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冲天斗神 > 第二百一六节 宋家

第二百一六节 宋家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配:男神,撩上瘾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客人与老板娘调笑几句,是很正常的事情。以前当兵的时候,这种事情杨升自己也干过不少。浑家李氏是个很有分寸的女子。玩笑归玩笑,若是客人举动过分,越过了底线,性子柔弱的李氏也会抡起菜刀砍人。

    杨升听说过说书先生讲的《水浒传》,他以前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孙二娘貌美如花,却偏偏凶悍得胆敢在十字坡宰杀往来客人做成包子?娶了李氏以后,杨升似乎明白了。果然,男人想要真正变得成熟,娶个老婆才是关键。

    店里没有招人,杨升既是掌柜也是小二。身兼多职也有好处,可以不用另外支付人工工资,节省下来,都是自己的。

    目光落到三位客人身上的时候,杨升微微皱起了眉头。这几个人他见过。其中两个是顺天府的衙役,另外一个则是市街东头的混混。当然,三个人是分成两拨进来。只不过,前后之间的距离很近,甚至还有暗地里的视线交流。杨升之所以被杨天鸿选中在浮花坊开设酒肆,就是因为在察言观色方面颇有本领。衙役和混混之间属于天敌关系,断然没有走在一起的道理。即便衙役想要从混混身上得到好处,也断然不会选择在这种公开场合联络。

    “来四个火烧,一盘酱牛肉,一坛清灵玉液。”

    “给我两个烧饼,一碗豆腐脑,一坛子好酒。”

    两拨人要的东西各自不同,都点了酒。

    自从两个月前清灵玉液在楚国京城投放市场,顿时引起了轰动效应。酒的质量的确不错,按照杨天鸿制订的分级制度,虽然只是下下品,口感醇厚程度却超过了京城市场上任何一种好酒。更难得的是。这种清灵玉液价格便宜,只卖五两银子一坛。相比动辄三十两一坛的上好女儿红,的确是平民百姓最好的消遣之物。

    据说。还有质量更好的清灵玉液。价格当然也要贵一些,至少需要上百两银子才能买到。

    杨升酒肆里的酒。是孟家商行一手供应。杨升不懂得什么大道理,只知道侯爷让做的事情就老老实实完成。卖酒,卖酱牛肉,卖烧饼,开酒肆就是用这些东西赚钱。而且,一坛酒五两银子价格乃是侯爷定下,任何人不得更改。

    衙役和混混分别坐成两桌,两坛酒端了上去。杨升把抹布搭在肩膀上,默默缩在角落里,用警惕的目光看着他们。

    碰杯,喝酒。

    吃肉,喝酒。

    两桌客人不同的举动,却是一名衙役首先叫了起来:“咦!这酒不对啊!此前我喝过的清灵玉液,怎么会是这个味道?”

    对面的衙役也脸上全是惊讶:“是啊!老王头上次送到牢里的酒味道不错,还有前天在杏花楼吃饭,咱们也要了清灵玉液。那边的酒跟这里完全不同,根本就是两种口味。”

    说着。之前说话的衙役喊叫起来:“掌柜的,赶紧过来,你这酒有问题。”

    站在柜台后面的浑家李氏连忙走出。陪着笑脸:“两位大爷怎么了?若要酒菜不够,可是还要再添些?”

    “呸!”

    那衙役冲着地上狠狠啐了口浓痰,把酒碗朝着桌子上用力一顿,大半碗酒都晃了出来。他面色阴沉,对着李氏连声喝道:“这哪里是什么清灵玉液?分明就是你们挂羊头卖狗肉私下里做出的假酒。真正的清灵玉液,乃是杏花楼响当当的招牌。你这厮欺世盗名,冒了人家的名头,也不怕杏花楼找上门来不成?”

    旁边,另外一个衙役斜着眼睛。色眯眯瞟着李氏高耸的胸脯,“嘿嘿”冷笑:“没想到咱。们哥两出来喝酒,居然碰上了假酒。清灵玉液好是好。就有人盯上了名字冒用招牌。依我看,还是把这掌柜的待会去,交给府尹大人好好审讯一番,定她个假冒伪劣的罪名。”

    浮花坊里来来往往的人数量众多,酒肆大门敞开着,两个衙役说话声音很大,立刻引起了周围人群注意。不到半分钟时间,已经自酒肆里里外外围上了数十人。而且,旁观者越来越多。

    坐在另外一张桌子上的混混也叫了起来:“尼玛,这家酒肆果真是黑店。”

    一个衙役故作惊讶走了过去,问:“何来此言?”

    那混混霍然站起来,指着桌子上喝了一半的酒,显得义愤填膺:“尝尝,都过来尝尝,这坛子里面的酒必定是掺了水,味道淡的要命。这哪里是什么清灵玉液,根本就是一坛子脏水。要说真正的清灵玉液,还是杏花楼的好。”

    顿时,围观人群当中立刻爆出几个附和的声音:“没错,清灵玉液明明是杏花楼刚打出不久的招牌,没有三十两银子根本喝不到,怎么会在这种街边酒肆里出卖?”

    听见有人支持自己,混混胆气更足了,声音也变得更大:“他这里只卖五两银子一坛。我也是觉得好奇,才进来看看,没想到居然会是假的!”

    人群里的声音变得更大,听起来充满怒火:“朗朗乾坤,居然骗子当道。砸了他的铺子,烧了他那骗人的清灵玉液。”

    围观的人很多,不少人也跟着起哄。越来越多的人从外面涌进来,吵吵嚷嚷的声音乱作一团。两个衙役站在中间丝毫没有制止,反倒袖手旁观。混混也大声喊叫着,抓住李氏的衣服上下其手。杨升见势不妙,连忙从腰间拔出匕首,对着那混混虚晃了几刀,将其吓住,反手一把拉上浑家,踮着脚,抽身从后门逃出了酒肆。

    这一天,孟家商行在京城里的十几处铺面都被砸了。理由都是清灵玉液是假酒。与此同时,城内多家商行酒楼也推出了“清灵玉液”。据喝过的人说,味道的确不错,与孟家商行所卖的清灵玉液根本就是两种东西。

    当然,就品质而言,还是杏花楼的更好。而且喝了以后不上头。不会晕,可以强身健体,延年益寿。

    顺天府也频频有人报案。说是市面上发现了冒用杏花楼名号伪造的清灵玉液。杏花楼老板宋建伟也显得很是愤怒,要求顺天府缉拿造假之人。还自己杏花楼清灵玉液的清白。同时,宋建伟拿出了一份在楚国其它州府开具的官方文书,证明清灵玉液乃是在遂州酿造,运往大楚各地销售。在这份文书上,清楚留有遂州官府的红色印鉴,真实可信。

    几天时间下来,清灵玉液在楚国京城名声大噪。随着百姓人等之间传扬,杏花楼的生意也变得火爆起来。几乎所有客人吃饭。都会点上一坛清灵玉液。每当这种时候,店伙计就会在旁边说着最近关于这种酒的官司,然后故作神秘告诉客人,清灵玉液乃是杏花楼独家出品,虽说在楚国各地都有分销,可是想要买到正宗货物,最好还是来杏花楼最好。

    也有见多识广的客人觉得这种清灵玉液品质普通,与曾经喝过的杜康酒很是类似。对于这种说法,店伙计就会用各种方法让客人相信两者之间存在区别。要么是酒的颜色,要么是酒的味道。如果还是不信。甚至可以抬出一坛杜康,让你亲自品尝过后,再下论调。

    ……

    宋建伟的宅子位于京城东南。占地面积不大,却很是豪华。

    搂着两个小妾一起喝酒的确感觉很好。宋建伟五十多岁的人了,平时也没有什么业余爱好,就喜欢和年轻漂亮的姑娘一起厮混。以他的体能和精力,轮番大战必定受不了。可是身体上的接触他却很是喜欢。宋建伟脑子里装满了各种乱七八糟的玩法。比如用橙子之类的水果往洞里塞,看看究竟能够装下几个?或者把稻米蒸熟以后做成年糕,趁着绵软温热,在黑洞洞的通道里来回磨蹭……总之,宋建伟有的是办法让女人满足。这些法子无关于身体强衰。就看你是否邪恶?是否有足够的钱让女人们心甘情愿陪你一起嗨皮?

    这种游戏宋建伟每天晚上都要来上几次。只不过,今天情况有些特殊。两个莺莺燕燕的年轻女子刚坐下来。玩闹着喝了几杯,便趴在桌子上昏沉沉睡去。看着怎么喊也喊不醒的两个女人。宋建伟本能的想要站起来往外跑,却从椅子上摔下来,半天也无法站起。

    他很精明。知道有人在酒里下了药。

    门从外面被推开,一个身穿黑色夜行服,身材干瘦,嘴里叼着烟杆的老头走进来。他拉过一把椅子坐下,笑眯眯地看着半趟在地上的宋建伟。

    “别担心,你和她们不同。”

    老头抽了口烟,冲着宋建伟喷出一股浓烈的烟雾,用烟杆指了指昏倒在桌子旁边的两个女子,笑呵呵地说:“下午的时候,你在崇圣庙外面吃过两碗冰奶酪。这酒里的麻药不会把你弄翻,你应该很清醒,听得懂我说话。”

    宋建伟心里顿时涌起一阵难以言喻的恐惧。

    没错,下午的时候,自己的确在崇圣庙外面吃过冰奶酪。那是京城里的老字号,奶酪很新鲜,在这个时节,冰块也是稀罕之物。只是没想到,自己早就被人家盯上,那个时候就下了药。

    宋建伟知道自己早晚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对手动作居然如此之快。他额头上滚滚流下冷汗,身体在不受控制般抽搐着,连声喘息着问:“你,你究竟是谁?”

    老头叼着烟杆,慢慢地说:“我姓杨,杨大海。”

    宋建伟没有听过这个名字。却对“杨”这个姓氏很是敏感。顿时,他的身子颤抖幅度变得更加剧烈,如同筛糠,语不成句,结结巴巴,带着巨大的恐惧问:“你,你想怎么样?”

    杨大海依然笑眯眯地看着他:“我想怎么样,宋老板应该很清楚。这些天,杏花楼的生意很是不错,宋老板出手果然狠辣十足,硬生生夺走了清灵玉液在京城里的市场。而且,宋老板野心不小,居然在其它州县也铺开了摊子。呵呵!只是小老儿心中觉得疑惑————胆敢如此作为,你究竟有几个胆子?”

    宋建伟用力咽了口唾沫,强笑道:“明明是你们冒用我杏花楼的名号,伪造清灵玉液。偏偏还要在我面前如此说法,真正是毫无道理可言。”

    杨大海微微一笑,也不解释。他抬起左手。在空中捏了个清脆的响指。这动作是他从杨天鸿那里学来的,杨大海用的是纯熟无比。

    一个黑衣人推着一个浑身被绳索捆绑起来的女人走了进来。房间里烛光明亮。宋建伟睁眼望去,发现被捆住的女人赫然是自己原配妻子。只是,她应该与其他家人远在郴州。就这样在自己面前出现,真的令人出乎意料之外。

    妻子嘴里勒着一根布条,她拼命摇晃着身子,嘴里发出低哑的“呜呜”声,眼睛里全是恐惧。

    当着宋建伟的面,黑衣人直接挥舞钢刀。砍掉了宋建伟妻子的头颅。

    距离很近,温热的血泼洒宋建伟全身上下。整个上身都湿透了,妻子的脑袋“咕噜噜”滚过来。那双眼睛自始至终圆睁着,似乎是在发问,这一切究竟为什么?

    宋建伟呆了一呆,顿时从喉咙深处发出野兽般的嚎叫。只是药力对身体的效果仍在,声音不大,与其说是在嚎叫,不如说是在呻吟。

    杨大海注视着他,不断咂着烟杆。慢慢地说:“人老了,没心思和时间跟你在这里耗着。有些话,你还是想好了再说。”

    宋建伟双眼已经变得血红。仿佛在喷着火。他连声嘶吼:“你们,你们竟然如此心狠手辣。我,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杨大海摇摇头,叹道:“我刚刚提醒过你,结果你又说错话了。也罢,既然你一心执着,我也就满足你的心愿。”

    说着,杨大海再次捏了个响指。门开了,又一个浑身上下被绳索捆绑的人被推了进来。

    那是宋建伟的大儿子。已经二十多岁。成家的人。与刚刚被杀的妻子一样,也是应该远在郴州。如今却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没有威胁之类的言语,黑衣人仿佛就是一台冷冰冰的杀人机器。还是毫无花巧的一刀。宋建伟连出声阻止的机会都没有,就看见大儿子的脑袋从肩膀上滚落,身体如同装满泥土的口袋,重重歪倒。

    杨大海咂吧着烟杆,神情冷峻。

    这个世界的善恶观念,其实从未有过任何变化。只要反对自己意见的人都是坏人,善良或者邪恶都存在相对性。就杀人的概念而言,杨大海无疑是凶手。可是换了站在杨家的立场上,宋建伟就是不折不扣的奸邪之徒。

    清灵玉液乃是杨天鸿在安州酿造出来的好酒。刚刚在京城打开销路没多久,所有分销点就遭到了不明身份暴徒的攻击。这些人肆意污蔑酒水质量,叫嚣着清灵玉液价格虚高。到了后来,京城杏花楼也冒了出来。说什么清灵玉液乃是杏花楼所酿,宋家才是清灵玉液的真正主人。

    这就跟另外一个世界的医闹哄抢差不多。区别在于,幕后主使者想要的不仅仅是整个市场,还有杨天鸿手里的清灵玉液配方。

    看着倒在血泊之中一男一女两具无头死尸,杨大海额头上皱纹变得越发紧密,浑浊的眼睛里释放出森冷凶狠的目光。

    若要说是死人,杨家外院的仆人家属,也在冲突中死了好几个。

    杨于富和自己一样,都是当年跟随骠骑将军的老卒。杨于富运气不好,最后那次作战,被戎狄砍断了双腿。还好骠骑将军体恤军士,把杨于富收作亲兵,一直呆在杨府养老。后来,徐氏那个女人掌握了杨府,与杨连升父子一起,把所有老兵都赶了出去。也幸好是天鸿少爷精明过人,重新夺回了杨府大权,又把杨于富一家接了回来。本以为能够从此过上好日子,可谁知杨于富摆在齐州那边的酒肆偏偏被人砸了。对方硬说清灵玉液是冒名顶替的掺水劣酒。杨于富气愤不过,上前理论,却被那些暴徒一拥而上,拳打脚踢,当场活活打死。

    还有杨广禄,同样也是杨家老兵。少爷体恤广禄上了年纪,给他本钱在梧州那边开了家杂货店做小买卖。清灵玉液刚刚从安州运来的时候,杨大海喝过一些,知道这是世上少有的好酒。只要能够摆在店里,绝对不愁没有生意。杨大海存了想要照顾老兄弟的心思,就从少爷给予的份额当中,分拨了五十坛送到梧州那边。觊觎清灵玉液的对手野心很大,绝对是想要从市场上彻底消除所有的酒。杨广禄的杂货店也不可避免受到了影响。就在昨天,杨广禄的小儿子带着浑身伤口来到杨府报信。这个年轻人被门子搀扶进来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他一直在哭,说是父亲杨广禄和大哥都被暴徒打死,杂货店也被付之一炬。

    自从天下间有了利益,也就出现了更多丑恶肮脏的行为。

    杨家死了六个人。要么是老兵,要么是老兵的家属。孟家那边的损失更大。据说,孟雄和孟奇这几天都在忙碌清点,前前后后孟家死了三十多人,分设在楚国各地的数百家店铺被砸。综合计算下来,损失超过了数十万两银子。(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冲天斗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天魔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天魔神并收藏冲天斗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