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冲天斗神 > 第二百四一节 功劳

第二百四一节 功劳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配:男神,撩上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个时代的船只载重太小了。更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楚国北地无粮。抚州虽然是文媛公主封地,却也需要苦心经营。在大旱面前,最为稳妥的物质储备就是粮食。高家和东方世家船队每次在蔡县码头停靠,船舱里都要装满粮食,然后在抚州卸下。否则,就算抚州新任知府是自己人,还是归元宗修士,也没有办法凭空变出粮食,养活聚集在那里的数万灾民。

    这种在南北两地之间往来运粮、运人的活动,恐怕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具体什么时候结束或者缓解,还是要看造船厂的产量,以及杨通水军的训练进度。

    在抚州情况没有得到进一步改善,城防工事没有完成以前,杨天鸿并不打算暴露自己的实力。就算抚州防御坚固,若是没有储备足够的粮草,闹起纷争的最后结局,同样还是所有人从那里撤走,前往安州。

    他自己也没有想到,顺明帝居然会在这个时候,给自己下了这样的一道诏令。说起来,顺明帝也算是廉明的君主,只是君王权力被朝臣挤占太多,才演变成了今天这样的局面。

    对于刺史曹辉的说法,杨通还是觉得不太理解。他皱着眉头问:“在下无意质疑曹大人刚才的话。只是北方大旱,民情不稳。朝中大臣对此也心知肚明。若是这天下间乱起来,对他们自己也没有好处。难道说,朝中大臣连个道理也不明白吗?”

    杨天鸿摇摇头,刚刚张开嘴,这边曹辉也同时说出话来。两个人异口同声,内容竟是一样的:“他们当然明白!”

    杨天鸿和曹辉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脸上的苦笑。杨天鸿闭上了嘴。曹辉进一步解释:“百姓虽乱,局势却也在可控的范围。我大楚和平百年,除了北方戎狄和南方越蛮。大部分地方都是和平安定。这天下间的财富,越是到了荒年。积累起来速度就越快。杨通将军,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过荒年时候百姓被逼无奈,卖儿卖女的那种惨状。小孩子头上插根草标,一两银子就能买个活人。还有价钱更低的,两升谷子就能把人买回来。纵观大楚南北,对于奴隶,大户人家的需求从来就不嫌多。别的不说,光是每年祭祖的时候。活人祭祀就要杀掉一大批。富裕百姓人家,谁会卖掉自家儿女?北方灾民虽然多达百万,可是诸多豪强权贵分分,却也剩不下多少。就算是灾民活不下去抢劫州府,权贵朝臣们也就有了出动官军将其灭杀的借口。总之,北方大旱在朝臣看来不是什么难以解决的麻烦。他们只是想要从中得到更多好处。大旱,只是几年的事情,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老天总会下雨,这干枯的田地到了以后一样很值钱。为了填饱肚子,百姓的首选就是卖地。杨通将军你若是不信。可以亲自去北方看看。老曹我跟你打个赌,现在北方土地必定是被百姓们尽数卖给了下手最快的豪强权贵。平时需要二十两银子一亩的上好水浇田,这种事情最多二两银子就能买到。若是价钱再贱些。也许只是几升米的交易罢了。”

    大厅里变得很安静,足以听得见各人的呼吸。

    同知何为廉眼中充满了悲苦,连声哀叹:“曹大人在民生之事上见识远超我等。想不到,一场大旱,背后竟然隐藏着如此之多的事由。我等有心报国,却无路可寻。想来,陛下对于这些事情也是心知肚明,只是碍于无法动作,这才下诏要求侯爷领兵进京。”

    曹辉心情沉重地点点头:“事情就是这样。侯爷若是服从陛下诏令。从海路进京,也就相当于站在了朝臣对面。百万灾民就是豪强权贵眼中的肥肉。我安州虽然可以自给自足,可若是因为此事惹恼了朝中大臣。遂州至安州之间的路途恐怕也就永远封闭。说不定,就连抚州那边,也面临着诸多困难,我安州商货再也难以进入大楚内地,更谈不上什么商品流通。”

    杨天鸿坐在椅子上,沉默不语。

    曹辉的见解很是精辟,也把好处和困难摆在面前。事实上,他说的这些,杨天鸿早已想到。只不过,从别人嘴里说出来,让其他人听见,远远要比自己这个安州最高权力者以号令方式发布更具效果。即便是杨通这种专业军官,也不得不在更多方面考虑玄火军团以后的出路,还有发展方向。

    安州是一块好地方。可是,再好的地方,也需要时间来经营。如果杨天鸿早在五年前入主安州,那么他现在根本不用惧怕什么朝中大臣,直接按照顺明帝诏书领兵进京就是。就算是朝廷于豪强联手封堵了安州商路,以安州强大的生产能力,完全可以在封闭环境下生存。很简单,北面的道路不通,老子就走南面。先是杀光所有越族蛮夷,攻占越族王都河内。然后,再把屠刀对准更南面的天竺人。

    这个世界很大,基本格局与另外一个世界极其相似。杨天鸿有时候都会产生错觉,认为自己根本就是步入了另外一个时空。这里有修士,有道术魔法,还有纷争不断的古代世界。

    问题在于,自己掌控安州的时间太短了。一年都不到,安州所有项目和计划才刚刚铺开。先前,之所以提升安州商货价格,而不是一味强硬对商会进行打压,就是考虑到安州目前局面需要商会的支持。若是没有了外来物资的供应,安州的发展速度必定会慢下来。

    这种情况,就像是一个文明世界的人流落荒岛。他可以凭借力量和技巧,在海岛上捕猎生存,也可以钻木取火,烧烤熟食。可是若要得到毛巾、衣服、砍刀之类的物件,除了运气极佳,从海滩上偶尔捡到,根本不可能从自然中获取。

    摆在安州面前的目前困境就是如此。磐石关和遂州就是勒在安州脖颈上的那根绳索。在安州力量没有成长到足以扯下这根绳子以前,只能是与商会和朝廷维持目前局面。一旦朝中大臣抓紧了绳子,虽说不会把安州活活憋死。却也会造成呼吸困难,甚至重伤。

    “陛下的诏令必须服从。进京之事,本候已经安排下去。相关人员正在集结。最迟两天以后,就能前往蔡县码头登船。”

    杨天鸿抬起头。沉稳的目光从每一个人脸上顺序扫过:“在座的诸位大人,你们都是安州元老。论资格,你们比本候更老。本候一向看不起文官,觉得文官除了吟风弄月,故作姿态,根本就是连个屁都不会放,更不懂得什么百姓民生。”

    说着,杨天鸿从椅子上站起。走到刺史曹辉面前,认真地说:“曹大人,你的为人,让本候很是敬佩。没有你,必定也就没有什么安州。说起来,这也是安州百姓的福气。若是朝廷派来的刺史换了别人,此地恐怕早已尽属越人。男子汉大丈夫,为了国家放弃妻室,像你这样的人,本候还是第一次见到。光是这一点。就值得本候为你翘起大拇指。”

    曹辉心里百感交集。他知道此时说什么也显得多余,于是双手合拢,对着杨天鸿行了一礼。

    杨天鸿继续往前。走到同知何为廉面前:“何大人为官勤政,百姓有口皆碑。本候绝对不是夸大其词,以何大人在计算方面的才能,足以在天下间排得上前面几位。很幸运,何大人没有埋没于其它州县,而是在安州任职。本候幸甚!安州百姓幸甚!”

    何为廉张大了嘴,双眼不由自主颤抖着。安州同知不同于其它地方的官员。何为廉自己也很清楚,若是换了其它州府,自己断然不会受到重要。还会受到排挤。能够得到节度使大人如此重视,甚至当众称赞。就已经让他生出“士为知己者死”的念头。

    通判程志定看着走到面前的杨天鸿,目光微微有些晃动。

    “程大人。当日,本候带兵平乱,在含鱼谷设伏,是你带着安州驻防军第一个赶到增援。你不像是一个文官,更像是一个将军。一战斩杀十六个越人,这种战绩即便是玄火军中老兵也难以做到。有一个不怕死的通判,而且还是一个敢于冲杀在前的通判,安州无忧矣。”

    说着,杨天鸿从身上取出一面令牌,递到程志定手中,加重了语气:“本候既然决定了要服从诏令前往京城,就断然不会改变。安州城防向来是由玄火军团负责。然而万事总有例外的时候。若是遇到了突发事件,程大人可用此令牌调派玄火军。若是有人胆敢违令,程大人可依令将其斩杀。”

    这是杨天鸿表明态度,对安州文官的绝对信任。正常军务当然不会交给程志定负责,可无论如何,表面上的工作要做足。否则,若是安州不稳,杨天鸿在京城的一切努力也将化为泡影。

    程志定双手接过令牌,单膝跪倒,声音充满了感激,也充满了坚定和绝决:“侯爷放心,有程某在一天,安州必定秩序如常。”

    杨天鸿满意地将他扶起,扫视周围,声音洪亮:“诸位,事已至此,无需再议。本候即日便要出发,安州诸多事务,还望诸位大人相互扶持。此次进京若是顺利,安州局面也会有所改观。若是有人胆敢趁着本候不在,意图作乱,那么该杀就杀,该斩就斩,绝对不要手软。”

    说话,要看对象。

    若是换在楚国其它地方,这些话,杨天鸿断然不会说出。然而,安州的情况很是特殊。来到这里任职的官员,无一不是得罪了上司,或者就是犯了错误被发配到此。在绝望的环境下,人们也会产生反抗意识。只要加以引导,上至刺史曹辉,下至普通官员,都可以为杨天鸿所用。

    ……

    楚国京城,后宫。

    新萱公主有着自己的宫殿,却很少过去。一天之中的大半时间,她都会呆在皇后张氏宫中。在表面看来,这多少有些不符合皇家制度。然而,新萱公主毕竟是张皇后的嫡女,即便做得再过分些,也是正常。

    按照顺明帝去年在宴会上许下的承诺。再有几个月,就到了杨天鸿进京迎娶文媛公主的时候。每当想起这件事情,新萱公主就觉得心里有股说不出怨怒。杨天鸿明明是自己看中的夫婿。偏偏却被小荷这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跑出来的丑女硬生生抢走。若是换了别的女人,新萱公主早就派人过去将她活活捏死。然而。这种强横手段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用在小荷身上。顺明帝虽然在北方旱灾一事上必须与朝臣们权衡利弊,可是若论后宫之事,无论如何也不会退让。

    自家女儿不开心,张皇后这个当娘的也急在心里。这段时间,她动用了所有关系,想要为女儿找到一个意中人。京城所有勋贵都被翻了个遍,官员之后也在一一相看。甚至就连新科进士之类的人物,也被张皇后命人画下图像。送到新萱公主面前供其挑选。也不知道究竟是挑花了眼睛,还是对这些人根本没有兴趣。新萱公主就是********觉得杨天鸿才最适合自己。至于别人……她连多看一眼的兴趣也没有。

    平心而论,新萱公主长相不错,虽然算不得是顶级花容月貌,却也皮肤白皙,很是清秀。若是用分数品评,以小荷为满分一百作为参照,新萱公主至少可以得到九十分。

    快一年的时间了,新萱公主觉得自己从未过上哪怕一天开心日子。自从小荷入宫以后,她就觉得事事不顺心。偏偏小荷修炼道术。无论明着还是暗里的手段,在小荷面前统统失去了作用。

    后宫之中,诸多伎俩。为了争宠。妃嫔之间相互敌视,各种手段层出不穷。然而,顺明帝对小荷无比宠爱,妃嫔争宠也决计不可能把龌龊手段用在皇帝亲生女儿身上。甚至,为了巩固自身地位,很多妃嫔都会争相在小荷面前邀功献媚。原因很简单,皇帝老婆与皇帝女儿根本就是两种概念。想要两种利益目的完全划不上等号的人相互敌视,再也没有比这更荒唐的事情。

    派人暗杀?恐怕杀手尚未靠近,就被小荷当场拧断了脖子。别看小荷只是个弱女子。可修士就是修士。论起武力,就连殿前值守的卫士们。也不是她的对手。

    下毒应该是个好办法。然而小荷在寝宫之中处处小心,杨天鸿给了她一只翡翠碧玉簪。只要在菜品饮食里点上一点,有毒无毒立刻就能知晓。小荷这人做事情比较阴狠,面对摆在桌上的有毒饭菜,她从不命人倒掉,都是让身边服侍的宫女太监过来品尝。若是拒绝,那就强拧着脖子把饭菜往嘴里塞。用小荷的话来说:“饭菜是你端来的,现在出了问题,也必须由你自己吃掉。反正,也就是吃点东西而已。心里若是没有鬼,吃下去必定不会有事情。若是恰好反过来,也是你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久而久之,新萱公主身边的人最怕听到“下毒”两个字。那意味着自己在小荷面前白白送死,却根本不可能达到想要的目的。

    后宫之中,还有些稀奇古怪的方子。比如两种原本无毒的物质掺合在一起,就产生化学反应,生成剧毒,从而把中毒之人活活弄死。新萱公主用了很多此类方法,小荷却依然活蹦乱跳。反倒是新萱公主有一次还把自己弄晕过去。醒来以后,就再也不敢在这方面花费心思。

    她对小荷恨之入骨,却也无可奈何。

    小荷身边没有亲信。她也不需要什么亲信。皇宫只是暂居之地,只要杨天鸿进京,也就意味着永远离开这里。

    杨天鸿在南疆攻占了奠边城,顺明帝大喜之下颁布旨意,在杨天鸿原有的食邑基础上,再增加了七千户。这一次,他真正是成了万户侯。

    明眼人都知道,这是顺明帝为了补偿上一次南疆之战,对杨天鸿的封赏不公。南越北戎,历来就是楚国最大的边患。北面的情况还好一些,道路畅通,粮草饷银供应充足,士兵战斗力也在楚*队里排得上前列。南方就不一样了,对于安州,楚国朝堂上历来都有不同的声音。有人觉得安州很重要,也有人认为安州可以放弃。这种摇摆不定的看法,使得朝廷对于安州的各项政策一变再变。很自然的,曹辉在安州注定了不可能得到来自国内的太多支持。玄火军之所以能够出兵平乱,很大程度上,也是政敌们想要看到杨天鸿在南越人面前碰得头破血流,甚至战败身死。却谁也没有想到,南疆一战,反倒成就了他的赫赫威名,也顺理成章得到了毅勇候之位。

    数十名宫女内侍跪在新萱公主面前,连大气也不敢出。

    “说话啊!一个个怎么都变成哑巴了?本宫养你们还不如养一头猪。几十个大活人,几十双眼睛,居然连一个贱人也看不住,你们……你们简直就是一群废物!”(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冲天斗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天魔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天魔神并收藏冲天斗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