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北宋小厨师 > 第一千六百九十五章 咖啡宴会(一)

第一千六百九十五章 咖啡宴会(一)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医妃火辣辣寒门枭士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在封建社会有一个特性,那就是天下百姓都会认为只要是皇帝用的,那一定是最好的,任何广告都比不上皇帝的一句赞美之词,皇上说好,那就一定好,哪怕他在最初是拒绝的。

    皇家咖啡馆,皇室咖啡。

    有了这两句广告词,李奇已经不需要再过多的介绍咖啡,因为再多的溢美之词,都比不上这两样,这也是为什么李奇会拿着咖啡去皇宫给赵楷品尝,他可不是冲着溜须拍马去的,李师傅做任何事,那肯定是有目的的。

    当然,这还不够,最基本的宣传还是要的。

    这古代没有电视,媒介就是一张报纸,故此人言就是宣传的最好工具,于是李奇在这大年三十的前两日,在家准备了一个咖啡鉴赏宴会,邀请了一些官商界的好友前来,声势浩大,虽未见咖啡,但是咖啡之名已经传遍京城了。当然,他并没有邀请秦桧、二院院长等人,因为这是几个派别的,若是他们前来,这气氛一定会显得有些尴尬,他们也不一定愿意来,如今春节将至,他们可是忙的很。

    其中李奇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借此让王瑶不露声色的入住他枢密使府。

    今日一大早,王仲陵领着一家老小来到了枢密使府邸,早先他就答应了李奇,全家都在李奇府邸过年,表面上是图个热闹,实际上是暗度陈仓。

    也许在外人看来,这再寻常不过了,但是对于李奇而言,这可不是一件能用简单来形容的,这可是他苦苦期盼的,因为从今日开始。王瑶将会作为他的女人,入住他家,真是不容易呀。赶紧带着封宜奴她们出门相迎。

    “王叔叔,王姨。”

    李奇迎上去。连连拱手。

    白浅诺、季红奴她们也赶紧向王仲陵夫妇行礼。

    王夫人看到李奇的这些妻子们,个个都是貌如天仙,聪明绝顶,不比她女儿差,旁人若得其一,已经是积了八辈子的福气,心中唯有感叹,这李奇还是艳福不浅呀!

    “贤婿。此番过年就打扰你了。”

    王叔叔也是非常兴奋,自己最喜欢的女儿最终还是嫁给了自己最钟意的人选,这真是他多年以来的愿望,你叫他如何不高兴。

    李奇忙道:“王叔叔这话就见外了,什么打扰不打扰的,别说过年了,就是你们长住都行啊。”

    后面的七娘她们听到王仲陵直截了当的称呼李奇为“贤婿”,纷纷带以狡黠的目光望向站在一旁的王瑶。

    王瑶哪里经得起她们这般眼神,稍稍低着头,脸色一片红霞。

    可是这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王夫人突然拉着她的手上前,又一手拉起李奇的手,将女儿的手放到李奇手里。郑重其事道:“李奇,今日我可把女儿交给你了,你今后可得好好待她。”

    她心里当然希望王瑶能够光明正大的嫁到枢密使府,但是李奇从未举办婚礼,就连七娘都没有,虽然她不知道原因,但是她也没有怎么去介意,关键还是那一道圣旨,足以胜过任何婚礼。不过这事在后世一般都是父亲做。但是这可是北宋,而且王夫人是管内的。

    然而。她这一个动作,让李奇和王瑶都有些始料未及。李奇倒是没有任何尴尬,还沾沾自喜,一手紧紧握住王瑶的手,拍着胸脯道:“王姨请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待三娘的。”

    倒是王瑶见这么多人在,而且还包括封宜奴、白浅诺等一干好友在,羞得脖颈都红了,看着还真想是一个待嫁的新娘。

    封宜奴、白浅诺突然走了过来,白浅诺一手挽着王瑶的莲藕臂,嘻嘻笑道:“姐姐,想不到你最终还是没有逃出夫君的手心。”

    封宜奴不留痕迹的挤开李奇,挽着王瑶的另一只玉臂,打趣道:“连王姐姐你这么聪明的人都逃不出夫君的花言巧语,我这心里就平衡了,不是我太愚蠢,而是夫君太狡猾了。”

    这话乍听着有点像是那句经典名言,不是我军无能,而是共军太狡猾了。哼,你们两个真是太无法无天了,连老公的女人都敢抢,岂有此理。李奇被挤到一边,连手都没得摸了,心中郁闷不已,道:“我说小封童鞋,你夫君我有这么不堪么?”

    白浅诺嘟着嘴道:“那夫君的意思是说我们不堪咯?”

    李奇忙道:“我可没有这么说。”

    封宜奴又道:“那夫君你觉得你拥有我们和我们拥有你,究竟是谁更有福气了?”

    李奇被绕的有些头昏,还愣了下,才谨慎道:“自然是我更有福气。”

    白浅诺继续道:“那按照夫君的相对论,结论是什么呢?”

    李奇微微一愣,缓缓垂下了头道:“你们很堪,那么相比较起来,就是我不堪。”

    “夫君真是聪明绝顶。”

    白浅诺、封宜奴咯咯笑了起来,平时李奇常借用相对论调侃她们,如今终于自食其果了。

    王瑶也是忍俊不禁。

    倒是王仲陵夫妇看得有点犯愣,这还是以前那个封宜奴和白浅诺么?

    李奇一脸委屈的望着王仲陵道:“王叔叔,你看见没有,可得替我做主啊。”

    王叔叔轻咳一声,拍拍李奇的肩膀道:“贤婿呀,大丈夫就应该如此,你没有看你的娘子都笑的很开心么,这就足够了。”说着他低声在李奇耳边道:“小子,我还不如你了。”

    李奇竖起拇指道:“王叔叔,你这番话真是太精辟了,小婿也是这般想的。”心里却想,这人都住进来了,你们能阻止多久,也对,今日我得装君子,在王叔叔面前好好表现一下,呸呸呸,什么装君子,老子本就是君子啊。

    王夫人呵呵道:“看到你能如此。老身也就放心了。”

    李奇狡猾,这是世人皆知的事情,她起初还真担心自己的女儿会受到欺负。但是这一进门她突然发现这枢密使府处处透着女权主义,心里也就比较踏实了。

    众女一阵大笑。

    “干娘。”

    这时候。李正熙不知从哪里杀了出来,兴奋的跑了过来,待来到李奇身旁,他先是恭谨的向王仲陵夫妇以及他们的子女一一行礼。

    一看就是有家教的孩子,但凡遇到长辈,这一礼是切忌不能少的,这就是华夏的美德。

    王夫人笑道:“正熙真乖。”

    王瑶见到李正熙,也是高兴万分。情不自禁的伸出双手来,将李正熙抱了起来,这许久未抱,王瑶突然觉得有些抱不动李正熙了,笑道:“正熙,你最近长高了不少,干娘都快要抱不动你了。”

    李正熙道:“干娘,正熙现在每天都吃很多饭,而且还天天锻炼,争取早些长大。那样正熙就能保护娘、干娘、封姨娘、七姨娘、耶律姨娘......。”

    这孩子真是太懂事了。王瑶听得感动不已,一手怜爱的摸了摸了李正熙的小脑袋。

    殊不知这其实就是李奇的遗传呀。

    可是小正熙数到最后,唯独把李奇也遗漏了。李奇郁闷道:“儿子,你是不是还忘记了什么?”

    李正熙茫然的摇摇头。

    李奇不爽道:“难道你就不保护爹爹了?”

    李正熙道:“可是爹爹有马叔叔保护,马叔叔可厉害了,而且爹爹不是说帮人要雪中送炭,不要锦上添花么。”

    季红奴眉头一皱,道:“大哥,你怎么能正熙说这些了。”

    李奇啊了一声,道:“我---我也不记得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

    季红奴沉眉向儿子道:“正熙,娘平时是怎么教你的。君子贵人贱己,先人而后己。怎能区别对待,要是下回娘再听到你这么说。你就回去面壁思过。”

    李正熙哦了一声,道:“对不起,孩儿知道错了。”

    这你骂正熙不就是在骂我么?李奇挠挠头,这弯有些转不过来了,也不知道该点头,还是该摇头,忽见其余人都眼中带笑的望着他,老脸一红,打了个哈哈道:“王叔叔,王姨,咱们别站着这里说话,快进去坐吧。请请。”

    一干人来到前厅,只见白时中夫妇坐在厅内,由于白时中年纪大了,又生了一场重兵,白浅诺不是很放心,于是早些日子就把这二老以及她的那些哥哥姐姐们接到了府上来住,但是归根结底他们还是客人,而且他们还比王仲陵夫妇要大,自然不会出门相迎,见到好友来了,笑呵呵道:“仲陵来了呀。”

    王仲陵拱手道:“白兄,别来无恙了。”

    他的一干子女也赶紧上前向白时中夫妇行礼。

    白夫人笑道:“以后就是一家人了,用不着这么见外。”说着眼带笑意的瞧了眼李奇。

    当着丈母娘的面,又获佳人,李奇真的有些尴尬,他知道此时待在这里,一定会被丈母娘调侃的,而且还有白浅诺、封宜奴这两大左右护法在,这想想都觉得恐怖呀,此时不溜,更待何时,道:“老丈人,王叔叔,小婿还得去前面招呼客人,就先失陪了,抱歉,抱歉。”

    白时中笑道:“你去吧,我与仲陵好好说会话。”

    “是。”

    李奇点点头,转身就出去了。

    这里面是恐怖,但其实外面也不见得很安全。

    这不,一来到门前,就遇到了克星,只见高衙内还是第一个钻出马车,见到李奇,那是倍儿兴奋,招手哈哈道:“李奇。”说着,他就准备跳下马车。

    可就在这时,一只手突然将他抓了回去,正是樊少白,未等高衙内反应过来,樊少白就挑下马车来,快步向李奇走去,道:“枢密使,恭喜,恭喜。”

    李奇笑道:“少白,我只是请你来吃饭的,可没有喜事与你分享啊!”

    樊少白来到李奇身前,笑道:“枢密使马上就要财源广进,这生意是更上一层楼,这若都不道喜,那我真是太失礼了。”

    李奇呵呵一笑,没有做声。

    樊少白凑了过来,低声道:“哎,这咖啡豆都得劳你金刀厨王亲自动手,想来定非凡物,不知可有合作的机会。”

    平时他从不与高衙内争,但是一旦牵扯到利益,那他定是冲在最前面,这就跟高衙内看到美女一样。

    李奇心如明镜,笑着点点头道:“当然有,有钱大伙一块赚吗。”

    樊少白听得大喜,他虽然没有见过咖啡,但是李奇都为这咖啡举办宴会,李奇是什么人,大宋第一富商,其中利润可想而知呀。

    这个少白,这是岂有此理,竟敢抢在本衙内身前,本衙内要去找他说道说道。高衙内被樊少白抢得先手,只觉威风尽失,心中愤怒至极,可是,当他又准备跳下马车,找樊少白算账时,又有一只手将他拉了回来。

    高衙内气得转的头一看,见柴聪正笑吟吟的望着他,极其愤怒道:“柴聪,你干嘛拉我。”

    柴聪微微笑道:“衙内,你向来都要争第一的,是也不是?”

    高衙内挠着头不解道:“什么争第一,本衙内一直以来就是第一啊,何须要争。”

    这绝对是发自肺腑之言。

    无耻!柴聪暗骂一句,嘴上却笑道:“那不就是,这第一已经让少白夺去了,衙内若此时下车的话,岂不就是成第二了。”

    高衙内一愣,还真是这个理啊!

    柴聪呵呵道:“既然不能做第一,那就做倒数第一吧,好歹也是一个第一啊!”说着他就跳下了马车。

    后面出来的洪天九,朝着还在沉思的高衙内道:“哥哥,我觉得柴聪这番话太有道理了,我就不与哥哥争这倒数第一了,以免伤了哥哥的威风。”说着他也跳下了马车,就留下可怜的高衙内孤零零的站在马车上。

    ps:求月票,求推荐。。。(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北宋小厨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希北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希北庆并收藏北宋小厨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