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冲天斗神 > 第三百零九节 捉拿

第三百零九节 捉拿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女配:男神,撩上瘾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裴荣给每个人都倒上一碗酒,笑着说:“这酒想必你们也有人喝过,滋味儿真正不错。也许你们不知道,这酒就是毅勇公爷杨天鸿所造。”

    说到这里,立刻有人惊呼着反应过来:“我听说过。这清灵玉液在北面卖得可是不得了。真正是金山银海般的生意。难不成,都是真的?”

    “呵呵!还远远不止。”

    裴荣用手指敲了敲酒坛,说道:“毅勇公爵占了南边的安州,据说是个米粮富足的地方。咱们兄弟在水面上辛辛苦苦好几年,还不及人家几个月下来的好处。现在看来,历州这边的风向必定要变了。昌鹄候崔家已经完了,黄河上的事情恐怕也是要毅勇公爵说了算。尤其是着历州大市建起来,每个月流入流出的金银,恐怕也得在百万两以上。也许,还会更多。”

    听到“百万两”这个数字,所有人的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良久,一人开口问道:“龙头,照你的意思,咱们洗手不干,转行做运货的买卖,就是为了这历州大市?”

    裴荣“嘿嘿”笑了几声,故作神秘压低声音解释道:“你们想啊,这黄河上的货运以后必定是红火无比。咱们兄弟只要现在早早投入进去,必定能够事事占先。咱们手上有人有船,还有各种得天独厚的优势,在货运方面还有谁能争过咱们?这就是洗手洗白的最佳时机。若是错过了这个关口,以后想要就很难了。我计算过,最多只要辛苦半年,以后就能有更多的船,收益也能源源不断稳定下来。到时候,咱们兄弟就再也不用看别人脸色行事。说句不好听的。就算是不为咱们自己,也得为了下面的兄弟想想。”

    有人在沉思不语,也有几个人眼睛发红。边听边点头。有人突然说道:“老大,这事情好是好。只是不知道历州那边到底是个什么章程。别是咱们这边洗手不干,历州那边却还要发出军兵围剿咱们。到时候,就真正是得不偿失了。”

    大家都不是傻子,话说到这个地步,也能琢磨出些事情了。屋子里沉寂片刻,先前说话声音最大的汉子叫嚷起来:“裴老大,听你的说法,好像是跟历州那边接上了关系。难不成。你是想用咱们兄弟的命根,为你自己日后博个出身?”

    裴荣喝了一口碗里的酒,慢慢嚼着黄豆,斜着眼睛看着那汉子,冷冷地说:“你觉得这种事情可能吗?我混江龙裴荣的名头,从来不是出卖朋友兄弟换来。在黄河上混的时间不算久了,你出去打听打听,我裴荣什么时候做过对不起兄弟的事情?”

    那汉子仍然不依不饶:“那么今天的事情该怎么说?平白里的,怎么说着就要洗手洗白?你若是早早没有这样的心思,又怎么会把大家叫在一起?”

    不是所有水贼都能想到以后。有好几个人立刻站起来,走到那汉子旁边。屋子里明显分成了两个群体。

    裴荣脸上的表情变冷了几分:“既然把话说开了,那么我也就不再藏着掖着。总之。我是不打算继续在广益这边呆下去。若是你们想要继续过从前的生活,那么随便,船就在外面。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我这就是为了兄弟们打算,根本谈不上什么出卖。”

    那汉子看见围在身边的人一多,气势也就变得足了,吆喝道:“我就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你裴荣还不一样是贼,杀人吃人的事情。你做得也不算少了。你以为,洗白这种事情真的是说做就能做?没错。历州大市若是开起来,必定是金山银海的局面。也是咱们兄弟日后讨生活的好去处。咱们是贼。是杀人抢货的贼。裴老大,我看你也是老了,没了以往的心思。这个龙头,看来咱们还是要另外选人才是。”

    裴荣的面孔彻底冷了下来。那汉子明火执仗着就是想要夺权。这心思也许早就有了,只是今天借着机会摆开。想了想,裴荣怒道:“你别想着把兄弟们死路上领。就算你自己不愿意,也要为了家里婆娘娃娃想想。难道,你这辈子做贼,他们以后还是做贼?”

    这话说得很重,也撕破了脸皮。

    “****尼玛的!”

    那汉子当场就怒火上头,砸了酒碗想要冲过来轮拳头打人。旁边的几个头领一看事情不好,连忙在中间阻挡,出言制止。一时间,屋子里顿时乱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外面传来一阵动静。紧接着,摆在桌上的碗碟筷子纷纷震颤起来,丁零当啷作响。这种巨大的响动,顿时使得屋子里的争吵平息下来。人们彼此对视,都能看到惊慌失措。有人小声猜测着:“会不会是地震?”

    有人立刻摇头反驳:“不像,可能是大队人马过来。”

    对方脸上全是怀疑:“大队人马?会是谁?怎么会来这种地方?”

    裴荣脸上也是惊疑不定,本能的把目光转向站在对面的汉子。那汉子却没有丝毫惧怕,反倒是变得显出几分冰冷和傲慢。

    裴荣脸色渐渐发白,厉声问道:“好你个吃里扒外的家伙。说,这些兵马是不是你带进来的?”

    那汉子脸上全是强横与得意,笑道:“清远候丁家大爷早就看你不顺眼。也知道你裴荣想要投靠历州那边。所以,丁家大爷早早定下了计策,想要捉拿你回去。只是没想到你偏偏自己撞了上来。还好,你今天叫上大伙在这里聚聚,否则若是想要捉拿你,还要花费一番心思。”

    裴荣脸上全是不可思议的神情。

    清远候丁家他当然知道。说起来,裴荣最初做上黄河水贼这股生意,还是丁家的安排。黄河流经同州,丁家需要一股能够在水面上控制来去的势力。这种做法当然上不了台面,只能是私底下以盗匪的名义进行。这些年来,裴荣在黄河上来去纵横。其中就有丁家在其中支持分不开。不过,这种杀人越货的生意做得久了,裴荣自己也感到厌倦。想要上岸洗白。只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丁家居然根本不给自己这个机会。眼看着。就是要用那汉子代替自己,成为着黄河水贼新的龙头。

    那汉子眼看着局势全面倒向自己这边,气势也就越发强横十足。他恶狠狠地看了一眼裴荣,开口骂道:“说起来,你****的才是真正吃里扒外。丁家大爷说了,要把你带回去好好整治一番。你若是老老实实服从,那么我也就顾及着以往的兄弟情分,不会让你受那皮肉之苦。可若是你想要乱来。那么就别怪老子给面子,先在这里把你宰了喂鱼。反正,就算丁家大爷抓你回去,也同样是死路一条。”

    裴荣咬牙盯着站在对面的汉子,右手紧紧按在刀柄上,站在那里也不出声。

    局势对自己不利,原本站在自己这边的头领,已经随着那汉子的话,有很多站到了对面。裴荣对待下面的人的确不错,可是在生死关键问题面前。谁都会选择利益消灾。为了所谓的义气就白白送掉性命,这根本就是白痴才有的行为。

    外面,隆隆的马蹄声越来越近。已经可以听见很多人在喊叫。甚至变成了骚乱。那汉子控制了局面,也就冲着其他头领颐指气使:“都出去,让外面的兄弟别******乱。那是清远候丁家大爷派来的兵马,不是追缉咱们的官兵。以后,这江面上的事情都要变个风向。有老子在,大家还是一样的快活。运货,运尼玛个逼的货。既然做了贼,就不要想着什么正经行当。那种事情根本不是咱们能做的。”

    来人的速度很快,外面的马蹄声已经停歇下来。远处的骚乱声音也已经消失。没等那汉子安排人出去,大家之听见脚步声朝着这里越来越近。然后。虚掩的房门从外面“咣当”一身被猛然踹开,十几个身披铁甲。全副武装的精装汉子冲了进来。他们手里拿着钢刀,动作娴熟,刚一进来就控制了局面,刀子纷纷架上了一个个水贼头领的肩膀。那种凶神恶煞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是此中好手。

    汉子也被两把刀架在了脖子上。他连声嚷道:“是不是搞错了?我可是清远候丁家大爷的人。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回去问问。你们要抓的人在那边,不是我!不是我啊!”

    一个身材高大,穿着朝廷武官制服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显然是这伙人的首领。他目光炯炯,带有一种无比强悍的威严。光是用眼睛一扫,屋子里的水贼纷纷低下头,根本不敢与之对视。

    事情到了这个时候,即便是那汉子和裴荣,都觉得不太对劲儿。尤其是裴荣,在道上混的时间久了,对于大人物也有一套独特的判断力。中年男人这种打扮显然不是同州丁家出来的。他正想着应该如何说话,只听得那人扫视屋中,冷声问道:“谁是裴荣?”

    众水贼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目光却下意识的纷纷集中到裴荣身上。

    那中年男人点点头,又继续问道:“谁是丁毅?”

    那汉子的名字就叫做丁毅。说起来,也算是裴荣身边的得力帮手之一。只是谁也没有想到,丁毅居然会是清远候丁家在广益水贼里安排的暗子。

    稀稀拉拉有几个人抬起手来,指认了丁毅。盗匪内部抢夺权位,相互火拼之类的事情很常见。然而,裴荣在水贼里的名声不错,也很对待人。丁毅今天突然发难,虽说背后有着清远候丁家做支持,可是在各人心里,还是对这种行为很是唾弃。尤其是丁毅此人平时骄横,与大伙关系普通,也就让人很看不惯。

    那中年男子看了丁毅一眼,转过身,对着裴荣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裴荣稍微迟疑了一下,还是快步上前。中年男人冰冷紧绷的脸上露出一丝淡笑,说道:“你托人送过来的书信,我家公爷已经看过。我叫杨萁,是公爷身边的亲卫。公爷让我带话给你:若是真的想要洗白上岸,就必须老老实实听从公爷的号令。说起来,也是你眼睛毒。动作快。公爷已经打算着要对广益这边动手,没想到你很是上道,自己主动投诚过来。好!很好!我家公爷就喜欢你这种明白事理的人。”

    说着。杨萁转过身,对着满面愕然的丁毅冷笑道:“区区一个丁家。居然就敢操纵水贼控制黄河水道。清远候丁伟当日在京城里已经被我家侯爷暂且留下一条性命。没想到两个儿子在同州这边居然还是不知死的上下蹦跶。也罢,看在清远候的面子上,就暂且留你一条性命。别以为这是我家公爷心慈手软,只是你暂时还死不得,以后指认丁家的时候,还有大用。”

    “你,你说什么?你们,你们不是丁家派来的?”

    丁毅和手下几个头目都是满面惊恐。谁也没有想到。来人居然不是丁家的官兵,反而是历州那边的玄火军。而且看着架势,显然是已经控制了局面,口口声声说是要对付丁家。这,这事情难道说变就变了?

    短暂的惊愕过后,立刻有人反应过来,下意识的伸手去摸摆在旁边椅子上的兵器。可是这边刚刚动手,对面明晃晃的几把刀子就狠狠劈砍过来。屋子里乱成一团,刀子直接刺进胸膛,鲜血从失去头颅的肩膀上喷溅而出。空气中顿时充满了呛鼻的血腥。

    “饶命!饶命啊!”

    丁毅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着躺在面前软绵绵的几具尸体,他只觉得心胆俱裂,浑身上下一片冰凉。丝毫没有抵抗的心思。一个劲儿的跪在地上磕头,结结巴巴连声求饶。

    其余的人也是跪了下来。只是还有人动了别样心思,跪地的时候手就摸进了裤脚,还没等到有下一步动作,立刻就有钢刀劈头盖脸乱砍下来。两条胳膊顿时断在地上,脑袋也被砍飞,从敞开的大门里“咕噜噜”滚了出去。

    再也没有人胆敢乱动。屋子里一片安静。

    整顿历州,杨天鸿从上到下掌控了局面。

    胡应通果然是历州官员当中最为顶尖的角色。崔家与丁家乃是盟友,黄河水贼的事情胡应通多少有所耳闻。不过。真正起了作用的,还是裴荣派人送来的那封降书。有了书信为指引。杨萁带领官军进入广益大泽也就不再困难。至少,不会发生迷路误入沼泽。所有人被陷在里面的事情。

    何况,按照书信所说,裴荣在大泽外面还安排了人手,等候着历州这边来人。

    历州已经安定下来,一切事务都是为了应对随时可能南下的戎狄。军队整肃来不得半点马虎,同州那边虽然派来刺客,杨天鸿也只能暂时把恨意埋在心里,等到腾出手来,丁家的事情必定要做个了结。

    裴荣眼光很毒,押宝也算是押对了。杨天鸿直接下令委任裴荣为广益巡检,给了一个实实在在的官位。大喜之下,裴荣也不再藏私,老老实实把手下所有拿了出来。愿意投诚的水贼数量多达七千,大小船只也在数千条之多。对于裴荣的上道,杨天鸿很是满意。既然裴荣愿意听从命令,自然也就少不了他的好处。就这样,前后不过半个月的功夫,黄河上已经有了属于杨天鸿极其庞大的货运船队。

    从抚州到历州,最为快捷方便的运输方式,就是船运。

    杨天鸿在用人方面没有什么限制。即便是裴荣这种手上有着血债的盗匪头子,他仍然可是任用。当然,这种事情不可一而再,再而三。偶尔有个把例子当然可以,若是谁杀了人都要投靠过来,杨天鸿断然不可能将其庇护下来。说起来,这次也是机缘巧合,若不是历州大市建立在即,也急需在黄河上建立货运船队,就算是裴荣有心投靠,也根本不可能被杨天鸿接纳。

    灭掉裴荣这一股势力,倒也有着其他附加的好处。就在广益水贼全伙投诚的消息传出后的第四天。又有好几股河盗水贼通过不同渠道,托人找到了历州节度使府。央求着请毅勇公爷给条活路。

    想要活路,当然简单。杨天鸿现在需要整个历州的控制大权,需要维持庞大军队的海量金钱。只要在这个前提下,他愿意接纳任何人。

    同样的,也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敌人。

    ……

    再次进入玲珑宝锁,杨天鸿忽然发现:位于宝锁核心位置的五行大阵上,火属性祭坛已经变得通红耀目,显然是整个祭坛的锁芯已经变得完整。

    “怎么会这样?”

    杨天鸿眼中全是惊异,望着释放出剧烈高温的火属性祭坛喃喃自语。

    除了从孟家那里得到过一块火山融晶,自己再没有朝着祭坛里填充过任何外来物质。然而,火属性祭坛锁芯已经完整。这种变化,究竟是因何而起?(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冲天斗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黑天魔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天魔神并收藏冲天斗神最新章节