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冲天斗神 > 第三百七三节 红眼

第三百七三节 红眼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他都没有治杨秋容罪的理由。别说人家早就有言在先,光是人家只守不攻那么长时间,给足了面子,就不能治罪。

    更何况,杨秋容本来就是青灵派宗门的天才弟子,当年拜入宗门的时候,就被视为未来希望。现在,为什么要为了一个平庸的长老和一个相对平庸的弟子,断送了自家的希望?

    像这样出色的弟子,爱护还来不及,怎么可能自毁长城?青灵派可不是那种让自家弟子寒心的宗门,不能做出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随着青灵派宗主做出的决定,刚刚众人感觉到的些许压力顿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曾丽华尽管脸上仍然带着忿忿之色,却也在暗地里终于缓过来一口气,身体也停止了颤抖。这个时候,曾丽华才发现,就是刚刚的那一会,自己竟然一直是屏着气,连呼吸都没有敢进行。由此可见,慕容燕当时释放出来的灵能威压,究竟强大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现在,压力消失,长出一口气之后,曾丽华忽然就觉得腿一软,直接跌坐了下来。汗透重衣,后背心一阵阵的发凉。慕容燕平时为人低调,曾丽华一直以为她的修为与自己差不多。现在,竟然只是一个眼神,就把自己吓成了这样……可笑!真正是坐井观天啊!

    还好,自己当时还是压住了没有把更过分的话说出来。如果是那样的话,恐怕根本不用强悍无匹的杨秋容动手,光是一个慕容燕就能被自己活活撕成碎片。想明白这点之后,曾丽华的脸色不由得一阵阵的苍白,半晌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彻底闭上了嘴巴。

    青灵派宗主和一干高层,此刻却已经对杨秋容此次下山的历练产生了无数的兴趣。只是几年的时间,就能把一个原本的练气弟子变成这样,这其中的奥秘,一定要细细的了解。然而,眼下显然不是最好的时机,青灵派宗主也只能宣布这一次的聚会结束,然后和几个核心高层一起,把慕容燕和杨秋容带到了后面的静室里详谈。

    刚刚走进房间,释放开层层禁制,青灵派宗主就亟不可待地问道:“秋容,快说说,你究竟是从何处得到了奇遇,竟然拥有如此强悍的杀戮之法?”

    杨秋容笑了,整个人顿时如同一朵娇艳的鲜花。

    之所以选择这个时候返回宗门,杨秋容当然也是存了想要帮助弟弟杨天鸿的心思。

    杨秋容是个聪明人。虽说是个女子,却也对天下大势看得很清楚。现在的楚国已经渐渐大不如前,皇家权力也逐渐衰落下去。虽说总的情况还是文贵武贱,天下也同样是文人集团占据绝对统治阶层。然而,统兵大将手中的权力已经一天高过一天。何况,天下本来就不安定。北面的戎狄对于七大国都有着直接或者间接的威胁,西域国家那边还不时传来战争警报。楚国虽然占据大陆东面的位置,却已经是多年来不思进取,也根本没有能够遏制武将的手段。这种事情,自然也就不奇怪杨天鸿能够不断做大。说起来,玄火军之所以能有今天的实力和规模,一方面固然是顺明帝想要竖立杨天鸿这个新的心腹取代其他尾大不掉的军镇,另一方面,也是杨天鸿自己辛苦努力的结果。只不过,顺明帝终究不是历史上那些明君,他性格多疑,很容易被身边的人说动。就是这样,杨天鸿才一再拒绝回京。

    玄火军乃是天下强军。杨秋容明白弟弟想要称霸天下的梦想。想要做到这一点,不仅仅只是拥有地盘、钱财、人口、军队那么简单。更重要的,是要得到大量修士的帮助,得到更多修炼宗派的承认。

    利益总是相同的。只要有好处,无论俗人还是修士,都会变得容易驱使。区别在于,俗人喜欢金银名利,修士所要的,却是能够让自己实力更进一步,距离飞升上界更加轻松的修炼之法。

    只是一个归元宗对杨天鸿效力,当然还远远不够。杨秋容之所以答应与红原切磋,就是想要当中显示出盘木秘籍里那些凶狠精妙的杀招,从而笼络宗门弟子,进而说动他们,加入到杨天鸿的麾下。

    这种事情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是的,修士对于俗人总有着先天上的优越感。然而,修士也是人,只要给予他们足够的好处,也就不难让他们改变曾经的想法。杨秋容很清楚,只要巧言说动门人弟子下山,进入玄火军中,或者是安州、历州的杨天鸿势力范围,那么这些人就有很大机会被杨天鸿所用,甚至变得忠心耿耿,再也没有想要回山修炼的念头。

    杨天鸿掌握着天下间最为庞大的丹药来源。虽说这种事情对于杨秋容同样也是秘密。可是身为他的姐姐,对于自家弟弟的秘密,杨秋容多多少少还是能够猜到一部分。元气丹可不是扔进地里撒上肥料浇水灌溉以后就能自己长出来的粮食。这东西需要大量药材作为基础,还需要炼丹师将其炼制出来。现在,光是看看安州、历州还有玄火军的格局,杨秋容就能够明白弟弟杨天鸿必定是掌握了无比庞大的秘密。否则,根本不可能拥有如此之多的丹药,供应着数量如此之多的修士和军士。

    尽管自己回山的事情杨秋容从未与杨天鸿提起过,可是杨秋容知道,只要自己说动宗门众人下山,杨天鸿必定是抱着绝对欢迎的态度,也会像对待归元宗同门那样给予他们丹药。

    宗门虽好,却毕竟只是宗门。就像另外一个世界里,一个精英人才被微软之类的国际大公司看中,开出年薪百万美元的丰厚薪酬。此人怎么可能还会老老实实呆在每个月只拿两千块软妹币的单位上,每天忍受着无能猪头上司的唾沫与责骂?

    想到这里,杨秋容再次笑了起来。

    她朝着一脸急相的青灵派宗主款款施了一礼,认真地说:“启禀宗主,事情是这样的。如今的楚国,北有戎狄入寇,南有越族蛮夷不时骚扰,战乱纷争不定,百姓生活辛苦。弟子有一个弟弟,名字叫做杨天鸿,如今已是大楚国毅勇公爵,骠骑大将军,麾下统领玄火军团,军士将官多达几十万……”

    ……

    楚国,安州,公爵府。

    现在正是吃饭时间,杨天鸿看了看桌上的饭菜,微笑着问坐在旁边的小荷:“这些菜,喜欢吗?”

    小荷笑着微嗔了他一眼,“菜单都是我开出来的。我还倒要问你喜不喜欢呢!”

    “这就好!”杨天鸿点点头,端起碗,夹了几个菜放到碗里,然后转头用银勺夹了小小的一勺饭菜,送到她嘴边。

    这动作很是亲昵,也让旁边的人看了很是肉麻。两侧里伺候的丫鬟侍女们不由得压低声音轻笑,连忙低着头,快步退了出去,只留主子小夫妻俩在套间里吃得“情意绵绵”。这种时候,任何外人在场都是显得多余。

    尽管周围已经没有人在伺候着,小荷仍然是晕生双颊,连忙想要推开已经送到自己嘴边的勺子,急忙低声道:“别这样!我,我会自己夹。”

    “最近这几天你很累,再说了,你可是我的老婆。”在小荷面前,杨天鸿根本不需要自称“本公”。他毫不客气用左手胳膊牢牢束缚住小荷,继续将菜送到她嘴边。

    “瞧你说的,我,我累的又不是手。”小荷再次嗔了他一眼,坚持要自己吃。

    “嗯……如此说来,你的手倒也很累。”杨天鸿淡淡说道,瞥了小荷白嫩的小手一眼,然后再一次将稳稳地将饭菜送到她嘴边。

    这厮怎么什么话都敢说啊!

    小荷僵硬着张开嘴。她猛然想起了昨夜,她的手掌到了最后合不拢的情形,好像真的是很酸很累啊!以前还不知道,女人家在床上居然还有如此劳累的时候。现在想起来,从前在长乐王叔父那里,教养嬷嬷们还从未提过这方面的事情。还是自家男人说得对————男女之事,千变万化,无论谁上谁下,总是乐趣无穷。

    “张嘴。”

    杨天鸿又舀了一勺庄园里出产的极品碧粳米,顺便在上面浇了一点新做的乌鸡白凤汤,再加上几丝鲜红的火腿,还有切得极细的鸭肉。

    小荷根本不可能拗得过杨天鸿,吃了几勺,额头上的汗都出来了。

    她恳求般似地看着杨天鸿,虽然没有再出声反对,但是她一双会说话的盈盈凤眸却看得杨天鸿眸色渐渐转深。

    终于,杨天鸿的喉咙紧了紧,放下了碗筷,让小荷自己吃。对于心爱的女子,杨天鸿总是觉得应该把她好好宠溺起来,呵护一辈子。

    小荷低头笑了笑,给杨天鸿碗里也夹了许多菜,堆成了小山尖。

    杨天鸿面无表情地一口口吃净了,然后……马上要了漱口茶漱口。

    小荷总觉得杨天鸿吃饭跟味同嚼蜡一样。

    是这些菜不合他的胃口吗?

    小荷默默想着,慢慢吃完自己碗里的饭菜,也要了漱口茶。

    桌上的菜还剩下很多。

    “这些菜还行,那边的几盘都没有动过,你们分着吃了吧。”

    这些话,当然是对站在套间外面的丫鬟侍女们所说。说完,小荷便起身和杨天鸿去了对面的暖阁。

    虽然天气已经热了起来,但是因这里的后院临水,还有一个很大的池子,屋子里还是有些冷。

    杨天鸿走到水阁北面的软床上坐下。他双臂往后一伸,抱着后脑勺,半靠在软床一头码得整整齐齐的几只棉垫子上,长腿斜斜伸出。小荷跟在他后面走进来。刚一抬头,便迎上杨天鸿默然注视的沉沉目光。那目光深处分明炽热无比,却被一层静默紧紧包裹。

    有了杨天鸿斜靠在软床上坐着,本来很宽阔的水阁顿时变得很狭窄。他的身材高大,的确是要占去不少空间。

    整个地方好像被他高大的身躯填满了。

    她无论往哪个方向走,都无法忽视他的存在。

    不知道为什么,小荷也觉得心里有些燥热。她定了定神,强压下那些说出来很是羞人的心思,往水阁南窗下摆着的太师椅那边走过去。

    “……过来。”

    那边,杨天鸿眼眸一闪,带着笑意淡淡说道。

    小荷停住脚步。背对着杨天鸿,立在了水阁中央的位置。

    水阁只有一个圆形的门,挂着厚厚的大红如意吉祥云纹锦缎面子,雪白珍珠羊羔毛里子的皮帘子。厚重的皮帘子其实比木门还要隔音。

    “那个,我,我还是坐那边吧……”尽管两个人已经成亲,但小荷还是有些心虚。杨天鸿索取的实在太疯狂了,尽管自己也是修炼中人,仍然还是耐不住他的强横和霸道。

    小荷本能觉得情况有些不妙,可是还没等她想好了应该如何开口,再次迈步,一个带着温热的胸膛已经从她背后欺了上来。只见杨天鸿胳膊一伸,毫不客气地将小荷凌空抱住,后退了两步,重新退回到暖炕上坐定。双臂紧紧把小荷箍在怀里。

    这个动作小荷已经非常熟悉。这些天来,几乎随时随地都在公爵府里上演。

    “不要!”

    小荷下意识的抬起白玉般的双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嘴,着急,哀求般地低声道:“……你,你可不能再把我的嘴亲肿了!等下被外人看见了,又要在背地里笑话我。”

    下面的人究竟有没有说,小荷其实并不知道。不过,嘴唇被亲肿了那可是事实。眼睛看到的事情谁也无法作伪,无论下面的人是否会在背地里议论,小荷总是觉得自己很出丑!

    杨天鸿唇角微勾,再次笑了起来。他的双臂一紧,小荷便更紧地贴在他怀里。

    他也没有说话,炽热的呼吸在她颈边徜徉,一寸一寸嗅过去,汲取她身上那股让他不能自拨的甜香。嗅到她晶莹剔透的耳垂边上,他张开嘴唇,将她的耳垂含了进去,并不****。只是用牙轻轻一咬。小荷只觉得一股酥麻从耳垂上如导电般渗入她的四肢百骸,暖洋洋地。让她有些僵硬的身躯一点点软了下来。

    这个男人真的很会搞!真的!

    更可怕的是,他的下面又硬了。天啊!这家伙难道是机器做的吗?要知道,吃饭前,两个人刚刚大战了一番,时间长达一个多时辰。杨天鸿之所以强行给小荷喂饭,就是因为她实在受不了,才让她用双手让自己达到满意。现在,他,他,他竟然又想了……难道,这家伙是公驴转世的吗?

    小荷只觉得一股酥麻从耳垂上如导电般渗入她的四肢百骸,暖洋洋地。让她有些僵硬的身躯一点点软了下来。她索性也伸出双臂,往后一搂,抱住杨天鸿的脖颈,半阖了眼睛,低声道:“……京城那边,父皇应该没有生气了吧?”

    杨天鸿顿了顿,淡淡地“嗯”了一声,松开牙齿瞧了瞧,见白玉般的耳垂上有两个不起眼的尖尖的牙印,不贴近了看,根本看不出来。

    京城?

    父皇?

    这些事情与杨天鸿毫不相干。只要自己心爱的人在怀里,杨天鸿根本不愿意去想别的事情。甚至这天下,在这一刻也是用不着去想的。

    他用鼻子蹭了蹭她的耳垂。似有若无的碰触比紧紧的拥抱还要动人心弦。倏忽之间,小荷觉得自己又是酥了半边身子,挣扎不得,也离不开这个男人的怀。

    杨天鸿满意地感觉到怀里的人儿化成了一滩春水,他便又向另一边的耳垂如法炮制。小荷的唇角溢出一丝呻吟,听得杨天鸿眸色越发深沉如墨,眼底深处甚至露出隐隐的赤红。女子的呻吟,在这种时候根本就是最好的催青药。即便是大罗金仙,也无法抑制住。真不知道史书上记载的柳下惠那个傻逼,为什么会在美女面前毫不动心。或许,那家伙本来就是性无能?要不,就是只对男人感兴趣的男人?

    杨天鸿将整个面颊贴在小荷的颈边,感受着那里勃勃的生机和跳动,双臂又紧了紧。

    小荷身上的衣裳本来就很单薄。这也是杨天鸿蛮横霸道的结果。他只允许小荷在这个季节穿用质地最柔软,也是最薄的上等湖绸。衣服款式只有一种,那就是以肚兜为基础变化而来的各种衣裳。小荷当然不会知道,在另外一个世界,这种衣服叫做“情趣内衣”。在这里,杨天鸿把那个世界最为容易引起男人兴趣的东西统统拿了过来。总之,现在在家里的时候,小荷身上只能穿戴这些衣服。虽说开始的时候觉得很不适应,只是成亲以后,都是两个人的世界,小荷也就不再顾忌那么多,总是自家相公怎么喜欢,自己就怎么着来。

    她坐在杨天鸿的怀里,让他从背后搂住她,他的胳膊内侧正好蹭在她高耸双峰的边缘。

    他箍得越紧,就越能感觉到她胸前不可思议的柔绵和软弹。(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冲天斗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天魔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天魔神并收藏冲天斗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