶听得云里雾里,过了一会儿,她才啐道:“你这说的是什么什么,真是太下流了。”

    李奇郁闷道:“亲吻自己的夫人,怎么就下流了。”

    王瑶道:“但---但是你也不能---。”

    李奇纳闷道:“不能什么?”

    王瑶哼道:“你自己知道。”

    李奇还真不知道,他完全就是照流程来的,嘴也没有哆嗦呀,一切都是那么的严格,激动道:“这我真不知道,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王瑶瞧了他一眼,见他不像似在说谎,红着脸道:“你---你刚才分明就是想将---将你的舌头伸过来。”说到后面,几乎是声若蚊吟。

    李奇是侧耳倾听,才听了一个真切,一头雾水道:“亲吻都是这样啊!”

    王瑶道:“胡说,你休要骗我。”

    李奇都快疯了,道:“我骗你是猪,不信你去问七娘和宜奴她们,你别玩我了好不。”

    王瑶黛眉皱了几下,一脸厌恶之色,道:“这---这未免也太恶心了。”

    “恶心?”

    李奇双手狠狠搓了下脸,纳闷道:“难道你和秦---呃,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王瑶一愣,却是轻轻摇头。

    “这---。”

    李奇眨了眨眼,那她岂不是还可以算作初吻,我tm是该高兴了,还是该很高兴了。算了,念在是你初吻的份上,我就跟你讲解讲解。

    他轻咳一声,正儿八经道:“夫人,事情是这样的,什么叫做水乳交融了,这个词是其实是很有深意的,从字面上去理解,你也应该想得到,这是非常正常的,别人都是这样的,这个怎么说了---算了,这个只能意会,用心去感受。”

    王瑶一脸恶心道:“不行,这我接受不了,光想想都觉得恶心。”

    李奇郁闷道:“那怎么办?”

    王瑶羞涩道:“最多只能稍稍亲吻下。”

    稍稍亲吻一下,靠,这在欧洲只是基本礼仪呀!李奇激动的手舞足蹈道:“不是吧,你讲点道理好不,你这是违背伦理守则的。”

    王瑶轻哼道:“我与你在一块已经违背了伦理。”

    “呃....。”

    李奇见道理讲不通,只能装可怜,委屈道:“夫人,你就可怜可怜我吧。”

    王瑶实在是接受不了。兀自摇头。

    “真的没得商量?”

    “当然没有。”

    李奇心都碎了,捏了几下额头,见她一脸坚决之色。也知道但凡她决定的事,是很难改变的。心想,看来只能慢慢去感化她了,老子真tm适合去普渡众女。叹道:“好吧,这事一个巴掌拍不响,我尊重你的意见。”说着他还是不甘心,又道:“一人退一步好不,我只伸一半。”

    王瑶真想把这人的嘴封上,冷冷回应道:“恶心。”

    “好吧。当我没有说。”

    话虽如此,李奇眼角已经泛起泪光来,他以为他已经得手,哪知夫人还有这洁癖,真是好事多磨呀,轻吐一口气,又伸出手来拉起王瑶的手。

    王瑶似乎怕他硬来,手立刻往回缩,但是李奇却死死握住,嘴上道:“夫人。你未免也瞧不起人了,我李奇什么时候逼过你做任何事,来来来。先坐下,我有事要与你商量。”

    王瑶将信将疑的与他坐了下来。

    李奇道:“夫人,下面这件事,你可不能再拒绝我了。”

    王瑶谨慎道:“什么事?”

    李奇轻咳一声,道:“我想你搬去我府上住。”

    “啊?”

    王瑶似乎被吓到了。

    李奇忙道:“我知道这理应要八抬大轿把你抬回去,但是我对婚礼有着一种莫名的恐惧,不过你放心,我一定给你还有七娘她们补上一个完美的婚礼。不过,在这之前。我希望你能与我一块住,哦。你别误会,我不是指哪方面的事。哪怕是跟以前咱们在秦府一样也行,我只是想天天能够看到你,能够与你生活在一块。”心里又补充道,要是能够天天洞房那就更好了。

    王瑶听得脸上出现一丝动容,但却是沉默不语。

    李奇紧张道:“你不愿意么”

    王瑶忙道:“不是你想的那样,其实我一个寡妇哪里要你用八抬大轿接我过去,就算你愿意,我也没这脸,只是---。”她又是幽幽一叹。

    李奇愁眉道:“你是不是在乎别人的眼光?”

    王瑶没有做声,算是默认了。

    李奇满脸失望,心中有些酸楚,你当初为了秦默能够不顾所有人的反对嫁入秦家,可是如今却---,想来你还是爱秦默多一些。道:“那你就打算永远这样?”

    “我---。”

    王瑶抬起头来,见李奇一脸失望的望着她,只觉心如刀割,眼眶一红,如何也说不下去了。

    李奇见她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心中一软,忙笑道:“没事,没事,这事也不急于一时,你再考虑考虑,反正两家也没有多远,我可以时常来看你。”

    但是兀自掩盖不了他的失望,其实他介意的不是王瑶拒绝他与否,而是秦默,因为在他一直都挺看不起秦默的,输给秦默,让他很难接受,只不过他心里不愿承认这一点。

    王瑶斜眸瞧了眼李奇,心中更是难过,突然一只手放在李奇手背上,自顾说道:“李奇,其实一直以来我都欠你一句‘谢谢’,原本我以为我活在世上只是为了等死,是你来了之后,才让我感觉自己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也会伤心,也会开心,也会思念。而你为我做的一切,我心里都记着,也很感激---如今我也该为你做些什么了---要是你真是这般想的,那我就搬去跟你一块住。”

    可是李奇听了这一番话,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反倒是有些生气,敢情弄了半天,你丫是在报恩呀。不禁霍然起身道:“王瑶,如果你仅仅为了感激我,想要报答我,大可不必如此,你要算得这么清楚的话,那咱们也是两不相欠,要不是你当初收留我,愿意与我合作,我也到不了今天这一步。”

    王瑶怔怔望着李奇,似乎有些诧异和害怕,道:“你---你怎么能这么想。”

    李奇道:“那你要我怎么想,我已经是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生怕伤害了你。我不是想逼你做任何事,也不是要你可怜我什么,你要是不愿意的话。那也没有关系,但是夫妻两住在一块。这本是天经地义的事,不是你为我做什么,这让我总觉得你一直都在弥补我似得,可见你根本没有将我视作你的丈夫。”

    这越说他越觉得窝火的很,挥挥手道:“算了,算了,我最近也挺累的,咱们还是改日再谈吧。我先告辞了。”

    说完,他就大步离开了。

    王瑶人几乎都懵了,呆呆的望着李奇走了出去,她根本就没有想到李奇会突然发这么大的火。

    出了王瑶的院子,李奇只觉得心烦意乱,埋头乱走了一阵子,忽闻一阵花香,停下脚步,举目望去,咦了一声。“我怎么来到花园了。”

    如今是冬季,只有东南角一处角落里面盛开着梅花,李奇来到梅花下。闻着花香,渐渐冷静下来,暗道,我是怎么呢?这么突然发这么大的脾气?难道---难道是因为秦默?我是在吃秦默的醋吗?

    想到这里,他自嘲的笑了笑,李奇,你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跟一个已故的人去吃醋,我都看不起你了。

    其实秦默只是一个原因。更为关键的是,前面李师师的事。就已经让他非常窝火了,只是一直压抑在心中。王瑶再这么一弄,他就更是不爽了,其实他气的是自己啊。

    我刚才的话是不是重了一点,糟糕,王瑶又是一个比较闷声的女人,万一---她不会做什么傻事吧。

    冷静下来的李奇越想越慌,要是王瑶因为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他一生恐怕都会活到内疚当中。

    赶紧转身急匆匆的出了花园,又来到了王瑶的庭院,来到屋前,李奇见门还没有关,心中更是慌得不得了,轻手轻脚来到屋外面往里面一瞧,只见桌子后面的卧榻前吊着一双腿,不用想也知道这双腿的主人是谁。

    李奇大惊失色,赶紧冲了进去,“王瑶,王---。”

    当他冲到卧榻前,只见王瑶斜躺在卧榻上,几滴泪珠还在沿着泪痕流动,双目冷冷的望着他,显然伤心到了极致。

    李奇见她并没有生命危险,心中松了口气,可见她这模样,也是犹如刀割一般,很是心疼。

    “你还来干什么?”

    王瑶的语气十分冰冷。

    李奇显得十分心虚,都不敢触碰她的眼神,低着头道:“对不起,方才是我语气重了点---。”

    王瑶冷眼一瞧,转过身去,面朝向墙壁,语气十分平淡的说道:“你不用说了,你走吧。”

    李奇叹了口气,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那样,也许---也许是吃秦默的醋,也许是因为其它的事情,但是无论如何,我都不应该对你发火,我应该理解你心中的苦,可惜---可惜我还是少了一份耐心,我并没有站在你的角度去考虑,如果---如果你真的不想再见到我,那我---我可以离开,但是我只求你不要伤害自己。”

    说着他忐忑不安的瞧了眼王瑶,见到王瑶全身都在颤抖,显然是在哭泣,这让他心疼不已,走上前,坐在卧榻上,想去伸手握住王瑶的手,但是却被王瑶躲开了,他又伸过去手,又被躲开了。

    他索性直接伸出双手,将王瑶抱在怀里。

    “放开我,你放开我。”

    王瑶猛烈的挣扎起来,粉拳如雨点一般打李奇身上,在这大喜大悲间,饶是一直端庄娴静的王瑶也难以抑制自己的情绪,多年来的委屈、伤心,在这一刻彻底的爆发出来,汹如潮水,不禁放声大哭起来。

    但是,任凭她如何挣扎,李奇就是紧紧的抱住她,怎么也不愿松开,只觉鼻子酸酸,“我真不是有意要生你的气,我只是太在乎你的感受,甚至是你的一根发丝都要胜过我的性命。”

    王瑶听得心中喜怒交加,也无力再挣扎了,一头重重的撞在李奇胸口上,哭泣道:“就算我说错了,你又怎能一走了之,你真的好狠心啊。”

    ps:求月票,求推荐。。。(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北宋小厨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希北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希北庆并收藏北宋小厨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