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冲天斗神 > 第三十四节 暗敌

第三十四节 暗敌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女配:男神,撩上瘾反派BOSS有毒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修士都讲究前后因果,有恩必报,有仇也必报。

    当然,前者报答,后者报仇。

    因为春日大比上的出色表现,张萱如已经升格为灵水殿的内门筑基首徒。她对杨天鸿等三人联袂来访有些意外,说明情况后,爽快的拿出灵水殿专属的“冰凝丹”方。经过对比,三味贵重主药成分完全相同。

    庚金殿主郭林生已是熟人。杨天鸿言明来意后,郭林生直接拿出“银华丹”方。认真听完张焱和徐进辉两人叙述之后,即便是性情沉稳的郭林生,脸上也忍不住骤然变色,带着他们直接找到了宗主。

    厚土殿首徒与柴宁颇有交情,郭林生等人刚刚进入宗主居室不久,杨天鸿就收到了柴宁的玉简通讯。厚土殿“玄固丹”成分与另外四殿主药相同,都是紫竹藻、姜红草、白花丝蔓。

    清净的宗主居室再次被归元宗各大殿主和弟子们挤满,只是人人都保持沉默,气氛显得冷肃而沉闷。

    宗主钟元宇注视着摆在面前的五份丹方玉简,神色平静,一言不发。

    熟悉他性格的人都很清楚,这其实是钟元宇愤怒爆发的前兆。

    钟元宇的声音很平静,瞳孔里却闪烁着极其阴冷的目光:“张硕,你来说说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紫炉殿主张硕是归元宗实力最强的炼丹师,事关丹药,宗主肯定要首先询问他的意见。

    “我也是刚刚才知道这件事情。”

    张硕瘦长的面孔显出精明干练,他信手把五枚丹方玉简拈起,又逐一摆下,以庄重而严肃的语调说:“三味主药消耗量甚大,已经造成了宗门药材存量严重失衡。我专注于炼丹之道,却忽略了药园管理,如果早些发现,情况肯定不会变的如此严重。这件事情是我失职,请求宗主予以惩罚。”

    钟元宇很是不悦地看了他一眼:“现在不是追究罪责的时候。你先说说看,这些丹方真的管用吗?是否会产生某种不良反应?或者……会导致修为困顿,甚至境界退缩?”

    “不会!”

    张硕直起身子,认真地回答:“五种丹药对不同属性的修炼大有裨益。就以丹药而论,对提升修炼进度的帮助非常明显。当然,不同属性之间的丹药不可混用。以“炽火丹”为例,可以在短时间内大幅度增加烈火殿弟子修为,却对另外四种属性弟子毫无效果。”

    钟元宇慢慢揉了揉太阳穴:“也就是说,这些丹方都是真的,没有丝毫作伪?”

    张硕点点头:“的确如此。”

    宗主钟元宇凝神思考了很久,两道浓浓的眉毛绞在一起,语音低沉:“难道,此事乃是我归元宗内部管理不善所导致?并非外力或者阴谋?”

    杨天鸿从张硕身后走出,恭恭敬敬地说:“启禀宗主,弟子有一事不明。”

    钟元宇的目光落到杨天鸿身上,变得温和,表情坚硬的脸上也露出一丝微笑:“说吧,什么事?”

    对于这个表现出色的新进门人,钟元宇的态度也有所变化,最初只是多加照顾,现在则变成了毫不掩饰的欣赏。

    “弟子查阅过问心堂所有书籍,也对紫炉殿藏书和相关记录反复查找。在本派的原始丹方密录里,其实并无炽火、生息、冰凝、玄固和银华五种丹药的记载。按照门规,各殿炼制对应属性丹药,必须首先将方剂送交紫炉殿备案。当然,本殿不会公开藏录的丹方,无论丹药还是方剂,仍然还是属于各殿的机密。发现药园大量珍贵药草缺失之后,张焱师兄和徐进辉师兄连夜查找药园历年来的所有药材进出记录,发现:最早一例要求紫竹藻、姜红草和白花丝蔓为主料的特殊丹药,乃是灵水殿的门徒。他们当时需要炼制冰凝丹,药材成分与现在也没有任何区别。”

    杨天鸿淡淡地说:“那个时候,距离现在五年零九个月。此后,也就是第二例类似的事情,是烈火殿门徒向药园求取同类药材。时间,是五年零六个月以前。”

    “第三例,是青木殿门人求取药材,时间同样距离现在五年零六个月,与烈火殿前后只相差七天。”

    “第四例,是厚土殿门人求取药材,时间距离现在五年零三个月。”

    “第五例,是庚金殿门人求取药材,时间距离现在五年零两个月。”

    “此后,就是各殿门徒纷纷前往药园求取相同类型的药材。紫竹藻等三味主药也就是从那个时候消耗量剧增,以至于在短短几年时间里,原本巨大的存量不复存在,只剩下如今寥寥数株。”

    杨天鸿以平静的声音继续道:“从时间上不难看出,五行大殿的机密丹方都是在大约五年前出现。当然,丹方都是属于各殿的秘密,但这种情况极不正常。五种丹药此前在本派典籍中并无记载,几乎可以说是一夜之间就冒了出来。就我个人而言,目前应该首先查明的,只有一件事————五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些丹药方剂究竟从何而来?”

    宗主钟元宇面沉如水,他抬起头,扫视了一遍围站在的对面的各位殿主,眼瞳深处闪出一丝森寒的冷光。

    他很感激杨天鸿。能够发现隐藏的问题,究其根源,就表明自己与门派“管理不善”四个字再无牵扯。这名新进弟子不动声色之间,又悄悄伸手帮了自己一把。现在,该是轮到自己帮助他深究丹方来源的时候。

    毕竟,以弟子身份质问各大殿主,终究显得尊卑不分。

    何况,钟元宇自己也觉得奇怪:五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五份丹方在那个时候逐一出现?

    “最早出现的单一属性丹药是冰凝丹,时间是五年零九个月前。”

    钟元宇微皱双眉,目光落在了灵水殿主刘雪冰身上:“你好好想一下,冰凝丹方究竟从何而来?”

    杨天鸿此前说起药园记录的时候,刘雪冰就已经回忆起了当时的事情。她坦言道:“五年前,外出游历的灵水殿女弟子陈莹带回了冰凝丹方。据她所说,在游历期间,偶遇了一位叫做胡安康的昊天门弟子。胡安康此人性情老实,言语木讷,却偏偏喜欢陈莹,想要求取陈莹为双修道侣。”

    烈火殿主熊杰颇为意外的插进话来:“陈莹?她不是已经和我烈火殿弟子冯志浩结为道侣了吗?怎么又……”

    “我说的是五年前。”

    刘雪冰很是不满地看了熊杰一眼,继续道:“陈莹天资聪颖,人也长得漂亮。据她所说,胡安康其貌不扬,性子也过于沉稳,不是陈莹喜欢的类型。不过,这个胡安康一路上对陈莹很好,尽管陈莹一再表明两人之间没有双休可能,胡安康仍然对陈莹多加照顾。他们在外游历了三年左右,分别的时候,胡安康再次向陈莹表明爱慕心迹,陈莹仍然还是拒绝。痛苦之下,胡安康拿出一张冰凝丹方,说是此丹能够增加水属性修士的功力,就此当做两人这段游历永远的纪念。”

    青木殿主卢云光对这段叙述很感兴趣,“呵呵”笑道:“不错嘛!一个有情有义的好男人,为什么就没有女人主动送我一份如此厚重的大礼?”

    刘雪冰对这种说法有些哭笑不得:“胡安康的确对陈莹痴心一片。他当时就立下誓言,如果此生不能修至金丹境界,就永远不在陈莹面前出现。而且,丹方我仔细查验过,的确是真的,胡安康没有撒谎,此丹对水属性修士帮助极大,甚至可以说是不可或缺。”

    宗主钟元宇没有在意刘雪冰的感慨,目光转而落到了烈火殿主熊杰身上:“老熊,你手上那份炽火丹方,又是什么来历?”

    金丹宗师熊杰身材高大,名如其人,虎背熊腰,他朝前走了两步,瓮声瓮气地说:“炽火丹乃是我殿一名弟子外出游历时偶然所获。他在大魏国安州城外一个破庙避雨,遇到两伙不明身份的黑衣人相互拼杀。对方都是世俗武者,都在争抢一个包袱。其中一方人多势众,另外一方所有人都被杀死。由于手段过于残忍,引起了一位当时路过的昊天门修士愤怒。他插手其中,对获胜一方的黑衣人紧追不舍。混乱中,争抢的包袱遗落下来,被我殿弟子捡到。除了金银珠宝,包袱里还有一个装有炽火丹方的木盒。”

    厚土殿主邢兵是一个身材粗壮,皮肤黝黑的彪形大汉。不等钟元宇发问,他已经主动站出来说:“玄固丹方是我殿弟子在一处飞升仙人的遗迹所得。当时,一位昊天门弟子邀约他同赴遗迹探索秘宝。当时,所得宝藏除了丹方,还有十几颗零散丹药。离开遗迹的时候,那位昊天门弟子不慎触发机关,被禁制断龙石活活压死,所获物品自然由我殿弟子一人独得。”

    “怎么,又是昊天门?”

    青木殿主卢云光很是惊讶地叫出声来,他飞快的从刘雪冰、熊杰、邢兵三人身上扫过,音量不自觉的骤然提高:“怎么会这样?”

    宗主钟元宇的脸上已经笼罩了一层寒霜:“难道你青木殿生息丹的来历,也和昊天门有关?”

    卢云光舔了舔发干的嘴唇,眼里惊讶已经带有明显的震惊成分。他深深呼了口气,认真地说:“生息丹方是我殿一名弟子昊天门徒打赌赢回来的。据他所说,当时在赵国都城遇到了对方,两人一见如故。那名昊天门徒吹嘘他的飞剑了得,乃是上佳的法宝。我殿弟子拿出自己的飞剑比拼,结果将对方飞剑劈成两段。那为昊天门徒很是眼馋,于是提出,以生息丹方为赌注,投骰子定输赢,胜者同时可以得到飞剑和丹方。”

    灵水殿主刘雪冰已经想通了事情前后关节,冷笑了几声:“你那徒弟肯定赢得很是轻松。”

    青木殿主卢云光的声音有些干涩:“的确是这样。他当时扔出了二、二、三的点数,本以为必输无疑,却没想到对方掷出的点数比他还小,只是一、一、三。当时,那位昊天门人连呼运气太糟,我殿弟子也觉得自己幸运,却从未想过其中的究竟。”

    熊杰插进话来:“骰子作弊的方法很多,赌中老手每一把都会出千。对方处心积虑就是想要你的弟子赢取生息丹方,就算是扔得再小,他也有办法让你稳赢不输。”

    房间里顿时变得议论纷纷,很明显,归元宗大量灵药损耗,与昊天门绝对脱不了关系。只是,如果没有杨天鸿提醒和追查,恐怕根本没有人会把问题朝这方面想。

    议论声渐渐变得轻微,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郭林生身上。五位殿主当中,只剩下他还没有说出专有属性银华丹的来历。

    郭林生还是一副处变不惊的模样,表情平静,话语也干脆直接:“银华丹方是昊天门施云起给我的。他的修为跟我差不多,前几年外出云游的时候,我们常常聚在一起喝酒。又一次,他喝醉了,就拿出这份丹方,说是对我修炼庚金之气大有裨益。我当时就照着方子炼了几枚丹药,效果的确不错。”

    没有人说话,房间里一片沉默。

    良久,烈火殿主熊杰才带着怒意,低声咆哮:“五份丹方都与昊天门有关,虽然来历不同,但可以肯定,这件事情肯定是他们在背后所为。昊天门究竟想要干什么?”

    灵水殿主刘雪冰挺了挺高耸的胸脯,周围空气因为愤怒而形成一股随身旋转的寒流:“还能干什么?短短五年之内,我归元宗上年份的灵药就因为各殿争抢消耗一空。表面上看,这些丹方都是真的,并未作假。可是我宗门各殿获得的途径不一,自然也就起了藏私的念头。我们只关注各人修为,却从未想到过更加深远的方面。长此以往,紫炉殿必定无炼制丹药的材料可用,每月配发的元气丹和培元丹一旦停止供应,势必会在宗门上下引发恐慌和混乱。到了那个时候,昊天门就可以趁机而入。”

    青木殿主卢云光连连点头:“说不定,还会把我整个归元宗连根拔起,彻底铲除。”

    成为殿主的修士,都不简单。目光深远,思维转换速度也很快。五份丹方来源已经清楚,事情前后自然很容易引发联想。如果不是各殿隐藏机密,事情也不会闹到今天这种局面。

    张硕觉得浑身上下冷汗淋漓,他深深吸了口气,声音带有极其强烈的愤怒:“昊天门好深的心机,居然在多年前就开始布置。还好,我们在春日大比上赢了足够几年使用的丹药,药园灵草存量虽少,也还来得及调整栽培数量,或者派人暗中前往其它门派购买一些。如果春日大比我们没有获胜,事情就这样继续拖延下去,一年、半年……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产生巨变。”

    卢云光双眼中放射出滔天怒火:“应该直接派人与昊天门交涉,向他们讨要说法。”

    熊杰狠狠瞪了他一眼:“说法?你还要什么说法?对于这种藏在暗地里算计别人的狗杂种,一斧头砍死就是,然后剁成肉酱,挫骨扬灰。”

    刘雪冰控制着怒意劝说熊杰:“你就知道杀。这些丹方都是真的,现在的危机,也是我门派内部自己造成。就算把事情全部公开,昊天门也有足够的理由辩解。毕竟,他们没有要求我宗门各殿大量炼制属性丹药,最多只是暗中诱导。就这点而言,任何人都无法指责他们。”

    杨天鸿站在一旁微微点头。

    刘雪冰的思维条理很是清晰。归元宗在这件事情上的确无法指责昊天门。就像一个处心积虑想要你家破人亡的潜在敌人,先是以好友身份接近你,教会你纸牌、麻将等各种赌博游乐方法,装作不经意带着你路过灯红酒绿的夜总会,然后用充满诱惑力的口吻告诉你里面有各种美女。言谈举止之间,他总是告诉你某某人在牌桌上赌赢了多少,又在酒场夜吧里邂逅了美女艳遇……一次、两次、三次,想要尝试的想法,会在你脑子里形成潜意识,催促着你主动去尝试,进而放纵。

    一旦深陷其中,必定无法自拔。赌博亏输,为了扳本不断变卖家产,自己也染上一身不良习惯,夫妻反目,最终导致破产分离。

    这种事情怨不得别人。他的确是教会你诸多享乐的法子,也不断引诱你上钩。但只要坚持本心,再强烈的诱惑,也无法产生效果。

    关键在于,无论世俗人或者修士,都很难抵挡这种诱惑。

    毕竟,只要有*存在,诱惑就或多或少会产生作用。

    各大殿主已经发现了问题,杨天鸿不需要多加言语。此时站出来,可能会让人感觉想要争功。但宗主和殿主们都是明白人,断然不会忘记自己在此事件中的功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冲天斗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天魔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天魔神并收藏冲天斗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